首页 > 文章 > 文章 > 投稿专区

张志坤:不能低估中美战略竞争的长期性和艰巨性

张志坤 · 2018-07-1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将漫长而艰难,比之美苏之间的冷战还要深刻,还要激烈,对此必须予以充分的认知,更不能犯左倾幼稚病。

  不能低估中美战略竞争的长期性和艰巨性

  张志坤

  现在,有一种说法甚为流行,即今后5——10年,是中美战略博弈的关键期,只要渡过这个关键期,中国就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美国对中国就失去了战略优势,对中国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届时,霸权将无可奈何花落去,就不得不拱手交出世界领导权,退出世界霸主的宝座。更有人断言,现在,美国“已失去了遏制住中国的能力与时机”,把所谓的中美战略竞争估价的十分乐观与宽松。

  5——10年,这是多么短暂的时光啊,不过弹指之间而已。许多中国人都不程度对目前的中美关系状况感到憋屈难受,想想至多10年后我们就能甩开美国佬了,现在这点委屈还有什么不可忍、不能忍的呢?从简单的逻辑出发,按照上述乐观的估价,结论自然就是:为了10年后的这等美景,任何一个爱国的中国人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咬紧牙关,不管美国怎样打压、欺辱中国,我们都认了!否则,就要有不顾大局、不识大体,搞现代“义和团”式祸国祸民之嫌了。

  上述这写说法不但相当流行,而且言之凿凿,似乎相当有说服力。认真领会下来,其核心要义不过还是老生常谈的以下两点:

  其一,中美关系不要、也不能发生质变,否则,中国被逼提前上擂台,结果就要不妙了。

  其二,中美谁老大谁老二,实力说了算,而实力的基本标志是GDP,这是力量对比的基本依据与核心法则。

  笔者以为,5——10年关键期等的说法之所以有问题,核心就在于上述这两点。“中美关系不能变”论是所谓现代“斗而不破”的法理依据,而“GDP力量论”则是关键期的最后落脚点,也是中国超越美国的基本标志。

  我们说,以力量对比法来权衡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完全正确。中美两国未来究竟谁世界第一,谁位居第二,完全由力量说了算。但长期以来中国一些人习惯于从经济视角出发诠释力量,则未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属于以管观天、以蠡测海,是完全错误的。窃以为,权衡国家之间的力量对比,必须基于三个基本层面:

  第一个层面:经济力量对比

  这是一种经济决定论,具体以GDP为基本尺度,用经济力量来诠释国家力量,简单而直接。

  不能不承认的是,物质资料生产是人类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基础,正如有人所概括的那样,战争是物质的运动,物质也是一切战略博弈的基石,所以,就终极意义而言,这种对比在学术逻辑上没问题,但如果简单地在实际中加以套用,则往往荒诞不经,譬如俄罗斯的GDP还比不上韩国、巴西,更远远落后于印度,但谁能说俄罗斯的战略实力不如他们呢?

  第二个层面:总体国力对比

  这种对比综合计算国家力量,包括经济、军事、政治、文化等,涵盖GDP、国土、人口、资源、技术等各个方面,现在又有硬实力、软实力一说。这种对比有丰富的历史经验为支撑,因为人类战争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就进入总体战的时代,国家之间的战略博弈也是总体与综合实力的博弈。

  进行这样对比可大致描绘出全球战略地图。现在人们看到的世界地图按国土面积比例,但如果画一幅战略地图,则将面目全非,譬如在中东,以色列将占很大的比例,本来占很大比例的沙特将渺小得很;非洲与拉丁美洲在战略地图上,看起来将绝非地理版图那样广袤,而将成为角落里的一小块。

  进行这样的对比也能够破解所谓的人均GDP 论,譬如,瑞士的人均GDP远远高于大多数国家,但全球大多数国家的战略实力却非瑞士所能望项背,瑞士仍然是战略上的小不点。

  第三个层面:战略综合力量对比

  这种对比不但计算总体国力,在此基础上还要把历史遗产、民族凝聚力、战略力量体系以及地缘安全关系等更高端的要素综合考虑进来,如此才能更真实地反映一个国家在世界战略格局中的位置,反映这个国家的战略影响、战略地位与战略作用。譬如南非,如果它不是位居南部非洲一隅的话,那么它的战略影响就要比现在大得多;新加坡如果不是位居马六甲海峡,那么这个鼻屎大的国家就狗屁都不是;英国早已经垂暮半死了,但殖民时代遗留下的许多祖业还很珍贵,譬如直布罗陀、塞浦路斯、查戈斯群岛以及遍布世界各大洋的殖民遗存,这使得英国仍然举足轻重,仍然具有世界大国的架势。

  对中美两国进行第一层面的对比,则中国的确可能在今后5——10年之内就实现对美国的超越,尤其是制造业,中国更有可能在数量甚至质量上把美国甩开,中国制造业占全球的比例甚至有可能高过美国曾经的巅峰时期,唯一所差的是,有些现代高科技技术美国还将独占鳌头,中国并不容易超越;

  对中美进行第二个层面的对比,就会发现,即使中国在经济力量上超越美国,但在总体战略实力上仍还存在巨大的差距,因为美国的军力积累与国民财富的积淀仍然比中国深厚甚多,国家的资源禀赋更优良,国土同人口的比例与效率较中国更为合理,自给自足的能力更强大,特别是完整、全面与高端的军事力量体系更远非中国所能及。因此总体上算起来,美国仍然比中国更具实力。

  对中美进行第三个层面的对比,就会发现,中美之间的战略差距更是十分惊人。仅就战略遗产而言,美国百年霸权基业,几乎占据了全球一切咽喉要地,如今太平洋已经成为美国战略上的内湖,美国所占及有所能军事利用的岛屿星罗棋布于太平洋的各条要道和各个角落,为美国提供便捷而强大的战略支撑;依托在中东的军事基地、盟国澳大利亚及迪戈西亚岛,美国牢牢掌控着印度洋;至于大西洋,更是美国及其走狗英国的传统狩猎场。除了人类经常活动的上述三大洋外,有人类居住五大洲也同样遍布美国的军事基地,连遥远非洲的肯尼亚和南美洲的哥伦比亚也不例外。据统计,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最高峰时达到2000多个,现在仍然有海外军事基地374个,分布在140多个国家和地区,驻军30多万人。美国霸权之所以被称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帝国,究其原因,并不仅仅局限于其自身的庞大与强大,更源于它在全世界几乎无处不在。在这方面,中国同美国可以说毫无可比较性。

  在遍布全球军事基地网络的基础上,美国还构筑世界上最庞大的军事联盟,基于民族、文化与历史等方面的原因,有些国家是美国的铁杆帮凶,譬如“五只眼”中的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有些则为虎作伥,如法国、日本等,这些国家在美国没有彻底衰败之前,不大可能脱离美国的怀抱,而将同美国抱成一团、助纣为虐。这种同盟是霸权力量的倍增器,使得霸权阵营极其庞大、气壮如牛。

  中美上述三个层面的比较很清晰地说明了中美两国在战略实力方面的诸般差距。如果中国果然能今后5——10年内在经济上超越美国,这将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事件,这一事件发生,意味着美国霸权的第一层面的力量基础已经遭遇到了历史性的危机,这将成为全球战略态势的一个转折点,意义十分重大。但即使这样,中国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实现了这样的超越,也并不意味着中国总体战略实力就超过了美国,相反,距离美国还有相当大的距离,这只是中国超过美国的第一个台阶;第二个台阶是中国在综合国力与总体战略力量上超越美国,即实现对美国第二个层面的超越,这是中国需要迈上的第二个台阶;但还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即使中国迈上了第二个台阶,也并不意味着中国就取得了对美国全面的战略优势,相反,中国的优势仍不全面,仍只体现在局部和一定范围之内。而中国要取得对美国全面的战略优势,则中国必须迈上第三个台阶,这第三个台阶是,终结美国的霸权的世界体系,或者让美国遍布全球的军事基地与军事同盟归于湮灭,或者以更强大的战略网络覆盖之,除此以外别无出路。

  三个台阶将成为中美战略竞争的基本历史路径。这样一条历史路径带来怎样的启示呢?

  其一,中美之争将成为人类世界今后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全球战略博弈的核心

  美国全球战略的核心目标很简单,那就是确保美国的世界霸权不动摇,奥巴马“美国世界领导地位一百年不变”的叫喊也好,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叫嚣也罢,说到底都是为了美国的霸主地位,只要保住美国的霸主地位,就有美国的一切,一旦失去了霸主的宝座,美国就要国将不国,其内部的阶级矛盾、族裔矛盾以及外部的地缘安全矛盾就要出现大爆发,虚拟而没有财富本位的美元,就要成为漫天飞舞的废纸。而遍观全球,可对美国霸权构成威胁与挑战的国家与力量就是寥寥可数的那么几个,其中最大与最具潜力的就是中国,历史上苏联曾经逼近,但苏联早已烟消云散,遗留下来的俄罗斯仍然是威胁,但距离第一台阶都越来越远而不是越来越近。现如今中国不但逼近,而且很可能5——10年越过第一台阶,然后向第二台阶挺进。这样的态势,怎能不让一切霸权主义者忧心如焚、夜不成寐呢!所以,在美国,今后不管谁上台当政,都必然把对中国的战略斗争摆在头等重要的位置,全球战略重心转移到中美战略竞争上来是大势所趋,也成了历史的必然,将成为今后一个历史时期全球战略博弈的核心内容,这一博弈不仅将在中美之间展开,而且将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第二,中美战略竞争不仅激烈而且还将空前残酷

  此前一个时期中国某些“专家”、“学者”大肆炒作所谓“中美良性竞争论”,如果不是出于无知,那就只能说居心叵测。事实上,战略竞争历来都是既激烈又残酷,像中美两国这样空前庞大国家之间的战略竞争,其冲击力更非同小可,必将演绎得十分激烈,哪里会有什么温文尔雅、风管旖旎甚或打情骂俏一般的浪漫呢。这场空前激烈的战略竞争又必将是长期的,很可能要走过一个以上的世纪,以为短期内就能分出高低胜负,实在十分天真幼稚。

  与漫长竞争历程相对应,就是这场竞争的艰苦与残酷。因为竞争中美国必定要发挥它的一切优势,用尽一切手段与途径:当美国还拥有经济优势的时候,霸权主要使用经济手段;当经济优势丧失的时候,霸权将使用军事手段;当军事优势不复具备的时候,霸权将利用它的全球优势。须知,战略竞争不是擂台拳击,没有规则,没有裁判,只有胜负,而为了胜利,手段与途径将无所不用其极,因而,斗争将十分艰苦,将空前残酷。有人曾幻想,中美能实现当年英美那样和平交接世界权力。这不过是可怜的青天白日梦。英美之间可以,因为他们父子相承,中美之间不行,因为他们根本对立。

  第三,中国必须实现战略转型

  中美战略竞争,要求中国必须从依赖美国、依赖中美关系的窠臼中挣脱出来。长期以来,中美所谓互相依赖的关系,着实为一些中国人所热衷、所尊崇、所骄傲,以为这就是改革开放的最大成果,也是中国走向光明与富裕的必由之路。但是,这样的依赖致使中国许多把柄与要害被牢牢地攥在美国手里,这在最近一个时期中美贸易摩擦中暴露了一些,但也仅仅是一些而已,更多更大的把柄与要害还没有暴露出来,还将更加让人触目惊心。这种状态,导致中国战略上相当被动,可说是一直在中美关系中被动挨打,这些年所受美国的各种窝囊气,简直车载斗量、不胜枚举。这同中国战略大国的地位极不相称,同中国“强起来”的崛起诉求极不相称,也同中美战略竞争的客观现实极不相称。中国只有在战略上直起腰来,才能展开手脚全力以赴地去竞争,而战略被动状态下想直起腰来谈何容易。正因为这样,所以中国必须摆脱对美国的各种依赖,当前尤其紧迫的是尽快摆脱对中美贸易与经济关系的依赖。摆脱依赖才能变被动为主动,才能直起腰杆做坚决的斗争。

  中国还要从美国主导下的世界体系蜕变出来。长期以来,不知是真是假,中国一直信誓旦旦地说,要维护二战以来的世界秩序。这个所谓的二战后秩序,其实就是美国主导下的世界秩序,其核心要义是认同和认可美国霸权的合理性与合法性。在此基础上,中国做出了一系列耐人寻味的战略保证,诸如绝不挑战美国,无意同美国竞争世界领导地位,中国坚持走和平崛起道路等等,一个时期甚至满世界大叫大嚷自己奉行的战略是“韬光养晦”,要多滑稽有多滑稽,要多荒唐有多荒唐。现在,事实已经越来越清楚,在美国霸权确定的世界秩序的框架下,没有中国崛起的任何可能,中国要真正实现崛起,结果必定要冲破既定世界秩序的限制,必定将打破既有的全球战略框架,从而使世界战略格局发生巨大的转折性的变化。现在,全球战略中心转移主要的推动力,就源于中国的发展壮大,这不是很说明问题吗?所以,中国发展壮大到一定的历史阶段,必定要摆脱既有世界秩序的束缚,打破既定的框架,重组世界秩序,这既是中国崛起的条件,也是中国崛起的必然结果——没有这个条件,中国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的崛起;没有这个结果,中国的崛起就子虚乌有。

  中国还要打造自己的全球战略体系。任何一个具有世界意义的战略大国都有与之相应的世界体系,自古以来从没有例外,中国也是如此。不管中国的主观意愿如何,中美之间战略竞争的全球性,决定中国将在全球的各个角落受到美国霸权体系的强烈打压,从而造就中美之间的冲突将弥漫在世界各个角落。如果中国不甘于被奴役,不要说奋起反抗,哪怕稍微进行一点反抗,也不得不走出国门之外,也不得不借助于伙伴与盟友的力量,事实还等于是借助于体系的力量。“一带一路”也好,上合组织也罢,都是战略体系的具体映像,只不过现在还显得很原始很初级而已。

  基于以上判断,所以,我们坚定地认为,那种认为今后今后5——10年是中美博弈的关键期,过了这个关键期中国就将超越美国,中美关系从此一帆风顺、风平浪静的观点既肤浅、又片面。笔者多次说过,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将漫长而艰难,比之美苏之间的冷战还要深刻,还要激烈,对此必须予以充分的认知,更不能犯左倾幼稚病。中国有句古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美国这样一个空前庞大的帝国,不会因为一两个重要事件就颠覆翻车,就退出霸权的历史舞台,不要说中国的GDP总量超过美国,即或中国的军事力量超越美国之后,美国都不可能自动退出霸权的历史舞台,临死也要踹破三床草席才罢休。今天的中国人大多数都将看不到中国全面超越美国的那一天,我们所能做只能是为此打好基础,如果在此过程中不犯历史性的错误,就已经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郭松民 | 乘坐“修正集团号”高铁偶感
  2. 张志坤:由中情局每周汇报中国情况说起
  3. 说个笑话,某国大使馆开讲“人道主义”
  4. 曾经的巨人苏联,倒在这个庸医的手术台上
  5. 爸,快来看上帝!
  6. 街上烟头,星星之火
  7. 宪政话语是如何走入歧途的?
  8. 他们为什么如此疯狂:那些被卖掉的中国制造巨头
  9. 贺雪峰:评湖北监利县的“合村并组”
  10. 抗战真相|中共军队的三份名单都打了谁的脸?
  1. 我国是否处在经济危机爆发的前夜?
  2. 辽宁王忠新:坦赞铁路兴衰带给人们的思考
  3. 岳青山:基辛格笔下的抗美援朝值得好好看看
  4. 荒唐的图片,荒谬的纪念
  5. 赵皓阳:人口雪崩,说啥都晚了
  6. 乌有之乡拟于近期在深圳举办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活动
  7. 李慎明:怀念王震同志
  8. 十年后的计生标语,雷人又搞笑(组图)
  9. 一个重返集体化道路的村庄
  10. 北大清华意识形态观察——根据亲身经历和可靠的材料
  1. 老田:毛泽东写过“唯我彭大将军”那首诗吗?
  2. 卖油条的大爷与县长的对话,让人震惊!(深度)
  3. 张玉凤谈毛泽东临终,一点都不糊涂
  4. 老田 | 邓朱积累体制的有机组成部分:简要回顾四十年来“地方政府公司化”的塑造过程及其后果
  5. 顽石:为人民日报勇揭官场黑幕点赞!
  6. 中产阶级,你为什么不满?
  7. 王立华:讲改革开放必要性时,切莫搞历史虚无主义
  8. 降薪+断供潮,钱紧日子来了!金融、地产、银行、互联网全逃不掉
  9. 郭松民:胡鞍钢“罪”在何处?——评《解聘(除)胡鞍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和教授职务呼吁书》
  10. 张勤德:抗美援朝特别值得今天借鉴的四条经验
  1. 建国后毛泽东最早的两次外地调研
  2. 十年后的计生标语,雷人又搞笑(组图)
  3. 我国是否处在经济危机爆发的前夜?
  4. 乌有之乡拟于近期在深圳举办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活动
  5. 5400万高龄农民工到底靠什么养老?
  6. 疯狂的寺庙:被承包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