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林汉波: 后三十年改革弊端之拨乱反正建议(一)

林汉波 · 2016-04-06 ·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互粉的网友中,几乎清一色都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对毛泽东同志怀有深厚感情、对以习总为首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强力支持并寄予厚望,但涉及到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则怨言颇多,其中适逢两会,对官方仍然热捧邓小平理论,争议更大。有网友评论或私信我,希望我能站在平民百姓的角度,深入剖析这一现象,并对国家下一步的走向提出更多建议,于是,便有了本文。

  我互粉的网友中,几乎清一色都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对毛泽东同志怀有深厚感情、对以习总为首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强力支持并寄予厚望,但涉及到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则怨言颇多,其中适逢两会,对官方仍然热捧邓小平理论,争议更大。有网友评论或私信我,希望我能站在平民百姓的角度,深入剖析这一现象,并对国家下一步的走向提出更多建议,于是,便有了本文。(由于述及问题较多、篇幅较长,我会分单元写和发。)

  首先,我理解并赞成官方不争议的态度,在当今百废待兴的大环境下,的确不宜在理论界展开大规模的讨论甚或争论,但也不赞成在两会这么严肃的场合,绝口不提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继续大谈特谈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这样会令包括我在内的相当一部分爱党爱国网民反感、不满、失望甚至失去信心。窃以为,为避免争议和平衡各方面的关系,谁都不提,只提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在实际工作中把握着政治大方向,只做不说,该纠偏就纠偏,这样认同率会更高、效果会更好。

  为何官方和部分人讴歌的改革开放伟大成果,在民间认同率并不高,特别其中的邓小平理论,争议更大?按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不妨作个简单的回顾和剖析:小平同志其实并没有什么很高深或者系统性的理论,简单概括起来,只有四句话:”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摸着石头过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对于第一句,除了伪公知、律闹和所谓的民主宪政派外,争议不大,问题就在只是口头说说,但在其后的实际工作中,四项基本原则并没有很好坚持,所以才有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被淡化,党的领导被削弱,社会主义道路和人民民主专政严重变样。后三句实践证明效果也不好,先富起来的相当一部分不是靠勤劳或智慧致富、更加没有带动后富,社会两极分化、贫富悬殊;很多猫并不逮老鼠,而是跑到国库偷金子去了;至于缺乏顶层设计、摸石过河的碎片化式改革,摸着摸着就到了深水区,再不拨乱反正、纠正航向,就会掉河里去了。

  我以上简析,并非完全否定小平同志。在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带领新中国的建设者,打破帝国列强对新生红色政权的封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在一片废墟上初步建立起以“两弹一星”为标志的现代化工业、农业、国防、军工、水利、交通、公共设施和国民经济体系,初步解决了几亿人的温饱问题,援朝、援越、对印三大战役,打出了国威、军威,在国际上赢得了尊严和尊重,包括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都主动前来示好的大环境下,小平同志顺势而为,在80年代支持、90年代主导改革开放,促进了中国经济建设的发展并取得了一定成就,还是有功的。但由于受当时的历史条件及认识水平所限,在取得一定成绩同时,也存在很多弊端甚或方向性的错误,无论政治、经济还是民生,都给本届领导班子留下极为沉重的包袱、很多急需解决的难题。因此,我常说,本届领导班子是最难的,百废待兴,要解决这些历史遗留问题,需要以习总为首的党中央拿出超凡的勇气、智慧、魄力、担当和政治艺术,用官方的说法是深化改革,用我的形容词则是拨乱反正。

  要对过去三十年的改开弊端、历史遗留问题以深化改革的形式纠偏、解决甚或拨乱反正,首先要明确改什么、怎么改,以及改的目标是什么。习近平同志提出两个一百年的中国梦,在2020年全民脱贫、实现小康,无论近中长期都作好规划,同时给了全体国民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庄严承诺,令人振奋亦难能可贵。对此目标,我高度赞成并期待。但透过两会传递出来的信息,对政府某些思路,个人则持不同意见,觉得较为空泛、可操作性不强。为此,我试着从政府高层的角度,提出几点意见及建议。今天先谈谈百姓最关心的民生问题:

  1、治国如同搞企业,处处皆需用钱。钱从何来?不外乎一个开源,另一个节流。本文先着重探讨节流,让政府管好钱袋子,把省出来的钱反哺用于民生。

  a、医改的再改革:过去三十年的多项改革中,医改是最失败的。小时候到医院看个普通感冒,只需一两毛,现在看同样的感冒,起码一两百。先不说以前职工是免费医疗、家属可以报销一半,即使同样全部自费,医改前后,费用相差1000倍。为何出现如此巨大的反差?首先是药价虚高。前些年,某知名制药公司老板拟请我去当老总,从他口中,我得知成本为1元的药,到患者那里起码要卖20,价差为20倍,其中除了药厂老板的高利润外,相当部分是宣传广告费、药店进场费、促销费、给业务员和售货员的提成、给医院和开药方医生的回扣,以及各个批发、零售(包括医院)环节的层层加价等等。我担任企业高管已逾30年,深知如经计划调拨,从成本到终端售价,翻一倍足矣。也就是说,若部分恢复计划经济,发挥政府的宏观调控作用,按计划生产直接调拨到医院或药店,现在卖20元的药,2元就可以买到了,看个普通感冒,不需一两百,一二十元就能解决问题。如此,不光百姓的医疗费用可以大幅降低90%,看病贵、病不起的积年难题迎刃而解,且政府每年可节约大量用于医保和医疗补贴方面的财政开支。由于手头没有官方权威数据,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我国国民每年用于医疗的平均费用,有说是1500人民币的,有说是1000多美元的,政府用于医疗补贴方面的财政开支同样说法不一,在30%--50%之间。我初步估算了一下,即使按我国13.6亿人,平均每人医疗费1500元、政府补贴30%计算,国家财政用于医疗方面的经费每年约为6120亿元。假如按我的设想部分恢复计划经济,国家财政在医疗方面的开支同步下降90%,光此一项,每年即可节约5508亿元。除了计划调拨外,由于过往的医改过分强调市场化,完全失去了公益性,医院不得不开大处方、高价药,以药养医。我年轻的时候下乡当知青,跟当地的赤脚医生学过医,粗通医理,我自己和家人的一般性疾病,都是我开处方、自己到楼下药店买药治的。即使按现在的药价,到医院去看普通感冒要一两百,但开的都是比较贵的药,而我自己买的却是广州白云药业生产的感冒通(氯芬黄敏片),50片装,兼有治疗感冒、发热、喉咙痛等多种作用,按最高治疗剂量,每天6片,连续服用一个星期,也用不了一瓶,每瓶售价只需2.5元;如果因为感冒引起上呼吸道感染、支气管炎、咳嗽或肺炎初起,加用石药生产的阿莫西林胶囊,36片装,按推荐剂量每天4片、连服7天,一瓶即可,每瓶售价仅为13.5元。我把这些廉价、有效而又常用的药称为基本用药,但这些基本用药因为售价和利润低,一般外资、民营药企是不会生产的。同样出于利润考虑,在医院看病医生从未开过这些廉价的基本药给我,开的都是药效相同或近似,但价格较为高昂的外资、民企或中外合资厂的产品。如果政府不过分依赖市场自然调节,承担起应有的宏观调控和监督、指导作用,着力于还原国营医院的公益性,上述两方面结合整治,每年起码可以节省1万亿以上的财政开支。即使回复到毛泽东时代在职和退休职工全免费、家属半费医疗,同样按13,6亿人,每人由现在年平均医疗费用1500元降至142,5元计算,国家每年财政开支不超过1500亿元,比现在还节省8500亿元以上,并且可以把这节约出来的大量资金用于其它民生开支。如此利国利民的好事,政府何乐而不为?

  b、把好教育扶贫助学基金开支关,别让国家出于好意扶助农村和城镇贫困生就读中专、中技、大专、大学、高等职业学院的扶贫助学基金,大量被民办或挂靠在公立学校名下的民办学校侵吞。我最近在招实习生文员,面试了很多人,大部分是来自民办学校的中专和大专生,其中不乏是由国家财政拨款给所在民办学校助学的贫困生。我发现他(她)们几乎共有的特性,一是教学素质差、文化水平较低,中专生只相当于我们当年的小学、大专生只相当于我们当年的初中水平;二是在校时间比较短,三年制的教育,他(她)们的在校时间长则两年,短则一年,很早就被学校赶出来实习了,问其原因,普遍都是国家给每个学生三年的助学金,但学校为了多拿国家的财政拨款,提前一两年就让他(她)们以实习的名义离开学校,然后腾出教室和宿舍,再吸收下一批学生、再拿国家下一批财政拨款。我手头没有这方面的开支数据,无法计算出国家财政每年在这方面的损失,但大约一半左右的扶贫助学基金被民办或挂靠在公立学校的民办学校变相侵吞,在这方面的国有资产流失数目,估计不会少到哪去。我搞不明白,连我这最基层的跟教育毫无关系的企业人都知道的漏洞,为何我们的纪检、监测、审计和财政、教育部门官员或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偏偏没人察觉并提出要去堵塞这么庞大的一个漏洞?把这笔钱省下来,多建一些希望小学,多给乡村教师提高收入,把人才留在基层、留在农村,脱贫,从孩子教育开始,这才是造福百姓的民生大事。

  c、国家为扶持企业创新,有专项的科技项目扶持发展基金补贴给持有专利或有新发明、新工艺的企业,这些补贴数额不少,而且是不需偿还的,但手续繁琐、一些前置条件设计不合理,一般需要第三方代办才能申领得到。于是,便催生了另一条黑色产业链:第三方代办公司。我手头有两个实用新型专利,但由于某些国家设置的前置条件无法达到要求,自己没去申办,于是,每天都要接到两三个陌生电话,说要帮我代办申领,前置条件不符部分,他们帮我想办法变通解决,但前提是申领成功后,要分取其中30%--50%的费用。我一方面感激国家的慷慨大方,另一方面却又为其中相当一部分没有真正用于科技项目研发、只是落入与科技毫不相干的第三方手中而替政府感到不值。其中损失多少,我不知道,但科技部和财政部肯定知道。

  2、我列举了上述三个方面我所知道的例子,粗略估算国家每年起码可以在现有基础上节省1.5万亿元财政开支,这些钱可以用来做什么?

  a、如果用于廉租房建设,我国13.6亿人口,平均每个家庭4人,大约3.4亿个家庭,而其中中低收入家庭约占80%即2.72亿户。因为土地是属于全民所有的,如果不算地价,按我前段时间到湛江一个工厂调研,得知连打地基和人工、材料、简单装修在内,每平方建筑面积造价只需1000元左右,考虑到全国物价不等,我按每户小两房一厅、建筑面积50平方、每平方造价1500元计算,可以建造2000万套廉租房,用13.6年时间,全部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

  b、如果用于拉动内需或解决衣食问题,中低收入人口10.8亿人,每年每人可以免费发放1378.67元购物劵,平均每月115元,至少不会饿死或冻死人;

  c、如果按我再改革后的医疗费用计算,所有中低收入人士全部可以免交医保费用并且可以全部免费医疗。

  当然,以上民生最急需解决的衣食住病问题,按我的假设只能解决其中一项或两项,但我的计算方式只包括三项在现有基础上深化改革或称拨乱反正节省出来的财政费用,并未包括其他我所未知的节约项,更未包括政府正常的财税收入和国企利润。个人建议,先从医疗再改革入手,将百姓平均每年用于医疗的费用降至完全可以接受的100元左右范围,再用13.6年时间,全部解决中低收人阶层最难解决的住房问题。病不起和住不起,是当前压在百姓头上最沉重的两座大山,这两大问题解决了,不但可以释放国民购买力、在需求源头上拉动国民经济的持续和快速增长,而且可以充分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3、无论我上述建议中的任意一条,都涉及到经济体制问题。我在《后三十年的改革弊端不能再延续》一文中,已经提到三十年改革的主要失误之一,是在改开之初,虽然口号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其设计却偏偏罔顾改开之前我国国民都是响应党和政府号召、把自己劳动的剩余价值无偿奉献给国家、民间缺乏资金积淀过程这一国情,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变成没了中国特色,再加上在条件未成熟的前提下完全抛弃了计划经济,仅仅依靠市场自行调节这支独臂,旧的国民经济体系被完全破坏、新的经济体系并未有效建立起来,因而乱象丛生、社会问题叠出。为此,我是极力主张在这个事关国家政体和国民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上拨乱反正,部分恢复计划经济,发挥政府的宏观调控和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体系中的支柱作用和民生兜底作用的。部分恢复计划经济,不但可以按政府意志把改革开放的红利分配给老百姓,而且通过重建国有药业生产、建筑施工、流通环节等一大批企业,在给百姓提供廉价基本用药、建造廉居房、提供物美价廉的日用品和农产品的同时,大量吸纳国民就业,解决百姓的生存和物价虚高、农产品大量烂在田里等问题。

  由于国民经济体制的拨乱反正理论性较强,为免篇幅较长、晦涩难懂,待有时间再续写《后三十年改革弊端之拨乱反正(二)》呈献给大家,供网民讨论及官方参考。再三声明,本人非党非公职人士,数据不全、水平有限,但热爱毛泽东、拥护共产党和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只提意见建议,绝不反党推墙。

  (来源:作者来稿,昆仑策研究院编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