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英国智库:美国中情局实乃杀人机器

作者:沙善•乔希 发布时间:2013-09-21 来源:环球视野 字体:   |    |  
现在,CIA越来越迷恋无人机战术、小规模战争。但即使是在二战最激烈的时候,也没有盟国赞同有针对性的定点清除行动。而CIA局长某一次还称“中情局有权力做它想做的事”。

  英国智库:美国中情局实乃杀人机器

  沙善•乔希 独家网编译

  【原文题目】The CIA as killing machine

  【中文题目】CIA——杀人机器

  【原文作者】沙善•乔希(Shashank Joshi),英国军事智库王家联合军种研究院(RUSI)研究人员

  【发表日期】2013年8月《今日世界》第69卷

  【声明】译文为独家网原创,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摘要】现在,CIA越来越迷恋无人机战术、小规模战争。但即使是在二战最激烈的时候,也没有盟国赞同有针对性的定点清除行动。而CIA局长某一次还称“中情局有权力做它想做的事”。

  【译文】

  参考资料:

  杰里米•斯卡希尔(Jeremy Scahill),《肮脏的战争:世界就是一个战场》(Dirty Wars:The World is a Battlefield)(Serpent’s Tail出版社,15.99英镑);

  马克•马泽蒂(Mark Mazzetti),《刀锋之路:中情局、秘密军队和地球尽头的战争》(企鹅-普特南出版社,19.69英镑)

  在诺曼底登陆(D日)前夕,军情六处(MI6)处长斯图尔特•孟席斯爵士(Sir Stewart Menzies)写信给外交部,解释他为何取消了暗杀活动:“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名单,列出了在法国准军事编队中最为重要的德国人。但是我们认为杀掉了他们,也不会对这个分布广泛且高度组织化的高速运转的机器产生多大或任何影响。”

  联合情报委员会(Joint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赞同道:“我同意C,我也不喜欢这个计划,这不是出于神经质,尽管这世界上存在几个我想亲手杀死的人,而且杀死他们我既不倒胃口也会心情愉悦。但是我觉得这种点子是这样的:最后会制造很多麻烦却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同时,德国人也许还会对我们的囚犯采取报复行动,而谈到报复,他们总是赢家。”

  即使在二战打得最厉害的时候,有针对性的大规模定点清除行动也没被当成个好点子。

  美国记者杰里米•斯卡希尔和马克•马泽蒂的两本有关现代史的新书《肮脏的战争:世界就是一个战场》和《刀锋之路:中情局、秘密军队和地球尽头的战争》从不同的角度,叙述了这些争论是如何逐渐被抛弃的。本质上讲,他们讲的都是有关暗杀的现代史:提供线索的情报机构,产生情报的监狱,影响杀戮的武器平台和队伍以及随之而来的法律、道德、政治和外交等方面的扭曲。这是两本很重要的书籍,它们实时地记录了或将持久不衰的美国安全政策新纪元的快速崛起。

  斯卡希尔是美国左翼杂志《国家》中负责国家安全的记者,他写的书充满了雄心壮志。书里审视了一系列的观点:不受约束的总统制、战争私有化、依赖代理机构会产生的政治后果以及保密性的腐蚀作用。他记录了隐蔽性的兴起、衰落以及9•11事件后的复兴过程,他还记录了CIA从20世纪70年代的过分行为演变到现在的无人机和特种作战活动的足迹。2001年,中情局局长乔治•特尼特(George Tenet)对他是否应该使用武装无人机感到质疑。他的一位同事称,特尼特对这一主意“感到很震惊”。斯卡希尔告诉我们,2013年,奥巴马总统提名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出任中情局局长,而他素以“暗杀沙皇”著称。

  《肮脏的战争》(Dirty Wars)在追溯这一过程时,将焦点放在了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是特种部队的最高部门,地理上主要分布在东非、阿富汗、伊拉克和也门。官方论述称安瓦尔•奥拉基(Anwar Awlaki)从一个模范式的美国穆斯林神职人员变成基地组织的宣传人员,斯卡希尔严厉批评了这种说法,令人印象尤为深刻。他的基调很无情,充满怀疑,但并不愤怒。读者欣赏他的著作时,并不一定要赞同他对美国黩武主义的厌恶。

  为《纽约时报》撰文的马泽蒂所写的范围与斯卡希尔很相似,是从与美国政府更接近的角度写的。书中关注的时期更短,且将重心放在了美巴之间的间谍活动。书的开篇大幅叙述了逮捕和最终释放中情局在拉合尔的承包商雷蒙德•戴维斯(Raymond Davies)的故事。

  马泽蒂和斯卡希尔都提及了很多一样的荒谬言行,比如机密性和黩武主义使现有阶层和分工模糊了。两本书都描述了“伪装成平民”的行为,凭借这种活动,军事力量受到中情局的直接控制,使之在授权“50级”而非在“10级”下展开行动,从而绕过了各种法律障碍。但是,斯卡希尔解释道,“中情局在以往享有主导权的行动中被踢出局了”。

  反过来,国务院的外交官意识到自己的地盘受到了间谍的挑战。马泽蒂记录了2年前,美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卡梅隆?蒙特(Cameron Munter)在与中情局站长争论无人机袭击问题之后,对着站长尖叫:“你不是大使!”站长则尖酸地回应道:“你是对的,我才不希望成为大使。”中情局局长莱昂•帕内塔(Leon Panetta)接着在一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解雇了蒙特,他坚称“中情局有权力做它在巴基斯坦想做的事”,他还跟希拉里•克林顿说:“我不是为你工作的。”

  马泽蒂的书名《刀锋之路》(The Way of the Knife)就点明了所有这些事情中存在的悖论。一方面,这些小规模战争不需要很多人力(因此伤亡小),而过去十年在招募军人方面付出了大量努力。刀锋——用奥巴马的话来说就是“灵活机动、精确无误”——取代了大锤。但是目标越来越广,“浅浅的足迹”越来越宽,这些能力能否被明智而审慎地使用?或者是否正如马泽蒂引述一位中情局官员所说的那样,它们是否已经变成了这个国家的“猫薄荷”(译者注:一种可以会引起幻觉的植物,可以理解为猫的大麻),而美国目前沉迷的这种战术早在1944年7月就被盟军所抛弃。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