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活动 > 乌有讲堂

徐维国讲座综述:文化意义上的毛泽东

wolfloong · 2010-03-1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2010年3月7日,乌有之乡邀请到原国家体改委研究员,中国合作经济报主编,徐维国老师,来给大家做一个讲座,题目是《文化意义上的毛泽东》。长期以来,乌有之乡一直关注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思想研究,但以往都是从政治、历史、经济上的角度谈的多一些,从文化的角度进行研究的还比较少,这次特意请徐老师讲述他在这方面的思考和研究,相信他的讲座能给大家以积极的启发。

讲座开始,徐老师就指出,当下中国有一件不自量力之事,那就是在文化领域非毛泽东化,这种非毛化已经持续了三十多年,并且各种恶果也已经显现出来。为什么非毛化,这是因为毛泽东不仅是在全国人民、世界人民,乃至于他敌人的心里,都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如果想要实现他们的目的,毛泽东就是最大的敌人。

对于这种现象,徐老师认为需要我们从文化上进行反思。一直以来,有个命题人们一直在争论,那就是近代中国到底落后在什么地方?改革之初人们的共识是中国是从第三次工业革命开始落后的。但是徐老师认为我们是落后于文化革命, 而不是工业革命。因为资本主义制度和工业革命肇始于文艺复兴运动,是经过一百多年资本主义文化的整合,理性的资本主义制度才出现端倪,才开始了工业革命。这种说法在当时遭致了批评,但是直到今天人们仍然很少反思这种共识的错误之处,对此其实我们今天应该很好的反思下。在当代,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这后三十年我们基本的文化形态是什么?我们中华民族的主流文化是什么?我们的发展空间在哪里?要是谈论这些话题,就避不开毛主席,无论是拥护还是反对,都避不开毛泽东。

徐老师提到,曾经开办过名为《变革时代》的杂志,主要是想真实描述这个变革时代的的社会基本形态,包括国际上政经格局的变化,人们的思想价值观的演进等等。后来又开办了《中国合作经济报》,反应农村的合作经济的形式等。这就是希望做一些文化上的事情,从文化上研究反映当时的社会情况。

徐老师说,我们国家的政体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可是现在很茫然,如果想找下产业工人都不知道去哪儿找。国有企业改制之后,国有企业只剩下几百家不到一千家,大批的工人不知去向。现在的工厂、公司大都是私企、三资企业、外资企业,工人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工人了,而是弱势群体。在农村也是这样,大批的农村就只剩下老弱病残在家里,青壮年出去打工了。为什么会是现在这种状况,作为工农联盟政体,工农的大群体却都没有了。对于这种现象,我们就要从头上研究,从文化上研究,而这就必须对毛泽东的文化意义进行研究。

文化意义上的毛泽东,或者说毛泽东的文化遗产。徐老师认为,这么一个大命题,对于他个人来说是力所不能及,他今天就是破题,只是把问题提出来。如何从文化层面来研究毛泽东思想,是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应由大家共同完成。

首先,讲文化意义上的毛泽东,就需要给文化下一个定义。什么叫文化,中外各类学术机关机构,所下的定义不下几百种。过去按传统的苏联观念来讲,文化是人类所创造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总和。其实这样讲不确切,徐老师认为,文化是人类诞生以来,在生产实践中,人类对客观世界、自然环境以及自我身心的表象和本质所做的观察、了解、内省、设问、思辨、探索、实践、发明、创造、总结、发展、反思、进步等的持续过程,这个过程叫文化,文化是一个动态的体系。文化就是人化,文实际上就是人,越来越进步的人,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文化,文化是不断生长的。传统上文化大致可以三分,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制度文化。这次讲座主要讲文化意义上的毛泽东,因为物质上的毛泽东,已经探讨很多了。这次主要是从精神文化、制度文化的角度来谈,来讲毛泽东在从文化层面如何定位。

徐老师认为,毛泽东首先是一个伟人,这是中外的共识,邓小平也说了,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我们还在黑暗中摸索。毛泽东是伟人,是改变中华民族和广大第三世界民族命运的伟人,是重塑全球格局,改写人类历史的时代伟人,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

毛泽东同时也是哲人,用哲人的思维,通谙古今之变,洞察时代风云的大哲人,是用辨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方法论教化疏导、伸张意境、引领人类社会进步的跨时空哲人。他的思想是不受地域、时间限制的。

毛泽东又是巨人,是站在中华文化乃至社会人文历史巅峰之上的,点燃灯塔的巨人,是为中华民族,也为全人类留下永恒命题和丰厚遗产的文化巨人。

毛泽东是人,是时代的伟人,时空的哲人,文化的巨人。毛泽东是人了,不是神了,仔细研究下其实也不尽然。毛泽东是人,又是神,是种精神,是中国民族自力更生改天换地的精神,是中华民族自尊自强,重进主流话语世界,重返社会政经格局主流的精神。毛泽东是种场,谁要在这种场里,就不能脱离场的作用力。林彪的话,好多人们都批判了。但有一句话,批判理由不充分,他说毛泽东这样的人,几百年才出一个。其实这个不夸张,实际上想一想,不是几百年出一个,由古到今,不可能有第二个。毛泽东诗词,不输于苏轼;毛泽东书法,世界上各国都不是很容易得到;毛泽东文章,毛体,电影里讲将什么什么进行到底,不就是毛泽东讲的将革命进行到底;毛泽东的文风更是没人能比,毛泽东的著作,军事的,社会的,经济的,党建的,文化的,包罗万象,学贯中西,通变古今,毛泽东是独一无二的。

人们曾经批判“毛泽东思想是顶峰的”顶峰论,理由是如果毛泽东思想是顶峰,马克思主义还发展不发展了,所以人们都认为这是错误观念。可是是不是这样理解呢,是不是不再发展的才叫做顶峰呢。徐老师认为顶峰,已经是现在最高了,目前已经没有比他更高的了,是相对意义上的最高峰,那就是顶峰。毛泽东的文化境界是高高悬在顶峰之上,所以说呢,毛泽东不是神,但又是神,他是引领中华民族,整合文化形态,挑战西方文化至高无上主流地位的精神,是中华民族赖以抵住全球化浪潮的精神,是指导第三世界的人民争取生存与发展权利的守护神,是全球化浪潮中第三世界人民的守护神。毛主席是高歌“环球同此凉热”,坚持公平正义之神。虽然毛泽东走下神坛,但是仍然在中国人民及第三世界以至于全人类的良知和正义的圣坛上闪烁,这是谁也拿不掉的,因此现在好多人都在怀念毛主席。

徐老师提到亨廷顿的著作《文明的冲突》,这本书里预言并且已经应验的就是西方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之间的冲突,就是当下的全球反恐,新的十字军东征;书里提到的另一个文明冲突就是基督教文明和儒教文明之间的冲突。亨廷顿把基督教文明与中华文化之间的冲突,概括为与儒教文明的冲突,徐老师认为亨廷顿内心希望是将冲突界定为基督教文明与儒教文明之间的冲突,因为儒教文明早就败给他们了,1840年以后在西方坚船利炮的打击下,儒教文明败得一塌糊涂。在21世纪里,如果他们还是和儒教文明打,那自然有胜无败。而亨廷顿内心中不敢讲的是,经过毛泽东文化旗帜灯塔的照耀,我们重新整合了的中华新文化。但是现在中国有复古之风,如果真是复古了,那么与基督教文明之间的冲突,我们不可能胜利。

毛泽东在世的时候,有一个口号就是,工业学大庆,学一种艰苦奋斗精神;农业学大寨,学组织起来的人民改天换地的精神;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解放军学习全国人民,学解放军什么呢?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建军思想是支部建立在连上,党指挥枪,不允许枪指挥党。解放军学习人民什么呢?学习深入在人民中间的民族精神和光荣传统。那个时期,把这些东西组织起来,就形成我们新的主流文化。像这样的新精神、新文化还有很多。可是看看现在工人农民的形象是什么,弱势群体。前后如何发生了这种巨大的变化呢,这两种文化形态是如何演变到今天这个样子的,这很值得反思研究。

毛泽东这么伟大的人物,为什么把文化大革命和建设新中国相提并论,发人深思。这点我们可以回顾下,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和中华文化,实际上已经走到死胡同了,走到底了。原来在东方和西方之间隔着一个伊斯兰文明,特别是奥斯曼帝国横贯期间,西方过不来,东方是相对安全的大陆。而西方地理大发现之后,条条大路通中国,挡不住了,西风东渐,中国败下阵来了。所以林则徐开眼看世界,到严复翻译《天演论》把达尔文主义介绍给中国,一直到洋务派,几十年的体用争论持续一百多年没有结论,再到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最后一个句号就是文化大革命。为什么叫文化大革命,为什么不叫政治大革命呢?在这点上,人们都没有真正理解毛泽东。

也有人说,毛泽东再伟大,但那个时候穷。其实这个问题不需要讲大道理,不用作多少设问,研究多少悖论。比如一个农民,他们来北京时候,赚一千多块钱,吃最差,住最差,攒下钱来,然后让自己儿子上学,在北京受教育,等儿子毕业在北京工作了,却嘲笑老子这不好那不好,这怎么行。实际上,对毛泽东,我们也应该这样考虑。

徐老师认为,在农村,不是说农村集体解散了,农民就解放了。从67年到77年,由于毛泽东时期的特殊政策,对袁隆平的保护,搞种子革命,七几年杂交稻成功之后,粮食产量迅速上涨,而这些和小岗村所谓改革是没有关系的。

文革期间,每个人的安全感,比现在要充分的很。现在整个社会的安全感比那个时候差很远。所谓幸福就是种感觉,这种感觉不是光物质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来自精神方面的。

原来工农兵是社会主体,作为国家主人翁,而今天工农兵成了是弱势群体。改革来改革去,工农兵成弱势群体了,但这能只怪改革者吗?这点不能只怪改革者,这要从文化本身寻找,从国民素质本身来寻找,人民本身也是有责任的,中国的文化走向,人民是要负责任的。在这点上,我们应该深刻的了解毛泽东,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对农民有最深厚的感情。毛泽东为什么折腾农民呢,今天学大寨了,明天修梯田了,后天学什么背诗歌了,恨不得每个人成为哲学家,折腾农民干什么?如果从文化角度理解毛泽东,需要的时间长,我们今天解读毛泽东,岁数越大越能理解。在那个时代,中国面临列强入侵,中华民族是散沙一盘,如何把人民组织起来,这是当时的大问题。鲁迅等人爱之深恨之切,批评国民劣根性,而毛泽东从来不那么写,但他很清楚,农民为主体的国民如果要组织起来,必须有组织形式。这种组织形式包括在根据地青联,抗联,儿童团啊。一个落后的松散的国家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声音,这非常重要。所以建国之后才有合作化运动,才有人民公社运动,当然还包括各种社会动员力。通过这各种各样的组织,大大提高了财政能力,迅速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国防军,科研单位,工业体系。一个社会高速运转起来,才能形成巨大的向心力。

有人说毛泽东阶级斗争总归是错的吧,应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其实,仔细想下这个还是不很对,因为阶级不仅是纵向的,还有横向的。阶级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滚动着的,所以说为什么毛泽东提要继续革命。比如革命者原来是农民、工人,革命成功之后成为了将军、干部领导,地主、资本家被打成了反坏右。可是改革开放这三十年,又变了过来,有些革命家的后代逐渐没有了进取精神,成为了纨绔子弟,而有些反坏右的子弟们从逆境中长大,反而成功,进入各种行业管理层。再比如一个例子就是,洛阳一个老工人参加毛泽东的一个纪念活动,在郑州的毛泽东像面前哭诉。他们弟兄三个,他哥哥是国民党,跑到台湾了,二哥是个知识分子,被打成了右派,他是劳模,地位很高。但改革开放之后呢,他大哥回来后是台商,来了之后,市长书记都来接见,前呼后拥,他二哥也被平反了,又入党了,临时安排到什么研究单位,这个劳模现在却什么也不是,工厂垮了后待业。这就是阶级地位的流动变化。

徐老师经过这几年研究,认为现在的全民反腐败反的不是腐败本身,而是自己没有机会腐败。中国人,绝大部分如果有腐败的机会,每一个人都有腐败的倾向。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积淀到今天,腐败成分的比例很重很重,这就是毛泽东为什么要搞文化大革命的原因之一。全民反腐,是党风影响民风,还是民风影响党风,其实是互为因果。如果说把掌权能做事的共产党全部移民到月球上,只剩下纯洁的老百姓,能不能就不腐败了,就不短视了?不能。人民的这个词听起来非常崇高,但是量化到每个人,不是每个人都是崇高的,都有可恶的人。如果没有人民所存在的国民性问题,就不会走到今天这种状况。徐老师举个例子,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一个城市的副市长只是在食堂拿了三个馒头给自己儿女吃,然后被举报,被调查,最后自杀了。为什么,因为对于他,那是种耻辱,那个时候知耻而后勇,这是种价值观,毛泽东时代就是这样。所以电视里演的,红卫兵抄家的时候把东西偷偷揣到自己兜里,徐老师说不要相信那些,那个时候没有这种现象。抄出来的金银财宝,搁在桌上没人动。因为人们那个时候都是有理想的,拿了东西会被人们嘲笑一辈子,抬不起头来,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什么叫幸福感,自己得有种理念。比如说建国初期的修河工,工作很累,但头脑中想象自己是在战场上填炮弹,是在和日本鬼子搏杀,心情非常愉悦,非常高兴,这是因为进入一定境界了。西方资本主义完成原始积累之后,通过掠夺发展到理性的资本主义之后,才反思人活着是为什么,人生的真正价值是什么。而毛泽东当时让就是让人们明白,人活着的真正价值是什么,所以文化大革命里,让学生大风大浪里游泳,上山下乡,学工学农。

徐老师说参加过几次曾经上山下乡的知青的聚会,他们对上山下乡的看法和电视里、文艺作品里反应的绝对不一样,作品里描述的是上山下乡是种受害者,很可怜。但是聚会里边,他们是种热情洋溢的怀念。当时年轻人下乡,是去改造中国,维护祖国主权、国家统一才下去的。这点毛泽东非常了解中国人的国民性,毛泽东时期的户口限制,人们都说是限制人性,凭什么城里人就是城里人。但是城里人的形成是有历史过程的,这种变化必须经过一定的步骤。毛泽东时代,十年下乡知青的总数,和同期国家从农村有计划地招收农民到城市里国营企业作工人的数量大概不差三十万,就是个大换班。这点,毛泽东非常了解中国人的人性。在中国,如果不作这种限制,我们的人员流动都是往那流动呢?比如现在就不限制了,都流动到哪儿了?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那些需要开发的地方有人去嘛?没有。如果毛泽东不搞建设兵团、三线企业,不让知识青年下乡,那些地方还有谁建设呢?说远点,西伯利亚在我们边上沉睡了几千年,有人愿意去吗。一个是有沙俄的侵略,更重要的是中国人的国民性缺乏开拓的精神,都希望别人给自己火中取栗。中国人不像欧洲人、美国人那么有开拓精神,所以要作一个限制。

西藏新疆内蒙,知青撤回来之后,民族分离运动日渐加剧。实际上这批青年下去之后,带去的还有文化的融合,国家统一安全的使命。很多同志只看到近处的一点,这些远处的没有看到。现在一些老知识分子到处讲文革,文革期间住牛棚了,受到迫害了,可什么是牛棚,谁给下个定义,牛棚是监狱吗?不是,是农民养牛的棚子,毛泽东当时提倡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农民能住,知识分子为什么不能呢?在这点上,有些过来人,很多人比较能理解。

二十一世纪里,在文化上中国已经被边缘化了,没有多少话语权。我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对于中华文化来说,我们要比五千年历史中任何时期都要高唱,因为中华民族文化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重新拾起自己的文化尊严,整合我们的文化,形成自己的主流文化?二十一世纪,我们面临一个全球化浪潮的局势,我们凭什么能够自立,我们的主流文化是什么,全民复古行吗?不行。人们都说四大古代文明,只有中国一脉相承,有完整历史记录,其他都中断了,中国文明很伟大。但如果至今我们仍然是很伟大的,那么为什么我们这二百年来总受欺负呢?实际上号召复古的那些人,天天讲国学大师,据徐老师的观察,相当一部分是骗人的。

今天他们要破掉毛泽东的迷信,那么对于他们的迷信能不能迷信呢?所以对文革时期的真实的文化现象,对毛泽东的文化情结,对毛泽东时期的文化形态,对毛泽东理想中的中国主流文化的组成,对在毛泽东设想下中华文化在未来世界中的地位,我们要很好的研究。

当下的中国人最需要的不是领导领袖,是灯塔,是看到一个方向,大家一致的往前走,这个灯塔,这个方向就是毛泽东。所以说二十一世纪,中国的主流文化是什么,非得用毛泽东的辨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认识论进行创新文化,吸收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部分,吸收西方中的先进东西,整合成中国的主流文化,这就是中国式的文艺复兴,最终还是要进行文化上的革命。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新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2. 十万火急!高校教师迫切需要接受农民工再教育
  3. “不能只跟在别人后面回答问题”?——谈张维为教授
  4.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5. 子午:捍卫国家粮食安全的英雄被跨省抓捕,这算是什么事?!
  6. 中文已死?卷土重来的阶级呻吟
  7. 美国一年前竟已推演,2022年5月15日乌对俄发动猴痘病毒袭击?
  8.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9.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10. 辽宁舰最大规模演练之后,某些人不自在了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5.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6.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7.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8.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9.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10. 巅峰对决,步步惊心:最惊险的决胜时刻就要来了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5.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6.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9.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10.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俄军最强进攻后亚速钢厂乌军大投降,“大鱼”是美陆军司令?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子午:捍卫国家粮食安全的英雄被跨省抓捕,这算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