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理想之旅

丑牛:我们该怎样回答《红军问》?

丑牛 · 2016-12-05 · 来源:乌有之乡
不忘初心是共产党的现任总书记提出来的,“继续革命”是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提出来的。毛泽东走了,毛泽东的旗帜却高高飘扬。以此来回答“红军问"。红军肯定是满意的。

a29c8d229903e1fea1876d8b8bb78944.jpg 

  (作者曾两度获得中央颁发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章)

 QQ截图20161205150054.jpg

现场

实况视频

  我们为之奋斗的梦想实现了吗?

  共产党人有没有忘记对老百姓的承诺?

  还有骑在人民头上的贪官污吏吗?

  人民都过上好日子了吗?

  还有没人敢于站出来纠正党的错误?

  还有人意为信仰付出一切吗?

  ……

  叙述体话剧《从湘江到遵义》的尾声中,牺牲的红军返回人间,对他们用上命来的今天大声发问。【据中红网报道】

  这段“红军问”立即在互联网上传播,在网群里传播,在微信里传播,在QQ群里传播……。

  什么叫“网红”,我才懂。

  我把“红军问”用大字抄录,挂在书桌前,很多老战友,老同事,红色网友来看了,都高声郎读,说:“这也是我们的心声,也是老百姓的心声”。

  今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电视上播放了好几部有关长征的戏,刊物上也发表了许多纪念文章,还有在纪念长征大会上领导人的讲话,放在报纸头版通栏大标题的地位,我全都看了,都没有像《从湘江到遵义》这部戏的尾声中,红军向今天社会发问引起的心头震撼。

  对红军的六问(报道中只写了六问)我们能回答的,只能是辜负了烈士们的期望。

  比如第一问“我们为之奋斗的梦想实现了吗?”答案必然是否定的——“没有实现”。不仅没有实现,而且是反其道而行之——从社会主义倒退到资本主义。

  比如第二问“共产党人有没有忘记当年对老百姓的承诺?”答案也必然是否定的——“忘记了”而且是“背叛了"。红军当年“打土豪、分田地”,如今,好多共产党人成了“新土豪",成了“大地主,还把反抗的老百姓关进衙门里。

  ……

  因此,红军提出了最为关键的一问!

  “还有没有人敢于站出来纠正党的错误?”

  对这一问题的答案,更惨,党的高层,不仅没有人站出来纠正党的错误,而且根本不承认党有错误。他们认为:“党处在最好的历史时期”。因此,对“敢于站出来纠正党的错误"的同志,无情镇压。

  党有没有错误,特别是路线上的错误?从改革开放之日起,就争议不断。改革开放二十年,《人民日报》两位高级编辑合写了一本书——《交锋》;改革开放三十年,《交锋》的作者之一的马立诚先生又写了一本书.——《交锋三十年》。马立诚先生明显地站在改革精英的立场,对改革的非议派极尽嘲讽、挖苦。但终究还是暴露出了两种思想,两条路线的交锋。而历史又是这般地无情,把被他捧为改革的英雄人物,一个一个地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比如,在《交锋三十年》一书最后推举的改革先锋仇和,如今巳铁锁锒铛,而他书中所贬斥的人物——“张勤德旋风"“郎咸平旋风”“刘国光旋风"“巩献田旋风"今天却旋风依旧,而且带来了更多,更大的旋风。最应嘲讽和挖苦的倒是马立诚先生自身:他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鼓吹者,却背离中华,变成大和民族的日本人,反过来,把他的祖国贬称为“支那”。改革精英,竟不肖如此!

  党有没有错误?路线错了没有?历史巳经在回答,现实也在回答:

  当通钢的工人举起拳头打死资本家代理人的时候;

  当乌坎村民举起《还我土地》的旗帜,撵走“两委”的时候;

  当阆中农民工讨薪被法院公审、公判的时候;

  当访民冀中星在首都机场拉响爆炸装置的时候;

  当青年杨佳独闯上海政法大楼连续杀人的时候;

  当鄂西山中少女邓玉娇手刃淫官的时候;

  当晋宁村民与地主武装大血拼的时候;

  当失去亲人的家长们结队山西洪洞,捣毁黑砖窑,解救他们当了奴隶的儿女的时候;

  ……

  千千万万的事件,都在演示人民对资本奴役的抗争。

  资本主义从哪里来?从资本主义方向的改革而来,我们走错了路没有!?

  习近平总书记告诫全党:改革,要避免发生颠覆性的错误。以上列举的事件是不是颠覆性的!?

  再从大的方面来看: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颠覆了没有?全颠覆了!

  改革开放的四项基本原则,除了坚持“党的领导"这一项,其他三项也都颠覆了。“党的领导"没被颠覆,是因为党的性质早就被颠覆了,中国共产党已经由革命的党向执政党(领导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转变了。

  颠覆了没有?全颠覆了!

  我们今天要治理的,原来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党要打击贪污腐败,却正是资改路线造就了资本向权力的寻租;

  党要消除贫困,却正是资改路线带来了两极分化;

  党要依法治国,却正是资改路线产生出官僚资本的法西斯统诒;

  党要搞安居工程,却正是资改路线鼓动起了房市的疯狂;

  党高喊“劳动光英”,却正是资改路线让工人成为弱势群体,让农民成为血汗工厂的打工仔;

  党把“三农”列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却正是资改路线使农村凋蔽,农业危险,农民贫困。

  党要从严治党,却正是资改路线导致了党组织的涣散:许多基层党组织,名存而实亡;

  ……

  资改路线的制定者,推行者,决不会纠正自己的错误,决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因为他们是资改路线的受益者,他们中有的人巳是腰缠万贯的资产阶级。

  五万红军血染湘江,全军指战员不得不思索革命胜利之路,这才有遵义会议,站出来了毛泽东。今天的党和长征时期的党大不一样了。那时的党,全体红军指战员,包括执行错误路线的指战员,都是为革命而拼命的。为了革命的胜利,他们必然要从失败中找到一条正确的胜利路线,必然要拋弃错误的路线。今天的党,特别党的上层,有多少愿为革命而拼命的人呢?又有多少如《红军问》中愿为信仰付出一切呢?

  错误路线的设计者,已不是为革命而拼命的人;

  错误路线的执行者,巳不是为革命而拼命的人;

  他们中不少人正在“告别革命",甚至“反对革命"。

  在纪念中国共产党80周年和党的十六大上,“领导核心”就提出来了“仨代表”的重要思想。要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转变成领导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党。说党是代表了先进生产力,资本主义也是先进生产力,因此,资产阶级也是共产党的社会基础,因此共产党不应只是无产阶级的党,也是资产阶级的党,资产阶级分子也可参加共产党;还说,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剩余价值学说,要重新探讨,并创造了一句新语录:“这是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

  今天,我们老共产党人重谈这些“重要思想",仍然触目惊心。当时,有几份杂志,小心翼翼地对资产阶级分子可以入党论提出了批评和质疑,马上遭到严厉的镇压,杂志被查封,作者(包括著名的军旅作家魏巍)被派兵监管。在武汉的老红军,原河北省委书记兼省长李尔重,也被迫流亡,先是监视在家,后被送到省委大院的机要大楼“保护”起来,风声越来越紧,又转送到千里迢迢外的大巴山深处“疗养"。

  对“领导核心"的“重要思想",谁再敢妄议!?

  主流媒体上,一片颂歌,中宣部长的调子真是高、高、高:“高屋建瓴"“高瞻远瞩”“博大高深"。

  这种谄谀之风,一直刮到今天。还有什么党内民主?还有什么批评和自我批评?更不用说“敢于站出来纠正党的错误”了。

  今天党的路线斗争和红军时期大不一样,那时路线斗争多为是非之争,是正确与错误之争,是右倾机会主义,还是左倾冒险主义?是教条主义还是经验主义?今天党内斗争多是革命的方向之争,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争论双方各自站在不同的阶级立场。这和红军时期大不相同。

  善良的人们总是希望再开一个遵义会议,再出一个毛泽东,有时确实展露出一些迹象,某某人在讲毛泽东思想了,人民大会堂内红歌嘹亮了,但随即又批毛泽东了,对红歌演出骂声一片。

  有一首古诗形容这种政治气候很贴切:

  “雷隐隐,震妾心,倾耳清听非车音"。

  我曾经胡诌了一首以对:

  “非车音,民怨声,戍卒一呼咸阳倾"

  还是人民起来,对错误路线进行斗争吧?每年各地群体事件,就是人民的抗争。现在已不是戍卒一呼是红军在呼唤了,解放军也在呐喊了。《从湘江到遵义》是解放军编的,是解放军演的,是在解放军剧场演出的,也是众多的解放军观众鼓掌欢呼的。网络也在响应。

  今年是“文革”发动50周年,对“文革"的争论,空前激烈。文革的目的是什么?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对“文革"的争论不是历史是今天:资本主义复辟了吗?看看争论的势头越来越不利于反文革派。《环球时报》(中共中央机关报的子报)“ST”说“对文革的争论是泡沬化的”。

  争论决不是泡沫的,文革幽灵一直在中华大地徘徊。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前进干什么?干革命干社会主义,于是改了两个字“不忘初心、继续革命”。不忘初心是共产党的现任总书记提出来的,“继续革命”是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提出来的。毛泽东走了,毛泽东的旗帜却高高飘扬。

  以此来回答“红军问"。红军肯定是满意的。 

老兵丑牛

武汉·东湖泽畔

2016年12月5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笑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长征胜利8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贺济中评胡德平深圳演讲:公与私的较量
  2. 《从湘江到遵义》的“红军之问”耐人寻味(图)
  3. 孔庆东:缔造一个仁义的江湖
  4. 钮文新:地方政府“坐庄”房地产市场,房价怎么跌?
  5. 北京市王佐镇群众自发反腐斗争中“蒙蝇现象”的思考
  6. 叶劲松:中国与朝鲜古巴间曾经的交恶、矛盾及对待
  7. “顾雏军很激动”:产权保护开启新时代 哪些民企"冤案"会平反?
  8. 伏牛石:共产党人的忠诚朋友——周素园
  9. “裸条借贷”衍生出色情产业链 借贷者多为女大学生
  10. 张志坤:对特朗普的幻想破灭了吗?
  1. 东夫:一个“中右”眼中的戚本禹
  2. 80后青年:“文革”是正确的还是“浩劫”?
  3. 丑牛:我们该怎样回答《红军问》?
  4. 王立华:设立人民节是人民的政治选择
  5. 中央纪念万里诞辰100周年 习近平发表讲话
  6. 石兴国:系统批判胡德平的“扬弃私有制”论
  7. 李甲才评胡德平最新演讲:越描越黑、欲盖弥彰
  8. 顽石:我为什么要歌颂毛泽东时代?
  9. 毛主席不懂经济?最让人叹为观止的咸鱼翻身
  10. 王希哲:“遇家兄妹”的《出身论》与马晓力胡德平们的《出身论》
  1. 楼继伟与中情局、福特基金会、摩根的关系纠葛
  2. 知乎上为何这么多人站队王文军呢?
  3. 不忘初心 继续革命——2016年人民节宣言
  4. 从克里米亚“美女检察长”近期辱骂列宁和毛主席事件辨析普京现政权的本质
  5. 向东:第三个十八勇士
  6. 原化工部长秦仲达联名1700爱国人士上书中央 要求制止并购先正达
  7. 把“为人民服务”改为“为大局服务”的法院能站在人民立场吗?
  8. 上海交大教授是还原真相还是歪曲历史?--看“1948背后的故事”是怎样的“历史”(一)
  9. 得罪了全国人民 楼部长绝对渣男绝对坏
  10.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1. 卡斯特罗骨灰下葬 劳尔称:将继续坚持社会主义精神
  2. 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 欧洲只剩半条命
  3. 丑牛:我们该怎样回答《红军问》?
  4. 中央纪念万里诞辰100周年 习近平发表讲话
  5. 今日八宝山,送别陈映真(现场组图)
  6. 当欠薪老板舞刀挥向讨薪工友王章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