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滠水农夫:“新农民”还是农民吗?

滠水农夫 · 2016-06-15 · 来源:乌有之乡
【摘要】到时,农民确实不再是农民,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城市无产者或农业雇工。而在农村拥有大片土地实行规模经营的所谓“新农民”,他们还是农民吗?如果承认他们是农民,那么刘文彩、黄世仁、南霸天们都可以从地底下钻出来要求翻案。当初把他们作为地主恶霸打倒消灭的是共产党,今天给他们冠以“新农民”美称并加以扶持培育的同样是共产党,何其滑稽而反讽!

  滠水农夫:“新农民”还是农民吗?

  据经济参考报文章《中国加速农地三权分置改革 探索承包权有偿退出》介绍,农业部农村经济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表示,“三权分置”下经营权流转以及在更大范围内优化配置,自给自足生产的农户和兼业农户必将大量减少,而以提供商品农产品、实现效益最大化目标的家庭农场、合作社、农业产业化经营组织和农业企业为代表的“新农民”将不断成长发育,随之将大幅度提高农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这是构建现代农业经营体系的基础和方向。显然,张红宇司长提出的“新农民”有别于分田单干下的“小农”,前者是国家扶持培育的对象,后者是抛弃和消灭的对象,而且还明确指出,这一举措在顶层设计中具有“基础”和“方向”的意义。

  由此,就不难理解,国家迄今推行的一系列三农政策指向,都是围绕着将小农的土地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亦即所谓的“新农民”流转集中,发展规模经营,以提高农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包括三权分置、土地确权、土地流转在内都属于实现这一政策指向的步骤和环节。有一种观点认为,农民承包权早已明确,土地确权没有必要搞,是无事找事,持这种观点的人显然不是把土地确权放在整个农地制度变革中去考量,而是静止和孤立地看待问题,试想如若不通过土地确权这一步骤,那么接下来推行的土地流转以及农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土地承包权有偿退出就因缺乏支点而无法开展,尤其是农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和土地承包权有偿退出属于实质性质的产权交易,没有土地确权这一法理上的手续,就不能突破国家宪法规定的“农村土地集体所有”的铁律,为实质上的土地私有化打开方便之门。或言之,既然农民个体已经能够对自己承包的土地从事抵押贷款和有偿退出的产权交易,那么即使在字面上还标示着“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又有什么关系?而且也正是在“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一纸规定下,完成了土地承包经营权从小农到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置换,那么随着小农最终失去土地承包经营权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最终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那么还保留的一纸规定的“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则就完全没有意义,没有小农的集体还能成为集体吗?或许到那时候土地的私有化才能名副其实,光明正大。

  说到底,按照顶层设计和政策指向,目前推行的土地规模经营实质上与土地私有化伴生伴行,一体两面,这种规模经营的结果必然导致土地私有化,而土地私有化也是形成规模经营的基础和条件。据说,目前全国已有三分之一土地已经流转,6600万户流转了土地,也就是说已有6600户小农消灭了,占全国2.3亿户小农的四分之一多,这些农户流转出去的土地基本上没有收回的可能。而且接下来的政策力度更大,除了目前已经普遍实行的放活土地经营权,农地承包权的政策制度也面临重大调整,其趋势已初见端倪,那就是已经在部分地区开展试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的贷款和土地承包权有偿退出的政策。根据重庆市土地承包权有偿退出试点经验,“由农户与业主协商达成退出补偿协议条款,业主出资对农户予以补偿,农户将土地权利退还给集体组织,再由村集体将其流转给业主,三方签订协议。”显然这里的村集体相当于是农户与业主之间的“中介”,一旦农户退出土地承包权,该农户的集体成员资格就成了问题,而且业主得到土地承包权后,也必然同时获得集体成员资格,这样就愈发迫使唯有把集体所有权完全虚化,才能消除诸多对立无法调和的矛盾纠葛。

  正像当年实行分田单干后,农户承包期十五年不变、30年不变,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一样,从农户手中流转到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土地经营期限从发展趋势看,也必然要求长期而且固定,最终的结果同样如同当初农户承包权必然要架空集体所有权一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经营权也必然架空农户原有的承包权。从这个意义上讲,农户土地承包权的有偿转让实质上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最终从小农手上获得稳定而长期的土地权利提供了通道,反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一旦获得了稳定而长期的土地权利,不论是所有权、承包权还是经营权实质等同,不过是文字游戏而已。

  小农经济的消亡确实是大势所趋,任何对小农经济的留恋和主观臆想都是不切实际的。然而中国要走美国式的工业化农业之路,是否行得通存疑。不说中国人多地少的国情不具备搞美国式大农业的条件,即便勉强搞起来,恐也难于与其竞争,所谓“大幅度提高农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难免成空话。更严重的是,要走这一条路前提是消灭数亿的小农,即便城市化,能解决如此之多农民的生存和发展吗?搞不好很可能就是拉美、印度、菲律宾等实行土地私有化国家包围城市的贫民窟,由于中国特大人口数量,甚至过之不及也有可能。

  到时,农民确实不再是农民,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城市无产者或农业雇工。而在农村拥有大片土地实行规模经营的所谓“新农民”,他们还是农民吗?如果承认他们是农民,那么刘文彩、黄世仁、南霸天们都可以从地底下钻出来要求翻案,实际上现在也早已有人做这项工作了,那么当初把他们作为地主恶霸打倒消灭的是共产党,今天给他们冠以“新农民”美称并加以扶持培育的同样是共产党,不是显得何其滑稽而反讽乎!

  2016-6-13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魏则西事件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戚本禹回忆录:第一次感触党内、军内惊心动魄的高层斗争(第五章)
  2. 何新:此人不朽矣!读《戚本禹回忆录》
  3. 从《三八线》和《彭德怀元帅》两部巨制中我们应当找回什么?
  4. 滠水农夫:“新农民”还是农民吗?
  5. 罗马尼亚人民开始反思“民主革命”
  6. 著名老中医潘德孚不幸逝世,从此天下再无癌
  7. 长津湖战役:朝鲜战场上超越极限的血色军魂
  8. 温立三,你为何要披挂着党员外壳对党叫阵
  9. 鹤龄:为何忘了千万亩万斤田——百问杨继绳之25
  10. 卢麒元:多么痛的领悟,也许还不是全部
  1. 戚本禹回忆录:第一次感触党内、军内惊心动魄的高层斗争(第五章)
  2. 戚本禹回忆录:为毛主席处理群众来信来访(第四章)
  3. 【红色参考首发】陈弘莘忆戚本禹:功过皆历史 成败非所求
  4. 何新:此人不朽矣!读《戚本禹回忆录》
  5. 夏业良这样的反共疯子,为何能进的了国家机关和著名学府?
  6. 戚本禹回忆录:为《毛泽东选集》当校对和收发(第三章)
  7. 戚本禹四川种粮 在庐山会议前夕向毛主席报告了粮食产量的真相
  8. 李昌金:农村土地政策,全国都在骗中央!
  9. 熊蕾:转基因盛行,而华为却被拒,难道我们不应该思考?
  10. 中国科学家完成惊世创举 令西方国家顶礼膜拜
  1. 杨思远:习近平同志论“文革”
  2. 戚本禹回忆:毛泽东时代的高层腐败
  3. 黎阳 :文人官僚体制、官学商利益铁三角和动乱周期律
  4. 黎阳:“嫖娼合法”与“用国家力量逼良为娼”——看公知怎样“夺人权”
  5. 熊向晖之女熊蕾:为毛泽东辩护
  6. 高殿杰 | 陈忠实逝世、魏则西之死和红歌会事件:中国道路的选择
  7. 报告马晓力领导:刘欢孙楠唱的这首歌更可怕!
  8. 老田:江总书记的同事们追忆他60年代经历
  9. 李慎明:对毛泽东几个误解的澄清
  10. 周秀云案开庭一年:一个被毁灭的农民工家庭
  1. 长津湖战役:朝鲜战场上超越极限的血色军魂
  2. 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谊大会全体代表赴韶山瞻仰毛主席
  3. 戚本禹回忆录:第一次感触党内、军内惊心动魄的高层斗争(第五章)
  4. 人民日报:中国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2024年进入高收入阶段
  5. 滠水农夫:“新农民”还是农民吗?
  6. 夏业良这样的反共疯子,为何能进的了国家机关和著名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