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社会民生

维族年轻女干部的工作烦恼反映真实新疆

zohre--M · 2013-08-14 · 来源:凤凰博客
收藏( 评论( 字体: / /
2013年5月18日,一名维族年轻女干部在微博上非常坦率地述说了自己的工作烦恼。她在微博中以维吾尔族式的坦率暴露了很多社会现象,这些现象既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也具有特殊的本土性。

  【王大豪推介:这篇文字源自于新浪微博(@zohre--M)。2013年5月18日,一名维族年轻女干部在微博上非常坦率地述说了自己的工作烦恼。我将她的相关微博汇集起来形成了这篇文字,仅对标点符号、错别字等作了技术性修正,读者亦可搜索微博看原文。她在微博中以维吾尔族式的坦率暴露了很多社会现象,这些现象既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也具有特殊的本土性。如果没有互联网,没有微博,很难想象我们今天能看到这篇极其真实、非常罕见的文字,令人震撼,令人深思,令人慨叹!为此,我特别向社会各界人士推荐此文。】

  六年的时间,大家努力地想用自己的价值观改造我,想努力地同化我,让我融入到他们世俗的环境当中,他们无法接受我的球鞋,无法接受我的小细腿,无法接受异族对我的赞誉,无法接受我不用公车的我行我素,更无法接受我一步步努力到如今的成绩,他们用低俗的内心臆猜着我的一切。

  初到这里,很多人借用“到新领导办公室问候一下”特意跑到我办公室,进门问候之后,寒暄几句,看着我说:你就是那个长得不像维语,不会说维语,也听不懂维语的那个女领导是吧?我:是的,我就是,不过你好像忘记了我们一直在用维语交流。对方笑笑说,好的知道了,我们就是想过来看看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开大会,穿一身套装,我讨厌黑色、藏蓝色的工装,每次我会选择颜色鲜艳的套装,只为在一群黑压压的男人当中能够分辨出来我的性别。每当我穿着一身艳丽的套装坐在那里,下面干部会发来短信:领导今天你很艳。散会,很多人会热心地跑来告诉我:你的裙子短了一点。我:是吗?膝盖以上一点短吗?对方点头。

  我:哈哈哈~我这么漂亮的腿不露出来,岂不是是资源浪费吗?对方欲言又止地说:我们总是忍不住想看你的腿,还有你的身材。我只能冷笑一下,道:看来问题不是出在我身上,是在你的心里,别管我穿成怎样,这是我老公管的事,你不是,所以请你管好你的眼睛和心,谢谢。对方:我想说别人也和我一样,都在看。

  下乡推进工作,一日一女乡长汇报工作完了说一起吃饭,进到餐厅发现已经等候了几个人,待我坐下,有人说:领导,我们给你提个建议,以后你下乡只能进民族干部的办公室,安排工作也只能给民族干部安排。我:如果你们不在呢?他们:我们不在你就下次等我们在你再来给我们安排工作。我:为什么?他们:因为你是维族。

  我:为什么我是维族我就只能给民族干部安排工作呢?他们:因为你是我们选举出来的,你只能代表我们维吾尔族!说完彼此很满意地对视着。我:对不起,我是所有人大代表选举出来的,不是哪一个民族选举产生的。其次,我到这里来是工作来的,是为这里的所有民族和人民服务来的,不是只为一个民族工作来的。

  他们狡辩道:如果你不是维族你就坐不了这个位置。我:是的,就因为我是维族,我才要一碗水端平,才要公平公正的办事和做事,我才不辜负我是维吾尔族的称谓。他们:那你听我们的,今后去乡里别和汉族干部见面。我:对不起,我做不到,我只为工作去乡里,不是去玩儿,不是去约朋友。如果你们约我,我可以去坐坐。

  下乡吃饭,我总和司机随便找个餐厅吃个便饭然后继续工作,闻讯我已经到乡里而且已经自己解决了吃的问题,乡里领导很不悦。他们:你是看不起我们。我笑道:如果请我在馆子吃饭,那还是我自己解决最好,我饭量小。如果你们有职工食堂,那么我很乐意和你们一起吃职工餐。从此我一直保持着吃职工餐。

  一日,妇女主任:你怎么这么瘦?我:不知道。她:你以后不要穿这么艳的衣服撒。我:为什么?她:就像个小姑娘,你要穿得像我一样才行。我:哈哈哈~~等我胖了我一定会这样穿的,到时候你给我当参谋怎样?她:你就把你这些衣服批发给我女儿们,不过她们好像也穿不进去。我:哦,那太可惜了。

  一日开会,身心疲惫的我主持会议,在向自治区的领导汇报工作时,念错了一个字。中午吃饭时,人大副主任在考斯特车中调侃道:你怎么念错字呢撒?我:是吗?我念错的多吗?她:念错了一个字。坐到餐桌她:今天xx念错了一个字,你们知道了木有?大家忙凑过来议论着念错了哪个字,然后说:这个字我们都认识。

  留着长发的我,总是逃不了别人指着我说长得不像维族,我决定剪掉齐腰的长发,直接剪了一个短发,反而更不像维族了。剪完,我逢人就问:我现在是不是更像汉族啦?他们:哦哟!你怎么把头发剪掉啦?我:因为我留长发长得不像维族,那干脆就长得像汉族算了,这样你们也不用费心天天说一遍这个话,多累。

  一日,班子成员一起吃饭,人大主任坐下后对服务员:我的闺女们给一个坐着的kiz倒个茶。连着说了三遍。我笑道:主任,您忘记我的名字了吗?如果您忘记了我给你说一下,我叫xx,是我爸爸花了三天的时间给我取的名字,我叫xx,请您不要再忘记了。他随后端了一杯酒:我敬一下这个像儿子娃娃一样的女孩子!

  下乡最怕穿笔挺的套装和高跟鞋,但凡下乡我都会选择穿平底鞋或球鞋,一是入户方便,二是衣着随意不会有距离感,坐在土炕或者屋檐下都方便。一日正在下乡,不料通知开会,返程没时间换衣服,直赴会场。散会后几人问:你怎么能穿球鞋?我:在下乡中。他们:这样不好,老百姓会看不起你的。我:……

  参加全国统考研究生成绩出来,显示新疆就我一人通过,随后领导安排我去参加复试,出发前给某民族领导请假。他:干嘛上那个学?有什么用?别去了。我:我很珍惜这次机会。他:你看我上了个党校的研究生,有什么用,就增加一点工资,没别的用处,如果你执意要去那去吧。我:谢谢领导。他:去多久?

  我:估计半个月左右。他:好的。还没出乌鲁木齐,常务打电话:你赶紧回来。我:怎么啦?他:领导说你没有给他请假,擅自离去,他说要按照制度处理你这件事。我:日,我才给他请假出来,而且说了多久的呀。常务:废话少说赶紧回来。我:去他妈的!

  半个月后回来,领导坐在一酒桌:哼,某些领导我要好好的收拾一下,我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我说她没请假就是没请假,既然不听话,看我怎么收拾她。旁边:领导您说得对,就要这样,您准备好,我们也把刀子磨好,我们一起收拾她。当时他们的谈话内容现场就有人连线给我,听着他们慷慨激昂的演讲我直接无语。

  以上微博和即将完成的微博,提到的领导都是我的维吾尔族领导,特此声明。

  一日,部门领导汇报完工作,安排部署好下乡需帮助乡镇解决的问题和困难之后,部门领导离去,一会儿进来:领导说他也要下乡,让你在办公室等他,别离开。我:嗯。一直坐着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没消息,去他办公室没人,一会儿领导气急败坏地打电话:你怎么回事,我们下乡都已经快回来了,你怎么还没出来?

  我:不是您说让我等您通知吗。他:你就不是干活的料,自己的工作都不干,让我替你干,你还想不想干了。我:如果您乐意干,我没意见,我的成绩也是您的成绩。他:今天这个问题,我要严肃处理。我:好的。回来部门领导很愧疚地进我办公室告诉我:领导出发后不让通知你,我也没有办法,你不要生气!

  年终部门会议,上级通知开会,参加完预备会,次日参加会议领导突然晚上11点让秘书通知:你的会议让其他领导参加,领导说让你回家休息。我:好的。其他领导忙打电话过来:你怎么回事?你自己的会议你不参加,干嘛让我参加,领导明天给我安排了别的事呢。

  我:我没接到通知让我参加会议,请你打电话到办公室核实一下,看看会议安排文件上是谁参加会议吧。他:好的。一会儿打来电话:我已经请示书记让你参加会议。我:好的。第二天正在开会,办公室主任打电话:领导让你立马回来,他有重要会议要开。我:我正在开会呢。他:领导说了,他的回忆比这个会重要。

  会场请假返回,坐在办公室等他的重要会议,中午饭不吃等,一直等到下午下班,秘书请我过去,进去坐下,他和秘书聊天整理办公桌和公文包,我一直就那么看着,完全可以离开,但心想:我要看看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半小时后他看着我,猛地拍了一把桌子吼道:我不让你参加会议你为什么告诉书记?是谁授权你告诉的?

  我:是我说的,怎么了?您深思熟虑完了之后做的安排,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领导问起我如实回答了。我错了吗?他:你要认为我不合格,你有本事你就去上级领导那儿去告我!我:我没那个习惯,我不爱好这事。他:我告诉你,你什么也不是,你以为你是什么?你仅仅是副职,仅仅是副职!我:是的,我知道。

  他:我告诉你,你有本事就让我别坐这个位置,只要你能办到。我:您错了,别把我想得和你一样。他:我告诉你,我只要一张嘴随便说你什么,我就让你在伊犁待不下去,我让你臭名昭著。我:随你便,如果这是您的本性,那么我阻止不了。但别忘了,世界上的人都不是像您这样龌龊,如果有人信那也是他们的事。

  第二天,人大主任打电话请吃饭,从不叫我参与民族同胞们活动的群体突然打电话,不去不合适,答应了。去了一个特大的包厢,满满的三十号清一色的男性同胞们,独我一女性。坐下,领导对着人大主任:有些人简直不像话,既然不听我的话,还和兄弟民族关系好得不得了,她以为我会害怕吗?我根本不怕!

  人大主任:对对对,我们不怕!他:你说说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怎样?人大主任:必须要好好地收拾一下,让他知道厉害,必须让她吃点苦头,这样的人我们坚决不能容忍,我们要铲除。他:我觉得我还是仁慈,对她好言好语,她还给我顶嘴。人大主任:这太过分了,我们要狠狠地收拾她,哼~她不配做维吾尔族!

  听着他们双簧般的对话,真巧来了一个电话,借故出去接了个电话,我的大衣皮包都在椅子上挂着呢。等我回来,发现椅子已经被撤出去。人大主任:啊?你还在吗?姑娘你可以回去了,谢谢你参加我的宴席,你回去吧回去吧!我忍着眼泪拿上物品出门。宴席还没有开席,随后几人偷偷跑出来送我,不停地道歉。

  有一天,妇女主任和几个女干部叫我过来说:领导你没有首饰吗?我:怎么?她们:你什么首饰也不戴,大家都在议论,说这样太寒碜了,你如果有就把你的那些黄金首饰都戴上吧。如果没有,我们商量了一下,每人给你出点钱买一个。我:我有呢,但我不喜欢戴黄金,感觉很俗。她们:你不能考虑你自己的感受,必须戴。

  有人担心我会不会被销号,会不会遇到其他问题等等,其实这些都不可怕,我只想把我自己的真实经历告诉大家,告诉那些认为维吾尔是如何伟大还在自我陶醉的同胞们。现实生活中,是谁在压榨着我们的老百姓,是谁用三寸不烂之舌蒙蔽着上下级和老百姓,是谁用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伎俩出卖着人民的利益?

  这些事仅仅发生在我身上,不代表所有的都是如此,但我相信他们具有代表性。是什么让极端思想日益抬头,是什么让更多的人走向绝望?其他民族包括汉族也有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也一样有底层群众,也一样有为生存生计努力的群体,他们也渴望得到我们的尊重和理解,可有几个人为他们考虑过?

  不要因为一部《阿娜尔汗》电视剧而厮杀得不可开交。看看现实,看看自己生活的这片天空,我们该反省该自问,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是否一碗水端平地对待了身边的所有群体?是否真的如自己想的那样,我们难道就真的是优秀到不可非议吗?难道我们出了一两个名人就足以让我们满足地欢喜雀跃吗?为什么这样的人不是成千上万?

  谁都不是谁的英雄,我不想被人标签化,更不想被人人为地拉进所谓的什么圈子、什么队伍中,有人说我是亲汉派,有人说我是骑墙派,更有人说我是一个被完全同化的民族意识淡薄的代表,其实哪一个都无法代表我。有人说这条路不适合你,或许。

  我从中小学、村、乡镇、县市、大学和机关一路干过来,我太清楚所有群体不同的苦恼和纠葛,更明白基层的不容易和难处,也明白机关作风和他们所谓的成功论。我的经历和体验是最大的财富,是没有人能夺走的财富,我冷眼看着所有的善恶,也旁观着自己的历程,但我也在用我的方式告诉了所有人,传统在被打破,或许我是失败者或许我是一个牺牲品,但我已经如刺一般刺痛了他们。

  有人说我该低头,该学会狡猾的微笑,学会察言观色的处事,如果我不会我也不会一步步走到今天,一步步被放在一个个更加重要的岗位,但思索是一个可怕的东西,看着自己民族领导那种无耻到极点的丑态,我选择了抗衡,因为我想告诉别人民族干部不全是如此,也想用我的失败告诉今后的有思想的孩子,不要害怕。

  如今我退出了这个政治舞台,厌倦了他们的争斗,坐在咖啡厅廊厅的椅子上享受着微风和热浪,喝着草莓汁和鸡尾酒,回忆着自己的历程,虽然那一段经历让我咬牙挺过付出了很多,可如今它却让我站在了一个可以自我剖析和任人评论的高度,如果还有“战斗”我依然不怕,甚至根本不会退缩,因为那段经历告诉我,只要咬紧牙关,没有什么人可以将我打趴下,更没有人因为我的中立而任由他们摆布,因为我的思想、我的思考、我的坚定是他们夺不走的。当然,他们也赋予了我坚强和更近一步认识他们的机会,我极其地感激他们,是他们的残忍和无情,让我活得自在和洒脱,让我没有愧疚的面对自己的这段历史。

  某日会后散场聚在楼下闲聊,某妇女干部拉我过去:你听说了吗,很多人对你有意见?我笑笑。她:你知道吗,维族干部都说你太汉化,不穿民族服装,也不和民族干部走动。我:我很想和他们走动,而且一直在做,何来这话?她:我听说的,说某某(那个刻意整我的民族领导)让大家年底给你打不称职,已经通知完了。

  我:谢谢你,我知道啦!她:你为什么不走动?我:过年过节但凡是曾经和在任的领导家,我都会去拜访,而且都带着礼物去,从没落下,婚丧嫁娶我也没有落下。我已经来了三年多,没有一个人主动请我去他们家喝一碗凉水。她:可能是因为害怕吧,或者是因为你没有结婚,年龄太小的原因吧?我笑笑说了声谢谢。

  只身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工作,没有亲朋好友,需要关心和理解。初来安排在宾馆一间只有一张床、一个电视和电视柜的房间,坐的地方也没有,只因为这间房子安静和安全。书记考虑我家远的情况,让办公室协调一个周转房出来,某领导占了一个,让他把钥匙给我让我搬进去,他:那行吧,下午我收拾一下把钥匙给她。

  下午办公室来电话:领导某某说他那房子才装修好,花了不少钱。我们给主要领导汇报了,说让他报个价把钱给他,他不同意,说他自己要搬家过来自己住。我:他要自己住就算了,别为难人家。主任:他根本没装修,也没有住过,一直闲着呢。我:没关系,算了吧。他:好吧。

  我再次申明:我写的这些加“某”的领导和妇联主任、人大主任等都是维吾尔族。

  一日,某领导坐着,对乡镇领导和部分部门领导及县领导说: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的领导干部都那么地喜欢和欣赏xx,她有什么能力?我咋就想不通,我们都是同样的领导,怎么大家见到她都那么的热情,也都愿意和她交流?(没过多久,有人将他的话传给我)过了几日,他喝醉酒对我说:我想得到你。我:滚!

  司机送我出差,我的一个朋友搭车返回。司机(后被赶走,年纪比较大)问我的朋友:你告诉领导不要和汉族干部走的太近。朋友:她工作上的事我不管。司机:她是不是找了一个汉族男朋友?朋友: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司机:我就是关心她。对了,我告诉你一件事,她喝酒呢!朋友:这怎么啦,很正常呀!

  司机:我的意思是汉族干部经常请她吃饭,她都喝酒呢!朋友:应酬喝酒很正常呀。司机:我觉得作为穆斯林女领导就不能喝酒,要不就不要干,要干就不要喝酒。朋友:你什么时候见她喝酒了?她就不喝酒好不好!司机:我就是想让你转告她,最好不要有这样的事,不然她的位置也坐不稳。

  朋友:她当不当领导都是我朋友,也请你告诉那些好事的人少管闲事。司机:好多人每天都向我打听她在干什么,和谁见面了,在哪里吃饭了,我太辛苦了。朋友:你太热心肠了,你也收了不少好处费吧?司机:就人家偶尔给我安排个桌子我,请朋友们吃个饭不用掏钱呗,但我现在说的他们都不信,所以我想问问你,她和汉族人之间有什么关系。

  朋友:这个你问错人了,你这样给她开车却还到处说她的坏话,你觉得心安吗?司机:她又不是我们这里人,迟早都是要走的人。朋友:可她是维吾尔族,这么年轻坐到这个位置不容易,你们为什么不想想呢?司机:她最多也就干个两三年就走了,我们这里本地提拔的女干部也最多干了三年,她也不会干的比她们久。

  朋友:我希望她能早点离开这里,这么是非的地方。司机:会的,如果干的超过三年,这里的人也不会让她呆下去的,毕竟这里是培养我们维吾尔族干部的地方,我们自己那么多干了很多年工作的人都没有起来呢,他们还等着坐她的位置。

  朋友:但愿不用太久她就能离开。

  某日带着上级教育部门的领导视察乡村学校的情况,进到一所不满一百人的学校,有近二十个体重秤,显然其他学校的没有分配到,提醒了一下局长让他们核实好,别漏下任何一所学校。局长点头。为了缓解气氛,我打趣道:知道今天领导来视察,就把体重秤都集中到了一起,大家秤秤自己体重,人手一个!我带头上秤。

  不料,秤根本没有调,41公斤的我硬是被缩减到了35公斤。大家望着我哈哈哈笑着,都跑上来秤,解除了尴尬,急忙离开了这所学校。中午吃饭时,局长:你们都知不知道我们领导多少公斤?其他人都不吭气,他:她只有20公斤,wayt~其他人都急忙望向我,

  我:呵呵~是啊,我只有20公斤,那是因为我在您心目当中只能有20公斤的份量,那些不足一毛的paqpaq在您心里重如天山!不过谢谢您,我还是有点儿份量,占去了您伟大心里的20公斤,我都很惭愧,太重了,我担心您负担太重,教育工作抓起来会受到影响,压弯了您的背!他:不是这样的领导,不是的。上级教育部门领导:局长说话要注意,不要以为她维语差就欺负她。她的这段话你接都没接上,你觉得用话欺负一下就算占了便宜吗?你年纪都那么大,最后还不是你自己一个人丢人。

  然后看着我说:丫头好样的,说的好,说的像儿子娃娃一样的话!竖着大拇指笔画着。然后提议所有人给我敬一杯酒,其中局长也端着酒杯嘻嘻哈哈的打着哈哈喝完了一杯白酒。

  再次申明:以上微博写的都是2011年之前的事,跟今天或者最近都无关系。

  所在地某单位的职工正好和朋友家一个小区,她跑去问朋友:你那个长得像汉族的朋友上过大学了没有?朋友:人家都是研究生!她:那就怪了,上了大学回来工作这么短时间就爬得这么高,她爸妈是干什么的?朋友:你问这个干嘛?她:他爸是不是领导?朋友:不是!她:哦~那她是不是那个领导的情人?

  朋友:你在说什么话呢?她在乡镇、村、学校、机关一步步干出来的,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她:人家都这么议论着呢,说她那么年轻就爬这么高,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再说了,她还没结婚,没结婚的女人都有问题!朋友:你给我滚出去,你要觉得自己是婊子你最好立个牌子自己接客去,别嫁祸在别人身上。

  我作为妇女代表参加自治区的妇女代表大会,我穿了一件艾特莱斯的裙子,因为瘦就做成了稍时髦一点的款式,开大会前穿出来准备往会场走,妇联主任:你的这个裙子不能代表民族特色。我:什么?她:这个款式不是我们维吾尔族的。我:这个艾特莱斯是吧?我是吧?她:xunda bolsumu…我:我不穿也没人赶我出去

  其实谢谢很多人的担心、关心,我一直觉得我的微博发出来会有很多人跑过来骂我,可当我把自己的切身经历血淋淋的告诉大家了之后,却没有一个有勇气的家伙跑过来骂?这是因为什么?大家可以在为一个科学家骂得热火朝天,可以为自己没有经历过的解放初期的事骂,怎么就不过为发生在现在的事骂呢?

  有些人觉得有民族自豪感是一种幼稚,有些人批评维吾尔族就觉得ta丧失了民族属性,那么,你睁眼看看我的经历,你的批评和你的自豪感拿出来说说,为什么不直面讨论这些人渣和这些败类呢?因为不懂?因为不知道?因为没见过?你们不是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些借口和理由呢?你们不是说公务员不让考吗?

  处处都以骂爹骂娘决定胜负,你的胜利带给你荣誉了还是有人送你锦旗啦?是胸带红花游街让万众叩拜你了?你脚下的这片土地,不仅仅是你一个民族的土地,也请给别人一点可以自豪和骄傲的空间,别弄得新疆只有蟑螂一般,也请腾出一点时间思考一下,小丑身份怎么改变?崇拜人家的同时问问自己肚子里有多少货。

  我希望我是以偏概全,我多希望你等能把那个全面的群体说得好美好美,让我忘却自己和身边很多和我一样遭遇的人。如果你懂我写的、看完了我写的,再来说我肚子里有没有货,我会认真地听你的教诲,会叩谢你的学识、见识和教诲。

  如果让我高唱维吾尔好,我会,因为这是我的民族。我只有权力说说我的民族,其他民族怎样,我不会用恶毒的语言攻击他们,我会尽量看他们身上的优点。就因为我是维吾尔族,我希望所有人能看到别人的优点,多一点包容,少一点狭隘。如果你怕我说维吾尔的劣迹斑斑,那么请你努力做好维吾尔族,别给我讲别人看不到,别人不懂,你说了没用!

  那么既然别人看不到,那么看到了我的微博,风马牛不相及的给我评论的你,在教育我怎么做人的时候,我想问问:你做的好吗?相信你一定做的很好,你完全也可以写出来,让我好好地崇拜一下你,也让我的这个民族自豪感得到充分满足,让我满街欢呼雀跃地告知所有人,我们维吾尔真伟大!

  我这个公务员都无法被自己民族容忍,处处打压,处处挤兑,那么你们今天没得考就真的只有单方的是某个民族拿走了你们的权益这么简单吗?大家坐下来好好地问问自己,好好地想一想,是谁让你们这般歇斯底里?是什么让你们这般骄傲和不可一世?是你的独挽狂澜的勇气还是能力?还是你的见地还是你的研究成果?

  

  

  作者:新浪微博(@zohre--M)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6.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7.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8. 民国的盛世,是更多人的荒年
  9. 360万,就让王思聪成了老赖
  10. 张文木:具有战略意义的细节才决定成败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6.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