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社会民生

痛心 | 洋猪入侵中国30年:正在爆发一场生态灾难,31种土猪已濒临灭绝!

付永军 · 2018-12-06 · 来源:原乡味觉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这是一篇关于中国土猪的调查文章,很多时候,我们面对一个物种的灭绝感到悲哀,而中国本土地方猪种的消失,同样也是一场生态灾难,却往往被我们忽视掉。

  在中国土猪集体消失20年后的今天,一场非洲猪瘟肆虐了整个中国,终于有人感叹:是不是我们做得太绝了?

  全文共5419字,文章有点长,感谢您耐心看完。

  (数据来源见文末)

  1

  消失的“回锅肉”

  朋友海涛是湖南人,一次聚会上,我亲自炒的回锅肉,让他回味良久,此后每次聚会我都逃不过这道回锅肉。

  四川人对回锅肉的喜爱,不亚于麻将。早在2008年,就有媒体报道,四川人最喜欢的12道川菜评选中,回锅肉高居榜首。在成都,几乎所有大小宴席上,都会有回锅肉的影子。

  有一次有朋友问我,最好吃的回锅肉是什么样子的?

  我告诉他:纯正的回锅肉,可能我们再也没有机会吃到了。

  2

  消失在舌尖上的中国,

  是一个物种灭绝的版图。

  在四川做回锅肉最适合的猪种——成华猪,已经濒临灭绝。

  这个一身黑毛、头方颈粗、四肢短小的成都本土猪种,肉质较肥,肌内脂肪含量高,故而做出的回锅肉松软可口,肉香浓厚,肥而不腻。

  曾经谚语中的“家家都有黑毛猪”的成华猪,遍布整个成都平原,由于生长周期长,肥肉率高,截止2013年5月,仅剩下100头左右,被饲养在成都的一个保种场内。

  这些即将消失的地方猪种,被戏称为“熊猫猪”,而据第四次全国大熊猫调查统计,野生大熊猫的数量1864只,远比这些猪多。

▲濒临灭绝的成华猪

  这是一条让人黯然神伤的消息,人类的选择真的很重要,我们的消费可以让有些物种灭绝,同样也能让有些物种保留。

  无独有偶,成华猪的消失导致回锅肉的变味,并不是唯一的个例。

  ◆被誉为“吃肉的最高境界”的东坡肉,据说诞生于苏东坡之手。而只有选用浙江地区名叫“两头乌”的地方猪种,才是一道正宗的东坡肉。而这种被叫做“两头乌”猪种,其实是中国“四大名猪”之一的金华猪,早在2006年就被农业部列入《国家级畜禽品种资源保护名录》,成为国家级重点保护的地方畜禽品种之一。

  ◆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宣威火腿荣获金质奖,从此成为云腿的代名词,驰名中外。而最适宜制作云腿的乌金猪,生长于乌蒙山-金沙江一带的山区,也被农业部列为国家级珍惜保护品种;而农户散养数量也岌岌可危。

  中国饮食文化博大精深,而其背后正是食材的多样性和地方特色。蓦然回首,我们才发现,文昌鸡已不是那只文昌土鸡;北京烤鸭也不再曾经的北京鸭。那些引以为傲的地方特种,却正逐渐消失在时间长河中。

  拨开历史的迷雾,你会发现:纵向维度上的舌尖上的中国,其实是一个个物种们集体消失的版图。

  而这一切就发生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

  3

  9000多年的家猪,

  灭绝只用了不到30年的时间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养猪的国家,据考证至少有9000多年的历史了。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就有了“豕”字和阉猪的记录。

  在汉字中,家的原意并非屋里有人,而是“屋下有猪”,只有养有猪的人户才称之为家。从《诗经》到《齐民要术》,从《庄子》到《王祯农书》,中国本土猪在我们的农耕文明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豕”的意思就是:猪,中国土猪

  世界上总共有300多种猪,中国现有猪种125种,而现存的地方猪种就有88种,它们广泛地分布在我国辽阔的土地上,适应着当地环境,改造着在地文化,也与本地的人们朝夕相处,生生不息。

  然而,第二次全国畜禽遗传资源调查显示,中国特有的88种地方猪种里,就有85%左右地方猪种的存栏数量急剧下降,其中31个品种处于濒危状态和濒临灭绝。在这次为期五年的调查中,有横泾猪等8个地方猪种未发现,项城猪等4个品种已灭绝。

  ▲第二次全国畜禽遗传资源调查

  而这一切,集中发生在短短30年不到的时间里。30年,我们人的一生,也才走了三分之一,一个物种却面临着灭绝;我不知道,我们这一代人要眼睁睁地看着多少物种的灭绝?

  据统计,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每小时有3个物种灭绝。美国杜克大学著名生物学家斯图亚特·皮姆认为,如果物种以这样的速度减少下去,到2050年,目前的四分之一到一半的物种将会灭绝或濒临灭绝。

  珍稀动物的灭绝让人心痛,而朝夕相处的家畜的灭绝,同样也让人悲伤!

  我们在中国知网(CNKI)上找到一个地方土猪的统计,根据当年统计时的数据,我们做了一个大家很不愿意看到的表格:

  ▲濒危灭绝的中国地方猪种

  后来,我们也查询过,经过时为农业部的大力保护,如今有些地方猪种的情况有所好转,然而要让这些优秀的老品种实现永续传代,面对最大的挑战,还是我们人类自己。

  3

  记忆中小时候的味道,

  我们的下一代也很难再吃到。

  就在上个月,我们组织了一次生态农场的田间体验,去金堂憨豆农场挖红薯,中午的餐桌上,所有人都对一碗炖肉拍案叫绝。并非厨艺高超,所有食材都是生态有机的,除了盐,也没有任何调料。桌上许多小孩子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肉,最后,连肉汤都是统统泡了饭。

  我告诉大家:这猪肉,就是来自龙泉山上红领农场的,除了纯生态粮食喂养之外,而猪种正是我们前面所说的成华猪的杂交后代。虽然只有四分之一的成华猪血统,不是纯正血统的成华猪,但是丰富的肌间脂肪含量,仍然让我们体验了一把什么是即将消失的美味。

  ▲韩建斌生态养殖的三元杂交后的成华猪,已很少成华猪血统

  红领农场的农场主韩建斌是成都生态农业里较早养猪的,然而高昂的成本和市场的反差,让这个憨厚的山东大汉举步维艰,不得不缩减规模。

  红领农场的窘迫,只是中国地方土猪的一个缩影。

  人所共知,我国绝大多数的地方土猪的猪肉都比外来猪种好吃,而在利益的驱动下,人们似乎只关心生长期瘦肉率

  既然人没有意识,那么猪也没有选择。

  1990年代,是一个分水岭,进口猪的入侵与中国地方猪的消亡,几乎是同一个时间。

  在短短十余年之间,来自英国的大约克夏猪、来自丹麦的长白猪、来自美国的杜洛克猪(简称杜长大),以及它们的二元杂交、三元杂交后代,几乎占据了中国所有的生猪市场。超短的生长周期、瘦肉率高达65%以上,没有养殖户再愿意养中国的地方土猪了。

  “壹号土猪”曾经做了一个调查,1994年之前,中国土猪约占90%市场份额,而在此之后被大型商品猪挤压,2007年,中国土猪的市场占有率不超过2%

  ▲三大外来物种之一的长白猪

  曾经广泛分布川西地区的雅南黑猪,与荣昌猪一起,被评为中国48个优良猪种之一,改革开放前后,养殖规模达到数百万头,如今已经很难再看到雅南黑猪的踪迹。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陈清明在一次采访中曾痛心疾首地呼吁道:“同所有物种灭绝一样,猪种的灭绝同样是一场生态灾难。”

  为什么现在的猪肉没有肉香味?

  做生态农业这么多年,许多人会经常问我这个问题。除了品种的暗中偷换,还有另外一个方面:饲养方式的改变

  ▲泔水猪的漫画

  有一天,我们正在开车,朋友坐在副驾,突然问了我这个问题,我没有回答,沿着三环路开出好远。直到快出城的时候,看到一个运送泔水的车子,我慢慢地将车靠近泔水车。大约还有500米的样子,朋友已经闻出了味道,立即把车窗关了。

  我看着她说道:“明白什么原因了吧?”朋友恍然大悟。

  对啊,我们就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城市,人类每天浪费大量的食物,而浪费的食物中,又以猪肉为主。这样发酵一两天的泔水,就算500米开外也恶臭难闻,它们却是城外养猪场的主要食物来源。

  我们很难要求天天吃泔水长大的猪肉,既要保证安全,又要保证美味,还要物美价廉,我们这样难为猪,猪也做不到啊!

  泔水中含有太多同类的肉,人类给猪喂食泔水,自己吃自己,除了人道主义的缺失之外,更是一代一代毒素的累积。

  4

  不是中国人多不够吃,

  是你的浪费刺激着食品安全的风险

  在这场追逐更快更大的利益面前,我们疯狂的催熟催长。

  有人说,中国人口众多,要追求安全的食物很难,但是我们真的是不够吃吗?

  我们占世界19%的人口,却生产了全球70%左右的淡水产品,67%的蔬菜,51%的生猪,40%的大宗果品,和21%的粮食。

  ▲平均每个中国人每年要吃掉半头猪

  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养猪大国,据统计2017年,全国生猪出栏量6.88亿头,就算是14亿人口的大国,平均在我们每个人头上的消耗量,每年要消耗0.5头猪。除去小孩老人、素食人群、边远山区的人们,我完全可以相信,每一个城市里的成年人,每年至少消耗了1头猪,一个城市家庭消耗了约3头猪。

  难道一个家庭3头猪,还不够我们吃吗?

  2018年4月,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与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联合发布了《2018中国城市餐饮食物浪费报告》,对北京、上海、成都、拉萨四城的餐饮消费做了非常详尽的调查统计。报告称:餐饮业平均浪费率12%,而午餐外卖浪费更是高达1/3。

  我们的许多食物,并不是我们吃了的,而是浪费掉的。

  我们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食物越来越失去了味道——我们浪费越来越多——食物的消耗越来越大——拉动的生产越来越高。

  为了满足人们群众日益增长的虚荣心理,养殖者不得不更换更适应消费者需求的洋猪品种,也不得不投入和研发更加催长的饲料。

  就算我们全部更换为洋猪品种,人类依然嫌商品猪的养殖时间太长。

  这是一场关于时间的赛跑,我们在不停的刷新商品猪的出栏记录:从7个月,到6个月,刷新5个月,冲刺4个月。

  生长时间虽然越来越短,但投入的饲料似乎有增无减。

  ▲平均每一头猪要吃掉合成饲料139公斤

  据统计,2017年中国饲料产量达到28465.5万吨,其中,猪饲料产量为9551万吨;如果以2017年6.88亿头的生猪出栏量计算,平均每头猪需合成饲料139公斤。

  一头标准的商品猪,出栏体重约110公斤,时间严格控制在180天内,这期间会吃掉139公斤合成饲料,数十车的泔水,大量的青饲料。

  人类在动物的饲料中,添加大量激素、猪血、猪骨,甚至有报道称添加安眠药、镇静剂等药物,更将食品安全推向绝境。

  今年8月份的一个新闻,刷屏了许多人的朋友圈。上海复旦大学对1000多名华东地区的在校儿童尿液进行检验,化验结果表明,有60%儿童尿中检出抗生素,甚至有多达3种畜禽专用抗生素。

  在这辆开往未来的公交车上,我们逃无可逃。

  5

  洋猪引进中国30年后,

  一场非洲猪瘟席卷了全国。

  中国本土猪种的灭绝,可能真的是一场生态灾难的开始。

  我们如此大力度的保护中国本土猪种,并不仅仅是只让你吃到小时候的味道,而是一场关于优良物种基因的保留和物种多样性的研究。

  相对于杜长大系进口猪种,中国的本土猪经过自然选育,保留了更适应本土的优良基因,除了肉质和口感远胜于洋猪种外,还具有对环境的抗逆性强,对病毒的抵抗力高

  ▲截止2018年11月的非洲猪瘟疫情图

  今年8月份的一场非洲猪瘟,席卷全国,目前已蔓延到19个省份,所到之处,一个不留。一时间谈猪色变,成都的生态农友中,也有好几家农场养有猪,虽然只养了一二十头,但是依然提心吊胆,人心惶惶。

  有人开始怀疑:非洲猪瘟这么绝了,是不是因为我们人做得太绝?

  这次非洲猪瘟,我更愿意看做这是一场对人类的集体自杀性的报复。

  在自然界中,这并非第一次。

  ◆人们一度疯狂地往牛饲料里添加动物尸体,终于上世纪末集中爆发了席卷全球的“疯牛病”,感染的人会在一年内痛苦地死亡,尚无有效药物治疗。

  ◆我们大量的搜罗野生动物,挖空心思地想如何吃它们,最后终于在2003年爆发了“SARS病毒”,近万人感染,数百人在这次浩劫中丧生。

  ◆我们养殖的鸡越来越多,禽流感终于从禽类传播给了人类,从H1N1到H7N9,层出不穷,而且目前国内外都没有针对H7N9禽流感病毒的疫苗。

  相比这样的报复,非洲猪瘟是温和的,只在猪群间传播,不传播给人类。

  ▲曾经的笼罩全国“非典”依然历历在目

  其实,非洲猪瘟一直肆虐西方近百年了,尤其是在杜-大-长系进口猪的故乡欧美两地;只是今年第一次进入到中国。

  我们抵御了100年的非洲猪瘟,在被洋猪全面占领中国20年后的华夏大地上,第一次彻底的失守了。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某一个物种变为同一个亚种,而这个亚种又在特定病毒面前毫无抵抗力,那么是否意味着我们将彻底失去这个物种呢?

  如果它又是我们驯化了9000多年的猪,我真不知道如何向子孙们交代。

  最后一只加拉帕戈斯象龟消失的时候,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默哀;

  最后一只白鳍豚从长江中消失的时候,所有媒体都在报道和讨论;

  当世界上最后一只项城猪消失的时候,这个世界又会有谁知道?

  人类对于食物,总是站在高处俯视众生。

  我们很少愿意蹲下身来,去了解和学习一个食材的来源与区别。

  曾经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对于许多城里人而言,现在变成了“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我们很少有人去溯源自己的饮食,更难理解这背后的农业生产的逻辑。

  6

  中国土猪的保护困难,

  是从民间到官方的不重视。

  市场是残酷的,市场选择农产品,通常以结果为导向,而市场往往却也有着盲目性和滞后性。

  市场即人。

  正因如此,保护地方猪种最大的困难是漠视,是从民间到官方的不重视。

  直到十一五期间(2006-2010),我们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在这之前,中央财政每年用于畜禽资源保护的资金仅有几百万元,此后每年开始大幅增长,2012年,中央财政畜禽保种经费增加到了史无前例的5320元。这看似一笔很大的资金,然而平均到每个国家级地方猪保护品种上的保种经费,不足40元。

  2017年,环保部仅在“绿盾2017”这一个督查行动中,仅对扬子鳄这一个物种,投入扬子鳄保护区的资金就将近5000元!

  然而,就算是现在,我们在引进进口猪种方面,花费也要比保护经费高得多。

  2013年10月,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潘玉春在浙江嘉兴举行的首届地方猪论坛上表示,中国每年要进口近2万头的种猪,每头种猪均价在人民币2万元左右,仅这一项每年都要花费近4亿元人民币。

  2013年12月,英国首相卡梅伦在访华期间达成协议,英国将向中国出口4500万英镑猪精液和种猪。4500万英镑,折合2013年的人民币汇率,4.23亿元!

  ▲全国88个地方猪种的保护资金,仅相当于一个“绿盾2017”项目的投入

  资金的投入,有时也只是我们农业政策和对待农业态度的一个侧面反应。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我们的农业已经失去了市场的主动权和产品的定价权,其实,中国的农业往往都是牺牲品,有时是政治的牺牲品,有时是建设的牺牲品,有时是经济的牺牲品,还有时也是外交的牺牲品。

  7

  『吃货拯救地球』

  这件事情与我们每个人有关

  近年来,随着农业专家的呼吁和官方的逐渐重视,令人欣慰的是,目前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

  十一五期间,我国各地共建设79个猪保种场、3个基因库,在全国范围内划定了37个地方猪种保护区。这其中,包括宁乡猪、荣昌猪和藏猪等3个国家级保护区,以及太湖猪、民猪、黄淮海黑猪等猪遗传资源保种场35个。

  与其他物种保护不一样,保护地方猪种正需要的就是“吃”。国家层面的物种保护,也并非是“为了保护而保护”,如何实现商品产业化和市场推广,才是保护地方猪种的关键。

  雪崩来临时,没有哪片雪花是无辜的。

  我们永远要记住“吃货也可以拯救地球”。

  不要当我们回想起来,开始怀念记忆中难忘的猪肉味道的时候,中国优良的地方猪种却已经消失于我们的餐桌上。

  ▲立在珠海【绿手指】生态农场里的牌子,永远在警醒着人们:

  我们不是旁观者,每个人都是参与者。

  【完】

  ——团队能力有限,本文引用资料或有更新,如有纰漏,麻烦您联系我们,尽快修改!

  数据来源:

  [1]瞭望周刊:中国猪肉保卫战,刘耿,2014.01.13

  [2]《四千年农夫》序:理解中国的小农,温铁军,东方出版社,2011.06

  [3]中国产业信息网:2017中国饲料行业发展报告,2018.09.06

  [4]《2018中国城市餐饮食物浪费报告》: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与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2018.04

  [5]《2013中国猪业发展》论文集:中国地方猪种种质资源的保护与利用,陈其美,葛长利,董彬,中国畜牧业协会,2013.04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法国人民竟如此疯狂的追随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
  2. 亲历毛泽东时代的几件小事,送给被蒙蔽了双眼的80后、90后和00后
  3. 中国农村什么让你感到最恐怖?
  4. 望长城内外:“二马”最近有点忙
  5. 张志坤:冲冠一怒为谁怂
  6. 《战狼3》被喊停?“别把西方作为自己的假想敌”?!
  7. 1952年黄克诚、程潜等参观韶山毛泽东同志故居
  8. 火光冲天的巴黎,请不要忘了尸山血海的大马士革
  9. 宣传改开的数字必须要严谨:30.3倍是咋算出来的?
  10. 梅新育 | 中美贸易战:我看中美元首G20会谈结果
  1. 郭松民:新暴发户资产阶级真不成器——刘强东为什么去美国?
  2. 辟谣:党性强的刘伯承元帅不会给华国锋那种“特殊遗嘱”
  3. “耿飚之问”与“青铜峡之祸”
  4. 关税战暂停!中国立即进口美国农产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
  5. 法国人民竟如此疯狂的追随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
  6. 宪之:60年坐标叙事与40年坐标叙事 ——《右玉和他的县委书记们》与《高天黄土》观后
  7. 反毛的都是小丑,同意的举手!
  8. 《忆秦娥 娄山关》:毛主席留给我们后人的一道谜
  9. 李华亭:对小岗村入选表彰名单的一点意见
  10. 郭松民 | 《人间正道是沧桑》:要害是重新解释历史
  1. 40年,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2. 总算撕下了所谓海归派的画皮
  3. 为什么入选的是厉以宁、林毅夫,而不是吴敬琏、张维迎
  4. 毛主席像被删,违反党章宪法者岂能溜之大吉?
  5. 郭松民:新暴发户资产阶级真不成器——刘强东为什么去美国?
  6. 李旭之:读史有感
  7. 两弹元勋程开甲去世,当年谁拍着桌子要中国的原子弹下马?
  8. 对厉以宁等入选表彰名单,一老同志致电中央反映了几点意见
  9. 辟谣:党性强的刘伯承元帅不会给华国锋那种“特殊遗嘱”
  10. 毛泽东说包产到户搞了几千年,还要试验吗?
  1. 老百姓永远不会忘记您——我们共同纪念您125周年诞辰
  2. 环京楼市众生相:房价跌了一半多,投资者坚信有一天能回本
  3. 郭松民:新暴发户资产阶级真不成器——刘强东为什么去美国?
  4. 关税战暂停!中国立即进口美国农产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
  5. 烈士之女:请毛主席他老人家把中国的贪官污吏都带走
  6. 反毛的都是小丑,同意的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