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丑牛:难忘的2016

丑牛 · 2017-01-06 · 来源:乌有之乡
2016年,中国的资木主义改革危机重重,反资本主义复辟、复兴社会主义的运动,方兴未艾。

fe8022076ac85903bf4480e881146989.jpg

  2016年过去了,世界各大媒体对2016年的评价惊人的一致一一“动乱之年”。

  中国也不可能是世外桃园。

  动乱从哪里来?资本主义的危机,帝国主义的衰落,被压迫人民的抗争。

  美国国务卿克里,在中东疲于奔命,挽救不了在阿勒颇的溃败,他双手一摊,无可奈何地说:“一切都进行不下去了!”

  他的前任,美国的铁娘子希拉里,曾气势汹汹地喊叫:“巴沙尔必须下台”。随着阿勒颇的溃败,不是巴沙尔下台,巴沙尔的总统地位更巩固,反是她希拉里跌破了总统梦。

  阿勒颇的溃败,宣告了美帝国主义推行“颜色革命”的彻底破产。美国的媒体一片惊呼:“普京把美国挤出了中东。”岂止是普京,阿勒颇之战,实际上是一场局部的国际反帝战争。不仅是俄罗斯、中国、朝鲜、伊朗、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土耳其、伊拉克……都卷入了。岂止是“挤出中东”,在拉丁美洲、在非洲、在亚洲,也将引起连锁反应。

  2016年,是苏联解体25周年,也是中国溶入资本主义全球化30年。想当年,帝国主义的政治家们是何等的欢欣鼓舞啊!美国著名的政论家福山写了一本风靡全球的书——历史的终结》,说资本主义制度才是人类的永恒;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也写了一本书——《1999,不战而胜》,欢呼资本主义的胜利;美国大智囊人物布热津斯基也写了一本书——《大失败——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诞生和死亡》,说共产主义在人类社会已是万劫不复了。

  一时间,资本主义成为‘普世价值’,向前社会主义国家推进,向非洲、拉丁美洲、亚洲等前殖民国家推进。“颜色革命”几乎席卷了整个欧亚大陆和中东地区,宣布自己是“特色社会”的中国也不能幸免。“茉莉花革命”由美国驻中国大使亲临,在中国首都天安门东的王府井大街上演。

  25年,弹指一挥间,美国第二家大报纸《华尔街日报》在苏联解体25周年之际,发表了一篇丧气的文章——《西方冷战成果灰飞灭》。正是“大失败”的前苏联——俄罗斯,要把美国挤出乌克兰,挤出前苏联,挤出中东,挤出中亚;正是贬之为“共产主义走向衰亡”的中国,阻挡住美帝国重返亚洲,陈兵南海,控制东南亚。

  三十年前,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出访美国,随行的人员问他:为何您出山后首选访美呢?这位中国的第一代老共产党人异常直率地回答说:“跟着美国走的都富起来了”。美国对中国这位实行改革开放路线的“铁腕人物”的到来,格外高兴。他那时,只是中国政府的副总理,美国人很有眼光地破格以国家元首之礼接待。这位中国老共产党人头戴宽边牛仔帽,洋洋得意的照片,一下刊登于世界各大报纸杂志,这象征着中国共产党人的大变化。美国人也随即宣布:中国的改革开放也是美国的利益所在,一个新的英语词汇诞生了——“中美国”,一个新的国际格局理想出来了——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携起手来,共治世界。一位中国副总理访美时,对中美关系的比喻不禁脱口而出——“夫妻关系”。或者比夫妻关系更亲密无间。在中国国务院研究中国改革未来发展的报告一一《中国改革——2030年》由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主持用英语向中国的经济学家和官员们宣读。

  中国经济,附庸于美国经济,美国的金融危机,祸害于中国,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来中国,用蹩脚的中国话喊道:“同舟共济",中国的总理立即回应:“信心比黄金更重要”“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美国危机缓和了,中国经济却一路下行,资本主义的危机日益凸现,劳动者的生活状况日益恶化,人们对资本的抗争日趋激烈。

  2016年,对资本主义复辟进行了大反击,我们回顾一下这一年的春夏秋冬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

  春天“文革论战”

  2016年,是文革发动五十周年,资本主义复辟,资本主义的危机引起了文革思潮蓄势待发。为防患于未然,一位省部级高官于幼军,在改革开放的策源地,广州的中山大学,开讲反文革课。他精心备课三个多月,写了讲稿二十多万字,总题目是《错误的理论,荒唐的实践》,第一讲的题目是:“我有任务要大家拒绝文革”。一开讲就炸了场子,场内、场外纷纷质问:“谁给你任务?”于幼军不能回答,说题目用词不当,应该是‘我有责任’。欲盖弥彰,都知道他是上面派来的,部级高官的上面是谁?你明白的。

  由此引发了2016年春天对文革的一场大论战。说是论战,实际上是对于幼军们的一场大批判,整个社会舆论是一边倒。因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资产阶级就在党内,党内走资本主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等等的文革理论,是现实,不是错误的理论,而是英明的理论,不是“荒唐的实践”,而是今天必须的革命实践。

  于幼军“要大家拒绝文革”,结果大家拒绝于幼军。这个尴尬的局面,由《环球时报》收拾,一连发了三篇社评,说“围绕‘文革’网上争论是泡沫化的”。说“反思不应是偏激的”。扫描一下全部争论,哪一篇是泡沫化的?哪一篇是偏激的?唯独不提始作俑者的于幼军是错误的、反动的,是应该批倒批臭的!

  夏天党建之争

  2016年夏季开学,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在全国党建教师培训班上讲党建课,他提出了一个伪命题——《中国共产党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我们党从来没有这种转变,说夺取政权后就不应再革命了。1949年三月在西柏坡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明确宣告:夺取全国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一直到1966年,发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明确宣告: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

  到本世纪初,纪念中国共产党八十周年和十六大上,第三代“领导核心”提出了“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的命题,作为他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理论基础。但一经提出,就遭到一大批老共产党人的抵制和批判,那时,他还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包裹,说这是表明“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

  十五年后,王长江讲这个伪命题却露骨地表达了他要推翻共产党的狼子野心。他攻击共产党从建党之日起,就不合法,是个“舶来品”。他攻击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挪揄讽刺党的领袖毛泽东,歌颂英国女王陛下创立了现代政党制度,要中国共产党抛弃革命,抛弃无产阶级专政,抛弃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转变成执政的党。怎样转变,他回答道:“什么党,领导市场经济的党”,谁在领导市场经济,当然不是打工仔,而是资产阶级。

  王长江讲课记录,洋洋两万余言,不是“建党”而是“灭党”“毁党”。文化大革命中有一句口号,叫做“兴无灭资”,王长江讲的党建理论,全是“兴资灭无”。

  对王长江党建理论的批判,实质上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是广大人民群众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斗爭。王长江是党内走资派的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王长江讲课的出笼是在习近平同志视察中央党校,提出“党校要姓党”之后。中央党校是不是以此来回答习近平同志:“王长江的讲课就是表明党校姓党”呢?果如此,党姓啥?姓无?姓资?姓修?姓马?中央党校的领导,管中央党校的领导,对王长江事件,一直到今天,仍然保持可疑的沉默,以至王长江在离职演说中坚持他的亡党理论,他说:“这十几年来,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党建学科确立了自己的研究框架,并日趋成熟,尽管也有人不一定同意这个框架,但想推翻也不容易。”那些管党,管党校的党的领导同志听了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秋天,一出长征的戏引发的震撼

  在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的活动中,一曲长征戏的尾声视频,传遍全中国,由军委直属政治部话剧团创作演出的《从湘江到遵义》在首都八一剧场演出,戏的结尾,牺牲的红军从泥土里站起来,对他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今天,大声发问:

  我们为之奋斗的梦想实现了吗?

  共产党人有没有忘记对老百姓的承诺?

  还有骑在人民头上的贪官污吏吗?

  还有没有人敢于站出来纠正党的错误?

   ……。

  怎样回答“红军问”,答案全然是否定的:

  梦想没有实现,已经由社会主义返回到资本主义;

  承诺完全忘记,而且反其道而行之,共产党人成了新土豪,大地主;

  骑在人民头上的贪官污吏,遍地皆是,剥削人民的大富豪,多在党内;

  敢于站出来纠正党的错误的人有,但一站出就被党内走资派镇压!

  ……。

  对“红军问”网上一片欢呼,一片回应,一片沸腾。“红军问”是问今天的共产党人,特别是身居高位的共产党人,但他们多半保持沉默。庆幸的是这些“红军问”是由红军的后代,今天的人民解放军提出来的,今天的共产党人必须作出回答。

  冬天,塘约道路——过了小岗是南街

  2016年12月10日,由中宣部《党建》杂志社和人民出版社联合召开的“塘约基层建设经验座谈会暨《塘约道路》研讨会”在北京全国人大会议中心举行。《塘约道路》是一部报告文学,写的是贵州省安顺市的一个小村庄,两年时间由省级贫困村变成共同富裕村的故事。之所以称为《塘约道路》,是因为他们选择的集体化道路。

  为什么对这条道路要研讨呢?因为它不同于改革开放第一村的“小岗道路”。一直到今天“小岗道路”还是作为改革开放的样板。

  在“研讨会”上引起了一点小争议。说“小”因为到会的百多位专家学者,只有两个人反对,其中一人是大名鼎鼎的社科院研究农村问题的专家党国英先生。党国英先生最为轰动的学术成就是:农业集体化是要饿死人的。

  十年前,小岗村党委书记沈浩带领小岗村的干部们,寻找富裕之路。因为小岗村“大包干”的分田单干十多年,是一步跨过温饱线,二十年难进富裕门。他们三访南街村之后,决心将土地收归集体经营。新华社办的“每日电讯”将这条消息放在头版,加上通栏大标题:小岗村,重走集体化道路》。党国英为此上下奔走警告小岗村,走南街的道路是要死人的。随即他在南方与南方报系一起。对南街村实施了一场大围剿。他阻挡了小岗村重走集体化之路。

  今天他是否可阻挡“塘约道路”呢?不行了,在研讨会上,他只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塘约道路》的作者王宏甲先生在会上讲的很深刻。“农村土地集中所有制是中国共产党所取得的最伟大的制度性财富”。

  我曾经在党国英先生参与的对南街村的一场大围剿之后,写了一篇网文——《小岗过后是南街》。今日南街又成为农村改革的聚焦之地。河南漯河市委在南街举办了派驻扶贫村干部培训班之后又在南街办了一所农村基层干部学院。

  不久前,浙江18位乡村干部联合倡议重走集体化之路。像塘约这样走集体化道路之村,迅速破土。

  小岗过后,必定是南街。

  难忘的20l6,掀起了革命洪流,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建党95周年时宣布:“不忘初心”。今年元旦,在迎新茶话会上,他又号召“将革命进行到底!”

  什么是共产党的“初心”,就是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

  什么是“革命到底”,就是要搞社会主义革命,要搞共产主义革命。

  2016年资本主义世界,风雨飘摇,反帝斗争风起云涌。

  2016年,中国的资木主义改革危机重重,反资本主义复辟、复兴社会主义的运动,方兴未艾。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难忘的201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山东爱国群众关于邓相超被解聘省政府参事的声明
  2. 视频直击:山东人民1月4日在山东建筑大学声讨邓相超
  3. 刘毅然评邓相超解职:正义有时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4. 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解聘邓相超省政府参事职务的通知
  5. 顽石:宜将剩勇追穷寇
  6. 郭松民 |“白卷英雄”与“亿万富翁”:谁才是真正的张铁生?
  7. 丑牛:难忘的2016
  8. 周新城:批判中央党校六位反马教授的七篇文章
  9. 旗帜中流网特约评论员:怎样做才是真正崇敬、歌颂、信仰毛主席
  10. 一个人民:要痛打落水狗,不要做可怜毒蛇的农夫
  1. 声讨邓相超--济南群众打汉奸纪实
  2. 邓相超之后,又一反毛诗人被封号
  3. 北大教授:强烈呼吁山东建筑大学依法办学 —— 根据《教师法》规定,取消邓某教师资格
  4. 视频|孔庆东:毛泽东的初心
  5. 习近平政协新年茶话会讲话重温毛泽东新年献词,谈“将革命进行到底”!
  6. 再也不能让美国为中国培养领导干部了!
  7. 一封来自革命烈士后代的公开信,道出了莫言获得诺贝尔奖的真相
  8. 山东爱国群众关于邓相超被解聘省政府参事的声明
  9. 视频直击:山东人民1月4日在山东建筑大学声讨邓相超
  10. 揭开魏明仁真实身份,他为何会在台湾升起五星红旗!
  1. 在美丽词藻包装下的真实心声——评胡德华和胡德平的“大智慧、大气魄、大胸怀、大慈悲、大无畏”
  2. 乌有之乡纪念人民领袖和革命导师毛主席诞辰123周年大会——不忘初心,继续革命,纯洁共产党,走上共富路
  3. 文革史专家徐海亮对戚本禹回忆录的一些看法
  4. 山东群众要求严惩反毛反共院长、省政协常委邓相超
  5. 老田:看逄先知如何反驳戚本禹——比较特权逻辑和草根逻辑之间的歧异
  6. 刘毅然导演发微博纪念毛主席被污蔑搞个人崇拜 网友纷纷力挺刘毅然
  7. 武汉文革亲历者座谈《戚本禹回忆录》——戚本禹动了逄先知的奶酪?
  8. 起底邓相超:这位省政府参事如何长期推墙
  9. 夏小林|东北混改:“放开国有股权比例限制”违反党中央决策---兼评刘鹤混改观与党中央《指导意见》矛盾
  10. 黎阳:从野蛮到文明、从原始到现代的根本转折——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3周年
  1. 孟宪达:梦中的对话
  2. 美国贫富差距惊人: 0.1%富人与90%平民所拥有财富相当
  3. 声讨邓相超--济南群众打汉奸纪实
  4. 声讨邓相超--济南群众打汉奸纪实
  5. 2016 年,我所看到的——中国农村!
  6. 皮村工友之家简讯0101号:发电机到了,自己发电,创造光明与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