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学术殿堂的人事干部不懂人事不干人事误国太深!害民太甚!

王化信 · 2019-01-04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不把这些“两面人”的层层伪装扒掉,不把他们的丑恶灵魂放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大家看看,不把他们从革命干部的队伍中清除出去,成千上万的平民百姓即使是丰衣足食也还会感到活得很累的局面很难改变!

  中国的学术腐败能够发展到空前未有、世界罕见、动摇国本、摧毁民族道德底线的严重地步,学术界的人事部门起了举足轻重的巨大作用。而且由来已久,于今更甚。学术殿堂人事部门的人事干部不懂人事、不干人事的现象相当普遍。下面就根据本人在最高学术殿堂的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的事实谈一些个人观点,或许对国家事业单位的机构改革和治理学术腐败有一定参考价值。

  1、殿堂人事干部不懂人事不干人事的最早证据。。在1980年,根据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决策,由国务院直接组织了一次“全国社会科学人才公开招聘”。这是一次轰动全国、震惊世界的国家选拔人才的壮举。是为刚刚建立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全国各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社会科学院打下人才基础的重大举措。包括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在内的各省市区社会科学院都积极参加认真进行。经过报名、面试、初试、复试、进京答辩、政审、体检,从春经夏到秋将近一年才结束,录取名单到10月才最后确定。各省市区录取人才立即报到上班。唯独中国社会科学院独出心裁:有关系有背景的立即报到上班;没有关系没有背景的接到的是被录取通知。并以住房和配偶工作安排有困难为借口让在原地等待。苦苦等待四年之后,收到事实上宣布国家录取无效的通知。前后所有这些通知都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人事局发出的。公然破坏国家选拔人才胆大包天到如此地步是空前未有世界罕见的。在清朝咸丰年间因破坏国家选拔人才被菜市口问斩的当朝一品大员百葰,其过错只不过是让一名戏子参加了科考违背了当时的规定而已。如果按照过错情节论罪,如此破坏国家选拔人才,竟敢公然把国家选拔人才的壮举变为单位扼杀人才的悲剧,如果这些人早生100年大概有10个脑袋也不够砍。(详见:《中国学术腐败三大案》)。

  更可恶的是这些人不仅擅自抛弃国家选拔的人才,盗用国家录取人才的进京指标,拉进贪腐官僚的亲信奴才。不仅深深伤害了被录取人才,破坏了国家的人才强国战略。背叛了党中央国务院,随后又出卖党中央国务院,把责任转嫁给中央。他们最后给从新疆录取两位研究人员的通知大意是这样:你们在1980年参加全国社会科学人才公开招聘被录取。但是,最近接到国务院劳动人事部通知,他们认为在中央提出开发大西北的新时期,不适合再从新疆往北京调干部。所以就不调了。看!四年前全国招聘是国务院决策,四年后宣布录取无效也是国务院决定。似乎没有他们一点事。真相却是:四年前的1980年国务院已经给录取人才下达了进京指标(传说是156名,副总理王任重批的),社科院的贪腐官僚盗用 这些指标拉进亲信。四年之后,已经没有指标,在被录取人员不断上告的压力下不得不重新考虑被他们抛弃的人才。但是,原批进京指标已经被盗用,只好作为一般调动重新申请。在完全隐瞒是国家选拔录取人才的情况下,人事部从严控制并没什么不当。社科院的贪腐官僚接过这把“尚方宝剑”通知被录取人才,其卑鄙用心昭然若揭:一是“拉大旗做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唬别人”。看,现在不要你们是国务院意志,谁敢不服!二是转移矛盾把人民的不满转嫁于国家。他们发出的通知表明的是:四年前公开招聘是国家决策,四年后决定不要你们也是国家决策,可是没有我们什么事儿,你们有什么不满,去找国务院好了!看一看,想一想,这些人的心肠何等歹毒!他们为了以权谋私,欺上瞒下,破坏国家选拔人才的重大决策,最后又把所有矛盾与责任推给国家。这就是他们对国家的态度!对人民又是什么态度?所有被录取人才都是人民的一部分。他们为了以权谋私,先是把国家录取人才高高吊起,盗用这些人才的进京指标拉进自己的亲信与奴才,四年之后又盗用国务院名义把这些人才重重地抛回原地。被告到中央,在中央领导的直接干预下不得不接受之后又是如何?是终其一生的打击报复!首先是不承认国家评定的职称。按照当时国家招聘的规定:录取之后报到上班,工作一年如无异常即承认报考职称,从1980年算起。全国都是如此。唯独最高学术殿堂例外。理由竟然是你们1980年并没有来上班。天哪!不来上班是人家自己的责任吗?为了以权谋私。他们欺骗人民、坑害人民,最后又把产生的一切不良后果的责任推给人民!仅凭他们如此对待国家、如此对待人民的态度就足以证明:这是一帮一心想着以权谋私、不懂人事、不干人事、祸国殃民的“两面人”。

  2、诱导鼓励科研人员“弃学从政”,树立不学无术的学术混混“弃学从政”之后成为人生赢家的榜样,瓦解科研队伍,消糜科研人员斗志。人事工作是一般行政工作,高中专科就能胜任。复原转业军人也能胜任。没有必要非要用大学本科生。学术殿堂却非要用大学本科生。而且是和人事工作不沾边的农业大学本科生,显然用非所学。既浪费了国家为“三农”事业发展培养的专门人才,挖掘了“三农”学术研究的人才基础,又为那些不学无术的投机分子提供了投机取巧的机会。在这方面的典型人物农发所最突出的有两位:一位是林业大学毕业,丢弃“三农”研究到人事局混上副局长的潘晨光,另一位是农业大学毕业,丢弃专业研究到人事处混上处长的李日焕。这二位不学无术的混混“弃学从政”之后,凭借溜须拍马之术,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一切而成为人生赢家。这种典型对科研队伍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最近几年“两会”上反映的“大家都想当官谁也无心思再搞科研”,就是这种典型影响造成的恶果。

  3、不掌握本职工作的基本常识,工作马马虎虎,错误百出。从农发所人事处的工作来看,马马虎虎的程度让人难以想象。本单位工作人员,年龄搞错的有,籍贯搞错的有,职称年限搞错的有,工资待遇搞错的还有。离休老干部HLC就曾很气愤地跟我说:“李日焕干了这么多年的人事工作,竟然不知道什么是离休?什么是退休?”。这些不学无术“弃学从政”的混混,从政之后还是不学无术马马虎虎的混混。

  4、伪造选票冒充先进,自己给自己长工资。在这方面表现突出的要算那位农发所人事处处长李日焕。社科院有一项规定:连续两年年终总结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即可晋升一级工资。据农发所CCT反映:当年年终选先进他并没有投李日焕的票,会后私下问另一位老同志,对方告诉他也没有投李日焕的票。但李日焕却以全票当选为先进工作者。显然是伪造。具体是怎么伪造?还是在农发所流传已久的老办法。就是让大家无记名投票之后,不当场计票。散会让大家休息,由当权者本人或其指定人员计票。完全是暗箱操作,随意伪造。这套办法后来还被推广到职称评定时伪造评委投票结果。

  5、投靠贪腐势力狼狈为奸给自己办“蓝卡”,享受特殊医疗待遇。在李日焕去世之后,不止一位老同志告诉我,李日焕竟然凭借投靠贪腐官僚、助纣为虐、狼狈为奸给自己办了“蓝卡”享受特殊医疗待遇。这是许多优秀科研人员干一辈子都很难得到的待遇。他一个不学无术“弃学从政”的行政人员,凭什么得到多数科研研究人员勤勤恳恳奉献一生都得不到的待遇?许多人愤愤不平!

  6、利用职权抢夺学术人才的学位和科研人才的职称。在这方面最突出的就是混上人事局副局长的潘晨光。整天忙于行政事务,既没有时间读书,也没有时间搞研究。但这位林业大学毕业的农学学士却像探囊取物一样拿到了金融学硕士、哲学博士和管理学博士后桂冠。职称也一路顺风升到正研究员。凭什么?就凭他在人事局对研究生培养和职称评定有管理之权。其实按照他副局长的官位,不论是在职待遇,还是退休后待遇,并不比正研究员差。何必还要跟那些辛辛苦苦夏冒烈日冬抗严寒、远奔边陲、深入贫困山区苦干了一辈子的研究人员去争抢那几个有限的晋升名额?这叫贪得无厌!如此利用职权,就一点不愧疚吗?幸亏这位是在社科院。如果到故宫博物院当官,大概馆藏的皇帝龙袍自己也敢穿!如果到银行当官大概印钞机也敢拿回自己家里。

  7、抢夺科研骨干配偶的工作岗位,满足自己荒淫无耻的欲望。国家文件有明文规定,在科研单位安排行政人员工作,要优先考虑科研骨干的配偶,以减轻他们的后顾之忧。而且,1980年国家公开招聘选拔的人才,当初就规定是要携带配偶的。给录取人才的配偶安排工作是用人单位义不容辞的责任。最高学术殿堂就是以住房和配偶工作安排有困难才让人家等了七八年。七八年之后来了,还是没有住房,只能住郊区农民的茅草屋。配偶工作还是不能安排,只能失业在家,为了活命就上街卖报。而在这些人才苦苦等待期间,贪腐官僚的亲朋好友和得意门生几乎是成群结队夫妻双双来到学术殿堂。都有住房,都有工作安排。在农发所就有ZHY夫妻、LFY夫妻、ZBM夫妻、HY夫妻等等。所有这些都安排之后,单位还有编制和岗位,农发所的人事官僚们宁可给那些与他们萍水相逢只有一面之交但“有性趣”的女士安排工作,也不给国家选拔人才的配偶安排工作。这种官僚还懂点人事,干点人事吗?

  8、支持庇护扼杀人才、培植奴才的弄虚作假,引领全国弄虚作假二十年。在1998年,农发所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为了排斥打击妨碍他们以权谋私的正直学者,精心炮制了一套专门用于弄虚作假的骗术。这套骗术打着“双盲法”的旗号,精心设计了一套处处藏猫腻的评审规则和步步有玄机的评审程序,实现了上蒙有关领导、下蒙广大群众、外蒙外单位专家、内蒙本单位当事人、主蒙除作弊者之外的全体评委;肆意盗用“外单位专家”的名义、阴谋盗取“双盲法”作为一种客观公正评价方法的名誉、猖狂盗窃本应通过公开公正公平竞争才能取得的名利。因此被称为“五蒙三盗术”。让这套办法不倒不败引领全国弄虚作假二十年的一位最关键人物就是曾经的人事局副局长潘晨光。当初这套骗术一出笼就被正直学者识破而举报到人事局。正是潘晨光既不看客观事实,又不看权威专家的评审,只说一句“我们相信下一级组织,不相信个人”,实际上是既不相信专家,又不相信群众,只相信下一级官僚,才使得这套骗术二十年未受查处。

  9、委任最厌恶“三农”的学术混混充当国家“三农”最高研究机构的学术掌门人。潘晨光是林业大学毕业的农学学士,本应该踏踏实实从事“三农”研究工作。但他宁可去人事局做中学生就可以胜任的行政工作,也不搞“三农”研究。这是他厌恶“三农”的证据之一;到人事局混到一官半职之后,通过权学交易轻而易举地拿到金融学硕士、哲学博士和管理学博士后的桂冠。其实他原来是农学学士,偏偏不要农学博士。这是他厌恶“三农”的证据之二;他最后是从农发所退休,人事关系本应留在农发所,但却通过关系放到了老干部局。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三农”。这是他厌恶“三农”的证据之三。但就是这样一位极端厌恶“三农”的学术混混,竟然被任命为国家“三农”最高学术研究机构的党委书记。导致国家“三农”最高学术研究机构蜕化变质、和平演变、整体萎缩、后继无人,面临被撤销、被解散的险境。

  10、大搞权钱学色交易,损害学术根本,损害国家利益。从潘晨光、李日焕这类人事干部登台之后,从其调入人员和提拔重用人员的背景、表现、结局,可以看出:人事局、人事处已经变成权钱学色交易中心。重用提拔的都是权贵阶层的孝子贤孙及其关系户。特别是农发所,倍受重用占尽先机的ZHY、LFY、ZBM、HBL等人本应为“三农”学术做贡献,却纷纷“跳出农门”;被提拔为研究室主任、副主任的LQZ、HXY、CCL等人也应该为“三农”学术有所奉献,却不仅“跳出农门”,还“跳出国门”。而真正立志为“三农”奉献一生的国家选拔出来的农家学子,如WJH、WHX、XXM等人没有一个不是遭受终其一生的排斥、打击、迫害。好端端的国家“三农”学术最高研究机构堕落为城市权贵阶层的公子小姐们盘踞的吃喝玩乐俱乐部、权钱学色交易中心和引领全国弄虚作假二十年的腐败黑窝。

  11、对本职工作消极怠工,对本单位老同志蛮横无理。农发所离休老干部ZYJ有事要找潘晨光副局长。好不容易才把电话打通。这位副局长根本不问什么事,当头一棒便是:“你能不能别打扰我们休息”。对于一位几乎可以做他奶奶的老革命同志尚且如此蛮横,对其他一般群众如何可想而知。就在潘晨光荣登农发所党委书记的欢迎会上,ZYJ当众讲起此事,仍然怒气未消。当时弄得这位新书记万分尴尬。但却没有影响这位不懂人事、不干人事的混混书记的仕途。此处彰显的是学术界系统腐败与官官相护的严重性。

  12、殿堂人事干部不懂人事不干人事的最新证据。最近农发所发生了一件小事。正如一滴血就可以判定一个人有没有大病,一滴水就可以检验大海有没有严重污染一样,从一件小事也可以看出一帮人的思想、品德、作风,乃至一个单位的风气。这件小事很简单:农发所W某的老伴是农村户口。根据北京市公安局的规定,结婚共同生活五年之后可以申请北京户口。协助本单位退休职工办理家属户口,本来是单位人事部门的责任。但是,学术殿堂的人事干部不仅漠不关心、不闻不问,人家自己去办,他们却对一位年老、多病、出门都很困难的耄耋老人百般刁难。不仅无视老人的合理要求,而且拒不执行公安局的安排,公然践踏《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在这一点上,北京市海淀公安局的做法体现了执政为民,体现了为老百姓着想。而学术殿堂的人事官僚们的表现却是:不仅不懂人事!不干人事!简直没有人性!

  当然,在最高学术殿堂不懂人事、不干人事、没有人性,只知道以权谋私、追名逐利、欺骗人民、掠夺人民、贪得无厌,踩在人民的肩膀上,花着人民的血汗钱,吃喝玩乐、养尊处优,真要让他们为人民做一点事,竟然比登天还难的人,绝不仅仅是人事干部。一般的人事干部,也就是个办事员,许多事也是奉命行事。但是,既然这些人事干部总是冲在前面,当你问到他们到底是谁的主意?是奉谁之命?他们又绝对不会告诉你。只好先拿这些人事干部说事儿。等他们的后台老板登台亮相,咱们再接着说。这是一帮道貌岸然、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伪君子。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突飞猛进发展,人民丰衣足食为什么还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总是觉得活得很累?根本原因就是这些道貌岸然、人面兽心的伪君子“两面人”太多!不把这些“两面人”的层层伪装扒掉,不把他们的丑恶灵魂放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大家看看,不把他们从革命干部的队伍中清除出去,成千上万的平民百姓即使是丰衣足食也还会感到活得很累的局面很难改变!(参见博文:《三代“两面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顽石:明天会更好
  2. 毛主席搞个人崇拜吗?
  3. 这些商人,为什么把权力看得比利润还重要?
  4. 周恩来与基辛格1971年密谈中的台湾问题及日本因素 ——基于美国解密档案的考察
  5. “下关事件”亲历者韶山题词:公者千古,私者一时【图】
  6. 蔡英文,你不要“一国两制”,想要什么?
  7. 纪念《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事情正在起变化
  8. 从周恩来指导我父亲反对四大家族的金融投机,看美国贸易战背后的金融暴利驱动
  9. 如果腐朽、堕落、反动的美国爆发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什么职业比较稳定
  10. 严海蓉对谈阳和平:从非洲投资到“一带一路”,“中国崛起”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1. 原国家副总理吴桂贤率500宗亲纪念毛主席诞辰!
  2. 火热的韶山,沉默的媒体,谁在漠视民心所向?
  3. 这里有座躺倒八年不得见天日的毛主席像
  4. 孙锡良:2019年的确定性
  5. 同崔永元先生商榷:千亿矿藏收益到底应该归谁,国家还是私人
  6. 《辞海》去毛泽东化真相:原来是美国的意见
  7. 河南燃灯寺全体高僧隆重纪念毛主席!
  8. 镜头下的2018:让我震惊,让我泪奔
  9. 郭松民 | 年终随感之三:王震上将感慨“毛主席比我们早看50年!”
  10. 阳谋当道:“经济邪教”还要肆虐到几时?
  1. 美国要当中国改革的“设计师”?
  2. 民心所向!各地早早掀起庆祝毛主席诞辰125周年活动狂潮
  3. 王震同志晚年的幡然醒悟
  4. 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5.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6.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7. 赵改革家里的那点事
  8. 孙锡良:孟晚舟事件与华为前路
  9. 网络照妖镜:越反毛越无耻!有一个算一个~
  10. 习近平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1. 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在最后的日子里
  2. 这里有座躺倒八年不得见天日的毛主席像
  3. 火热的韶山,沉默的媒体,谁在漠视民心所向?
  4. 司马平邦:美国真不行了
  5. 镜头下的2018:让我震惊,让我泪奔
  6. 这里有座躺倒八年不得见天日的毛主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