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专家造谣称“转基因水稻除实验外全销毁杜绝流出”

戚小评 · 2013-10-23 · 来源:乌有之乡

  近期,关于转基因作物是否有害、是否应该投入实际生产,再次在公众中引起较大争论。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了农业部门,川农大水稻研究所所长李平介绍,“水稻所对于转基因作物仍限制在实验室研究阶段。每年水稻所育成的转基因水稻,除了留下部分种子用于下一年的育种,以及少部分实验室研究外,其余的部分都按国家规定实施了销毁,完全杜绝向外流出。”。(http://gongyi.ifeng.com/news/detail_2013_10/23/30573541_0.shtml

  对于该新闻,凤凰网江苏省扬州市网友seape评论道:“ 瞎放P,那出口到欧盟米粉里的转基因成分,是从哪里来的?农业部你们接受了国外结构的多少资助啊?转基因的危害要好几代人才能看出来。”(http://comment.ifeng.com/view.php?doc_url=http%3A%2F%2Fgongyi.ifeng.com%2Fnews%2Fdetail_2013_10%2F23%2F30573541_0.shtml&doc_name=农业专家:转基因水稻收获后除实验外全销毁杜绝流出&skey=92f0e5&ishot=yes

  据2012年6月报道,欧盟发出《欧盟食品和饲料快速预警通报》称在输欧大米制品中检出“非法转基因”。自2012年开始,欧盟已经19次通过预警通报指出从中国进口的食品中检出非法转基因。(http://money.163.com/12/0616/00/843486UL00253B0H.html

  附一:农业专家:转基因水稻收获后除实验外全销毁杜绝流出

  转基因水稻收获后除实验外全销毁

  @华西都市报:近期,关于转基因作物是否有害、是否应该投入实际生产,再次在公众中引起较大争论。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农业部门了解到,作为水稻生产和消费大省,我省的科研机构对转基因水稻的研究从未停止,但目前转基因作物在川并未投入实际生产。

  研究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已有十多年历史。

  成果

  经过多年研究,实验基地里的转基因水稻已达到应用水平。

  推广

  国家未放开转基因水稻的种植、推广,目前仍限制在实验室研究阶段。

  目前四川有没有生产转基因作物?对此,昨日记者从农业部门证实,目前我省并没有转基因作物的生产。只有科研机构在从事转基因作物的研究,而这些研究也没有转化为实际应用。川农大水稻所所长李平表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该所就一直从事水稻转基因的研究,目前已达到可应用水平。

  研究:四川已开展了十多年

  四川农业大学的水稻研究所,已经从事了多年转基因水稻研究。川农大作物转基因实验室,坐落在成都温江区,距该校仅8分钟车程。2米高墙之内,每年9月的收获季节,实验大棚内育成的转基因水稻在这里成熟、取种,送到紧邻的实验大楼内,进行各种实验。

  川农大水稻研究所所长李平介绍,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水稻所就一直从事着转基因水稻的研究工作,已有十多年历史。已故老所长周开达院士曾大力支持水稻转基因的研究。李平说,目前水稻所对于转基因水稻的研究方向,主要还是针对水稻的“抗虫”和“抗除草剂”两个方向进行。

  作物:除实验外杜绝向外流出

  李平介绍,经过多年研究,如今实验基地里的转基因水稻已经可以达到应用水平,但由于公众对转基因存在很大的争议,国家从未放开过转基因水稻的种植、推广。因此,水稻所对于转基因作物仍限制在实验室研究阶段。每年水稻所育成的转基因水稻,除了留下部分种子用于下一年的育种,以及少部分实验室研究外,其余的部分都按国家规定实施了销毁,完全杜绝向外流出。

  李平说,转基因水稻要推广,需要首先使用小白鼠进行实验、然后再用猪和猴子进行喂食实验、最后还需征集志愿者试吃。“这一流程要很多时间。”

  不少人都担心人吃了增强抗病虫基因的水稻,身体会有异样。对于大众对转基因的普遍疑虑,李平介绍,其实这种抗体基因,是从野生稻和一些微生物中提炼而来,对人体不会造成任何不良影响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类转基因水稻因不用农药,还更安全。”

  没有“转基因”

  却有不少“非转基因”

  为调查转基因食品,记者日前走访了成都多家超市。在这些超市内,记者没有找到多少转基因食品,却看到不少食用油都在醒目位置上打出了“非转基因”的标签。同时,除了食用油,不少品种的大米也旗帜鲜明地打出了“非转基因”的标签,部分标注了“非转基因”的大米,价格也比普通大米贵了40%。但实际上,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并没有转基因水稻进入产业化生产。

  是“转基因”也好,不是“转基因”也罢,老百姓期待的,只是不被“忽悠”。其实在这场“转基因”争论的背后,更多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信任危机。

  附二:欧盟年内19次通报中国大米制品涉非法转基因

  尽管中国政府从未允许在境内主食作物领域进行转基因商业种植,但在中国出口欧盟的大米制品中,“非法转基因”却被屡次查获。

  6月6日,欧盟发出《欧盟食品和饲料快速预警通报》(下称“预警通报”),称在输欧大米制品中检出“非法转基因”。而自2012年开始,欧盟已经19次通过预警通报指出从中国进口的食品中检出非法转基因。

  尽管转基因水稻在国内尚未批准商业化种植,但农业转基因技术专家表示“确有转基因水稻种子流出种植”,只是传播面积一直没有明确数据。而农业部虽然每年都会检查转基因生物的研究、管理和安全情况,但却从未公布过。

  19次查获非法转基因

  根据欧盟食品和饲料委员会每周发布的预警通报,今年以来,中国输欧米制品已经有19次被查出含有转基因成分,其中一次标明是含有Bt63抗虫基因,其余未标明是何种基因。所涉及到的产品品种为米线、米粉制品。此外其他食品,如饼干、芝麻汤圆等,也数次被检出含有转基因成分。

  实际上,自2006年起,含有Bt63转基因的中国米制品就出现在欧盟的预警系统中。2011年,因频频出现在预警通报上,加之当年欧盟委员会食品与兽医事务处访华代表团关于中国大米受转基因污染影响的报告,去年底欧盟委员会发布《对中国出口大米制品中含有转基因成分采取紧急措施的决定》。

  根据这个决定,欧盟27国对中国25种米制品采取强制性转基因成分检测,并依据检测结果采取退货和销毁处理措施。据了解,欧盟最新的管控系统能够检测出大米产品中的26种转基因物质,欧盟要求中国官方必须在向欧盟出口前批批提交米制品的检验报告,表明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而且,欧盟成员国还要加强抽样和检测的频率,使抽样和检测覆盖所有中国进口的米制品。这被称为中国米制品史上最为严苛的入境检查。

  “按照欧盟的规定,如果人用食品或者动物饲料含有0.9%以上的已被欧盟批准的转基因物质的农作物,产品标签必须标注。”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薛达元解释,所谓0.9%,如果一块饼干所用主要原料是面粉,但同时也用了米粉,若米粉中含有的转基因大米达到米粉的0.9%,即需要标注。

  2010年,绿色和平调查显示,中国境内已经有非法销售的转基因大米和在米粉等食品中发现转基因成分。对于今次欧盟的预警通报,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立峰认为,这有可能说明国内现在仍有转基因水稻非法种植,或者是前几年收获的转基因大米刚刚进入流通渠道。

  而在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农业部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下称“转安委”)专家黄大昉和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看来,如此多的预警通报未免有利用技术规范进行贸易博弈的嫌疑。罗云波曾是第一届转安委专家组成员。

  各执一词

  迄今为止,在WTO框架下,关于转基因农产品贸易,欧盟和美国各执一词。

  欧盟要求进口的转基因农产品必须强制性加贴标签,而美国反对,认为这是利用技术壁垒进行贸易歧视。中国亦要求出口到中国的转基因农产品须预先取得安全证书和批准方可进口。

  但这些米制品在中国和欧盟都无法贴上转基因的标签,因为中国农业部虽然在2009年为两个转基因水稻品系颁发生产应用安全证书,但尚未批准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种植,而欧盟亦未批准Bt63基因在其区域内为合法物质。

  记者就为何会出现如此多的非法转基因预警通报致函农业部,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复。欧盟方面表示将尽快回复,但需要时间。

  尽管官方没有明言,但转基因技术专家表示,试验中难免有种子流出,收获后的大米常常混入普通大米进入流通渠道,这都是因为“监管太难”。

  “我们转基因试验的每一个步骤,都是要上报的,只有经过农业部批准才能做。”华中农业大学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植物基因研究中心教授林拥军表示,试验的每个环节都是严格按照2001年开始实施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及实施办法来进行的。

  在转基因监管方面,农业部门的主要职责是“源头管理”:包括研发单位管理、种子审定时的转基因检测、种子经营企业培训与监管以及农产品加工企业的转基因生产许可证管理制度。

  据了解,转基因植物品种在培育出来后,需要经过安全性评价阶段,才能获得安全证书。

  安全性评价阶段包括实验室、中间试验、环境释放和生产性试验四个阶段。

  “实验室阶段,包括在温室内的阶段,范围可以控制。”黄大昉表示。

  而中间试验阶段,据林拥军介绍,试验田一般选择在农场里面,或者农科所里面,田地处于完全封闭状态。

  林拥军表示自己实验室的试验田四周有2米深2米宽的“护城河”,以及3米高的围墙。“在早期试验和中试阶段,管理是很严格的。因为安全性试验刚刚起步,对早期材料要求也很严格。”

  但环境释放阶段就要求到不同的水稻产区检验植物是否适应不同的气候和生态条件,“这就要和农民合作了。”黄大昉表示。

  下一步,“按照《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有关转基因试验的实施办法的规定,生产型试验要求至少3个点种植,一个点面积超过45亩,这个时候管理不可能像中试那么严格。”林拥军表示,如果再像中试那样做成碉堡,成本就太高了。

  按照规定,环境释放和生产性试验产生的试验结果(即收获的水稻)应该统一回收处理,“但是不排除农民看到这种水稻不用农药、节约人工,就私自留藏。”黄大 表示,在这个过程中,有时也会有种子公司介入私自育种,“这让问题变得更为复杂,”并介绍,在中国研究实验抗虫棉时,就有这种情况,当时农民“非抗虫棉不买” 。

  而薛达元表示,《条例》虽然规定了种植面积,但在实际操作中,科研人员几乎都扩大了种植面积,达到几百亩甚至上千亩,这就使得管理更加困难。

  除了被动流失,一些科研人员也创造机会造成转基因水稻种子的“主动流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转基因科研人员表示,确实有些科研人员未经申报就擅自进行试验。

  此前,绿色和平组织调查显示,早在2005年,湖北多个地方的种子市场、农技站和种子站就在非法售卖当时尚未通过安全审评的转基因水稻。2010年,该组织的调查发现湖北和湖南等地仍旧存在违法转基因稻种的销售。第三方的检测结果显示,这些转基因稻种的品系为Bt63,正是华中农业大学张启发团队获得安全证书的品种。

  而对于去年有媒体报道的农业部联合环保部、卫生部等进行的中国第一次大规模调研转基因生物安全,该研究人员称并不知情,同时表示“每年农业部都会组织专家和地方管理部门检查转基因研究进展和生物安全性情况,研究进展和安全管理的检查结果我们都是清楚的,但是不一定要公布。至于非法试验,惩罚措施通常是内部进行罚款和通报批评。一定范围内吸取教训惩罚不当行为就够了,没有必要大肆宣传,毕竟没有像三聚氰胺和瘦肉精那样造成实际的安全问题。”

  在黄大昉看来,农业问题比较复杂,面对千千万万的农户,同时中国有8700家左右种子公司,数量多,小而散。“经营者过多,环节过多,往往会有漏洞。”

  “尽管已经有了安全证书,但是还没有进行品种评审和商业化许可,种植转基因水稻在中国还是违法的。”黄大昉表示,还是应该依法依规办事,这就需要加强监管,研究单位做试验一定要按规定办理,而经营水稻种子的公司也要对自己的产品严格把关。

  但农业部现在显然更忙于转基因的宣传活动。在其主办的“转基因权威关注”网站上,宣传活动对转基因农产品的描述非常正面:转基因前景广阔、技术优势明显、转基因作物已大面积应用、转基因食品“人吃了没事”以及通过国家安全审定的转基因水稻和玉米与非转基因作物同样安全。今年4月,农业部还专门组织了转基因知识媒体培训班,随后《科技日报》、中国网等主流媒体频频发文,正面宣传转基因农产品。

  黄大昉表示,农业部做了很多工作,只是没有说。但至少在目前看来,作为监管者的农业部和转基因农作物的研发者,都没能控制转基因农作物的非法蔓延。

  附三:转基因240亿经费或打水漂 实验室稻米流向市场

http://www.s1979.com/caijing/chanjing/201304/1984846119_2.shtml

  核心提示:在国家未批准商业化的前提下,本应在实验室环节存在的转基因大米已经在市场的流通渠道中出现,悄然威胁人们的餐桌。

  21世纪网讯2008年,中国批准了总金额高达200多亿人民币的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资金,旨在发展本国的转基因技术。然而,面对着跨国公司的专利垄断,这些投入或许将“打水漂”。

  根据绿色和平近日发布的调研报告,目前我国的转基因研究都是基于孟山都等国外企业核心专利的基础之上,而孟山都每两、三年就会对其核心专利进行专利保护延长。

  “专利的问题是无解的。类似于孟山都这样的机构是转基因的绝对控制者,包括学术和政治上的操控。”绿色和平农业项目部主任俞江丽向21世纪网表示。

  这意味着,无论外界做怎样的努力,转基因的专利壁垒都难以被攻破,而一旦商业化之后,我国要交给国外企业与机构巨额的专利使用费。

  另一方面,由于相关机构的监管不力,转基因作物已经被有意无意的使用在食品当中(详情见21世纪网独家报道《南方食品(13.75,-0.12,-0.87%)豆粉被爆含转基因政策滞后知情权受阻》。更重要的是,在国家未批准商业化的前提下,本应在实验室环节存在的转基因大米已经在市场的流通渠道中出现,悄然威胁人们的餐桌。2009年10月到2010年4月,浙江省出口欧盟米制品中的转基因阳性检出率高达17.2%。

  专利之网

  在转基因作物的研发过程中,中国政府一直强调自主知识产权的重要性。2008年,我国批准了总金额高达200多亿人民币的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资金,旨在发展本国的转基因技术。

  但是,目前我们所有的转基因研究都是建立在国外核心专利的基础之上,如果想要使转基因商业化,国外掌握的“专利使用权”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一旦转基因作物涉及到国外专利,将逃不开“专利网络”的控制,其影响将远远超出20年的专利保护期。

  以我国最著名的转基因产品“克螟稻”为例。“克螟稻”研究是由浙江农业大学(现浙江大学)原子核农业科学研究所植物保护系,以及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生化系农业生物技术实验室共同完成,对二化螟、三化螟等鳞翅目害虫具有抗性。

  不过,根据绿色和平的报告,有10项国外专利与“克螟稻”相关,此外还有文献中没有提到的研发过程中所用方法等。因此,如将所有相关的基因、元件、技术和方法等都列出,那么该转基因水稻涉及到的专利可能达12项以上,均被国外生物技术公司包括孟山都、先正达、先锋等持有。

  根据在转基因研究中广泛认可的《材料转移协议》的规定,基因或者转基因植物用于科研时可无偿使用,若希望用于商业目的,则需在商业化之前进行一次谈判并签署一份特别的协议以确保材料提供方能够获得经济利益。这就是说,如果将“克螟稻”转为商用,那么最大受益者之一将是国外专利持有机构。

  更重要的是,所谓的“20年专利使用期”在转基因领域得到了规避。

  据悉,孟山都每两、三年就会对其核心专利进行专利保护延长,而延长的手段主要是对基因序列进行小范围改动和修饰,变为“新”专利。以核心专利US6,017,534为例,权利要求书要求保护核心专利US6,017,534所涉及的5个Bt蛋白,而要实现对该专利所有权的延期,孟山都只需在“新”专利中使用略微更改甚至完全一样的蛋白即可。

  绿色和平的研报表示:专利保护的有效期远远不止20年,每一粒转基因水稻种子,也远远不只涉及到一两项专利,期待以专利过期来保障自主知识产权只能是一厢情愿。对于中国来说,一旦受到了国外专利的控制,就会逃不出专利的陷阱,将长期受制与人。

  “专利的问题是无解的,类似于孟山都这样的机构是转基因的绝对控制者。”俞江丽对21世纪网表示。

  地下流通

  花费巨资研发的转基因技术尚未突破国外的专利枷锁,然而研发过程中带来的问题却已在流通环节显现。

  目前大量的非法转基因稻种、水稻和转基因大米已在种子市场、田间和产品中出现。

  环境保护部生物多样性研究首席专家薛达元表示:“前几年曾经在湖北进行过转基因水稻的实验性种植,当时管理没有跟上,像转基因种子就没有限制,什么人都可以买到。

  由于涉及转基因技术的科研单位监管不力,操作规程控制松懈、后续监管不到位,转基因大米开始威胁人们的餐桌。

  2009年初,浙江省检验检疫科学技术研究院动植检实验室就曾在浙江省出口欧盟米制品中多次检出转基因成分。当时的数据显示,2009年10月份到2010年4月份的转基因阳性检出率高达17.2%,检出的转基因成分为克螟稻的可能性较高。

  2011年的12月23日,欧盟委员会发布了《对中国出口大米制品中含有转基因成分采取紧急措施的决定》。根据该决定欧盟27国将对中国25种米制品采取强制性转基因成分检测,并依据检测结果采取退货和销毁处理措施。

  而根据绿色和平2012年的食品转基因检测结果显示,转基因大米产地多集中在安徽省,尤其是六安市寿县。其中,六安寿县的散称丰良优大米,安徽省寿县周寨米面有限公司的周寨精制大米,安徽省寿县周寨米面有限公司的丝苗米均被检测出含转基因成分。

  对于目前种植和流通环节中的乱象,相关管理部门的监管力度仍显不足。

  根据国务院颁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规定由农业主管部门负责转基因生物安全的监督管理,卫生主管部门负责转基因食品卫生安全的监督管理工作,同时建立了多部门合作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不过,当具体到各地方农业厅之后,其效果便大打折扣。

  “各省农业厅是转基因的主要监管单位,不过由于资源有限或重视程度不够,监管就显得不足,这也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问题存在。”俞江丽对21世纪网表示。(21世纪网 戴闰秒 陆晓辉)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2.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3.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4. 这家核酸检测公司惹怒了北京
  5. 为何说上山下乡,是伟大的决策?现在终于体会到毛主席用心良苦!
  6. 对中医“太抠门”:张伯礼凯旋归来,上海媒体却一片寂静,党性何在?!
  7. 当胡锡进遭遇网络义勇军
  8. 时代尖兵:不能将一些老干部被打倒的责任甩锅给毛主席
  9. 战争铁律
  10. 俄罗斯的铁饭碗还能吃多久?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3.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4. 这个“内奸”,暴露了!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8.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9.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10. 白岩松为何对当今中国经济感到恐惧?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疫情之下,打工人的生存越来越艰难……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