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李北方 | 24k的邪恶——谈谈方舟子

李北方 · 2016-01-02 · 来源:李北方个人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方舟子是一个邪恶势力的打手,他背后有多深的水,恐怕只有国家安全部门有能力查清,只是不知道安全部门被他的同伙占领多少了;方舟子来自魔界,不能放在正常的人类理解范畴之内去理解,要学习鲁迅,“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看待他。我把我的观察和判断放在这里,立此存照,接受时间和历史的检验。

  李北方按:本文写于2012年6月,用了不少当时的材料,那些热闹一时的焦点,今天看都成了陈年旧事了。这篇在微信时代还没有传播过,就再发一次吧。

  最近,崔永元跟“农大学生”(未必真的都是农大的)打得头破血流的。看看那些“农大学生”的无耻到家的嘴脸,分明是一个个小方舟子。而且有些看客竟然不辨是非,在这个具体的事情上对崔永元说三道四,怕是也中了方舟子的毒。这就是我当时写这个东西,拆解那些破事儿的原因。

  崔永元曾经在微博上转发过这一篇,方舟子说,这是李北方的长篇谤文,还说要起诉崔永元(后来他们真的打官司了),把我气的,我写的不起诉我,起诉转发的干嘛。看来,人狠鬼都怕。所以,我得对乌龟王八蛋再狠一点儿。

  方舟子早已成为一个现象,他所营造的多重的形象和四面出击的作风将原本已经混乱不堪的意识形态图景变得更加的混乱不堪,使得有些原本不该存在障碍的沟通变得艰难,使得本来就有点难度的沟通变得更难甚至完全不可能。我跟一些朋友或面对面或在微博上交流过对方舟子的认识,但难以说清楚,因为言语往来之间,是不大可能把观点说完整的。而我也一直想就此事而动笔写一篇长点的文章,又一直觉得不值得做。但,还是写一个吧。

  因方舟子而引起的笔墨官司可谓多,相关的资料也是卷帙浩繁,我跟踪看过一些,但也有很多没看过。不过如方舟子本人批中医时所说:“要批评中医的理论体系和思想方法,无需了解太多它的细节,只要根据通用的科学标准加以衡量即可。”

  套用他的话:批评方舟子,无需了解他的全部言行和别人对他的全部批评,只要拿正常的做人的道德标准加以衡量即可。

  一

  抨击方舟子,难以回避的一个问题是:你是不是跟方舟子有私怨?(不太熟悉的朋友问)或者,你就是因为跟方舟子有私怨才这么说的吧?

  这跟方舟子刻意自我营造的受害者形象有关。他的论调从来就是,反对他的人,都是被他打过假或被他揭露过的人反过来打击报复。

  我跟方舟子是有过节的,但这不应视为倒方的唯一理由。我一贯批评的茅于轼、贺卫方、星空君等大小公知和南方系,就跟我没什么过节。有此疑问,本身就是被方舟子的逻辑控制了思维的表现之一。

  毋宁说,跟方舟子的这个过节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对方舟子是个什么人有直接的体会。如果没这档子事,我可能跟绝大多数人一样,只是知道这个人,知道他一次次所谓打假,然后有一个这样那样不疼不痒的评价,正如接下来将要说的。

  我跟方舟子的过节是:我在多年前就上了方舟子的“不良记者”名单,很早的,是他开了这个黑榜单后的第二批。我写过一个很长的帖子回顾了始末,这里就简要地回顾一下:

  2005年,方舟子跟环保人士有一场论战。我在当时服务的媒体做了一个小专题,并提笔写了一篇短评,题为《欢迎看热闹》,其中谈到一个观点:环保人士所秉持的理念是一种政治性的主张——这里的政治取“分享权力或影响权力分配的努力”的意思,这是韦伯的一个定义——所以方舟子“以学术批判(指责某些环保人士不懂科学、没有进行系统的研究等)和道德批判(指责某些环保人士热衷炒作)的角度来否定环保人士的见解和行动是欠妥的,是一种缺乏政治学视角的表现”。

  当时,我跟很多人一样肯定方舟子作为一个监督者的作用。一直到现在,肯定方舟子的人,最大的理由仍是这个,即他起到了一定程度的社会监督作用,比如环球时报称之为“啄木鸟”。

  我写道,“方舟子的贡献在于对环境NGO提出的质疑本身,正如他自己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所言,有了他这样一个监督者,环保人士就不能肆意妄为,必须更加谨慎地对待自己的一言一行。”(这个评价可能是错误的,因为后来多人以不同的方式揭发,方舟子与环保人士的论战,动机存疑,当枪手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没过多久,方舟子写了一篇文章反驳我,题目是《太过富余的“环保”政治学视角》。这个文章让我非常反感,因为方舟子把我说的环保组织的“政治性”扯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即有的环保组织拿了国外基金会的钱。这是个非常下流的做法,不属于正常讨论的范畴了,而是有点扣帽子,置人于死地的味道。文章的其他部分也不过是胡搅蛮缠而已。因为没有什么讨论的可能性,我没有再写任何东西回应。

  过了些日子,我发现我就上了所谓“不良记者”榜单了,方舟子还给我定了个罪名:造谣。

  这就难以置信了!闻过则喜是圣人境界,没必要拿来要求方舟子,况且我的观点未必多高明;普通人是喜欢听表扬而不是批评的,这可以理解方舟子写文章反驳。但倘要因此而给我一个罪名的话,大不了是:水平差,批评不到点子上等等,无论如何跟造谣没关系。方舟子安个“造谣”的名头给我,其实已经构成了“造谣”的事实。

  这个事很生动直观地让我了解到,方舟子这个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而污蔑我“造谣”更是说明,他是个毫无道德底线的人。也许他的帽子库存里只有造谣、欺诈等几个选择,没有更多的词语储备。

  后来发生在方舟子身上的很多事,同样反应了他毫无底线的特点,这样的事多了,就知道这不是一事一时的疏忽或脑子发热所致,而是他的本性如此。

  二

  对方舟子的看法分歧,很多与政治理念和立场联系起来了。比如,反对方舟子诋毁中医和鼓吹转基因的人,将其视为“汉奸”;力挺方舟子打击韩寒和南方系的人,将其视为公知的克星,公知是极右的,所以方舟子仿佛是左翼的盟友;一些铁杆的“方黑”是右派,比如李剑芒是个典型的公知,罗永浩不算公知,本质上是个接纳了公知话语方式的老愤青,孙海峰也是右派,这更加重了派性的色彩,左派网友为此而对方舟子而亲近感;近来,方舟子指责信力建等人为“汉奸”,猛轰歪曲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言论,方舟子就把自己打扮成爱国者了,仿佛是个自干五。

  太乱了。

  我的观点是,观察方舟子要从政治理念的谱系中跳脱出来,将其视为一个“人”即可,用政治的视角看待他,难免是要出偏颇的。

  政治的视角、阶级分析方法是有益的,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这是一条真理。左右的分野,打个比方来说,就像是赤道,将地球分为南北两半。但是赤道并不是穿过地球上的所有地方,观察和研究一个地域,不能总是以为可以以赤道为界分为两半,因为观察的这片地域可能都在北半球或南半球。

  同理,有些争执与左右冲突有关,有些争执则与左右无关;有些冲突是敌我矛盾,有些是人民内部矛盾,有些干脆就是流氓打架。方舟子和公知、南方系的斗争,并非就是左与右的斗争,正义与邪恶的斗争,本质上就是狗咬狗。

  一个需要从根本上破除的认识误区是,敌人的敌人未必是真朋友,跟坏人打架的未必就是好人。因为讨厌公知讨厌南方系就对方舟子有好感,是错误的,乐观其成即可。同理,反对方舟子也不意味着就站在他的对立一方的那边。

  经常有人说,你怎么跟罗永浩、孙海峰、李剑芒等等人混在一起去了。我跟他们都不认识,更谈不上混在一起,虽然在倒方的问题上目标是一致的,但原因各不相同。这就如同在同一趟列车上的乘客,并不就是同志。拜托,不要再问这种无聊的问题,不要陷于这种苍白的思维二分法而不自拔了。

  三

  我们还是要回到纯粹“人”的层面上看待方舟子。

  无疑,方舟子是个偏执的人,他也已经成功地证明了偏执的力量。他的批判的武器,无非是两件用以衡量一切事物的杀器:第一、科学,准确地说是科学主义;第二、打假。

  先说科学。科学是关于世界的一种客观认识规律,因其客观,科学本身并不涉及个人好恶,所以完全谈不到有人不喜欢科学或者反对科学。早年工人砸机器、如今有些势力反对科技进步,本质上都是对既得利益的捍卫,是政治行动,跟科学没啥关系;正如神九飞天是科学的成果,但那些诅咒神九的汉奸卖国贼,出发点也是政治的。

  科学有他的界限,科学不能解释一切,不能解决一切,任何越界的企图都可以称之为科学主义。科学主义并不是方舟子的独创,而是现代性内在蕴含的一种霸权。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为《重申科学的边界》,已经说过的就不再重复了。

  【要补充的一点是,鲁迅在青年时代就批判过科学主义,批判过以科学和进步的名义贬低迷信和所谓落后的企图,他认为,这不过是“别立理性之宗祠”,是创造一种新的迷信而已。方舟子号称鲁迅的崇拜者,这真是天下最大的笑话。要么他根本没有理解鲁迅,要么伪装了鲁迅的批判姿态,而篡改了鲁迅批判的出发点,将批判用来作恶。

  我写过一条微博,供参考:“@方舟子 号称崇拜鲁迅,真是玷污了鲁迅。他就是鲁迅痛斥的那类混混,就是嫁祸鲁迅拿卢布的那类猥琐之徒。批评他对转基因的观点,他说你竟敢反对中央文件;批评他科学神棍式环保论,他说环保NGO拿了国外基金会的钱。对人对己两套标准,劣迹不胜枚举,这种纯粹的恶世所罕见。那些真诚的挺方者,想嘛呢?”】

  方舟子的“贡献”在于,他把科学主义弄成了科学麦卡锡主义,拿着一根号称科学的大棒子胡尼玛抡。对中医的所谓批判即是此类,他当然拿中医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打打那些打着中医旗号行骗的人,这就跟科学跟中医都没有关系了。所谓打“伪科学”,也跟科学不科学没关系,打的还是骗子。

  说来说去,方舟子的武功只有下一件,那就是打假。

  四

  打假表面上看是求真,寻找真相,但根子上是“诚信”这个基本的道德价值观在起作用,无论是欺诈、抄袭还是代笔,归根到底是缺乏诚信的表现。一旦一个人被证明诚信上出了问题,他就在人格上也就被打垮了。这就是方舟子干的事情。

  先哲曾说过,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知行不可分作两件事。知而不行,不是真知。既然诚信是方舟子攻击他人的利器,那么方舟子本人必须在言行上都做到符合诚信的标准,如果只拿来要求别人而自己不遵行,那么他就在本质上自我摧毁了这一标准。

  例如,方舟子反对中医是出了名的,但他在1990年代在美国开设的汉林网上书城却卖过大量的中医书籍,这难以让人相信方舟子对中医的态度是真诚的,这一件小事就足以说明他的人格是有欠缺的。然而,类似的事情还多着呢,简直多如牛毛。

  从道德上监督他人的人,无需是圣人,但至少应该是道德水准及格的人,由一个缺德的人掌握道德的武器是危险的。方舟子恰是个毫无道德底线的家伙,几乎在任何时候都搞双重标准:对人一套,对己一套;对A事一个标准,对B事则用另外一个标准。

  他自己在事实上否定了他作为一个科普工作者和打假战士的资格,因为他自己就是最大的假。

  首先从方舟子诋毁中医和鼓吹转基因说起。这两件事是围绕方舟子引起争议最多的,方舟子有很多持保留意见的支持者,他们认为方舟子揭露唐骏学历造假、打击韩寒和南方系等是好的,但不喜欢他对中医和转基因的态度。

  诋毁中医和鼓吹转基因具备可比性,因为都与方舟子的科学姿态相关,即诋毁中医和鼓吹转基因都是以科学的名义进行的。关于中医和转基因的专业知识,我掌握得不多,也不准备就方舟子的具体观点展开分析,这里只对比一下这个科学狂对待两个问题的截然相反的论证逻辑,以此说明方舟子的科学精神其实是虚妄的。

  对中医,方舟子目之所及都是中医的负面,对正面的信息尽一切可能回避,以此得出中医是伪科学、中医理论应该抛弃、中医药应接受西医检验等结论;对转基因,方舟子只选取正面的信息,对已经存在的和可能存在的负面问题一概否认、回避,并得出转基因食品绝对安全的论断。在方舟子对两个问题的分析中,完全没有客观和全面的视角可言,唯见为了结论而对证据和逻辑的篡改和剪裁。

  试举一例,在一篇鼓吹转基因的文章中,方舟子列出了他选择转基因食品的三个理由:1.转基因食品便宜;2.转基因食品安全,因为农药用量少等原因;3.转基因食品更环保。但是,与西药相比,中药同样具备便宜(不需多说)、安全(不含化学成分、总体上副作用要小于西药)、环保(种植草药不需要像制药厂那样产生大量废弃污染物)等优点。

  便宜、安全、环保可以成为方舟子支持转基因的充分理由,那么是否会成为他支持中医药的理由呢?完全不会!非但不会,中药的优点根本无法进入方舟子的视野,他看到的都是中药的缺点和副作用。

  我们需要问一问,为什么?为什么同样是以科学的名义,却以如此迥然相悖的逻辑谈论两个不同的问题?

  更搞笑的是,方舟子在鼓吹转基因的时候,时常扯中央文件、农业部颁发的安全证书的虎皮做大旗,但是中国也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今年还制定了《中医药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为何不见方舟子先生据此说明中医药的合理性?

  不消说更多的话,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无论对中医的玩命诋毁还是对转基因的玩命鼓吹,都跟科学的态度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方舟子不是根据科学的认识方法得出关于中医药和转基因的结论。相反,立场是先行的,对中医药就是要诋毁,对转基因就是要鼓吹。至于方舟子何以有这样的立场,我们就需要画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五

  方舟子搞双重标准的例子,比比皆是。

  以对抄袭的态度为例:别人有一句话可以算做是抄袭,便是抄袭;他自己整段地抄、一篇文章有大半是抄,都不能算是抄袭,而且还可以一稿多投。

  以前,方舟子打击抄袭的范围可以延伸至中学生,但当他老婆刘菊花的硕士论文抄袭被人指出后,方舟子立即改口称,硕士生没必要写论文,抄袭也是可以的。而且谁提刘菊花论文抄袭,便是他的私敌。

  别人的学历问题比天大,比如他要求李开复出示这样那样的证书和聘书,李开复都照做了,但他们两口子就是不肯出示刘菊花的学历证明。

  他动辄要求别人接受他私设的公堂,公开对质,但现在有一堆人等着他对质,他又不敢了,当然要以轻蔑的姿态来展现其怂。罗胖子都打到眼前了,方舟子却淡定地玩手机,所谓“最大的轻蔑是无言”。

  这样的例子,没有必要去列举了。微博上早有网友整理了“方舟子大战方是民”,大家参考去看便是了。

  无论如何,方舟子的人格早已公开破产了。

  六

  为了自圆其说,方舟子可以口不择言,可以随意篡改、遮蔽信息,甚至制造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敌人再将其打倒,以显示他的又一次胜利。

  在“土豆公开课”讲转基因时,方舟子煞有介事地称:有人对转基因感到恐慌,是怕吃了转基因食品而被转了自己的基因,其实,转基因食品转的是植物的基因,不是转人的基因……

  简直是荒唐!在所有反转的言论中,我从未见过担心被大米转了人的基因这类说法。方舟子就这样造了一个谣,然后再煞有介事地辟谣。

  在最近反驳《南方周末》对其所谓构陷的博客中,方舟子分明提到两个细节:在发稿前一天晚上,南方周末记者通过微博私信联系了他;在此之前,也通过黄章晋联系他要求采访,他拒绝了。但随即,方舟子便俨然忘记了后面一句,反复声称南方周末直到发稿前一天才联系他,根本没有诚意,就是要构陷他抹黑他,云云。

  最能体现方舟子毫无道德感的事例,莫过于对孙海峰抄袭的指控了。先是孙海峰称,确认刘菊花论文确为抄袭,然后方舟子便一副护花使者的姿态,表态要打孙海峰的假,要找孙抄袭的证据。这已经足以让人惊讶了,原来打假还可以这样:先确定打假的目标,再去找假。(立场、结论先行,如前所述,对中医和转基因问题同样如此)

  一找,还真被方舟子找到了疑似抄袭的证据,并向深圳大学举报了。但孙海峰很快证明,是他早年的一篇未发表习作被他人窃用并先行发表,而他的博士论文也使用了早年习作,发表的时间靠后。而且,窃用孙海峰习作的两位作者已经承认是他们抄袭了孙,不是孙抄袭了他们。

  事实一旦浮出水面,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应该接受这个合理的解释,收回指控。但是,方舟子可以做到常人所不能,纠缠于孙海峰最初对其指控的反应是如何地不合常理,并坚称孙抄袭。

  恕我词语贫乏,我无法找到合适的感叹词来表达我对此的感受。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这太弱了。

  七

  说说方韩之战。这个事起自春节前,到现在基本上是消停了,方舟子的微博偶尔还在拿韩寒的身高说事,代笔已经不大提及了。

  事情的前一阶段,我跟踪得比较紧,了解较多,到了后面的长篇大论关于代笔的论证没有都看,但足以对此事发表我的观感了。

  我对韩寒素来没有兴趣,没有看过他的小说,也不关心他其他的八卦,只看过他一些影响较大的博客,包括最著名的“韩四篇”。“韩四篇”出来之即,我发了两条微博,表达了我的看法,我的意思是,韩寒还是那个公知范儿,仍旧是个反动的小知识分子,那些对他转变的说法都是扯淡的想当然。微博如下:

  【韩寒与民众】韩寒混乱地使用了民众这个词。<我的2011>前头说他讨好过的“民众”,并非民众,而是所谓的右愤和美分党。因为他还说,“民众”会给批评他的人扣五毛的帽子,而民众是不这么说话的,我相信绝大部分民众根本不知道韩寒是谁。而他的意思实际上是,他从来没讨好过民众,也不在乎民众。

  【韩寒与民众】文章后头说的民众才是民众,也就是他要“杀戮”的群众。韩寒还是那个自以为是的精英姿态,如同敌视权贵一样蔑视民众,所谓思想变化了左转了全是扯淡之谈。或许他说的只是,他要过一个中年男子&父亲的庸俗日子了,连理想主义的包装都懒得要了。

  在方韩之战中,韩寒的表现非常差劲,我也挤兑过这个上海小男人没事时猖狂,有事时孬怂——装逼被雷劈,孬怂人人欺,活该。总之,我对韩寒没有任何的好感,对他被围攻追打不抱任何的同情。

  倒方不意味着挺韩,这是不搭界的两码事。

  但,倒方的大势正是在方韩之战中形成的,这并非是因为韩寒影响力大、粉丝多,而是因为方舟子的卑鄙恶劣在他攻击韩寒时最明显地展露了出来。

  首先,我们区别一下抄袭和代笔这两件事在判定方式上的根本不同。

  抄袭,根据对抄袭认定的标准,是任何具备一定识别能力的人都可以做出的,即只要证据确凿,抄袭与否一目了然。所以,我作为一个拥有硕士学历的人,可以负责任地说,刘菊花的硕士论文存在大面积抄袭,孙海峰也有这个权利做出这样的论断。

  代笔则不同,代笔的事实得以认定,需要代笔人站出来,并出示证据。除此之外,所有的怀疑,到头来都只是怀疑,哪怕这种怀疑已经普遍到所有人都对韩寒的写作能力失去了完全的信任,没人再买韩寒的书,但仍然只能是怀疑。各种分析都不构成铁证。

  方舟子一干人等对韩寒的小说进行逐字分析,研究他到底得过什么病,所去的医院到底是什么样子,去看病的是韩寒还是韩寒他爹;他看过什么书,当时书店的陈设如何等等。这是无比荒唐的,小说是虚构的,是可以把其他人的经历写进去的(作家采风就是这个意思)。

  方舟子的这种所谓“文学批评”,是把小说当口供看了。而方舟子和方教众也的确把韩寒当犯人对待了,比如要求韩寒对质、在封闭空间限时表演文学创作等等。难道他们就不懂得反躬自问一句:凭什么要求韩寒这么做?

  重复一遍,怀疑终归是怀疑,你可以从此不再相信他,但方舟子斩钉截铁地称韩寒作品为他人代笔,一干人等欢庆揭发了韩寒的骗局,这确定无疑地构成诽谤。

  只要我们还认同不能虐待俘虏、不可以刑讯逼供这样的底线准则,就不能支持方舟子一干人等以这种方式搞所谓的文学批评。

  可笑的是,很多“正人君子”一下子被方舟子点醒了,认识到了“真相”,从捧韩转而为倒韩了。比如吴法天,还有众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倒韩派。

  我很想问问这些人,你们自己的判断力在哪里?如果熟悉韩寒的作品,为什么早没有疑问?如果不熟悉韩寒的作品,为什么方舟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回到事情的最初,方舟子是带着真正的恶意开始阅读韩寒作品的,跟他干的很多事情一样,没开始的时候结论就已经有了,所谓打谁谁假。这是对韩寒刻毒攻击的报复,韩寒骂了他秃头,于是乎,绕了一大圈,方舟子终于回到了他最终的落脚点:韩寒的身高,“我180,你170都不到!”回到了正题,战斗也就慢慢地收场了。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把打韩寒看成是公知和南方系受到重创是错误的。韩寒至少有两个属性:文化商品和公知话语的载体。方舟子及其教众无非是对作为商品的韩寒产生了一定的破坏作用,对真正的危害,即公知话语丝毫没有触及。所以韩寒仍要做个臭公知,大小公知该怎么说话还怎么说话,所谓南方系的分裂也是虚妄的,那个叫彭晓芸的,虽然倒韩,但说话不还是一幅公知腔么?

  别想多了,想多了就太抬举方舟子了。

  八

  再来谈谈方舟子的两个“基金”(资金)。

  涉及到钱的问题,就更直接地与诚信相关,也是最考验方舟子的诚信的时候。可惜的是,方舟子用行动证明了,他毫无诚信可言。

  所谓的打假基金,据说用途有二:替方舟子赔偿输了官司的赔偿款;支持患者跟肖传国打官司,也就是收买医闹。

  顺带在这里谈一下我对方舟子与肖传国之争的简单看法。首先,争执起源于肖传国早年揭发方舟子抄袭,被方舟子得知真实身份后才开始“打假”,同样,这是个先要打假再去找假找不到假也要造假打的狗血事件,是方舟子睚眦必报的另一个例证;其次,肖传国的研究领域是足够尖端的,但这样一个尖端的医学研究竟然要靠方舟子这个无业游民来做最终的评判,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再次,我跟肖传国通过网络有过一点交流,肖是个前怕狼后怕虎宁可自己窝火也不会拿患者说事的敬业的大夫,是个近乎迂腐的书呆子型人物,我希望提示大家从另外一个角度想想:这么一个迂腐的老实人,竟然被方舟子活生生地逼成了“罪犯”,恰恰可以说明,方舟子的恶劣到了何等的程度。

  所谓的安保基金,第一年用掉了59万人民币,不算少了。可是,罗永浩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几步就窜到了总是渲染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方舟子的身边,出来挡的只有狗腿子彭剑。安保在哪里?!

  问题的焦点在基金的透明度方面。方舟子强调,这两个基金不同于红十字基金会的性质,可以不对公众公开。这是错误的,完全站不住脚的。

  这两个基金虽然没有法律身份,但对外公开银行帐号,性质是对不特定的公众直接募款。国内的基金会分为公募和非公募,区分即在于是否向不特定的公众筹款。方舟子的两个基金毫无疑问具备公募的性质,既然向非特定的公众筹款,就应该向不特定的公众公开透明,也就是向社会公开。

  方舟子还诡辩,基金不是他发起,也不是他管理,所以他本人没有义务回应这些公开的诉求,直接把狗腿子彭剑给卖出去了。这个辩解仍然站不住脚,方舟子是基金的唯一受益人(支持患者维权不过是收买医闹的另一种说法,属于狡辩),可类比的是北大作为北大教育基金会的唯一受益人的关系。如果北大声称对北大教育基金会的资金筹措和资金使用情况不负任何责任,大家会接受吗?如果不接受这个逻辑,那么也就不能接受方舟子的理由。

  跟方舟子相伴随的,总是有一些让人气绝的新奇事件,让人无力吐槽。罗胖子给打假基金捐过1000块钱,因为他提出帐务公开的要求,方舟子的回应是还了罗胖子连本带利2500块。这简直太奇葩了,难以用语言形容此举的创造性和想象力!可是,另一位给基金捐过5万块的人士(@批判性思维启蒙)站出来监督后,方舟子虽一如既往地当作叛徒予以谴责,却没有采取相同的处理方式,即退钱。道理简单的很,按照给罗胖子退钱的标准,他应该退给这个人12.5万。

  于是,就没有下文了。

  九

  但凡在公共领域内参与交流的人,需要具备最基本的交往理性,这是沟通的前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都可能犯错误,犯了错误不可怕,贵在能改正错误,人的理性体现为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能力,这是人类进步之所以可能的原因。

  但是,方舟子是一个极端,一个例外,是非理性的化身。他拒绝承认错误,也拒绝承认他有犯错误的可能性。他的宣言是:让我承认错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方舟子将自己等同于正确,等同于真理,等同于正义,然后以正确、真理、正义的姿态去框定一切。不符合他的利益的,全是错误的,是可以当作不存在的;符合他的利益的,没有的也可以创造出来。

  所以,他可以无视一切道德的底线,可以信口雌黄,可以不管有的没的转一个对他人的指控,然后逼迫他人自证清白;

  所以,他可以心安理得地对任何人发起攻击,即便是恶意的,也要打扮得光明正大,要遵循所谓“质疑不问动机”的准则,但其他人对他的批评和指控,就都是“抹黑”和恶意报复;

  所以,他可以不顾被质疑者的辩解,继续重复或者寻找新的把柄,但他自己对批评和质疑的回应,无论多么虚弱都是他人必须接受的;

  所以,他可以践踏一切规范,公然宣称不接受包括法律在内的任何制约,对他有批评的记者是“不良记者”,判定他输官司的法官是“枉法法官”,而且公然不执行判决;

  ……

  方舟子的逻辑无非是,“老子就是王法”。他使得一切理性的交流变得不可能,他以极端的非理性堵塞了沟通的路径。康德认为,战争是最大的非理性。战争是暴力的集中爆发,从这个意义上,只有暴力的非理性才能跟方舟子的非理性沟通和匹配。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人世间的一切逻辑都对方舟子不起作用,唯一起作用的逻辑,只剩下暴力。

  十

  方舟子的独特人格,让我时时联想起电影《老无所依》中的那个杀手西格,他可以毫无动机地对人发起攻击,对冒犯了他的人追杀到天涯海角。

  只不过,方舟子的方式并非用直接的暴力,他的邪恶表现为其他的方式。这些都已经昭然若揭了,朋友们,不要说你没有看到,不要再说社会需要这样的人。

  在电影的开头,老警长有一段喃喃自语,说的就是冷血杀手西格式的犯罪:

  “可他告诉我哪有什么激情。他告诉我他从能记事起就开始计划杀人了,他说如果放他出去,他会继续杀人,说知道他会下地狱,马上就要去了。对此我不知作何反应。我确实不知道。现在你所看到的犯罪,重到甚至无法对它量刑。”

  我承认,方舟子这种充盈着邪恶的灵魂是超越了我的理解能力的。这种邪恶的程度远超出了大小公知们,我可以理解公知的逻辑,他们的出发点、他们的诉求、他们为了目的而歪曲事实的手法和程度。我可以写文章,给公知们画一幅肖像,让关心这个问题的人觉得,嗯,很到位、很形象。

  但我无法解释方舟子的动机和诉求,无法在理智的范围内解释他之所以成了这样样子,是因为什么,只好认为他是天生如此。

  我们跟公知带路党的矛盾,到头来还是跟人(坏人)的矛盾,而方舟子则是妖孽,是另一个世界来的,存在于我们很方舟子之间的,是人与魔的分野。

  邪恶的天性,恰使他适合承担邪恶的使命,成为“杀手”,即抛除所有信念的干扰,为特定的目的服务,正如职业杀手可以为钱干掉任何人,也可以为了更多的钱把雇他的人也干掉。

  只有从这个角度,才有可能理解方舟子对中医、对转基因问题的自相矛盾和歇斯底里——无论是诋毁还是鼓吹,都早已超越了“科普”的范畴。这是因为他背后有个神秘的利益集团,线索就是他若干年前作为公开身份提及的什么美国生物信息公司。

  方舟子拒绝说这是哪家公司,前一段时间他回应过一次质疑,反问“这事那么重要?”可是,这事要是不重要,为什么打死不说呢?说了会死吗?

  方舟子还说,“如果哪家中立媒体感兴趣,我可以给他们看与该公司的合同。”可是,哪家媒体中立,是方舟子说了算的,在方舟子的眼中,唯一可以确定称为中立媒体的,也就只有新语丝而已了吧。

  十一

  这是个末法时代,是妖魔鬼怪的舞台。

  茅于轼可以数年如一日在那里重复他那些昏话屁话,公知果粉可以肆无忌惮地造谣歪曲历史,世界银行和国研中心可以若无其事地给我们国家推销失败了的华盛顿共识,奔小康可以面对全世界坦然地说为国家服务45年从未谋过私利……所有这一切你可以想象和想象不到的无耻,都在方舟子身上汇集。为此,我才说,方舟子是末法时代的堕落的集中体现。

  佛家的故事说,魔鬼斗不过佛,对佛说,总有一天,我要让我的弟子穿上袈裟混到你的队伍里,以你的名义毁掉你的佛法。于是佛便哭了。

  方舟子的袈裟就是打假,也就是“诚信”。这蒙蔽了很多人,很多人出于对假的痛恨,以至于忽略了这个打假者就是最大的假、最大的恶。

  的确,方舟子有过成功的打假案例,比如对唐骏学历造假问题的揭露。首先,这种案例的社会意义有限,没必要拔高;其次,抓了骗子不能说明方舟子就是好人,正如杀手西格也干掉了不少毒贩子。

  同时,这种无争议的打假在他的经历中少之又少,绝大多数所谓打假混杂着报私仇和其他目的,结果是一大批优秀的科学家和先进的科研成果受到伤害。唐骏会为他撒谎的事情而惭愧、道歉,有廉耻心说明一个人没有完全堕落,而从不为错误负责的方舟子才是更大的恶——他竟然可以对被他们两口子抄袭了的人穷凶极恶!

  十二

  方舟子的危害还包括,通过极端的偏执、精心的信息控制和时刻以利己为取向的诡辩,造就了一批思维方式混乱的粉丝。

  我不得不佩服方舟子的魔力,只要着了方舟子的道,脑子就不好使了,道理就说不清楚了。这便是方舟子那种“老子便是王法”的德行的延伸:他们跟着方舟子认定的,就是不可挑战的、绝对正确的。

  为了说明这种方式头脑控制法的效果,我在这里举一个例子,而且是个聪明人的例子,此人便是吴法天。小天天无疑是个聪明人,我们简单回顾一下他在方韩大战中的表现,看看他的脑子是怎么秀逗的:

  1月8日,他对“韩四篇”发表过这样的高度赞赏:“韩寒的成熟有目共睹。他已经脱离右派幼稚病,与公知们开始分道扬镳。或许当了爸爸,更有责任感了。他在反思自己。无论如何,祝福韩寒。”当然了,对比我对“韩四篇”的看法,可知吴法天这个说法是多么地幼稚,多么地“五毛”,韩寒后来说,就要当个臭公知,不知道吴法天的脸有没有觉得火辣辣的被打得疼。

  春节期间没有关注方韩大战起始阶段的吴法天,在假期之后回顾了一下事件的初期发展,发表了几点他的看法,当时还保有局外旁观的味道。

  没多久,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样的启示,吴法天也跟着方舟子质疑韩寒了。而一旦从了方舟子,奇迹就出现了,吴法天失去正常的思维能力,智商瞬间跌到50以下,连“由他人代笔”和“替他人代笔”这种事都分不清了。

  事情是这样的,吴法天翻出一篇财新记者赵何娟的文章,赵说到了上学期间经历的论文造假产业,她本人当过枪手赚过零花钱。对此吴法天的高见如下:

  “方舟子妻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记者,硕士而已,海内外156位学者为何要动用这么大的阵势?我也给你们提供一条线索,南方系著名记者赵何娟,也是硕士,她曾经在校时参与代写论文,充当枪手,并且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发表,本人亦供认不讳。如果你们认为一个记者值得打学术假,就采取同一标准打赵记者代笔吧。”

  小天天在这里犯了低级错误,刘菊花抄袭和赵何娟代人写论文,不是一码子事,他使用了“代笔”一词,同时在映射韩寒事件,但两种代笔更是截然不同。我吐槽如下:

  “按你们方教的逻辑,应该打的是被代笔人,也就是说赵何娟替谁写了,你们要打谁才对;或者赵的论文如果是枪手代写,才应该打赵。在你们的嘴里,可以同时说‘韩寒代笔’、‘赵记者代笔’,但意思完全不是特么的一回事。再次鉴定,@吴法天 入方教后逻辑能力彻底丧失,头壳坏掉。”

  先捧韩寒,说明了吴法天鉴别能力的低下;再跟着方舟子以方舟子的方式打韩寒打南方系,再次说明了吴法天头壳坏掉。当然了,只要不谈方舟子,吴法天的思维能力就可以瞬间恢复。

  我跟吴法天有一面之缘,欣赏他其他的观点,并不因为他在这一件事上发昏而否定他。

  举一个聪明的名人犯浑的例子是为了说明,得有多少人被方教洗脑,思维混乱,而又自以为清醒、睿智并富有正义感。方舟子粉丝众多,保守点地想象一下,有数十万个小方舟子在社会上游荡,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十三

  要对那些方舟子的支持者说一句,信息都是公开的,何故被方舟子控制了信息源和判断的尺度?再简单不过了:睁开眼睛,看一看。

  方舟子的贡献,没有你们认为的那么大;方舟子的邪恶,超出你我的想象。

  那些说既欣赏我也欣赏方舟子的朋友,最让我郁闷,让我有撞墙的想法。

  十四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也比较全面地说了我的看法了。总结一下。

  方舟子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的神像离倒掉不远了,疯狂必然导致灭亡。

  但我们需要清理他造成的精神污染,否则他会在临倒掉前自我营造为一个被打击报复的殉道者形象。

  方舟子是一个难以描述更难以复制的特例,他的灵魂深处充盈着24k的也就是纯粹的邪恶;

  方舟子这个穿着袈裟(打假)的魔鬼最大的社会危害是,他公开坦然而又优雅地践踏了道德底线和其他社会规范,明目张胆地行无耻之事,这就把无耻脱敏了,制造了一个无耻的文化氛围,为一切无耻的言行拓展空间;

  方舟子是一个邪恶势力的打手,他背后有多深的水,恐怕只有国家安全部门有能力查清,只是不知道安全部门被他的同伙占领多少了;

  方舟子来自魔界,不能放在正常的人类理解范畴之内去理解,要学习鲁迅,“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看待他。

  我把我的观察和判断放在这里,立此存照,接受时间和历史的检验。

  也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号,行走与歌唱(xingzou-gechang)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