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前锋:小岗经验不可取 共富道路从头越

前锋 · 2016-04-27 · 来源:红歌会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小岗经验不可取 共富还得从头越,是本人鲜明的政治观点。说实话,对小岗18手印即在全国掀起分田单干的浪潮,使农村路线改变的经验,我历来沒看好。因我在过农村,对农村农民小农意识的严重,发财心切的心理多少有些了解。有过目睹实行农业合作化,集体力量大,热火朝天,改土造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经历。劫难之中幸存的华西、南街等村,就是那个时代缩影,正是中国农村发展的方向。

  引言:“ 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埸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已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毛泽东

 

  习总小岗村视察引起强烈反响,所涉及的根本问题在于路线。人民觉醒了,敢于面对现实提出问题,这是大好亊!对人民群众的意见是保护还是压制,是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制度,还是继续推行特色私有化的原则立埸所在。

  小岗经验不可取 共富还得从头越,是本人鲜明的政治观点。说实话,对小岗18手印即在全国掀起分田单干的浪潮,使农村路线改变的经验,我历来沒看好。因我在过农村,对农村农民小农意识的严重,发财心切的心理多少有些了解。有过目睹实行农业合作化,集体力量大,热火朝天,改土造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经历。劫难之中幸存的华西、南街等村,就是那个时代缩影,正是中国农村发展的方向。

  习总视察小岗的新闻,把我久沉的心绪一下拉回当年“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风风火火搞单干,解散农民,瓦解农村经济的荒唐年代。从那时到现在,“农村问题,农民问题,农业问题”就成了越发严重的问题。用民间语概述: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习总的感慨!吾有待学习、认识、提髙。小岗梦什么?广大农民梦什么?值得考究。不排除小岗梦国家加大投入发财暴富,也不排除广大农民为了发富也做着同样的美梦。如今少数人富有多数人守穷,贫富悬殊极度拉大已为现实,全国农民梦想富有,赶上极少数官僚富豪,纯属自然。

  “学习南街村理想变成真,宣扬小岗村私化再肯定” 。是我于《小岗村南街村对比的背后》的跟贴,如果是单干私有化的小岗村能实现共同富裕?如果走集体化道路的南街村是吃大锅饭、养懒汉,是制约农村经济发展,是产生剥削压迫,是导致贫富差别,是造就贪污腐败的体制?那么,此文从标题到内容都错误了,必须重树化公为私世界观,与时俱进,跟上改开步伐。习总不仿在考察小岗样板之后,抽时间进行一次南街村实地考察,全面了解南街的历史与现实,是私有化好还是集体化好?准会得出客观的结论。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习总在小岗村引毛主席的这一诗句,有着特定的现实意义。遵义会议前,由于错误的领导使党和红军受到了极大的损失,险些葬送中国革命。遵义会议确立了毛主席在中央的领导地位,回归了正确路线,党和红军又获得了新的生命,从头干起,在毛主席的英明指挥下,红军战士生龙活虎,主动出击,四渡赤水越雄关,乘胜迂回歼顽敌!我想,如果小岗分田单干私有化是正确之道、是光明之路、是共富之道,也许就不存在“从头越”了。

  小岗经验不可取 共富道路从头越。

  2016年4月27日

 

  附文:

农村离开集体化 农民共富沒希望

——云南镇雄县沙坝河农业社调查

前锋

 

  沙坝河这个小山村位于云贵川交界处的镇雄县赤水河源头,距举世闻名的扎西会议会址50来公里。 方园10数里的沙坝河依山旁水,土地肥沃,气候温和,青山绿水,环境优美,可谓风景这边独好!今年6月初吾来到沙坝河,走家窜户与农交谈悉,2013年政府给毎户1万元建房款,部分农民吃上了低保,这是党的18大后所见到的变化。但并不能说明沙坝河农民就走出贫困了,因为沙坝河农民至今仍然沒有走出贫穷的境地,仍然沒有摆脱私有制在思想道德上所造成的恶果,仍然沒有走出“发财暴富”的魔影。从农民们的言谈中不难看出,沙坝河农民仍深深怀念着毛泽东!怀念着人民当家作主的集体化道路!痛恨改开形成的官僚恶霸,贪官污吏,汉奸国贼;他们期盼习近平总书记的“共富道路",支持习中央"打虎灭蝇"的斗争。

 

  解放前的沙坝河,仅10来户人家,人口不上百,田土均被外村地主霸占,农民靠帮长工打短工为生,过着衣不遮体食不饱肚的生活。毛泽东共产党领导人民打江山,推翻了人剝削人,人压迫人的旧制度,建立了社会主义新中国。自从盘古开天地,沙坝河农民分得了田土,从此站了起来。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沙坝河农民从互助组到合作社、生产队,其发展变化可谓一日千里。全社人民学大寨,改土造田,发展集体经济,曾创下“牛马满坡猪满圈,全社人民尽开颜”的可喜局面。他们修建了公房,办起了学校(首任教师即是本人),有了赤足医生。1978年全社共有牛马大牲畜200余头匹,几乎是1人2头匹,据说当时拍《镇雄人民学大寨》的纪录片,片中就有沙坝河牛、马、成群的镜头。沙坝河农民老有所养,学有其堂,病有所医,扬眉吐气,社员们欢天喜地走在社会主义集体化的康庄大道上。

  2010年夏天我来到阔别40余年的沙坝河,所见的是山中无牛马,农户少炊烟,农民衣破烂,缺米又少盐。那条农业合作化时所修的机耕道,已是坑坑洼洼,泥泞难行。搁荒的土地杂草丛生显现淒凉,数户人家离土离乡。留守老人,儿童中少闻欢声笑语。 大多的农房仍是建国初所造的茅草房,并且多系危房。颜升学、黄佑柱及卢家、常家仍住在“天点灯,风扫地,外面下大雨,屋內下小雨”的破房里。上世纪60年代所建的小学,校门紧闭,农家娃上学得走10多里路。全社200来口人,30岁至60岁的老光棍就达8人,其中3人一直沒娶到媳妇,其余5人虽是结婚生子,可是妻子嫌沙坝河穷,抛夫弃子扬长而去。改开30多年了,理论旗帜“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这里的农民为啥不见富?经调查,吾愤笔写下《生在绿色中仍然守贫穷》、《沙坝河农民的控诉》、《沙坝河5农民的铁窗泪》、《千亩林海,谁主沉浮?》、《温总理,失地农民想见你》等文,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沙坝河的农民在土地下户,分田单干的30余年间,有过发财的美好梦想,有过打工的辛酸,有过贫困潦倒的悲泪,有过失去山地林木<维权路漫浸,代价血淋淋>的惨况,也有过为一地一木的争夺,导致友情亲情淡漠,父子亲朋反目成仇的闹剧。而少见早年团结友爱,互相帮助,相敬如宾的和谐埸景。就在吾来到沙坝河的头天,这里曾发生了一埸亲弟兄争夺宅基地的恶战,动用刀具和棍棒,惊动了派出所。据说,这类情形时常发生,农民争土边地角发生打斗习以为常。社长颜升学诉说,山林早就被政府占去了,仅剩下沟心地,搁荒的土地均是在外打工户,加之有的人私心重不讲理,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为了发财不惜一切,结果是争斗了30多年,还是沒见谁真正的发了财。黄佑才俩口子在外打工20多年,上有80多岁的老母,下有3个娃娃,靠打工为生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回家将所有积蓄修了房,打算以农为主养家糊口,曾被镇官抹油。二哥眼红,提出要把土地和房屋打散重分,闹的不可开交。农民们感叹,如此小农经济,还成天钱钱钱命相连,何时才是致富之头?

  30多年过去,当年合作社的集体土地分的七零八碎,(一块地割为多块分)公房卖了,学校撤了,分到户的牛马卖光了,人心散了,亲情友情淡漠了。青壮年弃农帮工进城卖苦力,年复一年,农民们的发财梦落空了。开始醒悟的农民,感到毛主席倡导的农集体化才是正确的道路,沙坝河农民怀念毛主席,多数人家掛着主席画像。我去到颜姓,卢姓,金姓几家以互助组形式办起的果林实地,杂草中那一棵棵掛果的小桃树,隐隐而见沙坝河未年发展的希望 。组员金元富诉,“这片桃林是3年前老板出资我们出地按股分成而创建的,中途老板突然停资,沒资金买肥料,无人管理,桃树快被草丛灌林淹沒了。” 桃林互助组组长颜升学请我帮他们写起诉书,起诉老板,要求赔尝。据了解,老板是贵州的一个农民,本无多少资金,想廉价买断沙坝土地种桃发财,沒料沙坝河的土地管控严格,“谁出卖沙坝河的一寸土地,谁就是沙坝河人民的罪人”这是沙坝河农民早年立下的铁规。经一番思想开导,目前桃林农民互助组不等不靠,暂时放下起诉,重新组织起来割杂草,砍灌丛,松桃土,施农肥,打理即将搁废的桃林。

  30多年来沙坝河农民所经历的风风雨雨,所经受的艰难困苦,可以说难以想象无法形容。毛泽东时代沒有黄赌毒,沒有地、富、反、坏、右,沒有关、管、杀的沙坝河,改开后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这里的农民有过“刁民”的叫号,有的遭过毒打,有的坐过牢,有的为了维权蹲过“黑监”,还有的代款卖家当去广西北海搞“1040”工程大传销,(注:以交7万获1040万诱惑)家族亲朋倾家荡产。据说临近村有的村民被骗,走投无路喝农药自尽。社员黄训德隨着改开的农民工大潮走南闯北,为发财暴富,梦着一夜之间获得金山银山先富起来,他钱不离口,沉迷于地下“六合彩”赌博,结果却是一无所有, 到了51岁都沒娶过老婆,月前死于住所无人知晓。沙坝河农民常年不见政府官员,他们至今只记得毛泽东时代的县里干部,李书记,王县长,徐科长,却不知当今的县太爷姓甚名谁?他们把干部称之为轿车官爷,罚款捞钱保长,悲哀呵!

  美丽的沙坝河,它的美在于自然的美,因为沙坝河天是蓝的,地是绿的,水是清的,这些都是上天的恩赐,为保此地美,沙坝河人曾付出过代价。沙坝河农民的贫穷,应该说是人为的,根在失去了正确方向,选错了道路,问题在一切向钱看,丢掉了根本,瓦解了集体经济,实行了私有化。 我在沉思中试问,如果沙坝河沒遭受这些年的私化折腾,继续坚持和完善农业集体化,坚定不移的走毛泽东共产党所创立的社会主义道路,沙坝河的今天会是啥样?凭沙坝河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不说比南街村、华西村等村那样的富裕幸福,起码也不至于连70元的医保都交不起。沙坝河的亊实证明,农村离开集体化 农民共富沒希望。

  告别沙坝河前,社长颜升学告诉我,他们打算把目前种下的300来亩桃林管理好,吸引更多的社员参加进来,创办“沙坝河农果林合作社,木材加工厂”,兴办农果林合作化产业,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走共富路。我想沙坝河农民眼下的贫困是暂时的,只要把被解散的农民重新组织起来,人多力量大,棚柴火焰髙,实现合作化,沙坝河的未来必将更美好!

  2015年6月20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必须救美国?金刻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 《方方日记》的文本、逻辑与问题
  3. 说好的八小时工作制呢?
  4. 方方和它的朋友们,可能还不太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5. 孙锡良:对自由空间的浅层思考
  6. 余涅|方方女士的特权观
  7. 赵磊:官宣不尽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8. 宪之:反霸就要理直气壮,应对必须针锋相对 ——为央视怒怼蓬佩奥点赞
  9. 秋石:文学不是荒谬——评《人鸟低飞》兼致王小妮女士
  10. 银幕上的“胡汉三”刘江千古,警惕现实中的胡汉三!
  1.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2. 积极信号,奔走相告:方方队友梁艳萍被调查,希望这仅仅是开始
  3. 大学教授们的“言论自由”
  4. 黄智贤回应方方: 不屑无良 ——写给所有中国人
  5. 急需用实际行动向美国证明中国不是好惹的
  6. 谈谈湖北大学调查梁艳萍教授
  7. 左大培:让外企撤出成为好事
  8. ​孙锡良:老孙微评(教育会否香港化?)
  9.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
  10. 清除亲美内奸是当前中国政治的首要任务
  1. “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
  2. 怎样的社会主义才是未来?——张维为理论批判
  3. 论“方方”的倒掉
  4.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5. 张志坤:中国公知集团遭遇一场政治滑铁卢
  6. 老田| 后文革新贵自我塑造过程考察:以方方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儿来的
  7. 德国为什么拒绝中国的援助?
  8. FF的“朋友圈”
  9. 方方日记风波似乎掩护了什么......
  10. 方方大别墅秘密曝光!
  1. 从韶山冲走出来的一代女杰
  2. 甩锅中国:一个文火慢炖华裔美国人的大阴谋
  3.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4.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5. “热度”极低的云南大旱
  6.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