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雨夹雪:陈忠实死了,豪绅们复活了

雨夹雪 · 2016-05-0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白鹿原》1997年获得茅盾文学奖,随后1998年新总理开始了“铁腕砸三铁”,于是乎白嘉轩和长工鹿三们纷纷复活了。至于新时期的主顾关系是不是像陈忠实笔下的白嘉轩和长工鹿三那么融洽,新时期的富豪是不是像陈忠实笔下的白嘉轩那么伟光正还是更类似鲁迅笔下的赵太爷,相信世人自有判断。不过,陈忠实这种紧扣时代脉搏的洞察力还是了不起的。现在的文人们那么推崇陈忠实,大概是和他有类似的品质吧。

 

  陈忠实死了好几天,网上的纪念活动仍然此起彼伏。俺本来不想多说,但是一些悼念实在肉麻。俺实在憋不住,只好瞎说几句实话。

  很多人说陈忠实是“著名作家”,其实如果说此人是“作家”未免玷污了作家这个字眼。就拿其代表作《白鹿原》来说吧,在内容上抄袭《红旗谱》,只不过“把好人坏人掉了一个个”,语言风格上抄袭马尔克斯,不过把西班牙语改成了汉语。当然,该书的黄段子多倒是一大原创特色,准确的说陈忠实是著名黄段子写手可能更合适。嗯,民间有时候把讲黄段子害人成为“作(zuō)”,因此说陈忠实是“著名作家”也没错,只不过不是四声是一声。

  郭松民《〈白鹿原〉:一曲乡绅的挽歌》一文指出:陈忠实笔下“中国革命的历史,变成了偷情、乱伦、仇杀以及毫无意义的动荡、混乱与‘整人‘的历史”。“陈忠实及其同时代作家的创作,是在八十年代面对西方的严重失败主义情绪中进行的,今天新一代的中国作家,应该超越这种失败主义情绪。”可谓一语中的。不过,俺想再补充几句,陈忠实的《白鹿原》不仅是“告别阶级斗争”的作品,更是“逆向阶级斗争”的作品,不仅是旧时代一曲乡绅的挽歌,更是新时代豪绅复活的冲锋号。

  陈忠实于文革时期开始创作,因为擅长写阶级斗争于1973年被约稿写长篇小说。本来的初始计划是写成《红旗谱》的姊妹篇,同时纠正《红旗谱》“阶级斗争太少”的错误。后来风向变了,就把原来小说中的“好人坏人掉了一个个”,于是就有了《白鹿原》。这也是此人的一贯做法,1993年中央大规模纪念毛主席诞辰一百周年,陈忠实就热情洋溢的说“我现在更深地感受到毛泽东的人格力量,他不单具备一个大国大党领袖的崇高人格,而且代表着一切普通中国人的独立人格”。 2012年薄事件后,陈就大谈“(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理论违背常识”:“这里头有一个最基本的生活常识,地主需要勤劳的互相信赖的长工,地主再愚蠢也不会让长工饿着肚子干活,为了省下一碗饭,让长工干不好活” 。

 

  《白鹿原》1997年获得茅盾文学奖,随后1998年新总理开始了“铁腕砸三铁”,于是乎白嘉轩和长工鹿三们纷纷复活了。至于新时期的主顾关系是不是像陈忠实笔下的白嘉轩和长工鹿三那么融洽,新时期的富豪是不是像陈忠实笔下的白嘉轩那么伟光正还是更类似鲁迅笔下的赵太爷,相信世人自有判断。不过,陈忠实这种紧扣时代脉搏的洞察力还是了不起的。现在的文人们那么推崇陈忠实,大概是和他有类似的品质吧。

  现在,陈忠实是死了。可是陈忠实唤起的豪绅们复活的进程没有结束,反而似乎进入了2.0版。虽然中央一再保证不会出现“第二波下岗潮”,习总不久前在小岗村也强调“不管怎么改,都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但是,看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民国范”、“乡绅风”,总归令人不安。这正是:

 

  忠实不忠实,白鹿非生路。

  冷眼对贫儿,热心颂豪富。

  本为篷间雀,奈何乘命数。

  霸王卷土来,生民泪如瀑。

  匠人少工银,农家多佃户。

  俑者今大归,厚殉何时住?

  雕车入迷林,不觉日已暮。

 

  (欢迎关注我的微薄 @今夜北方雨夹雪)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