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保罗•克鲁格曼谈如何输掉一场贸易战

保罗•克鲁格曼 · 2018-07-11 · 来源:女神读书会9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并没有赢得这个贸易战的计划。相反,他们可能跌跌撞撞以无法预见的方式决定性地走向失败。

  保罗•克鲁格曼:如何输掉一场贸易战

  翻译:六大浑  校对:小毛线

  特朗普声称“贸易战是一件好事,而且可以轻松取胜”(trade wars are good, and easy to win)。这句话瞬间走红,堪比当年胡佛总统的“繁荣就在眼前”(prosperity is just around the corner)了。

  特朗普显然相信贸易是一场他——拥有最多盈余——将获胜的游戏,而美国的进口多于出口,因此将在任何贸易冲突中占据上风。这也契合彼得•纳瓦罗的预测:没人将会反制特朗普的关税措施。可是,事实上贸易并不是那样运作的,我们已经看到出现了很多的反制措施,并且这些措施有很强的升级趋势。

  然而情况是:哪怕在那些支持特朗普粗糙的重商主义的人看来,特朗普的关税政策设计得也很糟糕。事实上,他的关税结构在效果上,对美国经济造成了最大的损害,却获得了最小的收益。相反,外国的反制措施则老练得多:中国以及其他特朗普的“贸易怒火发作对象” 倒是和特朗普不同,他们非常明白自己究竟要在贸易战中获得什么。

  关键点在于,纳瓦罗和特朗普除了盯着贸易平衡不放之外,还总用上世纪60年代的眼光打量眼下的世界。现在已经不是贸易主要是麦子和汽车这样的最终产品(final goods)的年代了。在60年代,如果对进口汽车加征关税,那么消费者就会选择购买国产汽车,然后增加了工业岗位。情况就是这样简单。(前提是没有来自外国的反制措施)

  在现在的全球经济中,构成贸易的很大一部分是中间产品(intermediate goods):不是车,而是车的零件。如果对车的零件加征关税,那么它对就业的影响(哪怕是最直接的影响)也是不确定的:也许国内的零件生产商会增加工人数量,但是与此同时提高的成本会降低他们面对下游生产商的竞争力,后者将会缩小经营规模。

  因此,在当今世界,如果存在聪明的“贸易战斗士”(trade warrior)的话,他们会把重心放在对最终产品的关税上,由此避免增加国内下游生产商的成本。没错,这同时也意味着会或多或少地直接向消费者收税;但是,如果你害怕你的措施会给消费者带来负担的话,那首先就不要趟贸易战这个浑水。

  然而特朗普的关税几乎没有包括生活消费品。查德•布朗等人有一份关于特朗普面向中国的关税的统计:其中高达95%的征税税额是针对中间产品或者国内生产也需要的生产资料,诸如机械。

  这里可以看到战略吗?很难。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个关税政策要向中国施压以接受美国的要求,因为首先,没有人知道特朗普究竟想要从中国那儿获得什么。

  中国的反制措施则不一样。中国的关税政策倒也不是完全避开中间产品,但是主要放在最终产品上。而且它的目标很明确,剑指特朗普的票仓。中国人,不像特朗普,更明白他们的目的。

  其他的贸易战对手呢?加拿大的情况由于它对于钢铝关税的直接反制措施而显得比较复杂,但是抛开这些工业部门,加拿大也有一套比美国人来得老练的策略:

  除了钢铝,加拿大的反制政策似乎力图避免削弱它在北美市场供应链中的作用。加拿大不是剑指对于美国大宗设备或者中间产品输入的进口,而是剑指最终产品。

  加拿大和中国一样,也在清晰地寻求对美国在政治上造成最大损害。

  即使你明确你的目标和策略,贸易战也不是说能赢就能赢的。特朗普关税政策的显著之处在于,它对本国的伤害非常大。

  而且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其经济后果的征兆了。来自Fed的最新消息说:

  我们在许多地区的联系人表达了忧虑,他们担心关税政策和其他建议的贸易限制措施会带来可能的不良后果,这些后果波及国内和国外,也冲击未来的投资;有些地区的联系人认为,由于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资本投入的预算已经被缩减或推迟。钢铝工业的联系人预计关税政策会提升价格,但还没有增加投资以提高产量的计划。

  所以,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并没有赢得这个贸易战的计划。相反,他们可能跌跌撞撞以无法预见的方式决定性地走向失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违约潮进入下半场:谁将破产?
  2. 卢荻 | “自称左派”面临中国难题
  3. 用人民的力量打退他们的嚣张气焰
  4. 老田:从沈梦雨被开除我们能够看到什么
  5. 美军舰闯台海只有一个原因
  6. 正确评价夹边沟事件
  7. 知青冻死纽约街头及其它
  8. 安生:中国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原因
  9. 时间:“引进外资、出口导向”是“缺钱”的根本原因
  10. 顽石 | 时代需要这样的青年先锋
  1. 刘廼强:香港回归至今的政治斗争
  2. 这种所谓的创新是想干什么?
  3. 中国经济40年违背七大经济常识
  4. 北京庆祝抗美援朝胜利65周年暨志愿军凯旋归国60周年活动公告
  5. 顽石 | 不算奇闻异事
  6. 医生和教师的铁饭碗要被砸掉了,公务员还能端多久?
  7. “巴铁”这时候“要挟”中国?究竟是怎么回事
  8. 前锋:透吃子孙饭,留下千古患
  9. 负面清单令人震惊,中国种子主权命悬一线!
  10. 无悔选择:从中大硕士到流水线女工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5.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6.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7.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8.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9.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10. 师伟:作为父亲,毛主席是“不成功”的
  1. 纪念毛主席视察七里营人民公社六十周年
  2. 时寒冰:为什么到处缺钱?
  3. 无悔选择:从中大硕士到流水线女工
  4. 卢荻 | “自称左派”面临中国难题
  5. 中国式破产:一场大病就被打回底层
  6. 前锋:透吃子孙饭,留下千古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