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安生:重庆翻车、法律、个人信用体系、未来社会及其他

安生 · 2018-11-03 ·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所有的政策,对外都是公共选择,其实都是统治者和前者的选择。所以,不出意外的话,未来的诸多非法律性的行为规范的制定权和管理权,还是由统治阶级控制。

  这种用手机击打行驶中的公交车司机的事情,如果没有翻车,很难追究刑责——以女人的膂力,甚至未必能造成轻微伤。一般批评教育,最多拘留。(我不是检察官也不是刑诉律师,如果哪位检察官或者刑诉律师站出来说,这事能靠上危害公共安全罪,比如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那么请以专业人士的说法为准。)但是,出事了,一车人殉葬。

  社会管理,不是靠法律,而是靠自律。

  这话怎么说呢?

  抛开阶级利益不谈。法律本身就是笨拙的社会管理工具。

  第一、法律是伤害性的,不能对可能发生,却没有发生的行为进行惩罚。

  张三预谋搞恐怖袭击,如果他只是脑子里想或者他的计划停留在纸面上,而没有采取具体行为,虽然,他行动的概率是100%,那么也没法对他采取任何行动。

  美国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如果枪手只是带着枪支和子弹,而没有扣动扳机,那么就很难对其进行严厉打击,终止其随时可能采取的行为。(当然,各州对携带枪支和弹药,有明确的规则,如果枪手违犯了这些法律也是会受到惩罚。不过,惩罚的罪名更可能是非法持有、携带枪支,而不是恐怖袭击。)

  那种《少数派报告》中,根据先知预测,预先终止犯罪的行为,只能存在于幻想电影(小说)之中。否则,我们这个社会之中会有多少人因为他人的捕风捉影、恶意中伤,因为莫须有的罪名,付出沉重的代价、

  第二、法律是概略性的,边界清晰的。现实则是混乱的,复杂的,边界模糊的。

  同样是杀人,龙哥杀人,和白衣男子遭到龙哥袭击之后反杀龙哥,显然是两回事。考虑最终后果,都是致人死亡,但是考虑前因后果,显然是两回事。

  法律无法以详细的文字规定细致的前因后果,更不可能一一列举综合条件。实际操作之中,法酷残民,法驰纵奸,严酷也不是,宽驰也不是。最终的社会秩序,往往与大家期盼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用法律管理社会,如同用函数拟合。

  假设黑色曲线是现实社会之中善恶的分界,黑色曲线以上为善,以下为恶。红线是简单粗糙的法律,红线以上为合法,红线以下为非法。

  不论上移或者下移曲线,都必然存在一些善行是非法的,或者,一些恶行是合法的现象。

  实际上,法律比这条曲线要简单得多,往往是一刀切的直线。

  现实社会对善恶的判断,绝不是这个例子之中的简单的二位空间,必然是极其复杂的N维空间。法律规定的社会行为界面,也必然是极其复杂的N维空间。

  绝大多数的善恶行为,都是在这个N维空间之中判断的,究竟属于边界的这一边,还是那一边。

  实际操作之中,法酷残民,法驰纵奸,严酷也不是,宽驰也不是。最终的社会秩序,往往与大家期盼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如果法无禁止皆可为,那么这个社会上,必然恶行泛滥。

  所以,法律之外,需要有其他的管理手段。

  这种管理手段,其实就是正在建设完善的个人信用体现。

  这种信用体系,可以让被管理者不必受到法律的直接惩罚,却让被管理者一旦违犯,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不便。

  比如,高铁逃票、占座的乘客,可能被剥夺乘坐高铁的权利。

  比如,欠债不还的老赖,可能被剥夺乘坐高铁、飞机的权利。

  这个体系可以不断扩展。

  比如,剥夺某些人使用银行卡的权利。剥夺某些人使用移动支付的权利。剥夺某些人申请各种政府福利的权利。剥夺某些人使用互联网的权利。剥夺某些人进入绝大多数公共建筑物的权利。剥夺某些人被大公司(国家机关、国有企业)雇佣的权利。

  理论上,民间也可以自发使用类似的权力。比如,经常对医生采取暴力的人,被公之于众,被剥夺去医院挂号的权利。除非医生自愿,否则无法看病。反过来,经常给病人滥开检查,经常误诊的医生,也会失去病人。

  被剥夺权利的人,将会处处不便,生活仿佛退回十余年,甚至数十年前。于是,纷纷自律,规规矩矩。

  有人说,日本社会、欧洲社会,绝大多人都严守规矩,老实得出奇。这是没错的。

  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如果有人不守规矩,就要面临被真个社会放逐,寸步难行的严厉惩罚。虽然他们不必承担任何由法律规定的直接损失,不必支付罚金,不会被剥夺财产和政治权利,不会蹲监狱,但是他们被社会排斥,处处不便,生不如死。

  可以想象,类似用手机砸司机的或傻或坏的行为,会迅速推动个人信用体系的完善。随着个人信用体系的不断完善,类似的行为,会越来越少。

  不过,问题来了,只要是阶级社会之中,强制实施的社会规则,就必然有阶级性。

  如何判断是否该剥夺某人,或者某类行为者的某些权利?明确地讲,由谁来判断,由谁做出最终决定?

  这种权力,可以说是新时代的立法权。这种权力究竟应该控制在谁的手里?

  同样是限制老赖,判断权控制在银行和控制在银行贷款者,结果显然是不一样的。

  Choice is an illusion created between those with power and those without. 选择是弱者在面对强者时产生的幻觉。

  所有的政策,对外都是公共选择,其实都是统治者和前者的选择。所以,不出意外的话,未来的诸多非法律性的行为规范的制定权和管理权,还是由统治阶级控制。

  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我们感觉到社会管理越来越严密,但是结果却并未必让我们满意。史泰龙的电影《超级战警》之中,最高管理者高高在上,普通人说句脏话都会扣分,分数低到一定程度,就准备去冰冻监狱接受冰冻+思想改造吧。在未来,建立这样的社会,并不难。

  当然,如果管理者有兴趣,或者认为有必要,也可以释放出一个十足的恶棍。这并不难,只要给恶棍打开技术后门即可。毕竟,相对法律,这些隐性的社会规则,灵活得多。

  邓布利多是规则制定者,也是最大的规则破坏者。

  大数据的时代,为多数人参与政治提供了条件,也为极少数人强有力地控制绝大多数人提供了条件。

  对多数人来说,何去何从?如何去,如何从?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说今天中国是几千年来最好时期
  2. 郭松民 | 金庸先生欠陈毅元帅一个道歉
  3. 戏子当道与亡国动乱——“任何一部历史 都是现代史”
  4. 那些在金庸去世后拿金庸父亲带节奏的人,你们省省吧,尤其是那些工农的后代们!
  5. 果不敢吹,湾不敢吹,天朝大陆果粉真敢吹!
  6. 顽石:袁崇焕死亡之谜
  7. 司马南:关于外来和尚
  8. 顽石:金庸走了,江湖还在
  9. 司马南:王道荡荡与文化软实力
  10. 为什么所有人都害怕人民币破7?6.9和7.1对中国影响多大?
  1. 从重庆公交坠江事件,看某媒体的厚颜无耻!
  2. 党史探究:公然不服毛泽东的凯丰最后走向了哪里?
  3. 说今天中国是几千年来最好时期
  4. 赵东民:秋游俄罗斯有感
  5. 郭松民 | 金庸先生欠陈毅元帅一个道歉
  6. 张文茂:毛主席晚年实践绝不是“晚年错误”,而是新的飞跃
  7. 被崔永元盯上的华大基因,到底是干什么的?
  8. 书店清理库存图书,欢迎选购
  9. 戏子当道与亡国动乱——“任何一部历史 都是现代史”
  10. 还有多少“梁莹”,正在欺世盗名!
  1. 不要毛泽东,决不是共产党的做派
  2. 大快人心的正确决策
  3. 张志坤:中美关系缘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4. 质疑崔永元的请闭嘴PK为何不能质疑他?
  5.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战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谄也!
  6. 房峰辉落马记
  7. 莫言,或许还不如一条狗呢!
  8. 上海警方对崔永元举报展开调查
  9. 终于,房子开始吃人了
  10. 郭松民:为什么说崔永元捅破了天?
  1. 大生产运动中的三五八旅
  2. 沙特“80后”导演的荒诞剧,美国为何没法再演下去?
  3. 从重庆公交坠江事件,看某媒体的厚颜无耻!
  4. 邓小平见金庸:睡觉前爱看金庸的武侠小说
  5. 不靠儿不靠女儿就靠社会主义
  6. “两桶油”将不订购11月交货的伊朗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