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举报最高法:一出演砸了的跨年大戏?

李舟 · 2019-01-20 · 来源:李舟公众号:李舟的庄稼地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而对这种可能的真相的意识,就会让我们以后在类似事件发生时,多一份警惕,一方面不盲从那些有影响的人,另一方面不被那些利用舆论为自己利益服务的人所利用。

  ​​2018年,在最高人民法院被公开举报枉法判案的序幕拉开之时结束,2019年,在舆论广泛关注最高院案卷丢失事件以及陕西千亿矿权纠纷案的氛围中开始。现在,中央成立的以政法委为首的调查组已经开始了工作,在调查结果尚不明朗之际,事件背后的一些真相已经开始慢慢浮出,当无数的人仍然在为崔永元和王L清的勇敢甚至“英雄行为”点赞叫好之时,通过这已经浮出的些许真相,我们却似乎看到了与事件表象并不一致甚至大相径庭的事实:举报最高法,应当是一出精心设计的、剑指千亿矿产资源的大戏,而这出大戏貌似已经演砸!

  我们要判断一个人的行为是否英雄行为,首先要了解这个行为的目的是什么,如果目的是有益于社会有益于国家有益于人类的,那么这个人的勇敢和自我牺牲就是一种英雄行为,但是,如果行为的目的是有损于我们所赖以生存的整体,那么,这个行为不但不能称之为英雄行为,而且,原先被误以为是“英雄”的行为人的动机以及行为人本身,我们都要重新加以审视了。

  在前面《深不见底的权力暗斗——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六大疑问解读》一文中,我们已经分析了崔永元举报最高法的目的,应当最终是为了千亿矿权案的重审,为赵发琦争取探矿权以及随之很可能带来的采矿权,即使对于这是否就是崔永元举报的最终目的仍然存有争议,至少,这也是崔永元举报最高法的目的之一,是他在微博上明确表达过的。至于王L清,他在他的第三个视频中也明确表达了对陕西千亿矿权案的主张:“第一,合作开发合同有效;第二,西勘院构成违约;第三,西勘院应当把探矿权转让给凯奇莱公司。”现在,我们很多人都已经了解到:赵发琦的凯奇莱公司是一个通过造假注册的空壳公司;赵发琦和西勘院之间的合同签订,存在明显的恶意串通;对于迄今为止的勘察结果,是在凯奇莱没有出资的情况下获得的。也就是说,如果凯奇莱获得了探矿权以及随后很可能获得的采矿权,一个两手空空的农民,不用付出任何投资,凭借涉嫌造假的合同,就可以获得估值数千亿的资产!这显然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合法的,更是有害于国家和人民的,而崔永元和王L清的举报却想达到这个目的,那么,对于崔永元以及王L清的举报,就有必要细细研究了。

  作为一介平民,我们无法了解全部的真相(特别是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的情况下),更无法进入当事人的内心去一探究竟,但是,我们可以根据已有的事实进行分析推理。下面,我们就对这起举报事件进行一下分析,是对是错,大家自己判断。

  王林清的举报存在被胁迫嫌疑

  王L清的自述视频一开头就说拍摄这个视频是为了自保,是以防不测,为未来可能出现的变故留下一些证据。也就是说,在自己人身安全没有受到威胁之前,他是没必要公开这个视频的。但是,现在,在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情况下,他却将视频公开了,那么,自保就变成举报了,这就让很多网友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好的工作,这么一个敏感、庄严的工作单位,他的这个举报,无异于造反;失败了,这下半辈子就毁了,而要想成功,最起码也得有过硬的证据,但是,仅仅根据监控视频碰巧在那一天出现故障,就可以断定案卷是法院领导指使人偷走的吗?把举报成功的希望寄托在一个怀疑上,这是一个双博士的智力所能接受的吗?况且,丢失的案卷最后又被恢复了,部分副卷的一度丢失对于最终的审判也没有产生任何影响,那么,这个举报对于院领导能有多大打击?当然,这并不是说院领导就一定没有什么问题,而是说,从王L清的角度来说,他的举报完全是不可思议的,是缺乏充分的理由支持的。至于王林清第二个视频所说的因为他没有按院纪检组领导的意思在王永安、王建刚矿权纠纷案中判王永安胜诉而遭打击报复,似乎是为了佐证他所说的拍视频是以防不测这个说法的,但是,他所说的纪检组领导对他的打击报复,事实究竟如何我们暂时还不得而知,不过至少,他所说的打击报复也还只是停留在猜测的层面,也没有什么证据。总之,王L清的举报很难成功,即使侥幸成功,对别人也产生不了多大打击,而且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以后也很难有好的结果,而失败了,对他则是致命的打击!

  所以,王L清的举报是让人无法理解的。当然,对于王L清的举报,还有一个可以理解的解释,那就是:王L清不是自愿的,是被胁迫的!

  可以佐证这个判断的有以下几点:

  一、王L清说他拍视频的目的是以防不测,是为了自保,并没有主动举报的意思。

  二、王L清所谓的以防不测,显然是指在被陷害而说不清的情况下,发出视频就有可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也会给陷害自己的人施加压力,从而给自己洗冤或避免被进一步陷害。但是,事实上,视频发出前,王L清一直安然无恙。所以,王L清没有主动发出视频的理由。

  三、王L清的自述视频不是王L清以个人名义发出去的,而据说是一个不明人物发给华夏时报记者,由华夏时报发出来的。另外,有网友说,是华夏时报记者金微提供给华夏时报的,而金微跟崔永元关系密切,也就是说,视频有可能是崔永元提供给金微(在视频发出之前,崔永元已经在微博上说有视频要发了),金微然后提供给华夏时报的。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总之,视频应当不是王L清自己发出去的。如果是王L清自己发出去的,他就没必要隐瞒身份,因为视频本身就是他自己,即使不是他发出去的,大家也会认为是根据他的意愿发出去的。所以,视频发出者的身份的隐瞒,就说明发视频的人应当不是王L清。

  四、从视频上看,王L清头发蓬乱,精神萎靡,情绪低落,完全不像一个法官的样子,倒像一个被审讯而在做供述的犯人。从衣着以及他所说的跟崔永元夏天见过一面可知,这个视频应是2018年夏天拍摄,而当时王L清在工作中并未显示有什么异常,至少现在没有看到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当时受到了什么威胁。所以,王L清的这种萎靡的表现,似乎应当不是来自于工作环境即法院,而是来自于某个暂时尚不清楚的力量。也就是说,从打扮、神情、说话等方面看,王L清拍这个视频应当不是自愿的,即使是他所说的“以防不测”也可能是违心之言,因为不是自愿的,但因为某种原因又不得不拍,便表现出这种萎靡不振、恍恍惚惚的状态。

  五、王L清所谓的拍视频“以防不测”的理由是不成立的。首先,案卷丢失如果如他所暗示的,是领导有意为之,那么,领导肯定也知道不是他所为,自然不会因为这事对他发难;其次,如果他担心的是因为在陕北矿权纠纷案上自己曾经表现出明确的跟领导意见不一致,而导致将来领导给他穿小鞋,更是缺少说服力。一方面,工作中表达自己的观点,有时跟领导不一致,这在任何单位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他也并没有固执己见,非要按自己的意思来;另一方面,发生案卷丢失事件之后,他就申请脱离了对这个案子的审理,即使领导真的有徇私判案的想法,此后他也不会对领导想法的实行构成障碍,领导有必要为难他吗?即使是他用来佐证“以防不测”这个说法的王永安王建刚那个案子,所谓因没有按纪检组领导的意思判王永安胜诉而被陷害,也仅仅是他的猜测,而且那件事情发生后,院里给他安排的案子不减反增,这像是院里要陷害他吗?

  六、假设拍视频真的是王L清自己的意思,那么,应当是王L清主动找的崔永元(视频中有一段的开头是崔永元以采访的形式和王L清的对话),而且,他应当和崔永元都互有联系方式,另外,因为这件事情非常重大,他应当和崔永元有非常密切的交流,特别是在视频发出来之前,应当和崔多有沟通。但是,崔永元2018年12月27日的微博显示,崔永元甚至把王当成了韩(陕西千亿矿权案主审法官姓韩)!想一想,一个人把与自己命运攸关的事情托付给另一个人,而这个被托付的人竟然连托付者的姓都搞不清,这可能吗?那么,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崔永元与王L清根本不熟悉,甚至在视频发出之前都没有联系过,也许在夏天录了视频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当然这只是猜测)!为什么不联系?合理的解释是:没有联系方式!网友@司马3忌 也注意到,崔永元1月8日微博发了个截图,显示的是他跟王L清的对话,截图显示他是02:41给王L清发的信息,而截图的时间显示的也是02:41,也就是说,崔永元刚给王L清发了信息之后就立即截图了!正常情况下,应当等一段时间看对方回复,但是他一分钟都没等,这说明他知道对方不会回复或者他不需要对方回复,也就是说,他所对话的这个微信好友应当不是王L清,他只需改一下所对话的这个微信好友的备注名,一个伪造的跟王L清的对话就形成了。那么,他为什么要伪造跟王L清的对话呢?合理的解释就是,他跟王L清没有联系方式,而为了显示他对王L清的关心以及制造王L清失踪的舆论氛围对法院方面施压,这个伪造的截图就产生了。当然,有的思维缜密的网友也许会说,崔永元也可能真的是跟王L清有微信联系,只是为了制造王L清失踪的舆论氛围施压最高院,所以不需要王回复就截图发出来了。但是,如果崔永元仅仅是制造舆论氛围施压最高院,那么,他完全没必要制造这个截图,直接在微博上说王L清联系不上不就行了吗?难道别人还会怀疑他跟王L清没有联系方式?相反,正因为他没有王的联系方式,他才会想着制造一个假象让人相信他跟王有联系方式。

  王L清跟崔永元没有联系方式(至少这是可能性最大的情况,同时也不排除随着情况的变化不久又有了联系方式),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

  1、王L清不是主动找崔永元录制的视频,而是有另外有一个人将他们联系到一起,录制了这个视频。这就进一步证实了王L清录制这个视频并非出于自愿。

  2、将王L清与崔永元联系到一起的那个人不希望王L清与崔永元进行联系,也就是说,这个人与王L清之间有一些秘密,他不希望崔永元知道,而他跟崔永元之间也许也有一些秘密,他也不希望王L清知道。

  3、崔永元要找到王L清的联系方式很容易,王林清要联系到崔L元也很容易,但是他们为什么不联系?说明他们中间的那个人不让他们联系。这个人不让崔永元与王L清联系,他们就不去联系,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人说话很有分量,他能控制住崔永元和王L清。

  4、如果视频是崔永元通过记者金微给的华夏时报,那么也就说明,王L清的自述视频不是王L清让崔永元发的,而是他们中间的那个人指挥崔永元通过华夏时报发的!

  

  

  七、王L清如果拍摄视频真是为了自保而留下证据,那么,首先,他不应当面对一个陌生人崔永元去讲述自己的故事。其次,他应当把视频让妻子或者父母保管,而不应当交给以前并没有交往的崔永元或其他人保管。要知道,这个视频或者这个视频里的内容如果一公开,那就完全可能把王L清的后半生毁了!王L清怎么敢把这样的视频交给陌生人呢?这不开玩笑吗?所以,这个视频一定不是王L清主动拍摄的,视频也不是王L清自己保管的,而应当是让他拍视频的那个人保管的!当然,如何处置视频也不是王L清说了算的。

  八、1月8日,崔永元在他的微博上发布了王L清写给他的一个纸条,纸条上告诉崔永元,他“今年夏天”提供给崔永元的证据资料,崔永元可以“随机发放、使用”,所署时间是2018年12月26日。这似乎告诉人们,崔永元手里的资料都是王L清所提供。但是,网友@司马3忌 分析发现,崔永元在微博上公布的最高院陕西千亿矿权案的两份副卷资料中,可以清楚看见所署时间是2017年12月12日和2017年12月18日,而王林清早在2016年12月29日,即将案卷资料交接给了另一位法官韩玫,脱离了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审理工作,也就是说,崔永元公布的案卷资料,应当还有最高院其他人提供,也可能,崔永元手里的案卷资料,都是其他人提供的,而不是王L清。那么,这就说明,王L清写给崔永元的纸条,有可能是被迫的。当然,视频是王L清的,王L清的这个纸条也并非违心而写。但这样一来,这个纸条的发布,就让人们误以为崔永元公布的所有资料都是王L清提供的,这就保护了最高院其他提供资料的人。不过,崔永元公布资料时却露了马脚,把真相暴露了。同时,这个纸条也进一步说明,王L清与崔永元之间没有联系方式,这个纸条应当是王L清写给其他人,而这个人又交给崔永元的。

  九、王L清写给崔永元的纸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字从左到右,越来越小,行距越来越窄,而且字写到右边离纸的边缘很近,实在写不下去了才开始换行。总之,字左右对比,差别非常明显。这样的书写,说明王林清书写时的内心是压抑的、消极的、惰怠的。为什么左边的字都大、行距都宽?因为开始书写时理智占上风,还保留着平时的书写习惯,写着写着,潜意识就占上风了,内心的情绪就表现在书写上,于是字越写越小,写到纸的边缘了都不愿意换行;等到换行时,又会调节一下情绪,字又写大了,行距又宽了,但是写着写着,内心的情绪又控制了书写,字又越来越小了。所以,根据这个纸条分析,王林清写这个纸条的心理是非常不情愿的,是压抑的、消极的、惰怠的,从而也就进一步表明,他应当是在某种压力下写下这个纸条的。

  

  十、王L清在视频中谈到他认为千亿矿权案中探矿权应当判给凯奇莱,特别强调的原因就是“既然政府的行政机关都认可允许双方进行探矿权转让,我们的司法机关更没有理由去否认这种探矿权的转让。”这个说法非常不像一个专业的司法人员特别是最高司法机构的法官说的话,如果政府行政机关认可的,法院就应当也认可,那司法机构的尊严在哪里?其存在的意义还剩多少?如果这个说法是正当的,那么,民告官的官司,民就只有败诉一条路可走了?王L清还说,对于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纠纷案,杜万华专委曾提出指示意见:解除双方的合同。这本来是最公正的裁决意见,但是王L清当时反对说:“这个案件不能解除,解除没有法律依据,一是双方有继续履行的可能性,只要把探矿权转让了就行。第二,都没有提结束合同,我们人民法院按照不告不理的原则,人家当事人不提这个诉求,我们怎么主动去解除呢?”以我一个法律外行的视角来看,最高法的裁决可以是维持省高院的一审判决的,这样的判例难道不是很多吗?而陕西省高院对于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纠纷案的一审判决就是解除合同,而一审判决是西勘院支持的,所以西勘院本来就有解除合同的诉求,怎能说没有呢?因为这个案子是凯奇莱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最高院的,西勘院只是应诉,按王L清的意思,难道西勘院必须再上诉一次要求撤销合同,合同才能撤销吗?总之,根据视频中王L清所表达的对于凯奇莱与西勘院合同纠纷案的观点,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王L清完全不像是作为一个法律人在说话,而像是在为凯奇莱代言,负责审理该案时如此,脱离该案审理后仍是如此。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最合理的解释我想就不用我明说出来了。

  十一、王L清在视频中说,他曾经因另外一个案子被最高院纪检组领导诬陷迫害,但有的文章说,这是因为王L清多次在外面走穴讲课,冒充最高法办高价班,纪检组调查他合理合法,是尽职尽责的表现。不过我觉得也不排除2014年那次是抓错了人,把正常的讲课当成了走穴。王L清著书很多,但据看过王L清著作的人透露,王L清的书大多更近于编纂,而不是阐述自己法律思想的真正意义上的学术专著,甚至有人认为他的学术著作或者论文,多有抄袭拼凑。他的其中一任妻子曾先后在法院出版社、法律出版社工作,这也为他出书提供了方便。但是,作为一个工作相当繁忙的司法人员,把大量的时间用在出书、写书上,是否有点本末倒置?另外,据有的文章说,王L清有至少四任妻子。个人私生活本不应该拿出来说事,但是这个事实也可以让我们更清楚地认识王的为人,从而让我们对我们要探讨的事情有一个更准确的把握。人们常常将“财”跟“色”联系在一起,贪财多好色,好色也往往贪财,结合上面的事实,我们不难看出,王L清是一个相当灵活、善于为自己谋取利益的人,而这种性格往往是很容易被人利用的。想利用他的人只要抓住了他的什么把柄,或者对其以利诱之,那么,他就很容易被别人控制,成为别人手里的一枚棋子。理解了这一点,前面的分析就更容易理解了。

  举报最高法:长期策划、几经波折的产物?

  2018年末,从崔永元、王林清、中国经营报、华夏时报、南方周末等等在向最高人民法院发难上的联动,我们就很容易看出,这是一个预先策划好的行动。事实上,这个策划很可能从2018年夏天就开始了。

  我们看王L清自述视频中王林清的衣着,就是夏天的打扮,而王L清自己也说跟崔永元夏天见过面。再看崔永元跟赵发琦的合影,也是夏天的打扮。这说明,崔永元在2018年夏天的差不多同一时间跟王L清、赵发琦都见过面。

  前面我们已经分析过,王L清跟崔永元的见面,应当是别人安排的,而不是王L清自己找上门来的。至于赵发琦,更是一个傀儡,背后有操纵他的人。那么,这个背后安排的人为什么看上崔永元了呢?2018年的夏天,崔永元怒怼影视圈,全民关注,舆论一边倒地都站在崔永元一边。很多人对崔永元的支持,已经近乎疯狂,崔支持什么,大家就支持什么,崔反对什么,大家就反对什么。在这种舆论氛围下,如果能让崔永元代言,那效果自然不言而喻。这应当就是王L清、赵发琦背后某个看不见的力量看上崔永元的原因吧!

  但是,既然2018年夏天王L清、赵发琦就被安排跟崔永元见面,行动就该在当时或者稍后的秋初发动,为什么最终却拖到年末才进行呢?

  细心的网友@河马战神 注意到,2018年9月,从未对解放军有过任何正面关注的崔永元突然带着几个人要去老山前线,结果“因为天气原因”改道去了麻栗坡烈士陵园。至于崔永元此行的目的,@河马战神 猜测,其实就是为了引出赵发琦的矿权纠纷案,因为赵发琦就是一位上过老山前线的老兵!

  按道理,选择这个话题做切入点,从媒体传播角度看是相当高明的,因为对烈士和上过前线的老兵的关注,是很能引起人们的同情和支持的,但是,为什么行动没有在当时开始呢?

  原来,是另一位上过老山前线的老兵、某军分区前副司令员罗富强把这出可能已经排好的、正要上演的戏在没有上演时就搅黄了。

  2018年9月18日,崔永元发微博,声称有156位烈士家属从未到过烈士陵园扫墓,自己发誓要用下半生去寻找和帮助这些烈士家属。但这个微博刚发出不久,@罗富强 就质疑崔永元是在用烈士炒作,因为他知道国家对烈士家属的优抚政策是相当周到细致的,所以,首先,烈士家属根本不需要崔永元去寻找,通过烈士陵园就很容易找到,其次,所谓那156位没有去过陵园扫墓的烈士家属,很可能是崔永元随便编造的数字。随后,质疑的人越来越多,崔永元的破绽也暴露得越来越多,借这个话题再引出赵发琦已经很不适宜。于是,崔永元以寻找和帮助烈士家属之名募集了一些打赏之后,便草草收兵,将这个绝好的切入点——通过渲染自卫反击战老兵被国家不公正对待引出赵发琦矿权纠纷案——废弃不用了(当然,这只是猜测,大家没必要当事实看待)。

  2018年11月23日,崔永元在微博上第一次提到赵发琦及其矿权纠纷案,但是没有引起舆论足够的关注,崔永元也就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进行下去。

  一个月后,从2018年11月26日开始,崔永元通过跟中国经营报、华夏时报的巧妙联动,将矛头对准最高人民法院以及院长周强,终于将话题引爆!

  

  举报最高法:演砸了的剑指千亿矿权的大戏

  但是,成功的开始并不意味着结局的圆满。崔永元引爆话题之后,赵发琦和他的凯奇莱便也自然成了人们关注的热点。很快,大家便发现:凯奇莱是个通过造假注册的空壳公司、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涉嫌恶意串通、赵发琦想不付出任何代价就攫取估值数千亿的国有资产、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纠纷涉及高层两大势力的利益争夺、赵发琦有极端的反毛反共倾向,如此等等。本来作为弱势群体、老山老兵,天然地能吸引同情的赵发琦,几天时间里却忽然变成了妄图非法攫取千亿国有资产的利益集团的代表。于是,赵发琦和他的凯奇莱一下子成了崔永元的负资产了,不知什么时候,崔永元将他涉及赵发琦的微博全删了。不提赵发琦之后,崔永元继续将矛头对准最高院,频繁要求最高院向他道歉。但是,这种对道歉的渴求,其实是戏已演砸,崔永元想找个借口尽快脱身的心理表现。

  有人可能要说,崔永元明明是冲着最高院去的,而中央成立的调查组正在对最高院进行调查,这说明小崔的举报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为什么要说戏演砸了呢?

  事实上,举报最高法的目的只有一个:为凯奇莱争取探矿权!

  其一、如果举报仅仅是冲着最高院去的,与赵发琦就没有多大关系,直接将最高院的问题揭发出来就行,完全没必要让赵发琦露面。但是,崔永元在去年夏天就与赵发琦见面,去年11月底又跟赵发琦见面并发微博,去年9月去麻栗坡烈士陵园,也有想借此引出赵发琦的嫌疑。去年年底,崔永元也是以他和赵发琦的合影为封面的影射文章做引子,以替赵发琦鸣不平怒骂最高院的微博开始了举报最高院的行动。再对照一下王L清揭发最高院问题的另一个案子,崔永元为什么不把那个王建刚也叫上合个影,围绕他发几个博呢?显然,赵发琦和他的千亿矿权才是崔永元及其背后力量的真正关注点。

  其二、正如我们上面所分析的,这次举报最高法,是经过长达半年的精心策划、反复修改行动计划,并与好些媒体和大V联动,才最终将计划成功实施的,而这样精心的设计,除非背后有巨大的利益可图,否则傻子也不会干这样有巨大风险的事!要知道,这可是跟最高人民法院在较量啊,而且还没有什么致命的证据,所谓证据全都是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上的!想一想,即使最后真的证明最高院有问题,从而处理了几个官员,能给崔永元、王L清或者其背后什么人带来什么巨大的利益吗?显然,这样的利益是看不到的。相反,让赵发琦的凯奇莱获得探矿权,那看得见的巨大利益很快就会出现在眼前了!

  其三、这次举报最高法行动,是以崔永元的一个民国故事《你怎敢这样离奇?》开始的,这个民国故事应当是精心设计的,它应当点明了这次举报行动的核心思想。这个民国故事讲的是一个被枉法改判的案子,那么,举报改判案子的判案者,最终目的是为了案子得到公正的判决呢,还是为了让判案的人得到惩罚?显然,符合情理的答案应当是前者。而且,如果是冲着后者去的,那么,举报就不应当仅仅以某一个案子为证据,而是要搜集很多的与这个判案者有关的证据,来达到惩罚断案者的目的。但是,在崔永元的这次举报最高法的行动中,我们看到崔永元只用了凯奇莱与西勘院矿权纠纷案案卷丢失这个证据,甚至王L清视频中说过的另一个矿权纠纷案,他连提都没提。所以,显而易见,这次举报,民国故事中的所谓“周羌法伏法”,仅仅是制造舆论氛围,对“周羌法”施加压力,迫使其重新断案,把探矿权判给凯奇莱而已!

  所以,当赵发琦在舆论中成了反面角色,当崔永元删掉了有关赵发琦的微博,便意味着这起剑指千亿矿产的举报最高法行动彻底失败了!一出精心设计的的跨年大戏就这样演砸了!

  前面我们已经分析了,王L清举报最高法,有很大的被胁迫的可能,那么崔永元呢?从崔永元的性格、崔永元在举报过程中的表现,以及崔永元本来与陕西矿权案并没有多大关系来看,崔永元被胁迫的可能性基本上为零。那么,崔永元有没有被人利用的可能呢?前面我们已经分析了,这起举报最高法的行动,真正的策划者,是一个隐在崔永元、王L清背后、有着非常大的能量的人,这个人的地位和能量足以让王L清冒着牺牲下半辈子的风险去拍摄举报视频,也足以让崔永元敢于公然作出“周羌法伏法”这样的预判。既然这个人地位如此之高,那么,他(更可能是他的代理人)找到崔永元时,不可能说出这个案件背后的所有的真相,而应当是用一些充满正义的、冠冕堂皇的话来打动崔永元,从而让崔永元主动地、积极地、甚至正气凛然地参与到这个举报行动中来。所以,崔永元被利用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是,有的网友可能要说了,在快鹿集资诈骗案中小崔被利用,在这起举报最高法事件中小崔又被利用,小崔为什么那么容易被人利用呢?说实话,这个问题我也很难回答,但是,我仍然愿意相信,崔永元是好心被利用。

  分析到这里,有的网友可能要说了:分析来分析去,不过都是些推理,还不如安安静静地等调查组的调查结果。当然,我也希望调查组能把一切真相都调查清楚,但是,理智地想一想,即使调查组的调查结果出来了,这起事件背后的那个人能露出来吗?虽然我也希望他能露出来,但可能性有多少?而这个人如果一直被很好地隐藏着,那么所谓真相也仍然只是表象。从这个角度说,我们这篇分析还是有价值的,不管是在调查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还是之后。至少,它能让我们意识到一种可能的真相,而对这种可能的真相的意识,就会让我们以后在类似事件发生时,多一份警惕,一方面不盲从那些有影响的人,另一方面不被那些利用舆论为自己利益服务的人所利用。

  微信公众号:李舟的庄稼地​​​​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的开会文化:从七千人大会谈起
  2. 孙锡良:五点回应
  3.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4. 张耀祖:1992年,中国向右,我向左(有删节)
  5. 一个博士生的返乡亲历:为什么我们越读书越困窘
  6. 王绍光:是什么让我们虽财富增长却不幸福?
  7. 中国最牛逼的科技公司是哪个?
  8. 恶毒的粉红战略:刷屏的佩奇
  9. “三中全会”以前,南街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然而却碰到了新的课题,面对难关,他们如何度过?
  10. 赵正永倒台,意味着什么?
  1.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2. 从《邓小平时代》回看毛泽东时代
  3. 毛泽东:你瞎指挥,我就乱报
  4.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
  5. 再扒“公知”的画皮
  6. 顽石:窥一斑而能见全豹乎
  7. 顽石|为什么大多数清官、忠臣都没有好下场?
  8.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9. 卢麒元:《何新发现了什么》——何新先生关于共济会的系列文章
  10. 郭松民 |《亮剑》:要害在哪里?
  1. 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2. 不要争了,淮海战役的指挥者非他莫属
  3.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主席,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4.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5.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6. 深不见底的权力暗斗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六大疑问解读
  7.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8. 司马平邦:历史必将还他千年英名
  9. 原国家副总理吴桂贤率500宗亲纪念毛主席诞辰!
  10. 从《邓小平时代》回看毛泽东时代
  1. 谁终将声震天下?谁终将点燃闪电?
  2. 比权健更狠!成本100,售价40万,数千家庭血本无归!
  3.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4.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5. “二胎大省”也不想生了,生娃为何这样难?
  6.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