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赵正永倒台,意味着什么?

李舟 · 2019-01-19 · 来源:李舟的庄稼地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月15日傍晚,我刚一上公众号,就看到好几个人给我发信息,说赵正永倒台了,让我注意。

  赵正永这个名字,很多人可能都比较陌生,但对我来说却是相当熟悉的。当年华南虎照事件,赵正永是陕西省的副省长,调查华南虎照事件,就是他负责的。事实证明,华南虎照事件的调查结果,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平息舆论,人为制造的一个结果。在调查结果出来后,我曾写过好几篇文章,质疑整个调查及其结果。但是人微言轻,质疑的文字很快就被淹没在失去了理性的骂声和对事件处理的叫好声中。那时候,可以想象,我越是确定调查结果不可信,越是认为周正龙案是冤案,我就越相信赵正永这个人不是一个正直的、实事求是的官员。事实上,大家应当也都看得出来,这个人的相貌一定程度上就反映了他的人品。那时候,我就深深意识到,只要赵正永这个人身居高位,陕西就很难有希望。然而,在处理了华南虎照事件后,赵正永便一路高升,从副省长到省长,再到省委书记。幸运的是,赵正永掌舵陕西的时间并不长久,2016年3月,任职陕西省委书记三年多的赵正永被免去省委书记职务。

  岁末年初,陕西千亿矿权案引得舆论沸腾,在了解这个案件的过程中,“赵正永”这个名字又出现在了我的视野。所以,在我写有关这个矿权案的文章时,我就已经意识到赵正永与这起矿权纠纷案牵涉极深。亿万富豪刘娟的黑幕赵发琦已经揭发得很细了,而赵正永就是站在刘娟背后,被赵发琦形容为“亲自赤膊上阵”的那个人。被赵发琦举报、也被媒体广泛报道的所谓陕西省政府干预司法事件,就发生在赵正永任省长或省委书记期间。

  所以,当听说赵正永倒台了,我自然是十分欣喜,因而对大家让我“注意”的提醒一时没有回过神来。随后又有两个人给我发信息,说赵正永倒台了,让我赶快投降。当我终于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时,不禁哑然失笑。

  很多人看问题,往往是两极对立的,你反对这个,他就认为你支持那个。这种思维比较简单的人,对于较长的、有点思辨性的文章一般也是很难看进去的。所以,劝我投降的那两位网友即使是囫囵吞枣地看过我的文章,也一定是没有耐心看完,因而连我的观点和立场都没有搞清楚。

  当然,网友提醒我注意还是有些道理的。当大家提醒我后没多久,我的公众号里关于千亿矿权案的有关文章就都被删除了(其中一篇点击不高的文章后来恢复了)。显然,不管是提醒我的人还是微信公众号编辑,在赵正永倒台后,就都意识到了一种可能:赵发琦那边的力量可能占上风了!既然赵发琦那边的力量有可能占了上风,而我的文章主要就是分析被主流媒体包装得高大上的赵发琦那边的力量的,那么,我的文章自然就有些风险了。

  不过,在对提醒我的网友心存感激、对删除我的文章的小编表示理解之外,我仍然觉得大家有些小题大做、有些过度敏感、对于我们的政府有些过于不放心了!

  首先,赵正永的倒台是否与千亿矿权案有关还不可知,即使与这起矿权案有关,也仅仅说明,中央调查组的工作已经有了初步成果,中央彻查这起案件背后腐败的决心是坚定的、不容置疑的。当然,调查工作只能一步步来,先从表现得最明显的权力腐败方面着手,然后再一步步深挖。我们从赵发琦的举报材料中可以看出,围绕西勘院与刘娟的香港益业的合同所表现出的权力腐败显然更加明显、更加露骨,那么,赵正永的首先倒台自然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这就像我们普通百姓揭发刘娟背后的黑幕,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支持赵发琦及其背后的力量,我们揭发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问题,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支持香港益业与西勘院的合同。同理,中央对赵正永的调查,并不意味着中央就支持赵发琦一方。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在赵正永被调查之后,赵发琦一方很快就搞了个多位法律专家论证凯奇莱应当获得探矿权的材料发在了网上,而这个材料刚发在网上不久,就被彻底删除了!

  另外,大家再想想:关于凯奇莱与西勘院合同存在造假、恶意串通等问题,经常上网、比较关心时事的网友差不多已经是尽人皆知了,在这种情况下,凯奇莱通过权力获得探矿权的可能性还有多少?假设一下,将来真的凯奇莱获得了探矿权,那么会发生什么?政府难道想不到这么做对自己声誉和公信力的打击会有多么大吗?政府难道想不到这么做的示范效应将会造成怎样的一个局面吗?如果我们普通人都能意识到这么做的后果,难道领导人能意识不到?虽然权力经常会被用来牟取私利,但这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如果一件事情已经被大家普遍关注,权力的意图也被大家看得一清二楚,那么,在这件事情上,权力还会继续伸手吗?如果继续伸手,更高的权力难道会坐视不管吗?所以,我们要相信政府,相信政府的智慧,政府虽然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恐怕并没有很多人担心的那么不堪。

  至于一些网友对我的安全的关心,虽然我很感激,但我觉得这些网友可能把这事想得过于严重了。我等一介草民,对于一件涉及公众的事情,议论几句,摆事实讲道理,不造谣不惑众,为国家利民众,牺牲时间、精力,从中没有任何利益可得,如果这样都有危险,那这个社会会是多么的不堪!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希望?

  当然,有人会说,你说话,造成了影响,可能就挡了别人的财路,被挡了财路的人就会跟你过不去。

  首先我觉得一篇文章这么点阅读量也产生不了多大的影响,而且能挡那些腐败分子的财路的,一定主要在更高的权力。其次,文章的影响力越大,对腐败的威慑力就越大,写文章的人也就越是安全,可惜我希望我的文章有更大的影响力而事实却并不如意。另外,我觉得社会还是需要有一些正气的。如果看到明显的危害大众的事情发生,大家心知肚明却都闭口不言,那么,这样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危及我们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而且以后我们能说话、敢说话的机会也就会越来越少。中医讲“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当一个社会正气占上风时,邪气自然就会避而远之。邪气不会因为我们的躲避而不侵犯我们,相反,正是因为我们有正气、对邪气不畏惧不躲避,邪气才不会侵犯我们。但是,一个社会的正气,需要无数的人一起来树立。

  我对术数是有深入研究的,我深知人的命运在冥冥中早已注定,人们为自己能有一个好的命运所做的一切算计恐怕都是徒劳的。抗战时许多人为了保全自己做了汉奸,但最后结局好吗?所以,觉得问心无愧的事情就放心去做,至于结果如何,就听凭老天去安排吧!

  最后,再顺便说几句最高院对凯奇莱与西勘院合同纠纷案的终审判决。

  我们看到,岁末年初的举报最高院事件,表面上针对的是最高院的案卷丢失,实际上是认为最高院枉法判案。很多人不明白,既然法院判的是赵发琦赢,为什么代表赵发琦说话的崔永元还认为最高院是枉法判案呢?

  我们知道,赵正永是2016年3月被免去陕西省委书记职务的,在此之前,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纠纷案一直压着没有审理,而据王林清的视频透露,最高院正是在2016年3月,也就是赵正永被免职之后,又开始准备审理这个案子了!王林清的视频还透露,最高院一开始准备将这个案子发回陕西重审,后来又决定判这个案子无效,解除合同,而最后的判决结果则是认定合同有效,继续执行,但没有将探矿权明确判给凯奇莱。

  从这个过程,我们首先可以看到,最高院对这起案件的审理,确实受到了来自陕西省政府特别是赵正永书记的影响甚至干预。其次,我们还可以看到,判合同无效,解除合同,是最高院领导的初衷(从法律上说,这其实也是最正确的判决)。将案子发回陕西重审,其实跟判合同无效几乎是等同的,因为陕西省高院的一审判决就是合同无效。那么,最高院为什么在赵正永执政陕西期间不判合同无效呢?判合同无效不正是陕西省政府所希望的吗?大家现在也都知道了,赵正永是支持刘娟的香港益业与西勘院的合同的,即使最高院领导认为判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无效是正确的,但考虑到赵正永的态度,如果判合同无效,就几乎等于是间接地判香港益业与西勘院的合同有效了,而如果这个合同有效,那就是国有资产的更大流失!因此,在赵正永被免职后,最高院领导可能觉得可以不用担心判凯奇莱这个合同无效,香港益业那个合同就得继续执行了,所以才准备开始审理案件,判合同无效。

  那么,后来为什么又没有判合同无效呢?恐怕最高院领导又担心虽然赵正永已经离职了,但他的影响还在,判凯奇莱的合同无效,结果还是有可能导致香港益业的合同执行,最终仍然让腐败分子得逞,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于是,最后,最高院用了一个巧妙的办法,判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有效,继续执行,但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条文,没有将探矿权判给凯奇莱。这样一来,一方面,就等于西勘院与香港益业的合同作废了,另一方面,因为认定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作合同仅仅是合作勘探的合同,而勘探工作事实上已经结束,继续勘探,恐怕也很难再有什么成果,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几乎等于事实上判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无效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判合同有效,赵发琦一方还要借助崔永元举报最高法了!当然,判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有效,在法律上是欠缺说服力的(具体原因在《深不见底的权力暗斗——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六大疑问解读》一文中已有详细阐述),但考虑到这个案子的特殊情况,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总之,在这起矿权纠纷案中,最高院的领导们根据具体情况,灵活变通,扛住了外部的压力,通过法律手段,保护了全民资产,最大程度地防止了给刘娟和赵发琦背后的腐败分子以可乘之机。——当然,最高院的领导们这样做,也有为自己考虑的成分:如果这个案子涉及的千亿国有资产通过法院的判决最后到了与权力串通的私人手里,将来要是被人举报,中央调查起来,最高院也难脱干系!

  通过对最高院领导在这个案件上的行为和心理分析,我似乎隐约看到了最高院领导们(特别是作为法律专家的杜万华专委)的苦衷和用心。虽然,这里面应当也有利益平衡以及自我保护的成分。但不管如何,最终的结果是国有资产保住了。所以,不管在案卷丢失事件中最高院领导是否存在问题,我都要为最高院领导们在这起案件中,通过法律手段防止权力腐败所做的努力点一个赞!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
  2. 顽石|为什么大多数清官、忠臣都没有好下场?
  3. 卢麒元:《何新发现了什么》——何新先生关于共济会的系列文章
  4. 罗援少将动情泣诉:一位老军人的勇敢与忠诚!
  5. 陈永贵抗战时“当伪代表是经过地下党组织同意的”
  6. 再扒“公知”的画皮
  7. 人民币,182万亿元的轮回
  8. 吴铭:中国财政问题的根源在于过于依赖税收
  9. 德国盘查储存纽约的黄金遭拒——中国存放美国的600吨黄金是否需盘查
  10. 查不完的传销,无法治愈的穷病
  1.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2. 从《邓小平时代》回看毛泽东时代
  3. 毛泽东:你瞎指挥,我就乱报
  4.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
  5. 顽石:窥一斑而能见全豹乎
  6.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7. 张志坤:以协议结束中美之间的冲突,这应该属于政治神话
  8. 顽石|为什么大多数清官、忠臣都没有好下场?
  9. 郭松民 |《亮剑》:要害在哪里?
  10. 卢麒元:《何新发现了什么》——何新先生关于共济会的系列文章
  1. 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2. 不要争了,淮海战役的指挥者非他莫属
  3.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主席,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4.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5.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6. 深不见底的权力暗斗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六大疑问解读
  7.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8. 司马平邦:历史必将还他千年英名
  9. 原国家副总理吴桂贤率500宗亲纪念毛主席诞辰!
  10. 习近平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1. 谁终将声震天下?谁终将点燃闪电?
  2. 裁员凶猛
  3.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4.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5. “二胎大省”也不想生了,生娃为何这样难?
  6.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