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这“十三道保命题”叫我来做,那我一定没命了!

坚强 · 2019-03-04 · 来源:为什么会这样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们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善良为什么就会从普遍变得如此稀缺了?!犹为可怕的是,这种认识竟然越来越成为了一种社会不可撼动的共识!

  和很多的年轻人说起我们小时候生活得很幸福,但是大多数的年轻人都会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有的说,那时有手机吗?没有,切~ 那时有网络吗?没有,切~ 那时有肯德基吃吗?没有,切~,在他们无数个“切”之后,我淡淡的说了一句,那时我们根本不用做什么“保命题”!

  也许有的人还不知道“保命题”是什么,开学了,我们的官媒郑重其事的对学生出了“十三道保命题”,还要让各地的学校都重视起来,让学生们要百分百的掌握这些题,为的是保证学生们的安全,我也看了一下这些“保命题”,看完了我吓出来一身冷汗,暗自庆幸,幸亏我生在毛泽东时代,要是按照我那时所经历的社会和受到教育的思想,那我一定没命了!我们首先来看这些题是说的什么:

  第一题,在小时候上学放学遇到叔叔喊你上车,这种事情我遇到过几次,只不过那时没有汽车,都是自行车,有一次家里吃中饭晚了,离上课时间就还有十几分钟了,我扒拉完最后一口饭,扯起书包就往外奔,那时迟到要站着听一节课,站倒不怕,问题是要被其他同学笑话的,咱丢不起那人啊。我只顾低头猛跑,在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撞上了一台自行车,确切是说,我还没撞上,但是那个骑自行车的叔叔却因为躲避我摔倒了,我话也没说,还想跑,那叔叔喊了一声,站住,在马路上这么跑,撞了人也不管吗?你家大人怎么教你的,我站下来说,叔叔,我上学要迟到了,迟到要被罚站的,结果可能大家想到了,那叔叔把车扶起来,一拍自行车后货架说,上来,我送你去学校,我不认识那叔叔,甚至送我到学校后,我连谢谢都没有说一句,因为刚到学校门口就听到了预备铃,我头也没回的就跑进了教室,这个事情,在我的记忆中几乎已经遗忘了,如果不是看到这个“保命题”,我是想不起来的,这说明我记忆中,这件事情算不得什么“大恩大德”,只是在那个时代经历过的一件小事,可是,如今这种在那个时代丝毫不可能引起一点点怀疑的事情,今天却被放到了“保命第一题”来,这一题,我相信在毛主席时代和我一样选择毫不犹豫上车的人,绝对占据大多数,当然,那是因为那时把坐自行车视为享受的人是大多数!

  至于第二题,我只能说,在那时,大多数的学生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那是一种幸运,我们小时候被不断的教育要做好人好事,可惜有机会做好人好事的时候很少,如果遇到有人求助,那大多数学生都会欣然接受的,毫不夸张的说,小时候要是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有一种骄傲的感觉,我也相信,这种感觉也不是仅仅我的个人感受!所以,这第二题,看来在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人也只能拿零分了!

  这第三题,我没有经历过,因为那时就算是后面有人一直跟着,也不会害怕的,我小时候上学,有一段近道,是一个山间小路,我小时候叫那条路“山旮旯路”很长,两边都是山,山脚下有小块麦地,这条小路就是一条羊肠小道,这条路只有正午时分能看到太阳,其他时间因为被两边的高山挡住了光亮,还是有点黑的,一路上若是一个人没有,还会有点害怕,但凡有一个人,那心里就安稳了,那一起走得越远越好,所以这第三题,回答也是零分,因为那时根本就不会想到谁长时间的和你走一起是跟踪你想害你!

  这第四题吗,我小学时期到中学时期遇到高年级欺负低年级的事情,都是采用和他们干到底的方式对对待,小学时期高年级欺负低年级的事情,主要有几件事,一个是抢乒乓球台,那时学校里有5个水泥做的乒乓球台,我们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很喜欢打乒乓球了,我们学校那时就是一千多人了,球台不够用,所以一下课都是飞快的冲出教室占领乒乓球台,有的高年级的人来晚了没抢到,就耍无赖,遇到胆小的,被高年级踢一脚就灰溜溜的自己走开了,我是跟他们讲道理,最不济让一步弄个双打,有的高年级不干,就动手打人,或者直接跳到水泥台上去不让打,他们跳上去,我也爬上去,要不打谁也别打,总之,在学校时,我和同学打架不少,但是每次打架我都会不断的念叨一句口头禅,“有理走遍天下,老子不怕你”,还有就是星期六大扫除抢水管,高年级的学生去接水的时候,如果看到排队接水的都是低年级的学生多,就会不排队去霸占水龙头,那时一到星期六就会把水盆撞得一个瘪一个瘪的,抢水龙头的时候用水盆互相撞导致的,那时我们读小学的时候没有谁敢去管别人要钱的,到了初中偶尔有社会上的或者是高年级与社会上的混混勾结要学生掏钱给买烟抽的,但是大多数学生不给,(当然,那时学生钱也少),有的学生被抢了,就去找到对方家长告,那时没有报警的概念,但是这种事情太少太少,我中学三年,就遇到过一两次!但是那时的解决办法一般都是自己抗,在学校中那些混混是不敢进去学校的,老师看见了就骂出去了,都是在放学的路上堵,但是总体来说,服软的很少,所以,这一题,对于那个时代来说,也是零分的多!

  这第五题在那时可以说基本所有的人包括老师都是考零分了,小学的时候,经常遇到老师上课的时候有学生家长的同事来找学生说家里出了什么事情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某某学生家长的同事,那老师就会帮着学生收拾书包让来人把学生带走,有时候不用来人,一个电话打到学校,学校的其他老师就过来说一声,学生就收拾走人了,就是这样的方式!

  这第六题,那时家里遇到敲门的,几乎百分百的学生的应对方式都是边喊着“谁呀”,边就把门打开了,遇到不认识的也是赶紧请进屋内,遇到懂事的孩子还会端茶倒水的招待来人,遇到有事要等待家长的,那就让他等好了,甚至自己跑出去玩把陌生人留在家中都没啥,我小时候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我把来人自己留在家里我出去玩,家人知道后,只会责怪我不懂得陪客人不讲礼貌,但是从来没有教育我要盯着来人别把家里东西偷了等之类的话,别说来人敲门了,那时家里晚上大门四敞大开的时候有的是,因为那时候家里是没有厕所的,晚上要上厕所都是出门上公厕,有时候因为天冷,有时候觉得害怕,反正晚上出去上完厕所后回来忘记关门直接拱到被窝里的时候太多了,家长第二天发现门没有关,也会训一句,但是都是轻描淡写的,因为那时家里被偷的可能性太小,家长也都不太当事,所以说,遇到陌生人不放进家的事情,在那个时代的学生们是几乎没有的事情!第七题略了,因为那时大多数家里没有电话!

  这第八题,客观的说,现在也很少的可能能够遇见,毛泽东时代就更少了,因为在那时即便是主人没在家,其他邻居看见了可疑的人可疑的行为,都会问一句的,那时和现在如果晚上谁家进了贼的话,那时是喊一声,全院全楼的灯都亮了,都开门出来了,而现在要是喊一声,基本是家里开着灯的就闭灯了,开着门的就关门了,说现在可能是不客观,但是在10多年前,这是一种现实!至于如果真遇到贼怎么办?拿我小时候来说,一次是8,9岁的时候遇到一个摸包的,当时大街上有人喊抓小偷,我旁边的一个挑着菜筐卖菜的妇女,把菜筐猛地墩在地上,抽出扁担就去追那个从她旁边跑过去的小偷,那小偷跑了几百米吧,大家都在后面喊抓小偷,后面追的人有几十人之多,后来那小偷迎面有一个人使个绊子把小偷撂倒了,大家一起上来摁住小偷,把他送到派出所去了,那个妇女也跟着一直进去派出所把小偷交给了公安,等他回到自己菜筐那里,菜筐里的菜一点也没少,你问我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啊?因为那时我在街上摆小人书摊,一分钱看一本,我跟着去抓小偷,我的几十本小人书也没少一本!这是我上小学的时候遇到的事情!

  上中学的时候,有一次看到一个人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在一个房屋后面的窗户里想挑起屋里的一件衣服,我和同学都怀疑这个人是小偷,就盯着他看,那个人看我们俩在瞪着他看,就明白了我俩的心思,有点尴尬的说,这是我家,我钥匙锁到屋里了,在衣服里,说话间,衣服已经被他挑出来了,他从衣服兜里摸出钥匙,对我俩说,就是这钥匙,后来,我们一直跟着他绕道屋前面,看他熟练的打开屋子才走开,我以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来举例,只是想说明那时人们心中是不太怕贼的,而贼是怕人的,所以,这道题没有遇到过实例,但是我想,那时的人如果刚好遇到家里进贼了,即便是小孩,基本的应对措施是大喊“抓贼啊”胆大一点的像我和我同学这样的,那基本就是上去拽住那个贼,现在搞得好像好人要躲着坏人才是聪明才算正确,那时不是这样的!

  后面的几道题我也就不截图了,比如说如果遇到陌生的阿姨给你糖吃该如何应对,那时父母的教育也是不让要别人的东西,但是主旨不是担心别人会害你,而是教育你要有志气,不要轻易接受别人的恩惠,小时候遇到过同学父母,家长同事,邻居什么的给糖吃,没遇到过陌生人给糖吃!

  还有说和妈妈走散了咋办的,那时没有什么游乐场,有菜市场,我和妈妈上菜市场上要是走散了,我就自己回家了,妈妈也从来没有担心过,我六岁上学,学校离家里大约有五里地吧,我父母没有一天接送过,那时学校放学没有家长来接,都是各自结伴回家,有时候贪玩玩到很晚才回家,父母也没有当成了不得的大事来严厉教育,都是嘱咐以后别玩这么晚了云云,没有说过类似于被人拐卖了怎么办此类的“吓人话”!

  所以,看完了这“十三道保命题”,我想,按照我们那时的答案,那我们的命一定是保不住了,但是,这也不得不让我去思考,何谓幸福,我觉得,所有的幸福,都有一个必要前提,那就是安全感,没有一种踏实的长久的安全感,妄说幸福那叫愚昧,而且我认为,对于这种安全感踏实感的追求,除了社会环境的营造也有自我价值的追求,比如,“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追求这种内心踏实感的人,那就不会太坏,当然,今天的社会用这句话来说可能说明不了问题了,因为就从这“十三道保命题”来说,其内在的逻辑就是,即便你不做亏心事,也要时刻提防着鬼敲门,这算不算证明这个时代鬼太多了呢?!

  这十三道题,我不知道现在的学生考完以后会对我们的社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印象,但是我看完之后,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个题都铭记于心的学生,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还会相信陌生人是个好人吗?还会相信别人在做好事吗?如果一个人不相信这个社会还有好人好事,那么这个人有多大的可能自己去成为一个愿意帮助他人愿意做好人好事的人呢?!

  今天有多少人抱怨我们社会的冷漠,可是,我们的教育却在无形中教育人们就应该冷漠待人,任何一个人,即便是热心肠的人,当他每每以自己的一片热心对对待他人,换来的只是一盆从头浇到脚的冷水,那么他的热心用不了多久也就会冷却了吧。

  有人说,这些保命题,就是针对今天的社会现实,是能够最好的保护自己的方式,应该有这样的教育而且很有必要,可是,我却想问,从我小时候所经历的教育来看,(我相信这不仅仅是我自己这样),基本上人们是采用以善待人的方式,而今天,教育学生基本上的以恶度人的方式,既然教育呈现出一种人不值得信任,对人以不信任的态度为第一位,那么人类的同情心爱心善行还会有多少存留呢?!

  因为今天的客观现实就是人们越来越自私了,所以要保留对他人的足够警惕,我就想问问,一个令人们越来越自私的社会,是一个好社会吗?!这样的社会真的会让人们增添更多的幸福感吗?!

  最后说一句不是题外的话,有一个学校出了也是类似的一道题考学生,大概就是说下雨天如果遇到陌生人把他的伞给你是为什么?学生的回答千奇百怪,有的说是想泡妞,有的说是想耍酷,有的说是想趁机偷你的东西,总之,就没有一个学生认为这个人是在做好事,面对着这些答案,这个学校的校长痛心的对学生说,这就是在做好事,因为我们的那个时代这样的做法很普遍的,校长说自己就曾经很多次这样做过,最后,校长沉痛的说,那个时代是真实存在的,如今对学生们说起来,学生们认为是在说一个美丽的童话,我们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善良为什么就会从普遍变得如此稀缺了?!犹为可怕的是,这种认识竟然越来越成为了一种社会不可撼动的共识!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吹牛皮的笑话干实事的,评联想嘲笑华为一事
  2. 安生:拉朝鲜进入朋友圈?这是一个问题
  3. 老田 | 人类历史上空前规模的剩余吸收难题:2019年统计公报读后
  4. “弟兄们”还是“同志们”
  5. 安生:寡妇门前是非多
  6. 土耳其一个人见人厌的国家,这次又来招惹中国
  7. 刘继明 |我们怎样理解浩然?
  8. 比“啃老族”更赤裸裸的, 是社会分工的“啃老化”
  9. 刘震云的写作为何走进死胡同?
  10. 秦王有令:鸿鹄不得有志
  1. 对于《邓力群赢了,李某输了》一文的修正
  2. 毛主席说“干部子弟是一大灾难”,事实令人乍舌
  3. 强硬!强悍!特朗普的“追加措施”被金正恩拒绝!
  4. 郭松民 | 范冰冰:复出何太急?
  5. 王林清所犯的事情可能比他所说的更严重
  6. “金特会”真的谈崩了?两个不为人知原因浮出水面!
  7. 孔庆东:什么是圣人?
  8. 突发:特朗普画皮被撕了!原来他从没想过让美国变伟大
  9. 郭松民 | 枭龙惊天一击,彰显中国优势
  10. 楚刃:读书人要有一点气节——也谈李锐
  1. 老田 | 人世间唯一的毛泽东“私人特务”走了:对李锐“非毛化成绩”的初步总结
  2.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联,有关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3. 老田 | 李锐从逃兵到功臣的华丽转身:解放战争期间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4. 对于《邓力群赢了,李某输了》一文的修正
  5. 老田:彻底失败的“千里跃进大别山”行动
  6. 毛泽东阻止给周恩来治疗癌症真相
  7. 说说对越自卫反击战
  8. 郭松民:《“儿子”来了》为什么最受欢迎?
  9. 雨夹雪旧文给李锐盖棺定论:反共反毛的小丑
  10. 双石:亲历熊蕾PK李锐
  1. 胸怀坦荡的毛泽东是如何评价自己的
  2. 突发:特朗普画皮被撕了!原来他从没想过让美国变伟大
  3. 毛主席说“干部子弟是一大灾难”,事实令人乍舌
  4. 对于《邓力群赢了,李某输了》一文的修正
  5. 病榻上“等死”的阿嬷,与“被消失”的中国农村
  6. 语文教材删《陈涉世家》?回应:历史教材有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