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答80后愤怒的道长同志

共产党员 · 2011-04-0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答80后愤怒的道长同志  

你好!你的《对“彻底革命派”的批判》,说明你是关心国家大事的。这正是毛主席的殷切期望。毛主席向我们说过“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但你文章的立意我不能赞成,我认为你反对“教条主义”打错了方向,正好与右派相呼应。左派中的主要倾向问题,是右,还是什么极左?我和你的看法相反,你是受左派中的流行观点的影响了,不是你一个,因为它是流行观点。这个观点实际来源于对文革的看法,毛主席对批判极左是慎重的,特意指出了极左的本质是“形左实右”,他认为主要危险是右倾翻案,就是翻继续革命的案,借文革中的缺点错误。文革时我们不理解,历史证明毛主席是对的。而今天不过是这场斗争的延续,说文革,口必涉极左,在左派中几乎也成了时髦,今天当然也有“左”的倾向,但始终不构成主要干扰。  

你的题目也太时髦,不做彻底革命派做什么?当然你是打引号的。你说的体制内的改良派,是存在的吗?我说只是善良者的愿望,是好事者的杜撰。我宁愿说就是一个派!唱红,打黑,民生,这些口号,都是要欢迎的。打黑,据说是逼出来的,我09年的解读是显示警力,言下之意是配合60大庆,总归是保卫“改革成果”。但被一些人蓄意放大了。  

黄尔文先生《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是讲路线的,我认为讲的不错。但最后一句,竟让文章的光芒荡然无存。我原本就是不乐观的,时时想着地陷天塌,特别是09年以来。左派果真还有幻想的时间吗?我是不敢想。  

我看你文章的亮色是提出了“中国问题”,有人说你没有指出怎么办?而你说了,说了毛主席指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道路:“中国问题就是农民问题,农民问题就是土地问题,谁解决了土地问题,谁赢得了农民,谁就赢得了全中国。”这就是你文章的超乎寻常的价值。但这一点你显然针对的是忽视经济基础的倾向。你也实际指明了今天的问题是工人问题,也就是饭碗问题。但工人之间也被饭碗给“分化”了。  

下面,我就五点谈谈“教条主义”的神话:一、关于左派。二、关于毛时代。三、关于倾向问题。四、关于争议的名词。五、关于有无怎么办?但愿你能看到我的这篇正常讨论的发言。  

我也是首先免谈武装斗争的。不要说我们这些口头革命派,自古以来,大凡革命最初都是弱者,谁不幻想避免鸡蛋碰石头,武装从来就是被逼出来的,今天我也没听说有人反对一切改良,更没听说谁就要拿起枪杆,那是想当然的猜测。我们自己是个口头革命派,我们也绝不能鼓动别人去做无谓的牺牲。赵东民“左”吗?通钢“左”吗?我们心里知道他们只能自己救自己,我们不说,说巴东那个女孩,你答应他们多好,你不缺钱吗?不够意思吧!  

一、关于左派:  

左派是被动的。是一个没有组织的队伍,准确的说它是个没有,也难以有结论的讨论会。但也是一个队伍,一个有着共同信仰——毛泽东思想的学习讨论的队伍。也主要是客观原因,我看这个队伍中的“毛派”——坚信继续革命理论的“教条主义者”是少数。而什么是继续革命理论中阐明的原则呢?我们来重温一下:  

主要矛盾——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道路与资本主义道路。  

革命性质——反修防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是共产党同国民党长期斗争的继续,是中国人民联合世界革命人民与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斗争到底的社会主义革命。  

革命任务——消灭私有制。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坚持与传统所有制和传统观念实行彻底决裂的不断革命。  

革命首要对象——共产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革命基本力量——工人阶级、农民阶级、革命军人和革命知识分子。  

革命主要形式——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要文斗不要武斗,革命大联合,巩固并不断完善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的民主专政。  

等等。这些,可能有人觉得与左右概念中的策略没有关系,认为我重复这些偏离了题意,其实不然,我认为时下人们分歧的实质更多的是以策略代替了原则。以这些原则武装的继续革命派,即马列毛主义者,他们在左派中所以是少数,很大原因,也是“教条主义”的帽子长期压住了原则。“继续革命理论”,是无产阶级专政下不可放松的不断革命的理论。而今天的“反教条”语境中的左派,占多数的,并且多数时候主导舆论的,实际上是带有“特色”成色,特别是变相“特色”,如带有“新政”、“模式”之类时论的左翼理论,甚至被普遍接受。然而值得注意的正是一种倾向掩盖着了另一种倾向,即注重策略而次化了原则。而策略应该是原则下的策略。  

这种倾向正是“创新”“补课”“唯心”“经济、政治、文化多元化”“唯生产力”“私有化”“西化”“资产阶级宪政”“尊孔”等社会主流意识在讨论会中的不绝如缕的必然反映。我自己虽然很早就自称毛派,但只表明我在主观上坚持与特色划清界限(这也是我阅读文章时习惯依据的标准),不表明我是够格的毛派。但我始终在理性上站在他们一边,就是他们 “说过头话”( 维稳标准)的时候,我在感情上也是向着他们的。  

这样的左派现状是不奇怪的。因为人们大多是带着各种疑问,包括对毛时代的疑问,甚至脑子里已经打上了对毛时代“教条主义”的疑问的烙印,走到一起来的。原本就是学习讨论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这个讨论会也是一个大学校。但没有办法,“大学校”的课程是不断地周而复始的,大四念完又念大一,因为人员是流动的,登记是“马甲”式的。所以不能指望讨论都有结果,也不能把讨论会当做实际意义的团队,结果可能要到社会上找,而且有正面的也会有负面的。又有多少人是密切关注这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呢?我看不是大多数,而他们才是讨论会里的中坚。但绝对水平总是在提高,三十多年的现实,每天都在提供这样的条件和可能。因此,整体水平上,左派中的更多人有可能成为“被教条的马列毛主义者”。  

应当说明,我在左派中还没有见到什么投降派,也没有见到带路党,只觉得其中混有马甲,可马甲不是左派,如果谁认为只是哪一边才有马甲,一定是不真实的。  

二、关于毛时代:  

通过实践检验,“被教条”的认为是,毛时代只有不成熟,不完善,没有不对!认为也只有这样说才是辨证的。这并非是说没有任何错误和失误,没有历史的局限。而是说方向、道路和大政策没有不对,首先路线没有不对。当然也不是说只能照般无误。毛主席说文革就是“三七开”。这就不可能原样照搬。从结果出发,我就觉得文革的最大遗憾,是没有来得及做完已经提出的“自下而上的工农裁决的共产党的两派民主集中制机制”的课题。文革出题,后人解答,回避不了的。  

现在摆着的问题,在于无产阶级专政下,即社会主义条件下已经实际改变,那么“继续革命理论”中的原则是否就“教条”呢?有人重新提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概念对不对呢?我个人认为必须慎重!因为主要矛盾没有变,只是互换了位置,只是毛主席告诫的国际、国内的最大危险业已变成和正在彻底变成现实。就连相当程度的殖民化法西斯专政化黑社会化,都没有超出毛主席的预料——最坏的资本主义。而这远不是为止。  

是资本主义。这就决定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现状与“新民”时代已经不同。其中,民族资产阶级的界限就不清晰,而基本是在买办官僚资产阶级的庇护下生存,他们与买办官僚资本的矛盾大多是在法律的庇护下转嫁到了工农头上(新民时期,工人阶级不是革命主力,与民族资产阶级是团结对象也是有机联系的)。  

当然,当买办官僚,这个比新民时更一体,与十月革命时的俄国不太相同的政治势力,最后完成沉船大业后,恐怕就不可能再如“过渡时期”或者叫“维稳时期”或者叫“特权大锅饭时期”或者叫“分肥时期”,这样庇护所谓的“民族资产阶级”了。同时,中层知识分子的养腐处买的奇特的自由天堂也可能失去。而且这个“最后”如果按利益集团的主观愿望应该随时都会发生。  

但是历史的经验和现实值得注意,中国独立的资本主义绝对走不通是雄辩的事实,悲惨的下场只能是殖民地的不可逆转的自我毁灭道路,这是一切未知数的可以触摸的答案。也就是说,中国人谁也不会安稳,得到的也不会安稳。  

如果说,继续革命理论的原则没有过时,那么主要革命形式也就有自然承接的依据,当然更主要依据在于变化了的现实,历史只有似曾相识,没有重复。革命的触发点无处不在,决定结果的无疑还是继续革命思想和队伍的准备程度。  

是不是这样呢?是必须商榷的。  

三、关于最“不教条”种种:  

“宁右不左”,也就是不由自主地适然于“主要是防‘左’”以及它的变相的“反对两个教条主义”的规则,往往是少人在意的。  

1、不承认资产阶级在哪里(代理人),帝国主义在哪里(不管帝国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  

2、不承认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不承认封资修是一家,帝修反是一路。  

3、不承认三十年来党禁与派禁的区别。不承认(不是在无产阶级主导下)开放党禁是易帜,派禁是禁毛。  

甚至忘了,文革一再强调要“右的代表”,要“大联合”,要批评“四人帮”,要结合犯过错误的老干部!  

实际是不承认无产阶级民主的首要任务始终是围绕争取无产阶级权利的斗争。  

当然,机会是不等人的,规则都是“游戏”,任何阶级都不会当着教条供奉。  

4、不承认中国共产党的集体化道路和全民所有制目标是及时的,也是唯一的选择,认同经济多元化。  

5、不承认路线错了,一切都错了,不彻底否定就是不否定,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  

6、不承认期待资产阶级的议会道路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7、不承认无产阶级民主形态,只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继续完善的形态。  

8、不承认唯物辩证法的要诀是“抓住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实际自恋于“不左不右”的紧箍咒。  

9、不承认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没有组织性的讨论会的团结的不可或缺的条件。  

10、不承认阶级斗争为纲,首要就是与修正主义路线在思想上彻底划清界限为纲。  

11、不承认违宪的“立法”都是一次次具体否定宪法的“立法”。不承认霸语权(含“不争论”)、私有化(含“国有化”)、特权化(含“特供”)、官僚化(含尊孔)、高薪制(含两制),等等方针政策性腐败是最大的腐败,而朱先生们的反腐,只能是最大的腐败反腐败。  

12、不承认没有假想敌的意识就是假洋鬼子的意识。  

13、不承认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爱国主义的标准。反帝统一战线就是最高原则。任何同帝国主义秩序瓜葛的行为都非爱国主义。而当今反转基因主粮就是爱国主义的起码标准。  

……上头讲的是部分左派中意识上的倾向。这上头有策略,但主要是原则失忆。一些人文革初期不“左”吗,后来是有个林彪作靶子了,一贯正确了,而正是一贯正确们才把中国弄成今天这个样。  

四、关于若干有争议的名词:  

1、“新政论”、“模式论”。是现实不存在的。苏伟教授已经讲得很清楚,核心是“不走回头路”。所以它是“特色论”的代名词。最具代表性,也是影响最大的是几年前的“胡温新政”和近期的“重庆模式”。至今没有从当事人的口里听到过。胡温新政早已证明是好事者的假说;重庆模式与半社会主义的逻辑异曲同工,如出一辙。而危害更大。要紧是不承认生产资料公有制是衡量社会主义的基本尺度。  

还有人说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是延安,是解放区,善良得可以。那么前30年是什么主义呢?什么主义也只能信一条——所有制革命见证!  

有人总说什么回归意向,这不是真实。而真的假不了,是真的,你可能帮倒忙了!电视频道商业化,是淡化政治的需要,改版是突出政治的需要,要看清核心究竟是为什么政治服务?总之,你给的是“模式”。而薄先生也好,吴先生也好,怎么想的是另回事,但他们的话是不能作算的,经济基础才是硬道理。  

左派欢迎“改良”措施,无可厚非,也不乏机智,利用之利用,也是生存斗争之道,究竟谁的功劳大,为什么?不能不想,但左派交换看法还是有益的。  

“模式”——指鹿为马。  

2、“大众民主”。 毕竟糅合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文化革命内容,只是没有与“宪政民主”划清界限,且若即若离。左派反对西式民主,但大多不反对“派禁”(不争论)。大众民主没有直说,潜台词总是不赞成专制的。问题倒是“人民”“大众”的字眼,已经成了一些人的万花筒,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都被堂皇的塞进来了,这如何是好?  

不被污染还是“无产阶级民主”——斗批改的任务是: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工农直接参与国家管理。从这里做文章。目标、形态、保证、力量是明确的。  

3、“民主胡同”。从介绍看,即,西式民主之胡同。指出了西式民主的胡同,也就指出了当前西式民主的阴谋。但西式民主,就说美国民主吧!借问热衷伙伴关系的朋友们!作为成熟的资产阶级民主,对无产阶级就没有任何借鉴之处吗?民主是手段,就需要充分的形式。无产阶级民主,也不能排除“多数决”吧。无产阶级民主的本质,是要保证工农意志的实现,所以必须体现工农的选择。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毫无疑问,党的民主形态首先必须是开放的,面向工农的。所以,指出西式民主的胡同是可贵的,归根结底,要指出无产阶级的民主大道。否则就会成为违宪的民主倒退者流的宣传品。有人说“左派是反对民主的”,这是谎话,但也不是凭空的。结论也是肯定的,前30年的民主形态也是不成熟不完善的,成熟就不会有资本主义复辟。因此,无产阶级民主不应该不列入左派的中心课题,并成为旗帜。没有无产阶级的民主就不会有中国人民的出路!  

4、“沉船派”。高度洞察力的把握。有人又叫“和尚折庙”。只是又分什么别的派,似乎不妥当。无非两手都要硬。  

5、“颜色革命”。应对不是多余的。拿什么应对?阶级斗争是复杂的。“颜色革命”,未必就是改旗的主阵,如果是偏师呢?能不能排除是转移视线?右派心照不宣,他们从来都是又打又合,而调动一盘散沙的左派,易如反掌。右派出题,左派应考,常常是这样。今天挺张三,明天挺李四,不亦乐乎,凡是挺体制内的,特别是打着红旗的,几乎没有对的。得到的不过是市场经济,殖民经济,资产阶级专政,转基因主粮。当然这不是因果的内在原因。  

高尚全在“西山会议”轻描淡写说一句“两派制”(这本是最不让说的),忙得左派一片声反“两派”,横竖自己不给自己立脚。虽然左派有许多不得已。  

最是沉船派,是跟着美国走的必然使命,不是遗嘱,也是不以其意志为转移,台下台上,很有两手。  

6、“促左转”。也是过去了的事,但又似乎没有绝。当年争议最大。我是支持促左转口号的,我也主张和稀泥,迷信一党两派式促左转,确实也为对方的出路着想。事实证明不切实际,而且左派也不认可。也早知道,继续坚持己见可能是大错,反而干扰和阻碍了无产阶级民主的时机!但将来无产阶级如果不给自己留有平等的对立派,自己仍是要变的,除非到了全世界大多都是社会主义了。  

想想30年代的“左倾”领导,首先不是“庙堂派”,按主席的话说:他们主观上也是想革命胜利的。大背景很重要,那时,头上是革命胜利的苏联,所以唯马头是瞻,“左”成了症结。而斯大林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也是想中国革命成功的。  

7、“文化大革命”。过去、现在、今后都是有效的形式。这样的“街头革命”在中国未必是幻想,我赞成这样的判断。并且由此过度到工会农会的运动形式,也是可能的。但首要的条件还是无产阶级领导,忽视这一点是没有意义的,这个原则不会变。  

认为完全失去条件,无疑也是缺少分析的,没有毛主席了是事实,但现在理解的人多了,阵线也明了,派仗总可以少打了,这些都是有利因素。无产阶级民主是必然趋势,无产阶级民主也必然胜利!少数人继续欺诈多数人,这个地球是要毁灭的。所以真正的民主是任何势力终究阻挡不了的!  

眼下,险恶的国际环境,也就是经济一体连带的,政治军事文化的实际联盟是空前强大的,但也是空前虚弱的,政治破产,道义破产,一但丢旗,必将如同泥牛入海,而民运派在中国更无土壤,他们的如意算盘是肯定不能得逞的,逞凶一时有可能,因为左派和人民还缺少准备。  

8、“天才论”。说毛主席是天才,从后天的角度讲也不为过,但说滥了就不好。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毛泽东思想的基础是《实践论》,主席不要天才论,要实践论,就是要革命论。实践第一,游击战的16字诀就是向王佐他们学的,真理不会特别惠顾坐在上海的共产主义者们!  

9、“先进生产力”。这个提法没有意义,如同“现代企业制度”,“先进”是没有标准的,只有口号。  

它只有代表,是阶级范畴的概念:某个社会形态里的先进阶级,即代表社会前进方向的阶级,就是这个社会的“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地主阶级是奴隶社会的“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资产阶级是封建社会的“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归根结底代表的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方向。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社会,“工人阶级”就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而资本的牢笼,终究是阻碍生产力的桎栲;无产阶级掌握自己的命运愈充分,愈是更大限度的生产力的自我解放。总之,工人阶级代表的方向就是消灭私有制。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里的制度设计,就是“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自下而上’的工农当家作主”,“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公有制。  

左派的文章里常常把生产力依存的本质的倒退,同表面的生产工具的改进及形象工程相混淆。其实经济的独立自主程度才是衡量经济发展的前提,科技的自主创新能力,才是科学技术现代化的核心尺度,生产力拿GDP量化就更加荒唐了,社会主义压根是不计算GDP的,对着气球点头,非要说一点不公道的“公道话”,只能令人哭笑不得。  

10、“转基因战争”。这个名词非常深刻形象警醒。这必将是一场保卫民族和人类生存发展的战争。物极必反,很可能将是引发人类彻底翻身解放的伟大战争,不能排除这将是中国人民对世界人民作出较大贡献的契机,埋葬美帝国主义,当在此举!  

有一种声音叫立法,赵东民是相信过法的,一点都不掺假。特供又依据哪个法了?难道需要给特供立法吗?把阶级兄弟分成老板和雇工,是依什么法?不准反对,又需要临时立法?抓唱红唱党还要你“认罪”,这是什么法?现代社会了,随便拿个法都应该管得住转基因主粮、毒食、毒药,连这样的人的基本生存法都拿不出,岂不是玩了30年法制,又玩到原始社会了吗?可又为何无法无天呢?  

法当然要,但依据首先是根本大法——宪法。请把宪法读一读吧!不能管转基因主粮毒食毒药吗?为什么不严肃宪法呢?出问题不就出在这吗?问题在这,解决问题不就在这吗?是纠正的问题,还是立法的问题?回避正题,是缓兵,是陷阱?当然,代表们可能是善意的。  

……  

五、关于有无怎么办:  

其实,坐而论道,我们没有怎么办,只有未知数。  

一致都说到十字路口了,但左派中的所见并不相同,火烧眉毛感的人并不多。  

关于“彻底革命?”这真滴是误解了。彻底革命,乃不断革命论,是注定的。而任何革命,同样,社会主义革命,也要讲“革命阶段论”,就是也要从实际出发。但我认为,从矛盾的主要方面看,不能以策略为借口而放弃路线原则,即“继续革命理论”这根弦。就是毛主席说的,他就抓住了四个字——阶级斗争,即阶级斗争观念。我们今天学习的也就是这四个字,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而我们的气氛不是太好。一个时期也只有一种倾向是主要的,你要防止“教条”,这根弦也是要的。否则会起误导作用,重要的,这也是“人民不觉悟”的因素。这根弦是指南——灵魂,而不是要盲动。  

策略只在其中,策略就是实践,有实践才有策略。赵东民是护法的,却被“法”咬了。说明“依法”维权行不通,为什么?因为法是阶级的,不是所有人的。有人说:教训啊!说明不能轻举妄动。但赵东民一点也没有轻举妄动,也正因为他没有轻举妄动,他那些人没几个人替他负责。但赵东民没有实践怎么晓得?他是无过失的。当然,这不是不依法的依据。  

对于网络总要有个准确的定位,你要讲话,老板要限制,更要利用,如此而已。这就是语境。这里不能忘了老一辈革命家、网络英贤和先锋学者名人的决定性作用。“干部是决定因素”,他们就是“干部”,我们这些人能说两句话,全亏他们。他们不少虽然是“两栖”,这是现状,但不乏仁人志士,不但是启蒙者,其中大有民族脊梁。要说党内的健康力量,首先请盯住他们。就说反转基因主粮,这应是目前左派的首要标准,就是他们领头的,不断又有新的名字涌现,这些人本身就是人类的良心!就是正义的旗帜!就是民族的脊梁。不是说“人性”吗? 这些人就是“人性”的卫士,不是说“反人类”吗?他们就是反“反人类”的巨掌!我们都要珍惜啊!左派是个整体,整体是分不得的。帽子不要,原则要,稀泥也要和。  

你文章中指出的怎么办?倒是正理。它涉及到首先工人要大锅饭铁饭碗,要无产阶级领导,即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的领导。这是说“全民大锅饭”。而30多年来,反大锅饭的人确实也就做了一件事——砸掉全民大锅饭,垒起“特权大锅饭”。公然创新了史无前例的公产大锅饭、高薪大锅饭、养廉大锅饭、公费大锅饭、特色大锅饭……细分还有:吃喝大锅饭、洗脚大锅饭、公车大锅饭,等等,只要能想到的。这个特权大锅饭,覆盖的边缘,是下层公务员、中层知识分子、一定规模的私企老板,他们就是如今社会基础的边沿,就是说“沾边”。你要从里面寻找健康力量,不是没有,但部分在沉睡,大多可能明白,无奈手中的饭碗珍贵,不巴望全民大锅饭。甚至,部分外资的、国企的工人的危机感也是不强的。能找到健康力量是稀有金属,左派中的中坚就有,当然许多是可以醒来的,还是要条件。而你要从他们上头寻找,你想会有多难?  

保党!这个口号是伟大的,首先鲜明地提出了党旗不能倒!但殊不知,随后就被一些人滥用了,许多人实际不分是在送党还是保党。切切实实的保党,最明确的是列宁主义,彻底划清界限!毛主席也有这话,但人们以为不明确。这一直要追溯到粉碎“四人帮”,我也是欢呼人群中的一个。现在,我们个人是无法真正划清界限的,但脑子里有这根弦吗?就怕没有。  

历史机遇,总是不断与人们擦肩而过。而新的历史机遇还会不断出现,天无绝人之路!中国共产党人任重道远啊!我这一代是下地之后被共产党救出火坑的,已经离告别转基因食品不是太远了。我们也是受共和国恩情甚重的一代,在历史的环节上,这一代是负有重大责任的,对不起你们年轻人呀!写这样的文章心情是沉重的,很有点难以承受,问题也说不清,更无补于事。  

仅供你和网友教正!  

 2011-3-29  ,-4-1送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执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2.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3.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4. 使周恩来协力同心共命的毛泽东
  5.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6. 香港闹事者为的不是香港利益
  7. 郭松民 | ​​评《他们已不再变老》:死如蝼蚁!
  8. 宁夏中卫:化工厂的污水形成巨大水库群
  9. 交出隐私, 再掏空钱袋: 我们还有多少剩余价值可供榨取?
  10. 俄罗斯求购中国芯片 苏联解体工业体系破碎化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老王还能走多远?
  3.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4.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5.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8.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9.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