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丑牛:红五月的残褪

丑牛 · 2018-06-0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无产者在这次革命中会失去自己颈上的一条锁链。他们所获得的却是整个世界”。

  红五月的残褪

  丑牛

  2018年红五月,真是一片红。

  先是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共产党宣言》。在我的记忆里,这是改革开放后,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一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

  在纪念长征胜利七十周年时,我们党提出了一个口号——“不忘初心”。“初心"是什么?几年来有各种解读,但一学《共产党宣言》,明白了、统一了,“初心”就是《共产党宣言》,向全世界宣告,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是无产阶级组织起来,革资产阶级的命,要搞阶级斗争,目的是消灭阶级,消灭人类最后一个剝削阶级,从而解放全人类。

  反观我们今天的社会现实,资本主义已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帝国主义已从奴役全人类,走向衰落,它在全世界掀起了两次世界大战,现在仍然在全世界挑起战争,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民族独立的国家,在全世界人民的反抗中,它已走向衰落。

  今天,我们学习《共产党宣言》,就是要用阶级分析,阶级斗争的观点来看世界,坚定我们的信心,“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而不是“合二而一”地搞什么“中美国,"更不是撮合中美的“夫妻关系"。

  到了马克思的生日,党中央隆重举行“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大会,规模之大,影响之远是空前的,国际舆论都纷纷报道:“中共隆重纪念马克思,意味深长"。

  到上世纪末,苏东剧变,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受到严重的挫折,美国学者福山,立即出了一本书:《历史的终结》,宣布资本主义的永恒。美国前国务卿布热津斯基也写了一本书——《大失败——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诞生和死亡》,美国总统尼克松也写了一本书《1999不战而胜》。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竖起了一座“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运动恰如布热津斯基在《大失败》这本书中所描述的:

  “那些声称共产主义理论是他们政权之本的共产党人,那些口头上说实践共产主义,而实际上是背判其实质的共产党人,那些毫无顧忌地公开否定共产主义理论的共产党人,却不再认真地将共产主义理论作为指导社会政策的方针。”

  书中有一段特别针对中国共产党“大转变”的描述:

  “在指导中国进行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复兴过程中(丑牛按:改革开放中,我们党提出了“民族复兴的口号)共产党统治者们自已也在经历一场指导思想方面的重大变革,他们的主要观点,甚至他们的政治语汇也变得愈来愈不像一个自称代表了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政党所应有的东西,而更像一个代表了正在中国兴起的商业阶级和致力于现代化的政党的特点”。

  布热津斯基真点中了中国共产党“伟大转折"的要害。我们抛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奉行“发展是硬道理”;为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在农村解散了人民公社,在城市推行“国企改制"(发展私有制);在国际上放弃了反帝国主义,反霸权主义的斗争,奉行“韬光养晦”进而提出“跟着美国走的都富起来了”;接着美国国务卿佐利克提出“中美国”的概念——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双方携起手来就可以共同主宰世界。如是美国立即宣布:中国的改革开放与美国的利益攸关,如是中国的“改革开放——30年”的报告,由中国国务院授权美国的高官佐利克来主持,发展到今天,在中美高层对话会上,中国一厢情愿地把中美关系称之为“夫妻关系”,近来更进一步的亲昵地称这种夫妻关系是“命中注定”。可叹美国郎太薄倖,翻脸不认人,宣布中国是对美国最大的威脅国家,並发起贸易战。

  怎样认识美国?这是对中国共产党的严峻考验,在这样的时刻,我们纪念马克思,一定会从马克思那里,从《共产党宣言》里,从《资本论》里,能“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习近平在政治局集体学习《共产党宣言》的讲话)。

  整个五月我躺在病床上,有时虚弱得精神恍惚,但纪念马克思的话动,却使我兴奋不已,在这世界风云变幻莫测的日子里,我感到“只要红旗不倒,中国就有了希望”。什么是“理论自信”,马克思主义才是我们最大的理论自信。

  我挣扎着读了能收集到的关于纪念马克思的演说和报道,关于“新时期”和“新思想"的研讨报道,从一些“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者的发言中,感到他们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化得太离谱,甚至走向反面,打着红旗反红旗;打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旗帜来反马克思。

  我随手举几个例子来说话:

  一是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在一次研讨会上的发言: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充满新意和进步性,它不再用全球阶级斗争的眼光看世界,不再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划分看世界,不再用‘三个世界’的眼光看世界,不再用贫困的南方和富裕的北方,这种对抗的眼光看世界”。[见《经济导刊》2018年5月号。《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际战略思想研讨会综述》]

  这样四条“不再用",就把政治局集体学习的《共产党宣言》全部推翻。整个《宣言》两万多字,从头到尾,讲的就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斗争。

  第二个例子是国资委资深研究员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牢记初心:职工不是改革的对象,应是改革的主角》。显然,文章是迎接五一国际劳动节而发,每逢“五一”,报章、杂志就要赞颂一次“劳工神圣”、“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为什么在国企改制中,把工人由主人公沦为资本的奴仆呢?我们看这位国资委高官是怎样回答的:

  “改革开放进入本世纪初,国有企业实施主辅分离,辅业改制的重量级的改革措施,大量企业被关停并转卖。此间的‘减员增效’致使数千万职工下岗失业”。

  “所造成的包括一些社会问题在内痛苦至今依然隐隐作痛。有人发泄说:每一次改革无不是针对职工来的”。

  怎样解释这些“社会之痛”呢?怎样解释几千万的职工在国企改制中由主人公沦为资本奴仆呢?请看这位“应把职工当成改革的主角”的国资委资深研究员先生的解释:

  “这些职工为国有企业改革付出了巨大牺牲,他们的牺牲和贡献也是以另一种形式支持了国有企业的改革,在国有企业改革的历史上将是永远铭记的一笔”。

  终于讲的明明白白,把工人的主人公身份,沦落为资本的奴仆,这才是工人在国企改制中“不是改革的对象,而是改革的主角”的实质,是工人阶级的“光荣牺牲”,应永远“铭记历史”。

  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斗争中,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是什么?让我们翻开《共产党宣言》来读读,在《宣言》的结尾写道:

  “无产者在这次革命中会失去自己颈上的一条锁链。他们所获得的却是整个世界”。

  而我们今天看到的是:无产者在这次“国企改制”中得到的是颈上的一条锁链,他们所能获得的却是匍伏在资本脚下的奴仆。

  这些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们的“牢记初心”还有一丝马克思主义的“初心"么!?

  回忆一下去年秋天,这些掌控国企的,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官员们,发佈了中企改为公司制的治理方案,他们大肆鼓吹:“让国企走完最后一公里",“让国有企业的概念成为历史",他们明目张胆地宣布:将公有制改变成资本混合所有制,今日,又近一步宣称:这就是工人阶级的光荣历史使命。他们将马克思主义糟踏到这等地步,还大言不惭地声称,这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理论上逻辑上的混乱,实在让人喷饭。

  再一个例子是前国家财政部长在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后,他在“50人论坛中美圆桌对话会”上的发言,在发表时,加了一个题目——《中美是命定的夫妻》,请读这位共产党高官的精彩演说:

  “中美经贸关系:伙伴、对手、还是敌手?这使我想到,汪洋同志任副总理时,作为习主席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特别代表,我作为财长协助他工作,他曾跟美方开玩笑,‘中美关系就象是夫妻,经常吵吵闹闹,但日子还得一起过’。我觉得这比喻很恰当,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开门教子,闭门教妻’。如果夫妻敞开门来打架,是没有教养的表现。美国可能认为中美可以不是夫妻,认为我美国可以再找一个,但是我想提醒美国的是,中美是命定的夫妻,中美只能是对手和伙伴"。

  可叹的是,这种一厢情愿地自作多情,並没能唤醒美国郎君的薄倖,反而一再宣称:中国对美国是最大的威胁国家,並指责中国是强盗,偷了美国许多东西。

  回顧一下近代史,这位财长大人的“命中注定”只不过是镜花水月。远的不说,抗日战争胜利后,美国帮助蒋介石打了一场“剿灭共匪”的战争,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取得胜利后,美国人无可奈何花落去,发表了一份“白皮书”,是美国留下的“反共自供状”。新中国成立不久,美国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杜鲁门总统咄咄逼人的宣称“鸭绿江並不是战争的边界”,何等的猖狂。漫长的“日内瓦"中美会谈,美国一直坚持不承认新中国的立场,直到第三世界国家联合起来击败美国,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美国人才意识到,要打破中美之间的“僵局",打破了“僵局"又怎样?美国人会回心转意了吗?在中美签署了“上海公报"时基辛格博士向毛泽东表功,说他为中美关系的建立,在全世界多国之间进行多少次数的飞行。毛泽东一语点破:你是作为“燕子”还是作为“和平鸽”?从往后的事实证明,美国人还是作为“燕子”拨云弄雨,重返亚洲、兵临南海、讹诈朝鲜,一直到台湾军演,莫不时时处处在围堵中国。

  这就是美国“命”。是夫妻关系的“命”吗?财长大人是中国共产党的高官、命官,在纪念马克思诞生200年的日子里,你讲的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还是资产阶级的主观唯心论呢?

  最后,再回到红五月对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宣传上来,在铺天盖地的演说、文章、各种纪念活动的报道中,讲“马克思是伟大的",“马克思是正确的",“马克思是革命的”。却很少有人讲述从《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一百多年间,发生的波澜壮阔的共产主义运动:巴黎公社,无产阶级第一次推翻了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起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虽然只存在很短暂的时间,就被资产阶级残酷血腥地镇压下去,但马克思说:“巴黎公社的精神永存"。接着是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建立起了工农苏维埃政权,打退了周边十多个资产阶级国家的联合进攻,打败了最野蛮的德国法西斯的侵略,並建成仅次于美国的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它存在了七十多年,在修正主义腐蚀下,红旗落地,自我毁灭。

  1949年新中国的建立,不仅在亚洲,而且在非洲、拉丁美洲、在中东掀起了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解放运动高潮,产生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国家,三分天下有其一。可以说,这一百多年,整个世界,是马克思的世纪。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时,我们应该特别宣传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而形成的“毛泽东思想”,他不仅属于中国,而且影响了整个世界,不仅在一些进行民族解放斗争的地区,举的是“毛主义"的旗帜,在一些发展国家中,甚至在一些发达国家的共产党也举着“毛主义”的旗帜。

  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毛泽东思想”在他的祖国的命运。在一年胜过一年的,席卷整个中国城乡的毛泽东热,却受到我们自己的干扰和破坏,中南海的大门前,《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的大标语仍然存在,但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纪念活动中,有谁喊出这句全世界人民正在呼喊的口号呢?相反,在一些文章和演说中,有人或明或暗的对他进行攻击和侮辱。令人记忆犹新的是,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在讲党建理论时,对他进行的嘲讽和诽谤,而在我们党主管宣传的官员中,竟无一人站出来捍卫毛泽东。

  如果我们把这些纪念马克思的怪现象告诉天上的马克思,他一定会重复他的一句名言:

  “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虱蚤”。

  2018年6月8日东湖泽畔病榻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2.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3. 河南人60年代凿出的红旗渠把台湾的小伙伴惊呆了
  4. 后沙月光:英法老哥俩为何要组团远征南海?
  5. 郭松民 | 从黄金荣、卢筱嘉说到黄克功
  6. 6月6日,陕西蓝田县又爆发教师集体拉横幅讨薪活动
  7. 郭松民 | 再评《老炮儿》:难道真的只能认贼作父?
  8. 高考状元全部出自重点中学,你看到了什么?
  9. 张渝政:误读的朝鲜弃核
  10. 乌有之乡6月16日至17日兰州活动公告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3.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4.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5.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6. 崔永元微博再次发声, 暗示生命受到威胁 网友: 你不是独自在战斗!
  7.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8. 范冰冰有本事,你出来走两步!
  9. 如果毛泽东继续领导40年中国人人是中产
  10. 王忠新:不调研要亡国亡党亡头--官员“有调研无报告”现象当休
  1.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2.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3.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4. 张文茂:毛主席的不发达社会主义与后来的农村改革
  5. 驳杜建国的无耻谰言:是毛主席小题大做,跟赫鲁晓夫翻脸吗?
  6.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7. 老田 | 造反派的文化大革命之六:失败的文革才有着更高的认识价值
  8.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9. “白卷英雄”张铁生最有价值的贡献:看“两张白卷”折射出什么
  10. 孙锡良:“安邦巨案”就此落幕了吗?
  1. 毛主席培养的第一个知青是毛岸英!
  2. 老挝,最有意思的社会主义国家
  3.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4. 吕德文:未成年犯罪连年下降是奇迹
  5.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6.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