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毛泽东主义是解决实际问题、规范人们行为的大学问

旗帜日刊评论员 · 2018-07-05 · 来源:旗帜时评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马列主义发展到毛泽东主义这一阶段,实践性变得非常强。

  马列毛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解放条件的学说,是指导被剥削、被压迫人民争取解放的理论指南。然而,马列主义也可能被人用来夸夸其谈,而不是用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毛主席曾经批评道:“我们一些同志不注重研究现状、不注重研究历史、不注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而是粗枝大叶、夸夸其谈,满足于一知半解。这种作风传播出去,害了我们许多同志。”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些人也认同马列毛主义的基本原理,也为革命事业做过一些工作,但是没有持之以恒的精神,时间一长,就逐渐淡出了。1939年,毛主席在延安为模范青年演讲时,提出了“永久奋斗”的要求。他说:“我们说:永久奋斗,就是要奋斗到死。这个永久奋斗是非常要紧的,如要讲道德就应该讲这一条道德。模范青年就要在这一条上做模范。其他方面要做模范的是非常多的,例如,在政治上要有一个正确的方向,但是光有这个正确的政治方向是不够的,过了三年五年,就把它丢了,那还不是枉然?”

  另外,有的人知道了马列主义之后,把马列主义的原则用来要求别人,却从来不要求自己。正如毛主席在《反对自由主义》一文中所揭露的:

  “自由主义者以抽象的教条看待马克思主义的原则。他们赞成马克思主义,但是不准备实行之,或不准备完全实行之,不准备拿马克思主义代替自己的自由主义。这些人,马克思主义是有的,自由主义也是有的:说的是马克思主义,行的是自由主义;对人是马克思主义,对己是自由主义。两样货色齐备,各有各的用处。”

  上述这些现象,应当怎样应对?上述问题,应当怎样解决?在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史上,之前的革命导师和马列主义经典作家还未曾系统地拿出相关论述。只有毛主席把诸如此类的现象和问题提了出来,并拿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毛主席一生特别强调马列主义理论与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用马列主义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做到“有的放矢”。他说:“马克思主义之‘箭’,必须用了去射中国革命之‘的’。这个问题不讲明白,我们的理论水平永远不会提高,中国革命也永远不会胜利。”

  马克思、恩格斯,特别是列宁、斯大林,历来是把革命理论与革命实践相结合的,这一点丝毫不存在问题。特别是列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20世纪初帝国主义时代的新情况相结合,提出了在一国或少数几个国家首先争取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主张,同时根据帝国主义和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矛盾,把马恩提出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发展为“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联合起来”,等等这些,都是理论与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典范。但是,在思想方法上强调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提出“调查研究”、反对主观主义,这些理论思想方法,马恩列斯都未曾作出过总结、概括。

  更深一层来说,学习、运用马列主义理论的人,或者说革命者,除去运用马列主义去观察问题、分析问题,首先要用马列主义的原则来要求自己。如果做到了这一条,他就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反之,或者是幼稚的革命者,或者是口头革命派。

  毛主席在这一方面为我们树立过很多正面的学习榜样。例如,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他称赞白求恩具有“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与此同时,毛主席批评道:在革命队伍里,“不少的人……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出了一点力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同志、对人民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并且指出:“这种人其实不是共产党员,至少不能算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

  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对于革命者自身的要求,是毛主席最早提出的。列宁曾经提出过要警惕口头革命家,斯大林曾经说过:“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但是这些说法过于笼统,不利于后代人去判断,什么样的表现是“口头革命家”、怎样做才能成为“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毛主席则具体、生动地给予了阐释。再例如,1937年毛主席在给革命老人徐特立的一封信中,称赞徐特立“心里想的就是口里说的与手里做的”同时批评革命队伍里“有些人他们心之某一角落,却不免藏着一些腌腌臜臜的东西”这样,就把一个革命者最突出、最重要的品质,展现了出来。而且,毛主席还称赞徐特立“懂得很多而时刻以为不足”同时批评说:“而在有些人本来只有‘半桶水’,却偏要‘淌得很’”;称赞徐特立“革命第一,工作第一,他人第一”同时批评“有些人却是出风头第一,休息第一,与自己第一”;称赞徐特立“总是拣难事做,从来也不躲避责任”同时批评“有些人则只愿意拣轻松事做,遇到担当责任的关头就躲避了”。

  仅仅例举毛主席对徐特立、对白求恩的称赞,就足够我们今天的左派、毛派认真对照、学习了。我们今天的左派、毛派,是把马列毛主义理论当成古董欣赏一顿、并不实行,或者夸夸其谈、粗枝大叶,还是按照毛主席教导做到理论联系实际,调查研究、有的放矢?是像白求恩那样“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的热忱”、“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还是“出了一点力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是像徐特立那样“心里想的就是口里说的与手里做的”,还是说一套、做一套,“对人马克思主义,对己自由主义”?是像徐特立那样“懂得很多而时刻以为不足”,还是“本来只有‘半桶水’,却偏要‘淌得很’”?

  1940年,毛主席在为革命老人吴玉章祝寿时还指出: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一贯地有益于广大群众,一贯地有益于青年,一贯地有益于革命,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啊!”

  毛主席还说:“如果开头做点好事,后来又做坏事,这就叫做没有坚持性。”毛主席这些话,难道不是针对我们今天的左派、毛派们说的吗?

  理论应当是服务于实践的,但是理论又往往容易被人利用来空谈。青年时代的毛泽东继承了“湖湘学派”的传统,特别推崇明末清初时期的大学者王夫之关于“经世致用”的学术思想。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之后,毛主席仍然认为:

  “任何思想,如果不和客观的实际的事物相联系,如果没有客观存在的需要,如果不为人民群众所掌握,即使是最好的东西,即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是不起作用的。”

  而在思想和实践之间,他又认为:“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

  毛主席是唯物主义者,他一方面认为“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同时他又指出:“而代表先进阶级的正确思想,一旦被群众掌握,就会变成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而且,毛主席特别提醒:“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

  因而,马列主义发展到毛泽东主义这一阶段,实践性变得非常强。它不容易被人利用来空谈,因为它不但要求理论必须联系实际,而且对马列毛主义者自身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如果一个自称“毛主义者”、“毛派”的人做不到上述要求,那么他的所有言论都是虚假的。因此,毛泽东主义不仅供我们用来观察、分析、改造客观世界,还特别关注实施毛泽东主义的人本身的主观思想和自身行为。

  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第一次正式提出“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第一次强调“改造世界观”的,也是毛主席。我们当今的左派队伍里,理论混乱已经达到了极端,面对一些群众的麻木、不觉醒,什么“以思想划分阶级”、什么“马克思按经济划分阶级,毛泽东按思想划分阶级”等等“新理论”都出来了。其实,阶级是客观存在的社会群体,即使被压迫阶级受统治阶级思想的奴役再深,它也还是被压迫阶级,而单个的人则有一个站在哪个阶级立场的问题,资产阶级出身的人可以变成革命者、无产阶级出身的人也可能变成资产阶级的走卒,这是个人世界观的改造问题,不是划分阶级的标准问题。

  其实,毛主席早就说过:

  “人人需要改造,剥削者要改造,劳动者也要改造,谁说工人阶级不要改造?”

  “工人阶级必须在工作中不断学习,逐步克服自己的缺点,永远也不能停止。”

  “谁都要改造,包括我,包括你们。工人阶级也要在斗争中不断改造自己,不然有些人也要变坏呢。”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余云辉评“二十二条”:“改革开放”是工具不是旗帜
  2. 4万亿棚改贷款,谁来还?
  3. 顽石 | 不算奇闻异事
  4. 不要对围观跳楼感到惊讶,这是时代精神的反映
  5. 青瓦台,请改掉“破虏湖”这个名字!
  6. 孙成民:对知青上山下乡研究中几个问题的认识
  7. 负面清单令人震惊,中国种子主权命悬一线!
  8. 赵磊:出来混,啥时候还?
  9. 师伟:论冰岛简简简史
  10. 郭松民 | 通过歌声重返激情燃烧的岁月
  1.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2.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3.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4.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5.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6. 毛泽东用两年消灭了毒品,近40年又重新泛滥,实际吸毒人数超1400万
  7. 「你对共产党人一无所知」
  8. 几名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揭露出时尚界不想让你知道的丑陋真相...
  9.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10.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6.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7.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8.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9.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10.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1.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2. 牛弹琴:最打脸特朗普的事情发生了!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5. 陈荣荣 | 私有经济下的中国工人:深圳工厂调查随笔
  6.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