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40年,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阳戈 · 2018-11-19 · 来源:审辩式思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统治者不敢想的,苏联人民却要想,并且终究有一天还要行动起来,再一次扫除这些秽物。

  原编者按:这是发表于《红旗》杂志1975年第11期的一篇文章,原标题是《看苏修的一种新行业》。43年后重读这篇文章,可以使我们思考,43年来,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40年,中国教育无疑取得了巨大的的成绩。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对中国教育进行审辩(critical argument),坚持所取得的成绩,改进所存在的问题。

  近年来,在苏修社会里,出现了一种新的行业。这种新行业,虽然没有被苏修叛徒集团列入他们“巨大成就”的栏目内,但倒真的搞得不坏,正在以很快的速度“发达”起来。这里,且举这种行业的几个小例子,使读者开开眼界。

  先看“私人授课”业。此业现在盛行苏联全国,据说是专门为中学生进入大学而设立的。私人授课每小时可得五至十个卢布,相当于普通工人一天半以上的工资。在莫斯科街头,“圆柱上”、“墙壁上”,“大门道里”,到处是这种花花绿绿的广告,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再看“代人考试”业。据《莫斯科晚报》载,有一种“代人考试组织”,专门代人投考大专学校。这种组织业务繁忙,应接不暇。有一个成员上午到食品工业专门学校代人考试,下午又到纺织工业大学代考,第二天又到莫斯科大学代人投考经济系。考取后,每位收取代考费五百卢布。

  其次看“论文出售”业。《共青团真理报》载,罗斯托夫铁路运输工程学院里有一种“联合组织”,专门“帮人做毕业设计、学习论文、测验作业、实验室作业”。一份设计,售价九十卢布,有的一百五十卢布。

  再其次看“毕业证书制造”业。《消息报》介绍的一个“毕业证书制造所”,一张毕业证书售价一千卢布,两年中他们就销售了五十六张这样的毕业证书。

  若问这种行业为什么如此兴隆,那就要看看苏修的教育制度了。随着资本主义的全面复辟,苏修的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早已成为进入特权阶级的阶梯。苏修总头目勃列日涅夫说:“国家主要是从经过高等学校培养的专家中吸收从事经济工作、党的工作、国家工作、外交工作、军事工作和从事一切社会活动的干部。”许多材料证明,大学文凭是选拔干部的决定性标准。有此文凭,即使是个白痴,也能捞个一官半职;无此文凭,即使你是“共产主义劳动突击手”,“从战争年代起”就做某项工作,并且“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但最后是“被裁掉”!勃列日涅夫的话以及无数事实告诉人们:只要一进了高等学校,或者干脆只要设法捞到一张大学文凭,那就能够得到高官厚禄,就有飞黄腾达的时机。要是进不去呢,那就对不起,只能“永远”当一个被人看不起的“执行者”。许多人为了达到“高升”的目的,当然就只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于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行业都应运而生了。

  可不能小看这种新行业。特权阶级要把自己的爵位和俸禄传给他们的子女,一个重要的办法就是通过教育一途。而这样做,没有上述行业的帮助,就有点儿难处。你说考试吧,“中学课程”并不完全包括大学“考试中应考的所有材料”,一般中学毕业生怎么去考?有了上述行业,苏联的资产阶级新贵们就不怕。他们有的是钱,可以雇请“家庭教师”,或使子女进各种学费昂贵的私人“补习班”之类。这样把子女塞进高等学府以后,总算放心了吧?可是还不行,有些公子小姐们一向吃喝玩乐,谁愿去死啃书本?不能毕业怎么办?还得依靠上述行业。

  在“教育市场”上,只要不惜重金,什么毕业论文、毕业文凭,甚至“副博士”之类的头衔都可以买到。有了这些玩艺儿,就可以骑在劳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了。不难看出,苏修教育领域的新行业,完全是适应特权阶级对劳动人民实行资产阶级文化专制的需要而产生的。

  “有钱,就可以进入高等学校”,这是苏修一家不大不小的官方报纸吐出来的一句很难得的真话。当然,苏修统治者“标准的提法”可不是这样。因为这么说,他们那个冒牌的“社会主义”不就露了底?你听,苏修《国民教育立法原则》说得多么堂皇:苏联全体公民不分财产和社会地位,“在受教育方面一律平等”。但事实呢?在苏修叛徒集团的统治下,劳动人民既没有那么多的钱去雇请“私人教师”,又没有那么高的地位来得到同僚们的“照顾”。他们的子女,无论在分数面前,还是在其他什么面前,怎么能同那些公子小姐们“一律平等”呢?

  且以他们自己对新西伯利亚所作的调查为例,那里有近百分之九十的农民子女被排斥在大学门外,而城市知识分子(不要忘记,其中也包括官僚)的子女却有近百分之九十都钻进了高等学校。按照苏修的“立法原则”,或者可以这样说吧,百分之九十和百分之九十还不是“一律平等”么?其实,什么抽象的“自由”、“平等”,从来就是资产阶级的谎言。列宁曾说过:“只要阶级还没有消灭,任何关于一般自由和平等的谈论都是欺骗自己,或者是欺骗工人,欺骗全体劳动者和受资本剥削的人,无论如何,也是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列宁的话,这样无情地揭露了一切关于一般自由、平等言论的虚伪性。可是,以“列宁主义者”自命的勃列日涅夫们,在明明不平等的事实面前,还在那儿高谈着“一律平等”之类的神话,这难道不正是为了欺骗苏联劳动人民吗!

  学校商业化,知识商品化,这完全是苏修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给教育带来的必然结果。苏修统治者通过校内教育和校外宣传,公然要青年人树立“合理的利己主义”世界观,并且毫不隐讳地对他们说,“学习、掌握知识”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这是一个将能产生高额利钱的贮钱匣”。既然“知识”、“文凭”、“学衔”都可以用金钱买来,那么,这些东西一旦到手,当然就要立即投入“周转”,以谋取更大的利润。亏本的生意谁会去做?这种腐朽透顶的“教育”,是一个黑色染缸,别说特权阶级的子女,就是少数劳动人民的子女进校后,也必然要受到腐蚀和毒害。它只能培养那种以赚钱赢利为人生哲学的新资产阶级分子,即培养特权阶级的接班人。

  苏修教育领域这种新行业,闹得乌烟瘴气,引起了劳动人民的愤怒,于是苏修报纸也不得不说上几句对此表示不满的话。这当然只是装装样子、骗骗群众而已。他们心里明白,擦掉主人身上一点儿浮油,根本不可能触伤老爷们那肥胖的躯体。那些真正敢于揭露这种丑恶现象的社会根源的,不仅文章登不出,恐怕连作者都早已被关进了“疯人院”。而经过精心筛选后登出的那些不疼不痒、避而不谈问题实质的文章,简直无异于莫斯科街头的广告,对这种行业只能起到提倡、鼓励以至“介绍经验”的作用。很显然,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那就意味着推翻苏修现存的社会制度,这是苏修统治者连想都不敢想的。然而,统治者不敢想的,苏联人民却要想,并且终究有一天还要行动起来,再一次扫除这些秽物。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振奋人心!第一所“毛主席学院”筹建,引领中国教育方向!
  2. 中共党史上的三次“重要对谈”,尽显毛主席经天纬地之才!
  3. 顽石:毛主席在危难时刻的选择
  4. 商场黑吃黑,董明珠“投注”银隆血本无归
  5. 吴铭:谈谈正本清源
  6. 政策未松动,多家种企已开始抢跑!转基因玉米向淮海进军
  7. 钱昌明:漫谈“龙种”与“跳蚤” ——从“名父”龚自珍与逆子龚半伦说开去
  8. 鲁炜的忏悔书曝光 其妻曾警告:迟早共产党会管你
  9. 望长城内外:为什么毛泽东从不向强权低头?
  10. 如何反驳“穷人不配生孩子”
  1. 毛主席像被删,违反党章宪法者岂能溜之大吉?
  2. 朝鲜战争,谁是真正的冤大头?
  3. 孙锡良:老孙微评(不全是废话)
  4. 毛主席反问:为什么听外国人的?
  5. 顽石:本末倒置很危险
  6. 贾根良:警惕洋教条借贸易摩擦掀起的新自由主义恶流
  7. 这是国耻!该立的是国耻碑,而不是往伦敦送华表
  8. 一本谈共产党的书热爆了!竟然把战胜国民党的原因说的这么透彻
  9. 驳袁某飞关于苏德战争的谎言
  10. 振奋人心!第一所“毛主席学院”筹建,引领中国教育方向!
  1. 说今天中国是几千年来最好时期
  2. 从重庆公交坠江事件,看某媒体的厚颜无耻!
  3. 赵东民:秋游俄罗斯有感
  4. 官二代横行泛滥,秦岭“陈路别墅”又是一个标本!
  5. 莫言,或许还不如一条狗呢!
  6. 书店处理库存,欢迎选购(11.13更新书目)
  7. 尹国明:终于找到了梁宏达刻意贬低我们英雄人物的原因
  8. 党史探究:公然不服毛泽东的凯丰最后走向了哪里?
  9. 顽石:荒唐的罪名,真实的历史
  10. 冷西:为了一个阶级姐妹
  1. 白求恩临终前牵挂的人
  2. 房企密集出售资产,房地产的寒冬真的来了吗?
  3. 毛主席像被删,违反党章宪法者岂能溜之大吉?
  4. 毛主席像被删,违反党章宪法者岂能溜之大吉?
  5. 我像一只孤独的鸿雁 | 工友诗歌
  6. 二次灾害——“贪污数额不便公开”再次摧残福彩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