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李旭之:“落后就要挨打”之论伪

李旭之 · 2019-01-04 · 来源:当代评话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无产阶级的团结,要象以往历史上任何统治阶层的权力团结那样,象近现代资本团结那样,达成整个的团结。

  “落后就要挨打”这句结论性的话好像已成常识,如果常识即是公认,那么公认即是公理,公理即是真理,所以常识就等于真理了。但这推论的逻辑却是错误的,错在常识可以是公认,但公认却不全等于真理,还有一句话,可能有人忘记,或不愿承认,那就是“有时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当然“有时”的限定,就常让“公认”变成了真理,所以认识真理是很难的。

  就以“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貌似真理的话说,如果说它还不是真理,只需列个反证就可以了。

  这句结论主要来自中国近代一八四〇年鸦片战争以来历次的对外战争失败的屈辱。那时我们确实是落后的,是落后的传统农业国,虽然经济总量(或者GDP)据说是世界第一,但没能保证它从对外战争中获胜,厉不厉害,看来跟GDP第一没关系。从晚清一直落后到抗日战争胜利。但这一百年里,从很多史料中不难发现中国在武器上并不太落后,以枪炮例,从洋务运动开始到大清over,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这些汉族重臣很在意欧洲最新枪炮问世,一有新式武器,他们的嗅觉是很灵敏的,必重金购买,湘军就装备了前装线膛步枪和12磅野战滑膛炮,一八九〇年购买了德国新型的克虏伯炮,但清廷对汉族大臣的顾忌,使这些汉臣不得不欺瞒清廷,不敢暴露自己的军队实力,但在曾李剿灭太平军捻军的战斗中,清军就整装了西方最新武器的洋枪队和常胜军,以全力剿灭“两匪”邀功,不过即使武器先进也还是几次败在了远远落后于他们的陈玉成部太平军的手下,是落后打了先进。

  中国近代这段憋屈的历史,是赶在了中国封建社会对抗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时期,是农业社会的手工对抗工业社会的钢铁工厂,是落后对抗先进,结果是失败了,所以就因此而结论说“落后就要挨打”。这历史让中国人刻骨铭心,所以这结论就成了常识成了公认。

  但落后真的就挨打吗?历史并不尽然。中国的古代历史往往有先进挨落后的打,周幽王就挨了犬戎的打,秦汉挨过匈奴的打,华夏挨了五胡二百年的打,北宋挨了女真金的打,南宋挨了蒙元的打,中原挨了满清的打,这都是先进的遭殃,落后的嚣张。

  深究挨打的原因,不全在落后,而在不齐心不齐力,或者叫不团结,不团结再加落后,只有干挨打的份儿。

  团结历来深受各朝代统治者忌讳,孔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古代的民专指平民百姓,或曰黔首,它是不包括士卿以上有等级的人的。中央集权制后,统治阶层对民的钳制和分治手段愈益成熟,使民众自己忌惮于聚集,本分地分散在自己的土地上耕作,分散在自己的私利上,故有王安石说:“人习于苟且非一日”。孙中山说:“中国积弱,非一日矣!下则蒙昧无知,鲜能远虑。”

  小农经济是培养农民自私和分散的温床,苟且的状态对集权没有威胁,而商则不然,商品需要人的交往,它可以让千里万里之外的人联系起来,利的驱动和捆绑让商人容易成帮,这应是古代抑商的一个重要考虑。

  小农的自私与分散,决定了农民是最难组织起来的阶层。最难组织的,也就最容易统治,也就最容易受到极深的压迫和剥削,苦难也就最深重,直到活不得活的时候,才有可能被迫组织起来,聚嚣山林,逼上梁山。

  中国历史上农民被迫的组织,极端都是造反,赤眉绿林,黄巾,黄巢,杨幺,宋江,李自成,到太平天国的起义,组织手段无外乎两种,一种是借助于类似宗教的或编造谶语谣言,如五斗米教,太平道,一贯道,拜上帝会,先以此聚嚣民众于外宣,再构成力量以达目的于内政,一种是直接用“均田轻赋”最直接的现实利益吸引民众,不论哪种形式,但最后由于小农意识的短浅和自私,一旦有点利益到手就不再顾及长远,或利益不均而内讧,免不了沦为寇匪之名,短暂兴亡。自私性先行决定了他们的不可能团结,终不过一群乌合之众而已。然则即使短暂的乌合,也对统治阶级造成局部或全局性的灾难甚至倾覆,所以历代对谋反朝廷者列为十恶不赦之罪首,刑罚也是最为酷烈的,在世界古代史上首屈一指,直到清末,通过西方人向世界披露,清朝才不得已最终废除了如凌迟等酷刑。

  统治阶级不能容忍民众的团结,使得几十人几百人的日常聚集也不行,而统治阶级内部,都是有意识地强化其团结和一体性,最可靠的便是联姻。

  统治者上层的婚姻是没有自由的,他们连平民的婚姻自由也不如,只有政治。古代中国改朝换代频繁,这种上层间的联姻常常被新朝颠覆,而每一朝都要开始它的新一轮的政治联姻。延续五百多年的东周时期是中国王室联姻的典型时期,周王室与诸侯国之间和各诸侯国之间都是王室联姻,周惠王娶了蔡国的公主,鲁桓公娶了齐襄公的妹妹,齐桓公把女儿嫁了晋文公,燕易王娶了秦惠王的女儿,陈厉公娶了蔡国公主,齐国公主嫁了卫庄公,宋武公把女儿嫁了鲁惠公,晋穆侯娶了齐姜公主,楚庄王左抱着的是郑姬右抱着的是越女,赵武灵王迎娶了韩国迟虞公主,秦国与晋国,秦国与楚国是世代亲叠亲的联姻,“秦晋之好”成了婚姻的代名词。大一统之后,皇帝的子女,重臣的子女都会联姻,刘禅的皇后是张飞的长女,大唐的升平公主嫁给了郭子仪的七子,徐达的女儿嫁了燕王朱棣。

 

  从中世纪延续下来已成为欧洲资本主义社会一个重要部分的欧洲各王室之间的联姻关系,非常相似于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有名的茜茜公主是巴伐利亚王国的公主,嫁给了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这个皇帝又是她的姨妈苏菲公主的儿子,挪威哈康七世娶的是英王爱德华七世的女儿毛德公主,有名的俄国叶卡捷琳娜二世是普鲁士安哈尔特-采尔布斯特公爵的女儿,时值今日,这些欧洲君主制国家间都有着错综复杂的历史血脉渊源,正如一位希腊王子迈克尔所述,“我的父亲是希腊人,母亲是法国人,祖父是丹麦人,祖母是俄罗斯人,另一位祖母有一半是西班牙血统,他们都是各自国家的王室成员。在我这一代年龄在60岁上下的王室成员中,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夸口有类似的族谱。”欧洲王室联姻严格于中国古代,血友病就是它近亲婚姻的产物。

  古今中外的婚姻讲究门当户对,除了王室权力的连结,还有中下层的财富和资本的连结,古代中国有典型的门阀制度,印度有严格的种姓制度,我们当代人又恢复了门当户对的讲究。西方大资本家家族相互之间也都有联姻,our  country的某些红族也是相互联姻,甲的儿媳是乙的女儿,丁的女儿嫁了丙的儿子,丙的女儿作了丁的儿媳。因为他们都懂得这样一个深刻道理,在中国叫“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西方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标志是被折断的五支箭,告诉的是——家族的力量来自于团结,一根箭容易被折断,五支箭抱成一团就不容易折断。

  权力和资本是懂得团结的重要和力量,但他们都忌惮用这一句话道出他们的这个秘密。

  而没有团结则是不行的,近代中国的屈辱首要就是不团结造成的。

  晚清以来的近代挨打,并不主要是落后,例证有三元里抗英,比清军远远落后的三元里农民,因为他们的齐心齐力的团结,用农具和土枪打败了入侵的英军,落后的太平军因为齐心反帝所以打败了洋枪队,落后的刘永福的黑旗军因为齐心打败了侵越法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上的落后的中国军民因为全民族齐心团结所以赶走了日本帝国主义,因为那场全国全民族的最终团结,中国才从近代一百多年连连失败的深渊里跳出来翻身。而因为不团结,因为清廷狭隘的民族政权意识,他们最害怕汉族的齐心齐力,所以甲午海战只能是李鸿章个人的北洋水师跟日本一国在作战,所以曾国藩的湘军必须裁撤,两江总督马新贻一定会被刺杀,刘永福的黑旗军也必须裁减,李鸿章的淮军也必加提防。近代以来的全部屈辱,归根结底是满洲的清廷和贵族与四亿的汉民族在“你防我,我恨你”中一次次而失败的,物质文明的落后以至政治文明的落后是仅次于它的第一点半个的原因,如果用物质文明的落后证明必然挨打,那是无法明释抗日战争的胜利和抗美援朝的胜利的。道理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所以,一个政权内部不团结,必遭外敌的侵略,尽管它也许仅是小股的入侵。一个统治阶级的团结,就能巩固对另一个阶级的统治,尽管它的人数庞大。而被统治阶级的不团结,则根本不可能实现本阶级的解放和人的自由幸福。

  自从资本诞生以来,资本家之间,不分地域的,不分民族的,不分国家的,不分行业的,早已经通过资本的相互融合而联合起来了,它要比马克思为无产阶级的团结高喊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要早得多也深刻得多。

  资本是容易联合的,因为他们对利润的目标是高度一致的,他们对所有无产者的剥削是高度一致的,而无产者的联合,却要艰难得多。无产者庞大而分散,个人诉求众多而分散,单个的无产者没有力量,不能联合的无产者只能是乌合之众,任凭欺压和宰割。

  团结的重要和力量,历来的统治者不想让亿万的普通民众们懂得这个道理,更不允许让亿万的普通民众们或大或小的团结。这个秘密,这需要科学的理论来觉醒他们,指导他们实现团结。

  马克思主义把这科学的理论和方法教给了无产者,团结才不会挨打,团结才不会让统治者为所欲为,人民的大团结才是无可阻挡的洪流,它能冲毁一切捆绑的锁链。天安门城楼上写着我们的团结:“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无产阶级的团结,能实现无产阶级的解放。无产阶级的团结,能实现无产阶级的进步。无产阶级的团结,能完成解放全人类的使命。

  无产阶级的团结,要象以往历史上任何统治阶层的权力团结那样,象近现代资本团结那样,达成整个的团结。

  因为这个团结,就有了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有了法国“黄背心”运动,当然,还会有不断的新的大众民主的运动,和社会主义的成功。

  2019年1月3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辞海》去毛泽东化真相:原来是美国的意见
  2. 去伪求真:“毛泽东热”有反毛小丑们一份功劳
  3. 顽石:明天会更好
  4. 毛主席搞个人崇拜吗?
  5. 这些商人,为什么把权力看得比利润还重要?
  6. “下关事件”亲历者韶山题词:公者千古,私者一时【图】
  7. 周恩来与基辛格1971年密谈中的台湾问题及日本因素 ——基于美国解密档案的考察
  8. 蔡英文,你不要“一国两制”,想要什么?
  9. 普京执政第20年面临巨大挑战!俄罗斯人为什么越来越怀念苏联?
  10. 郭松民 | 年终随感之四:今天最需要重温《别了,司徒雷登》
  1. 原国家副总理吴桂贤率500宗亲纪念毛主席诞辰!
  2. 火热的韶山,沉默的媒体,谁在漠视民心所向?
  3. 这里有座躺倒八年不得见天日的毛主席像
  4. 同崔永元先生商榷:千亿矿藏收益到底应该归谁,国家还是私人
  5. 孙锡良:2019年的确定性
  6. 河南燃灯寺全体高僧隆重纪念毛主席!
  7. 《辞海》去毛泽东化真相:原来是美国的意见
  8. 镜头下的2018:让我震惊,让我泪奔
  9. 郭松民 | 年终随感之三:王震上将感慨“毛主席比我们早看50年!”
  10. 阳谋当道:“经济邪教”还要肆虐到几时?
  1. 美国要当中国改革的“设计师”?
  2. 民心所向!各地早早掀起庆祝毛主席诞辰125周年活动狂潮
  3. 王震同志晚年的幡然醒悟
  4. 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5.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6.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7. 赵改革家里的那点事
  8. 孙锡良:孟晚舟事件与华为前路
  9. 网络照妖镜:越反毛越无耻!有一个算一个~
  10. 习近平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1. 顽石:从几件小事看毛主席的境界和品格
  2. 这里有座躺倒八年不得见天日的毛主席像
  3. 火热的韶山,沉默的媒体,谁在漠视民心所向?
  4. 司马平邦:美国真不行了
  5. 镜头下的2018:让我震惊,让我泪奔
  6. 这里有座躺倒八年不得见天日的毛主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