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山青 · 2019-01-19 · 来源:激流1921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新的社会究竟是一种什么样子呢?为什么新的社会形态至今未能长久出现和确立呢?这个问题必须通过实践才能解答。

 

  债务清单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IIF)周二(1月15日)发布报告称,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债务总规模为244万亿美元,同比增长3.9%,较2016年同期增长12%(即27万亿美元)。

  此外,当季全球债务占GDP的比重达318%,接近2016年第三季度创下的历史最高水平320%。

  而从债务类别看,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政府债务总额超65万亿美元,非金融企业债务近73万亿美元,家庭债务达约46万亿美元,金融企业债务达约60万亿美元。

  这些洪水一般的债务本是腐朽的资本主义世界在其特有生产关系中必然的“特产”,可是我们富强民主的社会主义祖国也“不甘人后”,为这份令人目眩的债务清单贡献了不少的份额。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花旗集团对国际金融协会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上述数字是20年前的三倍。最大债务国是美国、中国、欧元区和日本,共占全球家庭债务的三分之二以上,企业债务的四分之三,政府债务的近80%。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统计,2018年1季度我国居民部门负债率水平接近50%,远超过新兴市场国家35%的平均水平;如果考虑到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因素,这一比例将达到55%,已经接近日本、德国和意大利等发达国家水平。

  更值得关注的是,我国居民部门债务扩张的速度较快。2012-2017年间,我国居民部门负债率年均增幅高达3.7%,在全球主要国家中居于首位。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自从信贷消费被广泛用于延缓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生产与消费的矛盾之后,债务危机一直是高悬在各资本主义国家头上的“达摩克勒斯之剑”。这是因为信贷并不能真正解决矛盾,而其过度膨胀,反而会造成市场的虚假繁荣,加剧矛盾的积累。可以说,历史上大多数经济危机都来源于债务危机。

  1907年3月,美国爆发了交易所危机;1907至1908年,美国破产的信贷机构超过了300个,共负债3.56亿美元,还有2.74万家工商企业登记破产,共负债4.2亿美元。1907年的危机中,美国工业生产下降的百分比要高于在此以前的任何一次危机,失业人数最多时估计为500-600万,这是以前各次危机中未曾有过的。危机波及世界许多国家,德、英、法竭力向自己的殖民地倾销商品。这样一系列危机加剧了英德、法德之间的矛盾,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危机中孕育。

  1929年10月24日,纽约股票交易所的股票价格突然从高峰暴跌,史称“黑色星期四”。那些平时被认为可靠的大公司股票价格一路向下翻着跟斗,29日股票惨跌到一个新低,一天之内被抛售1638万股,损失比协约国所欠美国的战债还大5倍。农业资本家为维持高价、确保利润,除缩小耕地面积、实行减产外,还把大量农产品、畜产品加以销毁。美国将1000多英亩的棉花毁在田间,将大量小麦当燃料烧,将所存 牛奶倾入密西西比河中。加拿大让小麦烂在田里,阿根廷将猪肉坏在仓库中,巴西 将咖啡投入炉中做燃料。这就是此后3年目睹之种种怪现状。这次大危机不仅在经济上造成巨大损失,而且带来了极惨重的政治后果——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上述两次经济危机可以说是对人类历史的影响最大且最为深远,给全人类带来的痛苦也是绝无仅有的。如今我们大家抱着224万亿美元债务的火药桶,矛盾远比一战二战前巨大,同时武器科技的进步也超过了以往很多科幻小说家的想象,如果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危机剧烈爆发,人类文明岌岌可危。

  救亡图存

  那么几个世纪以来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经济危机后,资本家的政府和其御用经济学家就没有能找到解决危机的办法吗?

  当然有办法,而且很多。可以说,历史上各国应对经济危机的套路层出不穷。

  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由于剥削的存在,劳动者的工资必然无法购买全部的劳动产品,于是必然出现周期性的生产过剩。这时,资本家囤积的商品卖不出去,就想到了第一个办法:信贷。由于信贷的作用,就可以提前透支未来的消费能力来消费现在的商品,于是过剩的商品被消费掉,经济繁荣又可以延续。

  然而借钱总是要还的,由信贷营造出来的虚假的繁荣也使得生产与消费的矛盾进一步增大。在信贷已经扩张到极限时,政府便出面解决问题。一方面干预市场经济,对生产制定计划;另一方面扩大财政支出,由政府为失业者提供救济和收入。于是经济又可以继续繁荣。

  可是政府借钱还是要还,当政府陷入债务危机,就会产生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这时候,如果能找到国外市场,通过出口或者海外扩张,也可以消耗掉过剩的商品。可是出口贸易未必能被国外市场接受,这时也可以借用武力,强制他国开放市场。于是经济又可以继续繁荣。

  可是国外市场终究不是无限的,总有饱和的一天,这个时候就只能寄希望于技术的突破了。技术的突破带来生产力的进步,短时间内减少了剥削在总生产价值中的比重,劳动者又有钱来购买商品。于是经济又可以继续繁荣。

  可是技术的突破之后往往有长时间的积累才能有下一次的进步,这个时候劳动者的消费能力全部透支、政府陷入债务危机、国外市场饱和、对外投资受限、技术发展遇到瓶颈,必然导致无法重新组织生产,生产规模下降,失业者数量暴增,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国内矛盾日益增加,这时该怎么办呢?

  这时候只有发动战争,消耗多余商品,转移国内矛盾,毁灭多余的生产力。

  这便是资本主义所采用的消除危机的一些办法。《共产党宣言》早就指出:“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办法呢?这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越来越少的办法”。

  何去何从

  马克思曾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如今,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发展,使得其必须通过消灭多余的生产力来获得延续,这正说明其所能容纳的生产力已经到达了极限,资本主义马上就要迎来其完成全部历史使命的时刻了。

  可是新的社会究竟是一种什么样子呢?为什么新的社会形态至今未能长久出现和确立呢?这个问题必须通过实践才能解答。而新的变革必然伴随着新的危机的出现而出现,这个实践的机会很可能马上就要到来了。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
  2. 卢麒元:《何新发现了什么》——何新先生关于共济会的系列文章
  3. 顽石|为什么大多数清官、忠臣都没有好下场?
  4. 罗援少将动情泣诉:一位老军人的勇敢与忠诚!
  5. 陈永贵抗战时“当伪代表是经过地下党组织同意的”
  6. 再扒“公知”的画皮
  7. 人民币,182万亿元的轮回
  8. 吴铭:中国财政问题的根源在于过于依赖税收
  9. 德国盘查储存纽约的黄金遭拒——中国存放美国的600吨黄金是否需盘查
  10. 古巴再次修宪说明了什么?
  1.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2. 从《邓小平时代》回看毛泽东时代
  3. 毛泽东:你瞎指挥,我就乱报
  4.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
  5. 顽石:窥一斑而能见全豹乎
  6.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7. 张志坤:以协议结束中美之间的冲突,这应该属于政治神话
  8. 郭松民 |《亮剑》:要害在哪里?
  9. 齐泽克:用毛主义的观点看当下充满斗争的社会
  10. 卢麒元:《何新发现了什么》——何新先生关于共济会的系列文章
  1. 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2. 不要争了,淮海战役的指挥者非他莫属
  3.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主席,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4.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5.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6. 深不见底的权力暗斗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六大疑问解读
  7.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8. 司马平邦:历史必将还他千年英名
  9. 原国家副总理吴桂贤率500宗亲纪念毛主席诞辰!
  10. 习近平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1. 谁终将声震天下?谁终将点燃闪电?
  2. 裁员凶猛
  3.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4.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5. “二胎大省”也不想生了,生娃为何这样难?
  6.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