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代国际共运史的主线:毛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

作者:张正 发布时间:2007-03-31 来源:国际共运 字体:   |    |  

当代国际共运史的主线就是毛泽东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

作者:张正 转贴自:国际共运

  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国际共运中的一条主线就是毛泽东主义与现代修正主义这两条路线的斗争。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的关于国际共运总路线的大论战,对国际共运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这次大论战中反对修正主义的领袖,就是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中国的文革是国际上反修斗争的继续,也大大地推动了国际共运中的反修斗争。在1968年世界革命高潮中,许多现代修正主义党内部都发生了分裂,支持中共、支持文革的一派纷纷造了修正主义中央的反、另立新党;这样整个国际共运都分裂成了两派,即拥护苏修的现代修正主义派诸党,和拥护中共、拥护文革的马列主义左派党。这些马列主义左派党都把毛泽东思想作为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第三阶段和当代的马列主义而奉为自己的指导思想。

  如果考察当代国际共运,忽略了这一重大事件,那就根本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比如现在还有很多人热衷于介绍各国所谓“共产党”(如法共、日共、西班牙共产党、哥伦比亚共产党、印度共产党等等)的“斗争成果”,实际上这些党正是当初拥护苏修的现代修正主义诸党。到现在他们也丝毫没有清算过自己的修正主义错误、其中的大多数反而更加堕落,连最后的“马列主义”遮羞布都不要了(比如法共、日共),完全沦落为资产阶级的社会民主党。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当时古巴、越南、朝鲜、阿尔巴尼亚这四个党的态度。古巴共产党一开始曾经想在争论中保持中立,但当文革开始后,就完全站在苏修这一边了。卡斯特罗当时曾多次恶毒攻击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恶毒攻击中国文革。格瓦拉牺牲以后,从六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古巴的内外政策基本上是跟着苏修指挥棒转的;越南和朝鲜两个党,在文革前曾有限度地支持过中共的反修立场。但这两个党在反修斗争中基本上是处于敲边鼓的地位,而且在中国和苏修之间持骑墙态度。文革开始以后,他们都对文革持保留态度,朝鲜甚至还一度因为反对文革而与中国关系发生恶化。这两个党基本上在中国和苏修之间持骑墙态度,在文革中倾向苏修还更多一些;阿尔巴尼亚党倒是始终支持中共,但他们耍了两面派手法,实际上他们也是反对文革的,这一点在毛主席逝世后就清楚地表现出来了。因此,古巴、越南、朝鲜在当年反修斗争中都曾扮演过不光彩的角色。而且后来他们也始终没有清算过自己在反修斗争中的错误。因此后来越南从全面倒向苏修到彻底走资;朝鲜、古巴始终与修正主义保持密切关系,并且始终对苏东剧变提不出合理的解释,提不出反对修正主义、振兴国际共运的正确纲领,在国际共运中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队伍,这都是与他们在反修斗争中的错误是密切相关的。

  文革后,整个马列主义左派党发生了大分裂。一派支持中国新贵,这些党后来不得不跟着中国新贵的指挥棒一次又一次地背叛自己,最后基本上于1980年代后期土崩瓦解、销声匿迹。其中最为可惜的是缅甸、泰国、马来亚这三个坚持武装斗争的党的瓦解失败。而另一派则秉承毛主席的遗志,他们高举起毛泽东主义的旗帜,坚持反修立场,继续自主地开展艰苦的革命斗争。其中斗争成果最为卓著的当属秘鲁共产党、尼共(毛)、菲律宾共产党和印共(毛)。这些党中的一部分组成了革命国际主义运动(RIM)以作为未来新的共产国际的萌芽。

  文革后,国际马列主义左派党面临的另一场重大分裂和斗争,就是与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斗争。毛主席逝世后,阿尔巴尼亚的领导人恩维尔.霍查企图充当国际共运的领袖,公然开始反毛。他全面否定毛泽东思想和文化大革命,攻击毛主席是小资产阶级势力代表,宣称只有他自己才自始至终地捍卫了马列主义路线。刚受到中国转向的严重冲击的国际马列主义左派党不得不又一次面临动荡和分化。有一部分左派党追随霍查路线,开始反毛,这些党形成了后来国际共运中的霍查派。而反对否定文革、坚持毛派立场的诸党则与霍查派展开了严肃的斗争。通过这场斗争,揭露了霍查派这种披着“左”的外衣的修正主义,使得国际毛派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得到了进一步巩固。

  当代国际共运中的各派力量基本如下:一、当年支持苏修的现代修正主义派诸党(包括原苏联东欧新成立的一些共产党)。这些党基本上继续深陷于修正主义的烂泥坑,看不到一丝起色。他们在国际共运中基本上属于反面教员;二、毛泽东主义派共产党。这些党是当今国际共运中最先进的部分,他们领导下的革命运动是当代世界阶级斗争中最富有生气、最朝气蓬勃的,是国际共运低潮中的亮点。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世界各国的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像雨后春笋一样不断涌现,我认为,毛泽东主义派共产党代表了国际共运的希望;三、中派各党。这些党一般都采取半毛派的立场,即支持文革前中共的反修理论、但对文革持保留态度,一般只提毛泽东思想,而不提毛泽东主义,并与中修勾勾搭搭。这些党以比利时劳动党(PTB)为代表,他们构成了布鲁塞尔国际共产主义研讨会的主体(参加该会的也有一部分毛派政党和现代修正主义党);四、霍查派。现在国际上还有几十个党持霍查派立场。这些党和一些原教旨斯大林主义党(主要在原苏联地区)构成了国际共运中的怀旧俱乐部。他们一般持反毛立场,否认斯大林有任何错误、认为斯大林时代的社会主义是尽善尽美的。这些党普遍头脑僵化、思想保守、年龄老化,一般规模都很小,在国际共运中积极作用甚小;四、托洛茨基派。现在,托洛茨基派在发达国家的激进左翼中影响较大,第三世界国家中(尤其是拉美国家)也普遍有较大的托派组织。但是托派仍旧是几十年来的老毛病,就是只会空谈世界革命、不断革命,而实际成绩甚少。现在有许多托派政党也热衷于议会选举,逐渐和现代修正主义诸党趋同。五、古巴、朝鲜。两国坚持了基本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坚决的反帝立场,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在国际共运中他们两个党基本是站在现代修正主义诸党这一边的。同时两党与中派各党也保持着一定的关系。朝鲜与一些原教旨斯大林主义党也有着较好的关系。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yewn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