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核战争的威胁来自美国而非朝鲜

作者:米歇尔•乔苏多夫斯基 发布时间:2013-08-19 来源:西班牙《起义报》 字体:   |    |  
核战争的威胁不是来自朝鲜,而是来自美国和它的盟国。朝鲜是美国军事侵略不言而喻的受害者,它却不断地被说成是一个好战的国家。与此同时,华盛顿正在投入320亿美元更新它的战略核武器,将其战术核武器现代化,根据参议院2002年的一项决定,“这对周围的平民百姓是没有损害的”。

  米歇尔•乔苏多夫斯基 魏文编译

  当西方的媒体提出朝鲜的核武器计划是对全球安全的一种威胁时,它们不承认美国从半个世纪以前一直在用核打击威胁朝鲜。

  2013年7月27日是“停战日”,朝鲜人和韩国人分别纪念朝鲜战争(1950--1953)的结束。一般来说,公众并不了解美国曾经考虑在1950年朝鲜战争开始时使用核武器打击朝鲜。战争开始后不久,美国在南朝鲜部署了核武器,以便以预防的方式用它打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违反1953年7月的停战协议。

  1950年的朝鲜战争以后不久,美国在韩国部署了核武器,以便以预防的方式打击朝鲜,公然违反1953年7月的停战协议。

  在朝鲜实施“广岛理论”

  美国在朝鲜实施的核理论是根据1945年8月在广岛和长崎的轰炸确定的,大部分是针对平民的。

  根据“广岛理论”进行一次核打击的战略目标是挑动“一个事件,制造大规模的受害者”,造成数万人死亡。 是恐吓整个国家,作为军事征服的手段,军事的目标不是主要的目标:“连带损失”的概念被用来为大规模杀害平民进行辩解,其官方的意图是广岛是一个“军事基地”,平民不是目标。

  用哈利•杜鲁门的话说,“ 我们已经发现世界历史上最可怕的炸弹......这项武器将用来打击日本......我们将使用这项武器的方式是将军事的设施、士兵和海军作为目标,而不是以妇女和儿童为目标,甚至如果日本人是野蛮的、 严酷的、冷酷无情的和狂热的,我们作为世界的领导人为了共同的福利,不能对古老的首都或新首都投掷这种可怕的炸弹,目标将是纯军事的......似乎是从未发现过的最可怕的事情,但是可以将它变成更有用的事情”(1945年7月25日)。

  “世界将会注意到第一个原子弹投掷到广岛,那是一个军事基地。 那是因为我们愿意避免在这第一次打击中尽可能避免平民的死亡......”(1945年8月9日杜鲁门对全国发表的广播演说)。(注:1945年8月6日美国对广岛投掷第一颗原子弹,8月9日对长崎投掷第二颗原子弹。同一天杜鲁门向全国发表广播演说)。

  在美国政府和武装部队的高层内没有任何人相信广岛是一个军事基地。杜鲁对自己和美国的公众撒谎。直到今天,对日本使用核武器被辩解成为为了结束战争的一种必要的代价,总之是为了“挽救生命”。

  储存和部署在韩国的美国核武器

  朝鲜战争结束仅仅几年以后,美国开始在韩国部署核弹头。1956年曾考虑在议正府安养-尼部署原子弹。

  值得指出的是,美国决定将核弹头运到韩国明显违反停战协议的第13条,协议禁止战争中的各方将新的武器引入朝鲜。

  1958年1月美国在韩国开始真正部署核弹头,即朝鲜战争结束4年半以后,“由于引进5个系统的核武器:霍内斯特•约翰地--地导弹,屠杀者十字导弹,原子破坏弹药(ADM)核地雷,280毫米大炮和203毫米无后座力炮”。

  戴维•克罗克特导弹是1962年7月至1968年6月之间部署的。弹头的选择效率大至0.25千吨级当量。导弹重34.5公斤。歼击轰炸机的核炸弹1958年3月运到韩国,随后在1961年1月至1963年9月期间运去三个系统的地--地导弹(拉克罗塞,戴维•克罗克特和塞格安特)。防空导弹和奈克•大力神双重使命地--地导弹1961年运到,最后在1964年10月运去155毫米无后座力炮。在这个增加核武器的高潮中,近950枚核弹头被部署在韩国。

  只有四类武器继续部署在韩国一些地方,与此同时,其余的武器留在那里几十年。203毫米无后座力炮留在那里直到1991年底,在整个33年的时期里美国一直部署在韩国的唯一核武器就是203毫米无后座力炮。其他留在那里的武器直到最后是从空中投掷的炸弹(多年部署不同类型的炸弹,最后是B61)和155毫米的核榴弹炮。

  美国在韩国部署核武器正式历时33年。部署核武器的目标是针对朝鲜以及中国和苏联。

  与此同时,与在韩国部署核弹头相协调,韩国从70年代初开始了自己的核武器计划。官方的历史是美国对汉城(令首尔)施加压力,让其放弃核武器计划和在“1975年4月签署不扩散核武器的条约(TNP),即在生产某种易燃的材料之前”。

  韩国的核倡议从开始到70年代初是在美国的监督下进行的,它的发展作为美国部署核武器的一项内容,目的是威胁朝鲜。

  此外,尽管这项计划1978年正式结束,却推动了科学技术检测,以及对韩国军人使用核武器的培训。考虑到下列情况:根据韩国--美国的中央发射控制协议,韩国所有的操作单位都在由一美国将军领导的联合司令部控制之下。这意味着韩国武装部队建立的所有的军事设施和军事基地都是(韩美)共同的军事设施。在韩国总共有27个美国的军事设施。

  从美国大陆和美国战略潜艇针对朝鲜的核计划

  根据军方的消息,美国撤走在韩国的核武器从70年代中期开始,到1991年完成;储存在奥桑空军基地的核武器1977年底被拆除。在以后的几年里继续减少,导致美国在韩国的核武器数量从1976年的540件减少到1985年的约150件(榴弹炮和炸弹)。到1991年实施总统核倡议时继续有100枚弹头,到1991年底被全部撤走。根据美国官方的声明,1991年12月美国撤走了它在韩国的核武器。

  从韩国撤走核武器无论如何没有改变美国针对朝鲜的核战争威胁。相反,将部署核弹头与美国军事战略的变化相结合。朝鲜的大城市应当是从美国在大陆的军事设施和从美国战略潜艇发射的核弹头的目标,而不是从在韩国的军事设施发射的核弹头的目标。

  在1991年12月美国从韩国撤走核武器以后,设在西蒙特•约翰逊的 14飞行大队负责策划对朝鲜的核打击。从那时以来,用非战略性的核武器打击朝鲜的计划就由设在美国大陆的机构负责......

  美国官方称,“我们假设在在朝鲜进行一场战争,利用朝鲜的场景......这是必要的......伪装一个国家指挥当局关于考虑使用核武器的决定......我们确定了飞机、机组人员和武器的装运工具以便将战术核武器装在我们的飞机上......”

  在不到15分钟内能够打击目标,从海上发射的D5三叉机弹道导弹是美国军队在朝鲜的一种“使命的关键系统”。

  水下的弹道导弹和远距离的轰炸机

  除了从空中发射非战略炸弹之外,从在太平洋巡逻的俄亥俄级战略潜艇上发射弹道导弹似乎也有一项打击朝鲜的使命。1998年国防部总视察员的一份报告提到三叉机系统被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和美国在韩国的军队确定为“使命的关键系统”,作为“特别重要”的系统。

  尽管三叉机系统的首要使命是针对俄罗斯和中国的目标,在短距离的飞行中发射一枚D5导弹在关键的时候针对朝鲜的打击目标提供无比快速的攻击能力(12--13分钟)。美国其他任何武器系统都不能做到一枚核弹头达到它的目标有如此快的速度。2--3枚D5三叉机弹道导弹无论任何时候在太平洋都保持“高度警戒”,使俄罗斯、中国和朝鲜在指定的巡逻区域的目标处于危险之中。

  还可以确定远距离的战略轰炸机在针对朝鲜的核打击中的作用,尽管人们了解的特别的细节不多。空军的一份地图建议B-52在打击朝鲜时的攻击的作用。作为指定的渗透地下的炸弹B61--11的携带者,B--2轰炸机对于打击朝鲜设在地下很深的设施的潜在使命是有力的候选者。

  作为指定的渗透地下的核炸弹B61--11的携带者(其爆炸的当量是投掷到广岛的一个炸弹当量的三分之一至六倍),以及将来一种可能的强壮的核渗透武器B--2秘密行动轰炸机针对朝鲜的目标可能发挥一种重要的作用。最近的更新使一项新的用B--2轰炸机进行核打击的使命的计划不到8小时就可以完成。

  “尽管韩国政府在美国撤走核武器时确认,美国的说法不是那么清楚的。作为结果,在很长时间里--特别是在朝鲜和韩国--核武器留在韩国的谣言一直存在。但是撤走导弹1998年在解密的太平洋司令部1991年的历史的一部分被该司令部确认”。

  2001年布什政府核立场的研究:预防性核战争

  布什政府在2001年核立场的研究中确定了“9•11”事件之后一种新“预防性”核战争的理论,也就是说,核武器可能被利用作为针对非核国家的“自卫”的工具。

  针对朝鲜的美国核技打击能力的要求被确定为在美国战略司令部(设在内布拉斯卡的奥马哈)领导层控制下一项全球打击使命的一部分,被称作“司令部 计划”(CONPLAN8002),它针对的是一系列“流氓国家”,包括朝鲜以及中国和俄罗斯。

  2005年11月18日,新的太空和全球打击司令部在经过一次针对包括朝鲜在内的核战争的演习证实以后,在战略司令部(STRATCOM)运行。

  现在美国针对朝鲜的核打击计划似乎是为三个目标服务的:第一个是传统的说服的作用,被模糊地确定目标是影响以前敌视的朝鲜的行为。

  这种作用被2001年核立场的研究有所放大,以便不仅是说服,而且影响朝鲜,反对它寻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为什么在用核武器与朝鲜对抗50年以后,布什政府相信补充的核能力将以某种方式说服朝鲜不要寻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核武器计划),这是一个秘密。

  谁是威胁?朝鲜或是美国?

  必须强调美国和朝鲜之间核武器的能力的不对称。根据美国武器控制机构2013年4月的统计:“拥有5113枚核弹头,包括战术的和战略的核武器以及没有部署的核武器”。

  根据“新的开始”的官方最后声明,在5113件核武器中,“美国部署1654枚核弹头在792ICBM、SLBM和已经部署的战略轰炸机上......”

  根据同一个来源,与此对比,“朝鲜已经为4--8枚核弹头分离了足够的钚。2010年朝鲜推出了一个离心机设施,但是它为核武器生产高度浓缩铀的能力继续是不大清楚的”。

  根据专家的看法:“并不存在朝鲜有向美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发射一枚有核武器的导弹的手段的证据。直到现在,它已经生产了一些原子弹,已经试验了原子弹,但是它缺乏燃料和将一颗原子弹微型化的技术,和将原子弹放到一枚导弹上的技术”。

  根据美国最杰出的核科学家之一希格里德•赫克尔说,“尽管朝鲜最近的威胁,但它还没有一个大的核武器库,因为它缺乏易燃的材料,核试验的经验很少”。

  核战争的威胁不是来自朝鲜,而是来自美国和它的盟国。

  朝鲜是美国军事侵略不言而喻的受害者,它却不断地被说成是一个好战的国家,一个对“美国祖国”的威胁,和一个“对世界和平的威胁”。这些被利用的指控已经变成为媒体共识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华盛顿正在投入320亿美元更新它的战略核武器,将其战术核武器现代化,根据参议院2002年的一项决定,“这对周围的平民百姓是没有损害的”。

  这些针对朝鲜的继续不断的威胁和潜在的侵略行动也应当被看作是美国在东亚更广泛的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军事议程的一部分。

  重要的是全世界的人,美国和西方国家的人都能够理解是美国而不是朝鲜或伊朗代表着一种对全球安全的威胁。

        (米歇尔•乔苏多夫斯基是一名作家,加拿大渥太华大学荣退的经济学教授,设在蒙特利亚尔的关于全球化研究中心的创始人和主任)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