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普京在斯大林遗产上翻烧饼

作者:原泉 发布时间:2014-06-23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本图是根据斯大林格勒战役现场与今天伏尔加格勒(斯大林格勒)照片合成的

  本图根据斯大林格勒战役现场与今天伏尔加格勒(斯大林格勒)照片合成

  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法国接见二战俄罗斯老兵时表示,不排除俄南部主要城市伏尔加格勒重新被命名为斯大林格勒的可能性,这是俄罗斯总统对伏尔加格勒名称问题的首次明确表态。

  伏尔加格尔——斯大林格勒,这座英雄城市的名称,从来都不止关乎这座城市,更关乎俄罗斯对斯大林时代及其政治遗产的评价和继承问题,所以这座城市的名称问题历来受到各方关注。而普京总统的这一表态,则再次将这座二战时最著名的英雄城市,和这个在俄罗斯引发长久争论的话题推到了公众的视野当中。

  “不朽”的斯大林格勒

  “不能忘记那严酷的年代,熊熊战火使伏尔加河沸腾,大地上只见浓烟滚滚,在那里不分白昼和黑夜。我们奋战在伏尔加河两岸,敌人师团向伏尔加河迫近,可是它们屈服于我们伟大的战士,可是他们屈服于不朽的斯大林格勒。”——苏联歌曲《向那伟大的年代致敬》

  这首《向那伟大的年代致敬》,是1985年纪念卫国战争胜利40周年创作的爱国歌曲,被誉为苏联战后以“公民的爱国主义为内容”的同类型歌曲作品中最好的两首歌曲之一(另一首是著名的《胜利节》)。耐人寻味的是,令法西斯师团屈服的“不朽”的斯大林格勒,在这首歌创作出来的24年前即1961年,就随着苏共二十二大否定斯大林的新高潮,与苏联时期其它几座以斯大林命名的大城市:斯大林斯克、斯大林诺、斯大林纳巴德、斯大林尼里一起改名为伏尔加格勒、新库兹涅茨克、顿涅茨克、杜尚别和茨欣瓦利,当然,其它以斯大林命名的城镇、山峰、工业企业和集体农庄也难逃更名的命运,这次大幅更名的热潮,长期以来被西方学者和俄罗斯部分学者看作是苏联为了表示和斯大林时代“划清界限”和坚持“改革”决心的行动。

  时至今日,人们已经习惯了新库茨涅茨克、顿涅茨克、杜尚别和茨欣瓦利现在的称呼,已经很少有人能记得这些城市曾经以斯大林作为自己的名字。然而,很多人至今仍不能习惯将伏尔加河下游的那座英雄城市称之为伏尔加格勒,因为“斯大林格勒”这个名字对整个人类的意义已经在1942年末和1943年初关乎人类命运的转折之战当中得到了升华,从此之后,“斯大林格勒”就不再是一个通过改名就可以忘掉的城市旧称,而是作为人类面对邪恶勇于反抗并敢于取得胜利的不朽符号彪炳史册。

  而对于伏尔加格勒的市民而言,用“斯大林格勒”给这座英雄城市命名的意义,不仅仅限于1943年那次改变人类命运的伟大转折。1918年,斯大林、伏罗希洛夫在这座城市(当时叫察里津)抵抗住了白军的进攻,扭转了苏维埃内战的局势;30年代,苏联在这里建立了斯大林格勒拖拉机厂,这座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拖拉机厂曾经是苏联工业化的骄傲,并在卫国战争的艰苦岁月里源源不断地向前线提供坦克;卫国战争胜利后,斯大林格勒已成废墟,然而苏联人民又以顽强的意志和饱满的热忱在短短几年重建了这座城市,除了重建以前的工厂之外,还修建了当时欧洲最大的水电站等新的大型工业工程,使其恢复了苏联南部的工业中心和交通枢纽的地位并换发了新的生机。可以这样讲,这座英雄城市的崛起、涅槃和重生无不打上了斯大林时代的深刻烙印,这座城市的光荣和梦想也是斯大林时代苏联光荣与梦想的缩影。

  如今,伏尔加格勒的行政区几乎全部以革命时代的伟人、成就和符号来命名(伏尔加格勒有8个行政区,分别为:捷尔任斯基区、基洛夫区、伏罗希洛夫区、红军区、红十月区、苏维埃区、拖拉机厂区和中央区),在当地,“伏尔加格勒”和“斯大林格勒”长期处于混用状态,2013年1月31日,伏尔加格勒市杜马通过一项决议,在每年的8月23日(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署日)、2月2日(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胜利日)、5月9日(纳粹德国无条件投降日和二战欧洲战场胜利日)、9月2日(对日作战胜利纪念日)、6月22日(苏德战争的巴巴罗萨作战开始日)和11月19日(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天王星作战开始日)这六个纪念日里将市名改为斯大林格勒。这些行为表明伏尔加格勒人并没有忘记他们曾经的荣耀与辉煌,而他们也乐于向世人展示这座城市和那个时代的密切联系。

  “难舍”的斯大林遗产

  伏尔加格勒人对“斯大林格勒”的怀念可以说是由来已久,俄罗斯国内要求将伏尔加格勒重新命名为斯大林格勒的呼声从来也没有断过。但这次不同寻常的地方在于普京作为俄罗斯总统表示不反对伏尔加格勒更名,这是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总统首次就伏尔加格勒更名问题作出表态,而且是一种积极的表态。此中传达出的信号也非同寻常:俄罗斯官方默许了斯大林遗产的积极意义并且要加以利用和发扬。

  众所周知,自从苏共二十大以来,苏联和俄罗斯对斯大林的评价就长期处于下降中。特别是在苏联解体至叶利钦卸任这段时间,由于苏联解体本身缺乏政治合法性(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时任领导人私下达成瓜分苏联的《别洛韦日协定》是导致苏联解体的直接原因,而这份文件没有经过任何合法程序通过,是非法的),上台的“自由派”通过“休克疗法”等快速过渡到资本主义的经济政策,非但没有实现他们之前许诺给人民的更加“幸福”的生活,反而造成了经济崩溃和贫富差距拉大,也严重地削弱了新政权的政治合法性,在此情况下只有变本加厉地否定苏联,特别是否定“独裁极权”的斯大林时代,才能勉强维持新政权的合法性。

斯大林画像

  如何评价斯大林,在俄罗斯国内一直充满了争议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俄罗斯对斯大林时代的否定达到了高峰,在一段时间里,抹黑、否定斯大林成为一种“政治正确”,时至今日,留学中介机构出国前教育的小册子上还在提醒“在俄罗斯,不要跟你不熟悉的人谈论斯大林等政治问题,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和麻烦”。

  这种“政治正确”的社会氛围在短期内似乎达到了它的效果,1996年,俄罗斯举行独立后首次总统大选,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候选人久加诺夫在第一轮投票当中以微弱优势领先时任总统叶利钦,而在第二轮投票当中,叶利钦指使国家电视台播放关于斯大林“极权统治和暴政”的“纪录片”,导致久加诺夫在第二轮投票当中的支持率陡然下跌,使他无缘俄罗斯总统的职位,而俄共也就此一蹶不振。

  然而,对过去的否定并没有使俄罗斯获得光明的未来。一方面由于休克疗法等经济政策导致国内出现严重的经济危机,另一方面由于对苏联历史遗产和未来俄罗斯发展道路的论战,导致国内政治派系之间日益严重的对立和政局动荡。而在外交领域,俄罗斯初期奉行的亲西方的、开放的对外政策,并没有使西方世界吸纳俄罗斯为新的伙伴,反而将此视为俄罗斯的退让,不断地蚕食、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打击俄罗斯的盟友,并采用各种手段支持俄罗斯国内的政治反对派,激化俄罗斯各政治派系间和各民族间本已十分严重的政治矛盾,这些都使得俄罗斯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

  内政外交所面临的困境使得俄罗斯人对西方式的道路产生了反思和质疑,并使很多人不由自主地怀念起苏联和斯大林时代,怀念曾经强大的国家和自己童年时期不太富裕但幸福的生活。由此,在俄罗斯民间和左翼政党当中要求正面评价苏联历史和斯大林时代的呼声越来越高,俄共更是以斯大林将苏联建设成为世界强国的历史作为助其获得民众支持的“卖点”,拉拢了一大批对现政权不满的民族主义者和苏联时期的社会精英,在此情况下,俄罗斯官方坚持全盘否定苏联和斯大林时代的“政治正确”,不仅不会摆脱内政外交的困境,还会使官方丧失部分民众的支持,斯大林的遗产对于俄罗斯而言是“难以舍弃”的。

  所以,当2000年普京以重振俄罗斯大国地位为目标接任总统职位时,如何对待斯大林的历史遗产就成为了他面对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一个强大的国家理应有一段辉煌的历史,这是几乎所有人的普遍认识,况且斯大林时代对于俄罗斯而言也确实足够辉煌,正如丘吉尔所评价的:“他接手的是一个犁耕手种的俄国,而留下的却是装备有原子武器的苏联”,而这一切仅仅是短短三十年间发生的事情,堪称人间奇迹。正面评价这段历史无疑会增加俄罗斯民众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提升国家的凝聚力,因此普京自上任以后就开始逐步修正对斯大林的一些负面评价。

  在这种氛围下,近十年来,俄罗斯社会对于斯大林和他的政治遗产的评价发生了大逆转:民众游行当中公开大规模举着斯大林的画像,斯大林的画册、日历在书店内成了畅销货,俄罗斯的历史教科书也修正了对斯大林的评价,斯大林的著作也被重新拿来研究以进一步发掘他的遗产。2008年,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举行“最伟大的俄罗斯人”评选,斯大林以高票位居第三位(前两位分别是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和斯托雷平,这还是在投票结果被修改的情况下取得的)。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贬低斯大林的一些著作,比如安·沃尔科戈诺夫的《胜利与悲剧》等则被标注为“少儿不宜”的读物而限制销售。这些事实都向我们展现了斯大林在俄罗斯社会的强势回归,似乎斯大林的遗产要被普京这位二十一世纪俄罗斯的新政治强人继承下来并发扬光大。

  普京的实用与功利

  但要说普京对斯大林的态度是否真的是正面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俄罗斯这个国家就是在否定苏联的体制上立国,因此对前朝旧事的赞扬过度会动摇现在政权的政治合法性。作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普京深知这一点。对他而言,正面评价斯大林的遗产可以达到如下政治目的:在国内可以同共产党等左翼反对派政党争夺对“爱国主义”的解释权;在国外可以回击西方国家借攻击斯大林“极权主义”从思想上削弱俄罗斯对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影响力;而通过正面评价斯大林,也可以迎合民众对强大国家的期盼并竖立自己“斯大林式”的政治强人形象,提高威望,增强对民众的动员能力;除此之外,还可以将苏联时期德高望重的社会精英和俄罗斯社会中的一些中左派人士拉到自己的阵营一边(这些人大多曾经是俄共的政治盟友,比如红歌之王科布松、第一位女宇航员捷列什科娃等)。简而言之,对斯大林的正面评价是为他的政策服务的。

老兵参加斯大林格勒战役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

  老兵参加斯大林格勒战役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

  而一旦对斯大林和他遗产的评价与他政治目的相悖时,普京则会毫不犹豫地以实际行动对这些行为踩刹车:此前普京本人尽量回避正面评价斯大林,他曾经甚至在多个场合公开批评过苏联,特别是斯大林时期的内外政策,他那句“不怀念苏联是没有良心,想回到苏联是没有脑子”的名言广为人知。就在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后不久的4月17日,普京就签署命令为克里米亚鞑靼人平反,声称他们在“斯大林大清洗”时期遭遇了“严重的迫害”,而克里米亚鞑靼人在二战时与纳粹合作,使苏军遭遇了重大的损失并最终加速了克里米亚的沦陷,这些都是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因此即使叶利钦时期也没有敢为他们平反,而为了争取克里米亚鞑靼人对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支持,普京在这件事上走到了叶利钦的前面,也能看出普京对斯大林正面评价的背后实际上充满了实用主义和功利色彩。

  明白了普京的目的和动机之后,实际上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伏尔加格勒更名的呼声从未中断,而普京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上表态了。在俄罗斯国外,乌克兰的局势仍然不明朗,西方国家借机掀起了反俄的新高潮,而各种制裁也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了不小冲击;在俄罗斯国内,一方面由于乌克兰局势动荡的牵累,经济遭遇冲击,使得国内不满情绪增加,另一方面由于俄罗斯收回了克里米亚,导致俄罗斯人民的民族自豪感陡然增加。因此普京不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进一步动员民众克服国内的经济困难,疏导国内不满情绪,并集中力量回击西方国家掀起的反俄高潮并争取乌克兰留在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内。

  所以普京这一表态的意义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大在于普京释放出了准备继承斯大林的遗产并将其发扬光大的信号,小在于这实际上不能改变普京对斯大林遗产选择性继承的固有态度和事实上的否定态度。但对于已经离开这个世界61年的斯大林来说,一个曾经必须靠否定他的遗产以证明自己合法性的政权,如今不得不利用他的遗产来论证自己合法性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证明了他是历史的胜利者。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