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曹家的奋斗史——从“10万日元巨款”到福耀玻璃

远航一号 · 2016-12-25 · 来源:红色中国网
主流媒体言外之意,中央要赶紧向资本家们大幅度地让步,税要尽可能少收,能不收就不收,补贴还要多给,国企私有化还要加快,投资环境还要“改善”

  

  ▲曹德旺,1946年5月出生,福建省福清市人,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他1987年成立福耀玻璃集团,目前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供应商。2016年10月,曹德旺投资6亿美元、在美国莫瑞恩建造的汽车玻璃厂正式投产。面对公众舆论,曹德旺自称中国税率太高,才不得不有转移投资之举。

  曹家的奋斗史

  ——从“10万日元巨款”到福耀玻璃  

  作者:远航一号

  近日,主流媒体大肆炒作福耀玻璃公司董事长曹德旺“跑路”、投资搬厂美国一事。主流媒体说,中国税收高、成本高、投资环境差,再不给“民企”减税,不保护“民企”的产权(就是说不追究“民企”的“原罪”),尤其是要拆掉阻碍“民企”发展的各种“玻璃门”(所剩不多的国企都必须给“民企”让路),中国的“民企”据说就都要被“逼死”了。言外之意,中央要赶紧向资本家们大幅度地让步,税要尽可能少收,能不收就不收,补贴还要多给,国企私有化还要加快,投资环境还要“改善”(工人权利、环境保护都要让路)。雾霾再恶劣,那也是政府与民众的事,不关资本家的事,雾霾严重了,亲“民企”的主流媒体还可以借机挑拨一下政府与民众的关系,进一步鼓吹石油天然气私有化。

  据网友“蜈蚣山人”揭发,中国大半“民企”都是开空头发票的虚假企业,八成“民企”都是账面亏损,根本不交税(见“从曹德旺谈税制”,http://bbs1.people.com.cn/post/2/1/2/160215373.html)。别的“民企”税负高不高暂且不论,说福耀玻璃税负高,实在是天大的冤枉!不是说冤枉了曹先生,而是冤枉了政府。

  据了解,2008年以前,曹先生的福耀玻璃(这一中国汽车玻璃业界的第一大企业)竟然没有交过一分钱税。2007年,福耀玻璃净盈利9亿元,结果不但不交税,政府还倒贴2000多万元。2015年,福耀玻璃净盈利26亿元,营业收入利润率高达两成,应交各项税金之和不过3亿多元,相当于福耀玻璃净盈利的13%,远低于正常的企业所得税率25%,更是大大低于曹先生自己算出来的夸张税负55%。(相关资料见新浪财经,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6-12-20/doc-ifxytqaw0108344.shtml;进一步分析见 红色中囯 昨天文章《曹德旺们竟然有脸抱怨税负高!?》)如果这还不算政府善待“民营企业家”,什么算善待?如果这还不算优良的投资环境,什么算优良?

  

  在主流媒体的叙述中,曹先生不仅是一位成功的大企业家,而且是大慈善家,累计捐款60多亿元,号称“中国首善”;曹先生吃斋念佛,为人正直,从不行贿,连“一盒月饼”都没有送过。

  各位看官,大家都是地球人,不是火星人。曹先生是在地球上发财,不是在火星上发财。在如今这个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大街上搀扶摔倒老人都可能不慎获罪的时代,一个连“一盒月饼”都不送的人是如何能够累计身家亿万、捐款几十亿,尚有余力高调进军海外市场呢?这符合我们的生活常识吗?

  那么,常识可以告诉我们什么呢?

  曹德旺先生的第一桶金

  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们人人都有个第一桶金的问题。虽然现在中央有新政策,对于“民企”历史上的“不规范”采取宽容的态度,当年大批国营企业、集体企业被不明不白私有化的历史是抹煞不了的,广大人民群众心中的那笔帐是烧不掉的。“民营企业家”们如果努力发展生产、造福社会、确保职工权益、不危害环境,历史的记忆可以慢慢淡去;如果不是这样,反而变本加厉、得寸进尺,一旦政情民情发生变化,历史的旧账要翻一翻,也是很容易的。

  那么,曹德旺先生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呢?按照曹先生自己的说法,是这样的:

  1976年,在父亲的坚持下,我回到福清高山镇异型玻璃厂当采购员。也因为这个工作,才有了后来的福耀。高山镇异型玻璃厂从创办起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对玻璃厂的情形,我非常了解,这是一个能赚钱的企业的。因此,1983年4月,我向镇里承诺,到年底上交6万元利润,上交剩下的,我拿40%,高山镇政府拿20%,其他作为固定资产,最终我没掏一分钱就承包了玻璃厂。我一年内把水表玻璃销量从几十万片变成了200万片,工厂净利20多万元,我个人赚了6万元。

  ……

  1987年,我牵头成立了福耀玻璃……带领福耀做汽车玻璃很艰难,最艰难的其实是在公司以外。在80年代末的整党整风运动中,镇上的人都传“曹德旺有经济问题,要被抓起来了”,我不相信我没做坏事还会被抓。后来一个朋友告诉我,我因贪污被告了!我想了一夜,第二天带着公司的账目、复印资料、合同文件和全部单据到县政府找书记,针对贪污“指控”解释清楚了所有问题,我对书记说,我非法捞一分钱就判一年徒刑。书记说,“如果你能够为今天的话负责,回去把生产抓起来。”也因为这个事情,后来我专门学习了会计学,而且要求财务把公司所有单据必须保留。(曹德旺,“几乎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后,决定站起来”

  http://finance.ifeng.com/a/20161222/15094710_0.shtml)

  

  对于曹先生上面的陈述,有网友给出了当时历史的另外一个版本:

  曹德旺哥哥曹德淦是福建省副省长,人大主任!每次曹德淦官升一级,曹德旺的钱就多几倍!……1976年,曹德淦进福建省政府工作,曹德旺被安排到福清玻璃厂做销售。1983年,曹德淦安排曹德旺承包这个玻璃厂,短短三年,到1986年,曹德旺已经身家几十万,在全国是首屈一指的富豪。1986年,曹德淦要镇里和曹德旺合资建汽车玻璃厂,并违规给曹德旺银行贷款,到年底工厂获利70万,曹德旺不愿分红给镇里,在省政府分管农村工作的领导曹德淦的干预下,玻璃厂股份全部归曹德旺,反对这个安排的镇领导全部被免职或调离!1993年曹德淦任漳州市委书记,通过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关系,曹德旺接到国有汽车大公司订单,1999年曹德淦任福建省副省长,几乎所有的大国企汽车厂都用曹德旺汽车玻璃,并且利润超过200%。这让曹德旺短短十几年暴敛数百亿财富。2008年曹德淦被迫提前退休,别的汽车玻璃才有机会进入大国企汽车,曹德旺汽车玻璃市场比例开始下降!(“关于最近的网络红人曹德旺”,http://club.autohome.com.cn/bbs/thread-a-100024-59317487-1.html)

  

  这位网友的叙述与曹先生的自述很不一样。简单说,曹先生成为“企业家”的第一步,是靠了“关系”的;而后曹德淦违规给曹德旺安排银行贷款,又强迫高山镇与曹德旺“合资”(从行文看,曹实际上一分钱没出,是用国家贷款与高山镇“合资”),后来又强迫高山镇将玻璃厂全部股份归曹德旺,进而对高山镇干部打击报复。这有没有涉及以权谋私!曹德旺有没有非法侵吞高山镇集体资产!当年被打击报复的高山镇干部有没有被冤屈!

  当然,按照曹先生自己的说法,他是很清白的,一分钱也没有贪,非法捞一分钱,就可以判他一年徒刑。说法不同,但是常识在。按照现在人们通常所了解的,中国政治的常识、中国经济的常识、中国官场的常识、改革开放的常识,曹先生的叙述与“关于最近的网络红人曹德旺”的叙述,哪一组叙述更接近事实真相呢?

  虽然现在中央对于“民企”的原罪采取宽容态度,但是民意的法庭还在。现在是网络时代,曹德旺先生、主流媒体敢不敢把当年被撤职的高山镇当事人请出来,在网络上公开辩论、对簿民意的公堂,让现在的青年人再学习一下曹先生当年“创业”的经验?

  “中国首善”还是偷税大王?

  据说,自1983年以来,曹德旺先生累计慈善捐款60多亿元,2011年荣登中国慈善排行榜榜首。

  不过,据“关于最近的网络红人曹德旺”揭发,此事原来另有隐情:

  2008年,曹德淦下台,曹德旺玻璃厂偷税漏税问题爆发。曹德旺被迫承诺要拿80亿税款做慈善,因为做慈善可以抵税。但他只拿30亿成立慈善基金,却几乎未做慈善,反而转移资金到美国建厂。但在美国几年不仅不赚钱反而巨亏。

  曹德旺先生的偷税漏税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为了“摆平”做了怎样的努力,旁人无从知晓。不过,从福耀玻璃的财务报表看,这一中国汽车玻璃业界的垄断企业,在2008年前竟然一分钱税都没有交过,有时甚至还要政府倒贴,曹先生想不发财都难啊!

  福耀玻璃是“血汗工厂”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曹德旺先生多次表示,他投资美国,是因为美国法治健全、投资环境优良。

  不过,曹先生最近刚刚被美国有关方面发现“违法”并惩以罚款:

  就在上个月底,曹德旺在美国投资的工厂被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委员会罚了22.7万美元,理由如下:多台机器违反了安全规定,有可能导致工人截肢或其它安全事故;缺少个人防护设备;有电力隐患;没有就危险化工品的使用对员工进行培训;没有标出安全出口。

  除了安全问题受到质疑外,员工对于福耀的管理也有颇有不满的。。。。福耀曾强制员工参加反工会的会议,并禁止员工穿着有工会标志的服装(这一行为违反了美国的法律)。(一点资讯,“剥削”美国人民没那么容易!——曹德旺们跑不了!http://www.yidianzixun.com/home?page=article&id=0FHO6WuM)

  

  如果说,在“法治健全”的美国,曹先生的工厂尚且安装了“有可能导致工人截肢或其它安全事故”的多台机器,那么,在法治不那么健全的中国,在曹先生的工厂中是否长期、大量使用着这种“有可能导致工人截肢或其它安全事故”的机器并且已经造成了大量工伤事故?

  有网友揭露,福耀玻璃是“血汗工厂”、“对员工不可理喻”

  荆门的福耀玻璃怎么样?血汗工厂,在厂区内受工伤事故厂里不管,还会被厂里干掉。也不会有任何赔偿,经常被割伤肉里面都是那玻璃渣(百度,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431646104306920164.html)

  公司对员工也是同样的不可理喻。工人带伤工作,血流到玻璃上还要挨骂。工伤恢复后不给安排工作。工人吃饭就在漫天飞舞玻璃丝的车间。最有趣的是员工比例高达6:1的质检部门都是福耀“家属系”。连游标尺都不会用(“曝光福耀玻璃黑幕”,http://club.autohome.com.cn/bbs/threadowner-c-87-3114921-1.html)

  由于福耀公司任人唯亲,产品质量不过关,所产玻璃经常发生自爆、自裂等问题,遭到消费者投诉,被称为“福耀玻璃黑店”(“福耀玻璃我如何信赖你”,http://bbs.tianya.cn/post-free-5556705-1.shtml)

  曹家的第一桶金——曹河仁先生的“10万日元巨款”

  据曹先生自己讲,他父亲曹河仁当年也是上海滩上的闻人:

  1946年,我在上海出生。父亲曹河仁是个生意人。他在1935年以前的几年曾在日本学做生意,赚得了10万日元。那时日元汇率比美元高,这10万元算得上一笔巨款。七七事变后,父亲就带着全家落户上海,他四处投资继续做生意。我出生的时候,父亲非常忙,忙到忘记给我取名字。等到我9岁快入学时,我的名字还叫“小印度”,因为我没名字,而且母亲总爱给我穿巡警样式的制服,而街上的巡警大多是印度人。还是长福伯给我取的学名“德旺”,寓意“聪明又有德,必然兴旺”,这让我高兴了好几天。我对家里的好光景没有印象,因为在我出生的第二年我们就搬回福清老家,而我们的大部分家产都和一个沉船一起沉到海底里去了。(曹德旺,“几乎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后,决定站起来”http://finance.ifeng.com/a/20161222/15094710_0.shtml)

  另据人民网《民生周刊》报道:

  曹德旺很低调,走进公众视线是因为河仁基金会的创办,这个基金会的名字正取自其父亲。曹河仁曾经是上海著名的永安百货股东之一,因彼时时局动荡,夫妇二人决定迁回老家福建福清,一个靠海的城市。离开上海时,全家人乘坐邮轮,财产则放在另一条运输船上。回到福清后,放在运输船上的家当却迟迟没有运到,最后得到消息,船沉了。就这样,原本富裕的曹家顿时变得一贫如洗。(“曹德旺的专注”,http://paper.people.com.cn/mszk/html/2015-09/21/content_1618157.htm)

  以上的叙述很蹊跷。按照曹先生的说法,他们家在1947年从上海返回福建老家福清,全家人坐一条船,财产放在另一条船上,结果放财产的船沉了,从此一贫如洗。这里有个问题,什么样的财产要专门放到另一条船上呢?大件家具、做生意的货物?但是,贵为上海永安百货公司股东(有材料说是“大股东”)的曹家,不会因为损失了一些家具、货物就一贫如洗啊。正常的有钱人迁徙,难道不会随身携带大量金条、银元、美钞、首饰?举家迁徙,却将全部财产放到另外一条船上,这不符合常理。

  再来看曹德旺父亲曹河仁的身世,1935年至1945年间,正值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侵略中国进而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之际、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任何稍有爱国心的热血青年当时都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中。在这样的历史时代,曹河仁先生在做什么呢?他先是去了日本做生意,赚了一笔“巨款”,有10万日元(按照当时汇率约合3万美元、10万法币或“大洋”)。接下来,上海被日本帝国主义占领,这个时期,曹河仁先生在做什么?曹德旺语焉不详。

  让我们用正常的脑子想一想,什么样的“生意人”,在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下,可以照样“落户上海”、“四处投资”、“继续做生意”。曹河仁先生在日伪占领时期到底做的什么生意?曹河仁先生在做大生意期间,有没有与日伪当局合作?曹河仁先生在“落户上海”以后,有没有在日伪当局中充任伪职?

  凡此种种,或许曹河仁先生生前未必方便告诉曹德旺先生。但是像曹河仁先生这样一位上海滩闻人,当年所作所为,想必尚有记录,在这个网络通讯发达的时代,其中的真相不难大白。但愿到了曹河仁先生上海滩生意史大白之日,曹德旺先生并不因此增加任何的尴尬、河仁基金会的招牌也不会成为曹先生额外的负担。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长征胜利8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曹德旺从致富到“跑路”:福耀原来不交税
  2. 曹德旺们竟然有脸抱怨税负高!? --08年前从来不交税
  3. 顽石:纪念毛主席,说点良心话——为人民领袖毛主席诞辰123周年而作
  4. 圣诞节?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中国人应该过好自己的节日
  5. 李甲才:把单纯歌颂转到议论实践上来——纪念毛主席诞辰123周年
  6. 郭松民 | 老三篇:中国文化的希望!——纪念毛主席诞辰123周年
  7. 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丧钟——为计划经济正名
  8. 后沙月光:被偷走的一块拼图--还原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
  9. 后沙月光:圣诞节,从谎言到文化。毛泽东却守护着中国人的平安
  10. 汪晖:重影
  1. 乌有之乡纪念人民领袖和革命导师毛主席诞辰123周年大会——不忘初心,继续革命,纯洁共产党,走上共富路
  2. 老田:意识形态战场上的反共救国军宣传干部龙应台
  3. 贵州安顺塘约村重回集体化道路两年时间跃入小康村,在人大会议中心引发激烈讨论 中国农村的大变革或许正在来临!
  4. 决战:反腐解决不了无产者日益贫困的问题
  5.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革”理论商讨
  6. 望长城内外:曹德旺为什么跑了?
  7. 老田|雾霾作证:我们怎样失去了毛氏工业化道路
  8. 文言:毛泽东的事业最辉煌——愿以此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23周年
  9. 视频:艾辛导演大型文献纪录电影《战友》
  10. 后沙月光:龙女士的顽固和倒退
  1. 文革史专家徐海亮对戚本禹回忆录的一些看法
  2. 原化工部长秦仲达联名1700爱国人士上书中央 要求制止并购先正达
  3. 老田:看逄先知如何反驳戚本禹——比较特权逻辑和草根逻辑之间的歧异
  4. 刘毅然导演发微博纪念毛主席被污蔑搞个人崇拜 网友纷纷力挺刘毅然
  5. 武汉文革亲历者座谈《戚本禹回忆录》——戚本禹动了逄先知的奶酪?
  6. 要不要重走集体化的光明老路——塘约道路在全国人大会议中心引发激烈讨论
  7. 乌有之乡纪念人民领袖和革命导师毛主席诞辰123周年大会——不忘初心,继续革命,纯洁共产党,走上共富路
  8. 夏小林|东北混改:“放开国有股权比例限制”违反党中央决策---兼评刘鹤混改观与党中央《指导意见》矛盾
  9. 赵磊:马云,我从此对你刮目相看
  10. 习近平:绝不做亵渎祖先、亵渎经典、亵渎英雄的事情
  1. 特稿:纪念毛主席诞辰123周年系列活动暨《永远怀念毛泽东》珍藏画册出版首发仪式在北京隆重举行
  2. 一个95后毛派:我为什么崇敬毛主席--在乌有之乡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3周年大会上的发言
  3. 乌有之乡纪念人民领袖和革命导师毛主席诞辰123周年大会——不忘初心,继续革命,纯洁共产党,走上共富路
  4. 望长城内外:曹德旺为什么跑了?
  5. 北京皮村工友之家被逼迁
  6. 曹德旺从致富到“跑路”:福耀原来不交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