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福利资本主义透析

一粒铜豌豆 · 2018-06-09 · 来源:一粒铜豌豆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北美和欧洲社会的美好生活是建立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六十亿人民的艰苦奋斗上的。这六十亿民众的劳动产品是有限的,只能供应世界十亿左右发达国家人民的优质生活,这是受全球生产水平所决定的。

  北欧五国常常被视为资本主义的典范,风景秀丽空气宜人,医疗教育免费,政府年年发钱,假期更是多得不得了。

  这些个东西和咱自己国家一比,人家福利资本主义不知道比咱特色社会主义高到哪里去了,搞得人人心向往之。

  福利资本主义和特色社会主义哪个更好我们就先不比了,我们还是先搞清楚我们心向往的制度是个啥吧。

  我们来看看瑞典,教育、医疗几乎全部免费。孩子从出生开始到十八周岁,政府每个月都给发1000块钱(差不多1000人民币)。孩子出生了,夫妻共享480天(带薪)产假。家庭每月人均收入13000往上,要是不到这个数政府就发钱补齐。

  这些硬福利已经让人眼红的不行,再加上空气清新啦、男女平等啦、路不拾遗啦什么的,那真真是一个良心得不能再良心的资本主义国家了,也不怪别人美国说你走的社会主义道路。

  还真是,瑞典差不多从一百年前开始就差不多都是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其他几个国家也是差不离,民众支持率最高的基本都是左派(往社会主义靠拢的)政党。

  有那么些时候,右派(倾向资本主义的)政治联盟也会当选,可这政治联盟里头又有一些左翼派别掺和在里头。所以这么些年下来,北欧国家形成了既像社会主义一样搞福利分配、社会负担,又像资本主义一样搞雇佣劳动、自由市场的社会制度。

  虽然资本主义社会雇佣劳动、自由市场的本质没有变,但是好歹往社会主义方向折衷了一下,引得其他国家称羡。

  可是既然“半个社会主义”的国家能搞得这样好,那完整的社会主义岂不是更妙?

  然而不知何故,完整的社会主义制度反而让好多人诟病。同样是广泛的社会保障,较低的贫富差距,怎么人民公社和国有企业就招来大锅饭养懒汉的骂名,人家北欧五国就是人类发展指数全球前十呢?

  福利资本主义让人羡慕的是它的福利性质也就是社会主义性质,但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却又最遭人诟病。这岂不是很矛盾吗?更加矛盾的是赞美福利资本主义和否定社会主义的又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理解这个矛盾是不难的。  

  赞美福利资本主义的往往赞美的不是它的制度本身,而是赞美它的优质生活;  

  抵制社会主义往往抵制的不是社会主义制度,而是抵制历史和现实中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生活质量。

  可以假设一下,在中国构建一个类似北欧的福利制度会是什么样的。

  我们算一笔账,2016年瑞典人均GDP达到51600美元,同一年中国的人均GDP达到了53980元,也就是8127美元(汇率6.6423:1)。就是说,瑞典人均GDP是中国的6.35倍,我们可以按这个比例计算中国政府会给我们发多少钱。

  结果是,每个中国孩子从出生开始一直到十八周岁,政府每个月给他发157元。国家保证每个家庭的人均收入高于2050元,如果没有达到,政府直接发钱补上。医疗和教育可是花钱的大头了,我们就假设我们国家只在每个公民身上花了不到瑞典人均投入的五分之一就完成了医疗教育几乎全免费吧。

  好了,我们看到了高福利制度的中国版本,确实还不错,能帮助绝大部分农村家庭和相当部分工人家庭提升生活质量。但是好像也就那样,也没有那么妙,尤其对一小撮精英来说。

  所以呀,受到关注和吹捧的其实是高收入条件下的高福利社会,重点是这个高收入。

  同样是超市收银员,人家的收银员就是朝九晚五地工作收入两万多,我们的收银员在继承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坚决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热爱集体勇于加班的情况下也就收入两千多;

  同样是国家干部,人家的首相和内阁成员也就管那么一千万不到的人口月收入十几万,我们的国家领导为我们十几亿的国民鞠躬尽瘁每个月就拿到一万多。

  相关新闻:2011年6月,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构成中共领导部门的政治局委员的月薪为11000元人民币。”2010年3月,广东省国资委党委书记刘富才:“我每年拿到手的钱不到8万块,工资单就7900块钱一个月。如果三金加起来算每年有10万。”

  所以呀,你看国家和国家之间就是那么不平等,完全做不到同工同酬,而且这工资还不是差一点半点,这是差了六七倍呀。这地球村地球村喊了这么多年了,网络互通、市场互通早就完成了,可这工资啥时候才能互通呢?

  依我看,在这种资本主义制度大行其道的村子里是通不起来的,这贾府的丫鬟可不就是比外边的要高贵上不少吗?这大户人家的钱可不就是要比卑贱贫民的钱好挣吗?

  我们羡慕人家北欧的生活可不就是普通的小门小户羡慕这大户人家嘛,只不过这姓瑞、姓冰、姓挪的到底和那姓美的大户不一样,那姓美的不就是个暴发户嘛,人家这姓瑞、姓冰、姓挪的那可是家风中正醇良的书香门第。

  可是这大户人家的钱是哪里来的呢?要说人家老爷和夫子拿到的钱就应该是那些个没识多少字的泥腿子的好多倍,共产党第一个不答应。

  我们还是国家的事说国家的,认真看一看这北欧五国的钱是怎么挣的。好多人都说人家那是技术好,生产效率太高,一个人顶咱好多个,挣得自然就多。可我怎么听说中国的建筑工一两年做好的工程人家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慢慢吞吞搞个五六年,这中国速度我们可还真不是吹的。

  那交叉行业最多的钢铁业呢?谁不知道世界钢铁产量中国第一、河北第二、邯郸第三,我们那造钢的技术也不会落后人家太多吧?这房地产可占GDP的大好几,他们不占优,到底谁什么产业生产效率比我们高这么多呀?

  我们来看看瑞典的优势产业。

  驻哥德堡总领馆经商室:瑞典出口产品数量的一半以上是工程技术产品,电子设备、机械和车辆等,而出口产品发展最快的是电子工业产品,特别是通讯和电脑相关产品。瑞典进口货物的70%都是由于工业的需要。2013年瑞典机械及运输设备进口占40.8%,其余主要为石油及石油制品,化工产品。

  再看看其他不那么入流的国家,中国和埃塞俄比亚。中国的,中国出口商品当中前几类(从高到低):

  2017年第一季度数据:服装及衣着饰件、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部件、机电产品、织物制服装、手持或车载无线电话机、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自动数据处理设备、高新技术产品、集成电路、钢材、家具及其零件、鞋类。进口商品当中前几类:集成电路、原油、铁矿砂及其精矿、机电产品、初级形状的塑料、汽车、大豆、汽车零配件。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的二流强国,埃塞俄比亚的出口商品主要有:

  咖啡、油籽、恰特草、皮革和黄金。进口货物主要有:机械、汽车、石油产品、化肥、化学品等。

  这三个国家大体可以描述世界各国经济发展水平的层次性。埃塞俄比亚是经济末流国家,出口的是自家土地上的资源和农产品,是一些利润最少的产业。

  这些例如石油、铁矿砂、皮革、木材的资源进入中国,产出化肥、钢铁、化学纤维、皮鞋、家具这类相对简单和劳动密集型的产品,出售给类似埃塞俄比亚的第三世界国家和类似瑞典的发达国家供其消费使用,赚取中等额度的利润。

  而发达国家以较低的价格购买产品原料和初级加工品之后,生产出如汽车、芯片、显示屏等高技术高附加值的产品卖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从中赚取大额利润。

  世界各国的经济水平就从这样的经济循环当中确立的,主要从事高附加值产业的国家成为发达国家,主要从事低附加值产业的国家成为中等国家,主要从事农业品和资源出口的国家成为最不发达国家。

  技术的优势让发达国家在世界分工体系中占得优势,使得瑞典国民的单位时间劳动产品赚取数倍于中国的利润。

  然而并不是说瑞典国民的劳动效率就是中国劳动者的六七倍,他们的生产线虽然先进,但是并不至于能超过中国的六七倍。

  如果世界各国之间的贸易取消了,让瑞典自行生产衣服、皮鞋、水杯、电缆等等,那么瑞典的生产效率不会比我们高上多少。原本通过一个小时劳动取得的高额利润可以换取其他国家六个小时制造出来的衣物,现在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纺织机前花上六个小时,瑞典的生活水平也就必然降低。

  所以国家和国家的差距,根源并不在于生产效率的差距,而在于国际分工的不同。而国际分工之间是不平等的,即便以世界平均的生产效率来生产,单位时间生产汽车就是比生产衣服获利高。

  所以就算发达国家有能力以世界领先的效率同时生产芯片和衣服,它必然会选择更多的生产芯片。

  因为这个产业使得它有资格最大程度地换取别国的利润。这个利润更多是超额利润,也就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剥削所得,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剥削。

  在产业不平等的现实背景之下,有一个令各发展中国家苦恼的问题,就是发展问题。

  就像刚刚所说的,发展问题大体上来说就是产业升级的问题。然而自从二战后近现代世界分工体系确立以来,只有韩国、日本、新加坡等零星的几个国家崛起并跻身发达国家行列,也只有零星的几个发达国家慢慢衰败。

  更多的,是一大批国家陷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一大批国家还没有发展成为发达国家就开始衰退。事实是大量国家的尝试都失败了。

  我们常常说一个后发国家会有后发优势,那是对的,落后国家承接先进国家的落后产能再投入使用最新设备达到生产效率的快速提高和国家经济的快速发展。

  然而除了后发优势,还会有后发劣势,那就是后发的国家很难快速进行产业升级。

  一方面那些已经存在大资本为了继续保持自己在生产体系当中的优势地位,很难容忍另一个大资本的崛起,在其他企业崛起的过程中大资本就会利用竞争手段挤压后发资本的生存空间,使其破产或被自己收购。而后发国家又因为实力不够,很难对抗国外大资本对本国资本的竞争,最终导致产业升级和国家实力提高的失败。

  另一方面,自由资本通过扩大经营和集中兼并来提高自己的体量不是一个足够快的方式,所以在后发国家当中,本国大资本的出现暂时是困难的,而即便本国的大资本产生了,当它面对外国的大资本时却又显得渺小,很难与其竞争。

  所以,那些希望持续发展的国家碰到了一个发展的天花板,这个天花板就是高端产业,这是其他发达国家和其他大资本集团所不能容忍的。即使他们有足够的资金和设备研究这些先进技术,走发达国家曾经走过的路,也注定会走得比以前更加艰难。

  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些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是因为他们最早地占领了生产高地,在世界市场的条件下大量占有不发达国家的普通产品。而那些不发达国家之所以不发达,是因为他们在生产链的低端,在世界市场的条件下只能用大量普通商品交换发达国家的高科技产品。

  自由的世界市场帮助了发达国家的大资本保持产业的优势地位,阻碍了后发国家的产业升级,因而世界经济层级难以改变。那些成功赶超的国家,如韩国和日本,有一个共同点,经济被财阀家族主导,用家族财富与外国大资本竞争。

  而中国的市场扩张战略是以国企为急先锋带领中国的自由资本与外国大资本竞争,与日韩类似,中国的举国体制有利于中国争夺世界市场,有助于中国的产业升级。

  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举国体制的便利性,中国在国有企业的带领下飞速与非洲建立越来越密切和方便的市场联系。我国相对落后的科技产业在非洲迅速扎下根来,并在这种稳健和广阔的市场当中茁壮成长。华为、小米等科技企业的科技研发在繁荣的国内外市场下未必不能后来居上同美国和欧洲的企业掰一掰手腕。

  然而当中国的企业真的足够强盛的时候,中国民众也可以像北欧五国那样享受到美好的福利吗?

  很遗憾,这是不现实的。北美和欧洲社会的美好生活是建立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六十亿人民的艰苦奋斗上的。这六十亿民众的劳动产品是有限的,只能供应世界十亿左右发达国家人民的优质生活,这是受全球生产水平所决定的。

  所以如果让中国的平均生活水平变得如欧美国家那样是不现实,除非中国能够把世界上其他发达国家都挤出第一梯队的行列,才能让中国的相当一部分民众坐享其成,而让包括欧美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全都艰苦奋斗辛勤工作。除了比一战二战更加恐怖的战争,我想象不出其他途径来完成这种大换血。

  全中国民众都走向富强暂时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中国的发展与崛起是可以预见的。那个时候中国民众过得会比现在好吗?

  也许是的,但一定是那些在华为、小米、大疆和国企的那一部分人先过得好,这个情况在现在已经出现。北京的平均工资接近上万,如果排除做低端工作的那部分人,那么剩下的人的工资水平已经和欧美差不多了。

  那么那些“后”过得好的人,也就是那些不在国际企业供职的人呢?

  他们是什么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

  他们是纺织厂的年轻人,是建筑工地上年近半百的壮年人,是在农村小块土地刨食的年迈老人,他们的生活在中国崛起的这些日子里似乎没有变好。

  那么以后呢?我不敢保证,也许我们的党可以做这个保证。只是在这种劳动者被彻底丑化的社会现实下,在劳动合同签约率依旧不能让人满意的情况下,对党的信任并不能丝毫减少我的担忧。

  何况香港底层民众的生活又足够引起我们的警戒了。至于那北欧五国,我们不再去说他了,我们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文雅的大户罢了。

  而我更担心的,是艰苦奋斗的基层劳动者。

  强势崛起的中国背后,更广大的中国普通民众和弱势国家的人民依旧令人忧心。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2. 李甲才:范跑跑、柳传志逾越了道德底线
  3. 中兴与特朗普政府达成协议:认罚14亿美元、领导层更换、美方入驻
  4. 郭松民 | 再评《老炮儿》:难道真的只能认贼作父?
  5. 高考状元全部出自重点中学,你看到了什么?
  6. 他是毛泽东称道的党内两个奇人之一,斯诺笔下神秘的“王牧师”,曾秘密抚养毛岸英兄弟四年
  7. 左大培:贸易战最大的损害莫过于开放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
  8. 《创造101》:女孩身体消费的新高峰
  9. 郭松民 | 高考不应该是“最长的一天”
  10. 穷人的孩子,一出生就输掉了高考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3.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4.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5.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6.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7. 崔永元微博再次发声, 暗示生命受到威胁 网友: 你不是独自在战斗!
  8. 范冰冰有本事,你出来走两步!
  9. 如果毛泽东继续领导40年中国人人是中产
  10. 王忠新:不调研要亡国亡党亡头--官员“有调研无报告”现象当休
  1.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2.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3.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4. 张文茂:毛主席的不发达社会主义与后来的农村改革
  5. 驳杜建国的无耻谰言:是毛主席小题大做,跟赫鲁晓夫翻脸吗?
  6.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7. 老田 | 造反派的文化大革命之六:失败的文革才有着更高的认识价值
  8.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9. “白卷英雄”张铁生最有价值的贡献:看“两张白卷”折射出什么
  10. 孙锡良:“安邦巨案”就此落幕了吗?
  1. 毛主席培养的第一个知青是毛岸英!
  2. 老挝,最有意思的社会主义国家
  3.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4. 吕德文:未成年犯罪连年下降是奇迹
  5.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6.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