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关于美元霸权与人民币的未来问题与卢麟元老师商榷

吴铭 · 2019-01-13 · 来源:吴铭再评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美元的“坚挺”,是建立在中国的生产、出口、定价均由美国控制的基础上的,是美元霸权的重要支撑!!

  2016年1月8日,公众号“原始积累”发表“破土网”编辑的卢麟元老师的文章,《美元霸权与人民币的未来》。应一位网友的邀请,笔者撰此文章,是想和卢老师想聊聊天。我很尊重卢老师,但有些观点恐怕我不能理解。本文还谈不上是商榷,更不是批评,可能有些说法不太严谨。

  一、关于分析问题的方法论

  卢老师文章的第一段,给出一个美元霸权的基本定义和基本的分析框架。

  评论:我们强调,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实践出真知”,看懂了具体历史实践,就得到了真知。研究认识任何问题,均不可以从概念出发,不可以从理论出发,教条主义、本本主义,必须抛弃,必须从具体的实践出发,充分考虑历史背景。一开始就提出概念和分析框架,这样的研究办法,是脱离实际的办法,基本上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所谓概念,所谓分析问题的框架,只能是研究的结果,而不是能是研究的出发点。从概念或从框架出发认识问题,就是主观主义,得出的结论必然是扭曲的。

  记得,学院派在研究问题时,最爱引用克劳塞维茨的一句话,要研究一个问题,首先要把这个问题的概念弄清楚。克氏是资产阶级军事理论家,其水平低就低在这句话上。如果我看到谁这样研究问题,那么,他的文章、理论,我就基本不再往下看了。可以断定地说,这样研究问题,就是主观主义的胡扯一通。

  二、美元霸权的本质

  美元霸权的本质体现在以下方面:一是对世界货币的定价能力和权力,二是对世界大综商品的定价能力和权力(比如高科技是至高点),三是对世界产业链的改造能力和权力。当它具备以上三点时,就是霸权,如果不具备,就不是霸权,在什么范围内具备以上三点,其霸权就涵盖什么范围。范围之外,则不属于其霸权。

  美元霸权产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产生于美国在战争前期未参战。战争期间,苏联、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中国等国家,均需要大量的原材料、武器装备,而战争前期,美国并未参战,而是利用其国内的巨大生产能力,大做出口贸易,索取相关国家的黄金、军事基地等。这就形成了美国的买方市场,谁想从美国购买东西,是没有讲价还价的能力的!就必须按照美国的定价来购买,甚至在政治上向美国让步,英国在《大西洋宪章》的理解方面,就和美国有尖锐的矛盾,英国不同意其殖民地在战后政治上独立,而美国则坚决要求殖民地战后政治上独立,其实是以参战和向英国提供支援为条件,要挟英国放弃其殖民体系。

  此时,美国就掌握了足够的定价权力,而美国商品的生产能力,是其掌握定价权的基础,政治独立性是政治保障。如果是中国这样的国家,即使不参加战争,也不会有定价能力和权力,一是因为中国工业不发达,提供不了钢铁、武器之类的战争必须品;二是因为中国在政治经济金融上并不独立,对英美等资本主义国家的依赖性强,人家想要你的稀土,投资开采即可,并不需要你开采我再来购买,让中国有讲价的能力。

  战后初期,美国仍然是世界上生产能力最强大的国家,也是储备黄金最多的国家,其黄金储量战世界黄金储量的73.4%。美元霸权,如果按照今天的经验看,如果想一直巩固,应该是通过美国强大的生活能力和政治独立性,压制其他国家的生产能力,将美元和生产能力直接挂钩,而不是和黄金储备挂钩。怀特为美国设定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恰是利用美国黄金储备优势,而没有利用其庞大的生产能力,其实是个埋葬美元霸权的大陷阱。说怀特是苏联间谍,应该是事实。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怀特应该是一位了不起的金融大家,不然根本想不出这么高明的一个大陷阱。华尔街的蠢货,他们被眼前的金融霸权迷惑了,根本没有看出这个陷阱。所以,他们还是采用了怀特方案,即使发现怀特是苏联间谍之后,也不打算改。

  二战末期,如果从美元霸权的角度考虑,美元应该和苏联一样,将美元的价格和美国的巨大生产能力直接挂钩,美国政府(或者华尔街资本集团)一边控制全国的生产,一边通过政府(或者华尔街)的定价,把生产能力和美元直接挂钩!绕过黄金这个最常见的“锚”!

  须知,黄金作为现代货币的锚,先天不足!我本人认为,把黄金作为货币的信用基础,其实是给自己的货币戴上了一个极其沉重的脚镣手铐!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漏洞就在于美元和黄金挂钩、体系内的国家货币再和美元挂钩。这样,表面上美元控制了体系内各国的金融,实际上,这个控制是以美国黄金的存量为支点的,当贸易量超过一定程度时特别是美国的贸易逆差达到一定程度时,这个支点也就自然断了。

  如果中国和苏联,这两个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外的国家看出美元霸权或者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这个巨大缺陷,推动西欧等布雷顿森林体系内的国家抛弃美元而购黄金,那么,美国的黄金是完全不够支付的。实际上,中国联合英国法国西德可能还有日本,的确也是这样搞美元的。中国于1952年即开始对英法西德等国进行贸易,1960年代开始搞了广交会扩大对外贸易,但所有贸易均用除美元之外的外汇结算。当中国手里存有一定量外汇时,又从英国、法国等布雷顿森林体系内的国家购进黄金。英国、法国因为和美国贸易中有大量顺差,所以,就用手里的美元购买美国的黄金。这样,黄金就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内的英法西德等国,流向中国手中。美元因为黄金的减少及减少的趋势,不得不和黄金脱钩,这样,英镑、法郎、西德马克等货币,就从美元霸权控制之下,解放了出来。与此同时,中国再和英法等国贸易时,要求必须结合人民币结算。可以认为,此后,世界货币秩序,由美元主导,变成人民币主导!

  1971年12月以《史密森协定》为标志,美元对黄金贬值,美联储拒绝向国外中央银行出售黄金。至此,美元与黄金挂钩的体制名存实亡。

  上世纪50、60年代,美国四处扩张,为金融资本和军工资本赚取了巨大的利润,但也使得美国对布雷顿森林体系内的国家的贸易逆差大增。因为世界商品市场上,有求于其他盟国,而盟国也没有了二战中的那种战争环境的牵制,所以,逐渐获取了对美贸易中讨价还价的能力,此即定价权的转移,这使美国对世界大综商品的定价权丧失了。这也是美元霸权丧失的重要表现。

  对世界产业的改造能力和权力。这个能力和权力,在二战结束初期,美国是具备的,而且,美国也的确按照自己的设想,对欧洲的英法德等国进行产业改造,将这些国家置于产业链的底端。比如,让德国成为养羊、农牧业的国家,对英国法国则不希望其恢复工业。极力瓦解英国法国等西欧国家的殖民体系,推动这些殖民地国家独立,然后对些殖民地国家的金融经济加以控制,即中国常批判的新殖民主义,使之成为原料提供者和商品倾销地。但英法也不那么听话,虽然不得不允许殖民地国家政治上独立,但对其经济金融的控制,却不愿意放弃。另外,英法德等国也极力恢复其工业能力,并不甘心按照美国的安排,被置于资本主义产业链体系的最底端而丧失定价权。随着西欧的经济恢复,其科技不断进步,美国在生产能力方面的优势就没有那么明显了,这使其定价能力进一步削弱。

  据说,在中国,还有那么一批人物,要中国储备黄金,要以黄金为本位,重建什么人民币的信用。难道没看到美国的教训吗?

  三、关于超稳定的政治结构对本国金融霸权的作用

  卢麟元老师把这作为英镑、美元霸权产生的重要基础条件。

  有些道理,因为在资本主义社会,稳定的国内政治环境,会使资本势力有能力搞科研,有能力改进生产,提高生产能力。高科技工业品,是定价能力和权力的重要基础,加上巨大的生产能力,就是构成了对世界产品贸易的控制能力、定价能力,直接促进其霸权的建立。

  其实,英国也好,美国也好,其政治是不太稳定的,但是,资本集团基本上控制着政治局势,无论谁上台,都不敢挑战资本集团的利益。

  战争,对资本主义的影响远远对于社会主义的影响,因为,资本主义的一切生产都着眼利润,而战争,则是国家、政府的事。资本家希望国家打仗,打仗才能向资本家提供巨大的需求市场。但,资本要从这个军工消费市场赚取巨额利润的,这个巨额的利润,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交易成本。资本主义国家必须通过面向全民的税收支付资本巨额利润即交易成本。所以,资本主义国家的战争,是资本势力发财的工具,是劳动人民灾难。

  但是,有一点,如果战争的规模可控,不那么持久,通过战胜向战败国索取财富,资本就可以回收到利润。如果战败,则国家在战争期间向军工资本家购买的武器装备物资等开支,只能由全国人民承担。全国人民承担不起这样巨大的利润的,一场经济危机产生了,战后日本、德国就处于这种经济危机之下。

  如果战争持久,政府从资本家那里采购了大量的物资,长期不能从战败国那里得到补偿,那么,资本家也会“没有余粮”!致使工厂倒闭,劳动人民更加负担不起。这也是经济危机。

  社会主义国家基本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企业是国家的、全民的,不需要利润,也就是基本没有交易成本。所以,只要工厂一直开工、农民一直生产、科研院所一直在改进技术,社会主义国家的战争潜力是无穷的,不会导致经济危机。而且,战争,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来说,也未必影响经济建设,那种认为只有和平条件下才能搞建设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比如,新中国的金融如山东解放区渤海币、延安的边币等,均诞生于抗日战争期间,非常健康。用解放战争、抗日战争期间总结出来的金融建设经验指导新中国金融,同样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绩。我说出人意料,是出乎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学家的意料,因为,他们的资本主义思维中,根本想象不到没有交易成本的贸易。

  再说,美元金融霸权的第二次建立,恰是因为其四处挑起战争,下文将论述。

  四、关于香港货币

  港元由挂钩英镑、转而于1980年代挂钩美元,这意味着美国人从金融上接管了香港。

  这一点,卢麟元老师的认识,我赞同。

  如果中国真正要收复香港主权,那就应该让港币和人民币持钩,而不能允许其和美元持钩。但当时,中国的主流社会,似乎还没有谁认识到金融主权问题,当然也想不到提出港币和人民币直接挂钩,更想不到反对港币和美元挂钩,恐怕也不敢也向美国提出如此要求。

  五、关于美元的信用

  二战以前的美元,我不想提意见,这里不讨论。

  二战以后,美元的信用是黄金,老实说,以黄金为信用,这个信用基础太薄弱了。

  1972年以来,美元在原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内、在苏联的经济体系之内、在中国为领导的第三世界体系之内,是没有信用的。有资料称,上世纪70年代,欧洲的乞丐也拒绝美元。所谓上帝、所谓伦理,就是欺骗人的鬼把戏,但凡有点思维的人,都不会信;但是,奇怪在中国,居然就有很多人信。

  美国老百姓接受美元的信用吗?他们不接受又能如何?

  六、关于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后的美元信用

  1971年底,美国宣布,不再用黄金兑换国外的美元。此时,如果美国没有种类和数量均足够的商品以适当的价格出口,这就意味着美国赖账了。别国手里还有大量的美元储备,你美国又不向人家出售黄金,又没有足够的商品向人家出口,或者虽然出口,但价格提得很高,这不就是典型的赖账吗?

  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后,美元霸权不复存在!

  本文第二部分提到,美元霸权的本质体现在以下方面:一是对世界货币的定价能力和权力,二是对世界大综商品交易的定价能力和权力,三是对世界产业链的改造能力和权力。

  那么,一,此时,美元还有对世界货币的定价能力吗?信誉崩溃的美元,自然没有这个能力了,定价权也就自行消失。二,对世界大综商品的定价能力还有吗?因为美国自动废除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连欧洲的乞丐都拒绝美元,那么,美元怎么形同废纸,怎么可能还有对国际大综商品定价的能力和权力?谁会要废纸呢?三,此时的美元,自然也丧失了对世界经济结构进行塑造的能力,他主导不了世界经济秩序了。所以说,此时的美元丧失了霸权。

  把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后的美元,说成是“石油美元”是可以的,但未触及本质。因为,这时,美国通过自己的军火向沙特等国出口,换取石油,这个交易用美元结算。这意味着美元以其武器装备的生产能力和科研能力为“锚”,换取沙特等国对其美元的信用!!我认为,这只能说是美国对其美元信誉的拯救,是通过让美元和高技术武器装备生产出口直接挂钩的方式,拯救了美元的信用。这个经验,我不知道是不是从中国金融体系的建立中汲取来的。

  如果美元在国内贸易和国际贸易上均和其实物生产挂钩,或者说,以其国内生产为锚的话,再加上如果资本家追逐的利润不要太高,那他就是个社会主义国家!至少是向社会主义迈进了一大步,这还真是挽救其金融信用、解决其经济危机的好办法。不过,这样做,必然要限制其金融资本势力。

  但是,即使是美元和沙特石油挂了钩,也不意味着美元霸权又重建了。

  此时,全世界货币是欧洲的英镑法郎马克、中国的人民币、苏联的卢布三家争锋,美元式微了。

  我认为,人民币占了大头,证据是第三世界经济集团的建立,这是个了不起的大市场,从美苏欧体系之下,分割出来的。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遇到了财政问题,是财政问题,而远远不是什么金融问题。其实,极好解决。因为,中国人民币和西方任何货币都不相同,人民币是建立在公有制经济基础上的,其信用是建立在全国公有制生产基础上的。只要全国的生产不滑坡,则人民币的信用就是坚挺的!!建国之后三十年,人民币币值极其稳定,稳定得超出西方所有经济学家的意料,就是因为中国的工农业在迅速进步,生产能力不断提高。我想,他们会认真分析其中的原因的,这也是我推测美国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后,以武器装备出口为信用,实现沙特石油对美出口用美元结算的原因。准确地说,此时的美元及80年代以后的美元霸权,一定程度上应该叫“军火美元”,而不是“石油美元”。控制沙特及区佩克组织的石油出口、定价和结算,只是外表,而内里却是美国的军火生产和出口!

  当1970年代初,美国和沙特达成其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及其后的十年内,美元还不能称之为霸权,当然也不存在石油美元霸权。能否成为霸权,还要看本文第二部分提出的三个条件:一是对世界货币的定价能力和权力,二是对世界大综商品的定价能力和权力,三是对世界产业链的改造能力和权力。这三个条件,1970年代,美元均不满足。因为,当时的全世界武器市场,由中、欧、苏、美占有,美国武器装备贸易并不太多,美式武器装备也不见得比苏式好,第三世界则直接从中国得到武器装备,欧洲的军火出口也占世界市场很大份额。所以,美国还控制不了世界军火市场的价格。

  1980年,美国进入里根当政时期,美国开始搞高科技,提出星大战计划,其中最重要的结果之一,是控制世界军火贸易。1984年,苏联的戈尔巴乔夫上台,放弃了和美国争霸的战略,其武器装备出口我想应该是受很大影响的。比苏联还早的是,中国下马大批先进武器装备研究计划,同时,放弃对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的继续支持,放弃三个世界路线,我想,对第三世界的军火支持也可能大大减少,为美国的军火出口提供了新市场。中、苏的退出,使美国有了控制世界军火市场的可能。美国发展高科技武器装备,使其有了控制世界军火定价权的能力。四处挑起危机,特别是苏东剧变后的局部战争高发期,为美国军火出口提供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市场空白、高技术、局部战争高发,三个条件加在一起,使美国的军火出口大为增加,出口对象更多,市场空前扩大。

  1991年初的海湾战争是美国显示其高性能武器装备的一个广告窗口,全世界人民都看到了美国武器装备如何如何先进,同时,美国向全世界做广告,高技术战争时代来临,没有高技术武器装备,就打不了仗,最关键的是,美国人宣布,其战斧式巡航导弹、爱国者导弹等新武器,性能极强、价格极其昂贵,这其实是为了控制军火世界贸易的定价权。所以,美国必须打仗、必须制造世界紧张,打仗、紧张才有军火出口市场。必须打击中国的制造业2025,因为这会大大削弱甚至完全废除美国对世界军火贸易的控制能力、定价权力。

  以上说的是“军火美元”,从趋势看,“军火美元”在1990年代中后期达到高峰。但是,仅靠军火支撑美元,还是显得力不从心。下面讲美元霸权的另一条大支柱:中国。

  仍然从本文的第二部分提出的三个条件说起:一是对世界货币的定价能力和权力,二是对世界大综商品的定价能力和权力,三是对世界产业链的改造能力和权力。

  对人民币的定价权,美国是1980年代初拿到手的,借口中国财政问题,给中国的财政改革开了药方:引进外资,并指责中国人民币币值被大大高估,要求人民币币值降低。这是其获取人民币汇率定价权的具体体现,但这个定价权,是通过操纵中国的政策实现了,美国在这个问题上还不能自主。接下来是引诱中国不要发展高科技,要发展民用产品,改善人民群众生活。到了1990年代,大约是1993年,则要求中国开放金融,“引进国际战略投资”,大量引进外资。今天,则是要求中国完全开放金融,企业完全控制中国金融、消灭中国金融和人民币。其实是个空手套白狼的金融骗局,中国上当了。

  对中国商品出口的定价权力的猎取,是通过以下手段实施的:一是引诱中国搞贴牌生产,二是引诱中国搞两头在外、出口创汇贸易;三是打击中国高科技研究,因为高技术是控制市场的重要因素;四是鼓吹比较优势和国际分工理论,引诱中国“与国际接轨”,特别是物价和国际接轨,实质上是让中国放弃定价权。当中国的商品以出口外表目的、以贴牌加工为手段、定价权被美国控制之后,可以认为,这时的美元霸权,除了有“军火美元”的本质之外,还有“中国商品美元”的本质,因为,控制了中国商品生产出口和定价权,那么,中国的生产,就是美元的信用!!!要想牢牢控制中国商品的生产、出口和定价权,就必须严厉打击人民币的金融主权,将人民币边缘化,使之在中国市场上无法和美元抗衡。去年以来,中国完全开放金融市场、大量外资基金涌入,可以认为,美国基本上实现了这一目标!中国商品出口,我想要比全世界的军火市场贸易量大得多,作为美元的“锚”,中国商品出口经美国的军火出口,要“坚挺”得多!

  对中国产业结构的塑造,体现在一是让中国发挥比较优势,只搞代加工,不搞高科技研发。二是鼓吹房地产业、金融业、旅游业、教育业、医疗业、娱乐业等产业,以瓦解中国工农业生产。三是鼓吹国际分工论、与国际接轨论,让中国自动放弃提升产业,只做世界工厂,从而将中国置于“国际分工”的最底端,获得的利润极少。

  七、关于1980年代初中国财政问题的解决办法

  怎么解决上世纪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财政问题?办法很简单,有两类:一类是社会主义的办法,就是开源节流,实际上建国以后,我们一直在用这个办法,上山下乡,妇女解放,动员人民群众开荒种地,大搞科研,搞工业化,加强建设,提高工农业生产能力,所谓“四个现代化”,本质就是发展生产。第二类办法,资本主义的办法,不必强调发展生产,也不必继续上山下乡、解放妇女,更不需要发展科技,直接印钱就可以了,无非是掠夺工人农民、通货膨胀,但不会有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方面的损失。

  当然,历史上,第一种办法没有采用,而是采用了第二种办法加引进外资。我只能呵呵了。(参见拙文《再说引进外资》)这意味着损害了金融主权,虽然解决了较良性的财政问题,却制造了恶性的金融问题。

  上世纪70年代,整整十年,美元没有什么霸权,也无法向全世界免费购买产品,对大综商品的定价权也基本上不存在,金融资本不得不有所限制。这十年,反而是美国经济发展很好的十年,也是中美关系最好的十年。

  八、关于美元霸权的再次建立

  仍然从本文第二部分关于美元霸权的三个本质特征说起:

  一是对世界货币的定价能力和权力,二是对世界大综商品的定价能力和权力,三是对世界产业链的改造能力和权力。笔者认为,一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二是苏东剧变;三是中国的进一步改革开放。上文已经分析了,读者可以自己想通。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说,中国即使付出社会动荡的代价,也是改革开放。而前总统奥巴马却说,如果中国人过上如美国人那样的生活,十几个地球也不够用。他们的观点完全可以理解:因为,美元的“坚挺”,是建立在中国的生产、出口、定价均由美国控制的基础上的,是美元霸权的重要支撑!!

  九、关于卢布和人民币的历史

  卢布的建立,和中国渤海银行发行渤海币一个道理:共产党领导的辖区政府,一手发行货币,一手提供盐等生产必须品。通过定价,将货币发行和商品生产联合在一起,并建立自己的供销渠道。商品生产、货币发行、定价、供销,是渤海币战胜法币、日币、伪币的关键,道理并不复杂。你有我的货币,就能从我的供销渠道里购买到我提供的商品。而当时同流行的其他货币,都没有这个功能他们只管发行货币、强行让老百姓使用,但并不负责生产相应的商品,当然也不需要建立和提供自己的供销渠道。

  新中国成立以后,我认为,人民币体系的全国化,更多地是借用了山东解放军(以后应急还包括东北)罗荣桓、薛暮桥的经验,延安陈云的经验,我了解不多,似乎通货膨胀较大,不如山东渤海银行成功。只要将盐这种可供人民币购买的产品,扩大到粮食、布匹、机器等大综商品、把地区性的供销渠道扩展为全国性的销售渠道、动员更多群众参加生产、提高科技水平,即可。当然,须要提醒一下:必须是公有制生产占绝对优势,如果是私有制生产,是不具备货币锚的性质的,因为,对于私有生产,人民银行并没有控制其定价的权力。这样,只要中国的生产发展了、销售渠道通畅了,则与生产直接挂钩的人民币,就坚挺了,生产越发展、技术水平越高,则人民币越坚挺。所以,我说,黄金对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是没有什么用的,更没有金融意义。

  所以,说卢布和人民币是以领袖和党的威望作为信用,这也太离谱了。把人民币的信用,说成是在纳入卢布信用体系的结果,更加离题万里。可以对斯大林、毛主席肃然起敬,但并不是说卢布、人民币的“信用”就是革命领袖的威望。

  说人民币1955年大规模引进苏联工业项目之后就削弱了主权牲,有一定道理,因为,人民币在对苏贸易中的定价权,应该不太大,特别是中国有求于苏联的情况下。但,后来,随着中苏关系恶化,人民币的主权完整性就恢复了。

  公众号“西泽研究院”发表了一篇文章《美元暴秦下的人民币逆袭:重构金本位体系?》,文章提出,要用黄金为本位,支撑人民币的信用。这真是“不懂历史的人永远是个孩子”。考虑到美元金本位的失败,此文对此观点不再置评。

  十、关于人民币的未来

  鉴于中国公有制生产体系遭到破坏、高科技水平还不太全面、外资金融大量涌入,人民币某种意义上成了美元在中国市场的代用券!或者说,人民币差不多已经死亡了。特别是2018年决定完全开放中国金融以后,可以认为,人民币的死期不远,中国金融的死期不远了,中国金融主权将完全丧失,取而代之的是美元金融。

  如何恢复人民币的主权地位,就是说如何让人民币起死回生。很简单,参照罗荣桓、薛暮桥在山东的经验和新中国成立之后全国的经验即可。概括来说,就是坚守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扩大公有制经济这个人民币的锚的含量,压缩以至完全禁止外资企业,允许民族私有企业和小资产企业存在;这样,人民币可通过中央政府的定价权与公有制生产直接挂钩,既保持了币值稳定、坚持,又保证了工人阶级的主人地位和党对经济金融的领导权;二是压缩以至禁止外资控制的销售渠道(不一定限制外国商品销售,但要有定价权),建立健全中央控制的全国性供销渠道,使中国商品得以顺利流通,人民币可以购买到人民满意的产品;三是大力发展生产,发展高科技,加强定价的能力和权力,压缩和禁止外国商品在中国市场的倾销。以此为基础,开展对外贸易,扩大中国的世界市场,重建世界经济秩序。

  现在,做到这些,仍然不难。毕竟,党的领导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还在。

  十一、关于美元的未来

  这个问题,留给读者思考吧,我想,参照以上论述,应该不难。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吴铭:引吭高歌《东方红》,上海人民引领时代潮流
  2. 司法腐败将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也谈“陕西千亿矿权案”案卷在最高法被盗
  3. 孙锡良:老孙微评(复杂)
  4. 良心编剧汪海林:“WG是个筐”
  5. 2018全球癌症年报出炉!惨不惨?自己看......
  6. 年轻人为什么连一孩都不愿生了?
  7. 程序员开始失业了,你还相信工程师文化吗?
  8. 淮海战役: 一场胜负早定的战略对决
  9. 毛主席外交之道:“一边倒”不是“倒一边”
  10. 90后不生娃的100个理由
  1. 不要争了,淮海战役的指挥者非他莫属
  2. 高戈里:红军后代否定毛泽东只能自取其辱
  3. 毛周对话:硬要说连你的智慧也都是集体的,就离谱了
  4. 客观地看待周总理治丧规格——宵小之辈休想借此攻击毛主席
  5. 十问康某:果然“1978年中国97.5%的人是穷人”吗
  6. 广州大学院长砍杀海归处长,捅破了中国高校的遮羞布!
  7. 吴铭:引吭高歌《东方红》,上海人民引领时代潮流
  8. 原来,150万平方公里的外蒙这么割让出去的!
  9. 顽石:别和狗讲道理
  10. 顽石:感悟刘伯温智慧
  1. 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2.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3.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主席,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赵改革家里的那点事
  6. 不要争了,淮海战役的指挥者非他莫属
  7. 网络照妖镜:越反毛越无耻!有一个算一个~
  8. 原国家副总理吴桂贤率500宗亲纪念毛主席诞辰!
  9. 司马平邦:历史必将还他千年英名
  10. 深不见底的权力暗斗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六大疑问解读
  1. 毛周对话:硬要说连你的智慧也都是集体的,就离谱了
  2. 金正恩四度访华,2019朝鲜会有更新变化吗?
  3.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主席,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4. 经济增长过分依赖房地产应该调整,但必须用休克疗法吗?
  5. 对话“张扣扣案”律师:他说,选择“复仇”时就已经知道后果了
  6. 农业部新批准进口5种农业转基因生物,来自孟山都、先正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