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吴铭:中国财政问题的根源在于过于依赖税收

吴铭 · 2019-01-17 · 来源:作者微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自从中国财政依赖税收以来,中国的私有经济的确地长足发展,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已经不在了。

  网上有文章认为,中国财政问题的根源是对房地产税收依赖过重,成了房地产财政。这个观点基本正确,我认为还不够深刻,应该说,中国财政问题的根源是对税收依赖太重。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要发展生产力,提高生产能力。因为,只有生产劳动才创造价值,资本、土地、技术、工厂、机器之类,只是工具,并不创造价值,这个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是客观的,是要发挥作用的,是谁也修改不了,尽管资本主义拒绝承认。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是组织生产劳动的方式,即生产关系。

  资本主义是通过各类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即投资,来组织生产劳动。这样,资本家占有了资本这种生产资料,所以才有权力和机会榨取工人阶级的剩余价值,获取高额利润。而社会主义则是由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直接把人民组织起来,绕开资本这个媒介,进行生产劳动。所以,在社会主义公有制体系之下,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关系,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别,工人不需要为挣工资而劳动,党和政府也不需要为利润而组织生产。这种劳动,因为没有资本这个环节,所以,也没有剩余价值,所有人的劳动成果,以按照分配原则向所有成员分配。某些方面则按照“按需分配”原则分配,比如教育、医疗、住房,但受制于生产力水平,这些基本生活保障尚不能完全满足劳动人民的需要,但随着生产力发展,这个保障水平必然提高。

  社会主义的这种组织生产劳动的方式,只能在工人阶级取得政权之后,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取得民主权利时,才能得以实施。社会主义的银行,只是社会主义衡量生产的工具、进行分配的工具、市场交易的工具或者媒介,并不是赚钱赢利的工具,也不能是赢利赚钱的工具。所以,社会主义金融和资本主义的金融本质是不同的,遵循不同的规律,不可以混淆。

  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体制之下,企业存在的目的和意义在于发展生产、提高生产能力,并不需要赢利,也不会以赢利为目标。

  社会主义的财政在于辅助评定生产情况,预算下阶段生产和生活开支,按照突出重点、量入为出、开源节流的原则,安排农业、轻工业、重工业、建设业比例。只要人民发展生产、积极劳动、发展科技,只要无大的战争、自然灾害,农业、轻工业、重工业、建设等生产和生活开支安排合理、留有余地,社会主义是不会发生财政问题的,即使发生了问题也是良性问题,也非常容易解决,无非是发展科技、发展生产、精简机关、裁剪冗余、充实一线、“鞍钢宪法”、解放妇女、开源节流、勤俭节约、减少次品之类。根本不可能发生金融或者财政危机。这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的表现,也是社会主义区别资本主义的重要标志之一。

  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劳动人民群众集体所有制企业发展生产,缺乏资金怎么办?本质上,企业发展所缺的是劳动或劳动成果!中央和地方财政拨款用于交换这些劳动或者劳动成果即可。银行的钱,是人民企业的存款或者中央财政按照当前生产发展情况增加的预算,企业得到这些拨款之后,生产出足够的产品,以适当的价格还给国家、保障供给。

  资本主义发展生产的方式,完全不是这样。

  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完全不管生产,没有组织劳动人民进行生产劳动的权力和义务,资本家也不允许其有这种权力和义务。生产劳动的组织,完全交给了资本。

  因为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资本组织的生产也不是为了供给社会,它们不管社会需要什么,而是关注市场上缺什么、不择手段地制造市场需求,这样才有高额利润。所谓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无非就是利润决定资源配置,就是资本决定资源配置。而为了高额利润,资本必然最大限度地占领市场、最大限度压制其他企业占领市场、最大限度降低工人待遇、最大限度提高物价。

  资本主义国家政府的财政收入,是资产阶级雇佣政府为其(不是为其全国人民)服务的一种必不可少的支出,是其从工人那里榨取的剩余价值即利润的一部分,以税收的方式缴给政府。所以,资本势力非常强调纳税人的权利,而不是政府的权利。政府所提供的国防、战争、军事、社会公共服务所需要的经费,就来自这个税收,但不完全是这个税收,还有大量来自普通劳动人民的个税,也在其中。

  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是如何使用这个来自包括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税收的呢?是通过政府采购服务的方式来使用的。但,服务的提供者,同样是资本势力。资本向政府出售这些服务,比如军火、战争、医疗、教育,资本家是要索取巨额利润的。就是说,通过政府从资本势力购买服务的方式,从全国人民当然也包括资本家那里收到的税收,又回到了资本家手中,其实质是资本家勾结政府,对普通劳动者的一种掠夺。

  资本是贪婪的、理性的,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他们当然要少向政府缴税、多从向政府出售的服务中获利润。这样,必然导致政府入不敷出,不得不压缩公共服务比如政府、医院、学校等开支,甚至导致政府、学校、医院关门,这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财政危机。

  资本主义的财政危机,不是生产不足、生产生活安排不合理导致的,而是劳动人民和政府均无力支付资本利润而导致的利润不能变现、生产无法维持、生产和消费严重对立,越是发展生产、提高生产力,劳动人民越买不起其产品,越穷困。本质上,是其经济金融大危机的一个侧面、表现,只不过,比直接危及资本利益的经济危机来得早些。

  只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没有革命性变化,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就不可能克服。

  然而,基于对资本主义市场化的盲目崇拜,当最初中国出现财政问题时,并没有意识到或者根本不愿意认识到问题的根源,居然声称这种财政危机是计划经济、公有制造成的,那么,计划经济、公有制在中国长达20多年完成了工业化,使中国成为既无内债也无外债的好形势,一直没有产生过什么财政问题,怎么一到你手里就立即产生财政问题了呢?

  因为对问题的根源认识错误或者是根本不愿意正视问题,采取财政问题的办法当然也就错误了。

  解决财政问题办法,很简单,上文已述,就是发展生产、开源节流之类,那是社会主义的办法。还有一个不社不资的办法,就是印钱,直接由政府或者官员个人拿到社会上花!当然是极不合理的,但是,引进外资,本质上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只不过是印钱给外国人在中国市场上花而已,更加恶劣,是吧。

  以上办法,都没有采用。

  当时解决财政问题的办法,不但没有重回计划经济,反而是通过提高税收的方式解决。但是,中国是以公有制为主体的计划经济体系,全民所有制企业基本上不以赢利为目标,而且很多大型企业、科研院所,基本上没有赢利能力;有些服务,如果以赢利为目标,那必然是对劳动人民群众的赤裸裸的掠夺,直接动摇政治根基。南京长江大桥可以赢利吗?建个收费站收费就是了,很简单;铁路系统可以赢利吗?提高吨公里的运费就可以了,提高一毛钱就行。生产研制原子弹、导弹、航天器、航空母舰的院所工厂,如何赢利?即使是“北斗”“嫦娥-4”系统,其赢利的周期也很长!且投入巨大。甚至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的企业,赢利能力也不强。

  最能上缴利润的,反而是些小型的私有企业。而依赖税收,就必然发展私有经济,必然抛弃公有制、劳动人民群众集体所有制占主体的计划经济!放弃诸如高科技这种投入多、见效慢的科技研究,减少甚至停止教育、医疗、住房等保障方面的投资。

  实际上,自从中国财政依赖税收以来,中国的私有经济的确地长足发展,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已经不在了,科技研究这种投入多见效慢的事业,也大多被放弃了。的确,仅从以税收方式解决财政问题的角度看,“造不如买,买不如租。”

  提醒一下,当国营企业的资金来源“拨改贷”、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时,它就有了私有制的性质!特别是对国营企业开始高额征税之后,尽管它名义上属于国家。

  应该说,依赖税收解决财政问题,是饮鸩止渴!是中国经济由社会主义转入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表现。

  最不可理解的是,因为过于依赖税收,中国还大量引进外资,因为外资企业可以提供大量税收。这样做的结果更加不妙,一是虽然暂时缓解了财政问题,但对税收即资本特别是外资的依赖无疑更深了,迫使政府不得不寻找更能提供税收的行业,找来找去,找到了房地产业。请不要忘记了,房地产业,是作为解决财政问题的办法而推行的,但也只是以制造更大的财政甚至是金融问题告终。二是如此依赖资本的税收,更使政府把国防、军队、医疗、教育、住房等保障,视为负担。三是最不能容忍的是,无节制引进外资,给外资以极优惠的政策和措施保障,极大地危害了中国的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外资并购中国国有企业、集体所有制企业,进一步挤跨中国高科技研究,本已实现工业化、正在追赶信息化的经济水平,工业化水平降低、信息化远远落在了后面,中国成了世界资本主义产业链的最低端,只能发挥“劳动力价格较低”这种可耻的比较优势了。

  请注意,作为解决财政问题的办法而推出的房地产业,不但没有解决中国的财政问题,反而恶化了中国财政问题。其实,这时的财政问题,已经不是社会主义意义上的财政问题上,而是标准的经济危机问题,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是无解的,只会越来越恶化。

  有人提出,要城镇化、要“盘活农村土地资源”,释放新的经济增长能量。这个办法,无非引导中国经济从一个深陷阱中,跳到另外一个更深的陷阱中,解决了一个小危机,制造一个更大的危机而已。

  这一切问题,如果恢复社会主义公有制,便可迎刃而解!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英国朋友谈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
  2. 贺雪峰:​农地私有化行不通——刘守英教授错在哪里?
  3. 传销是如何掏空一座城市的
  4. 李零:在“药”的背后,“毒”的阴影仍笼罩着我们,“过把瘾就死”的事还很多
  5. 郭松民 |《亮剑》:要害在哪里?
  6. 华为小坎与中国突围
  7. “温州民营企业家节”应该全国推广
  8. 15秒的幻觉
  9. 侵权败诉拒致歉又玩失踪,陈凯歌咋这么拽
  10. 土地财政推高房价如同饮鸩止渴不可持续
  1.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2. 从《邓小平时代》回看毛泽东时代
  3. 吴铭:引吭高歌《东方红》,上海人民引领时代潮流
  4. 毛泽东:你瞎指挥,我就乱报
  5. 顽石:窥一斑而能见全豹乎
  6.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7. 张志坤:以协议结束中美之间的冲突,这应该属于政治神话
  8. 良心编剧汪海林:“WG是个筐”
  9. 齐泽克:用毛主义的观点看当下充满斗争的社会
  10. 夏小林 | 2019:私企岂能“成为重要执政力量”  
  1. 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2. 不要争了,淮海战役的指挥者非他莫属
  3.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主席,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4.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5.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6. 深不见底的权力暗斗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六大疑问解读
  7. 赵改革家里的那点事
  8. 司马平邦:历史必将还他千年英名
  9. 原国家副总理吴桂贤率500宗亲纪念毛主席诞辰!
  10. 习近平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1. 谁终将声震天下?谁终将点燃闪电?
  2. 裁员凶猛
  3.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4.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5. 90后不生娃的100个理由
  6. 侵权败诉拒致歉又玩失踪,陈凯歌咋这么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