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鹤龄:一个降伏“饿死三千万”谣言的“核武器”(集)

鹤龄 · 2013-11-0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三十年横行一谣言。不能再让它继续横行下去了!必须推出降伏它的“核武器”。这就是“千分之三的死亡率”!

  鹤龄:推出降伏“饿死三千万”谣言的“核武器”(集)

  第一篇降伏“饿死三千万”谣言的核武器

  “三年”与我国任何时期相比都不存在饿死三千万

  “三年”与同期任何国家相比都不存在饿死三千万

  “促成”饿死三千万的正常死亡率限定最高为3. 02

  四 1980年世界饿死3247万 1970年美国饿死191

  第二篇杨继绳限定“四年”年人口死亡率2.76

  第三篇告全国“饿粉”书向“造‘饿’专家”宣战

  

  

  自1983年国家统计局的人口统计数据发布以后,国内外一些学者掀起了一个对我国1959—1961年严重自然灾害期间的人口问题研究热潮 ,他们采用“一种毛估的推算,一种另类的‘瞎子摸象’”(曹树基语)的方法。没多久,很多个中国“三年”非正常死亡人口数据相继而出,

  美国人班久蒂摸出那三年中国非正常死亡“2987.1万人”、科尔摸出的是“2481万人”;法国人卡洛摸出的是“2850.9万人”。 “这三位国际学者都是从中国三年饥荒期间的人口变化,来推算(摸)那段时间中国非正常死亡的人数。”还有中国人金辉丶王维志丶曹树基三人摸出的“死亡人数在3250万-3500万之间。”(引文见丁学良《你不能不看的〈墓碑〉》)。《墓碑》作者杨继绳则摸出了3600万,对这一谣言的形成和传播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饿死三千万”谣言出来后,深受国内外反共反毛势力的青睐。如英国伦敦的《经济学家》杂志曾出版一期关于中国的专刊,其中有三篇文章反复声称当时中国饿死了3000万人,却拒绝发表印度经济学家乌特萨•帕特奈克驳斥这一论调的致该杂志编辑部的信。由于反共反毛势力不遗余力的大肆鼓噪,使得中国三年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流毒遍及全球,给新中国的形象造成了极大的危害。

  一个由美国人率先“发难”的事涉我国国家形象的重大谣言居然在我国大地上、在国际社会上横行了三十年之久而没有受到应有的打击,简直不可思义。

  8月23日,中国社科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报》发表徐州师范大学数学学院特聘教授孙经先文章《“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9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37周年纪念日,该报再发孙经先的《“中国“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是怎样形成的》。该文指出《炎黄春秋》副主编杨继绳“大量使用伪造的、被篡改的和极为荒谬的数据”,对饿死三千万的形成和传播起了重大作用。

  孙文发表后,杨继绳至今没有作出回应,说明他对孙经先指出他的“传谣造假”问题已经默认。然而却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和受蒙蔽者却向孙经先发起了恶毒攻击,甚至有人对它发出了死亡威胁。中华论坛有人转来一篇应学俊的《孙经先的“重大谣言”与“营养性死亡”》。该文打着“学术”的招牌继续坚挺“饿死三千万”,对孙经先横加指责。由此可见围绕着“饿死三千万”展开的这一场斗争有多么的激烈。

  三十年横行一谣言。不能再让它继续横行下去了!必须推出降伏它的“核武器”。

  这就是“千分之三的死亡率”!

  其实,“核武器”也是一个“理”字,一个最简单最明白的谁都懂的道理。

 

  第一篇降伏“饿死三千万”谣言的核武器

  

  为了述说的简便,文中涉及到195919601961三年严重自然灾害时期均简称“三年”。)

  “三年”与我国任何时期相比都不存在饿死三千万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据,“三年”总计死亡3601.9万人,年均死亡1200.6万人。年均人口66424万人。见附表。

  时间 年末人口 死亡率‰ 死亡人数

  1959 ‖ 67207 ‖ 14.59  ‖ 980.5 ‖

  1960 ‖ 66207 ‖ 25.43  ‖ 1683.6‖

  1961 ‖ 65859 ‖ 14.24  ‖ 937.8 ‖

  共计 ‖ ‖ ‖ 3601.9 ‖

  年均 ‖ 66424 ‖ ‖ 1200.6 ‖

  根据上海医科大学邓伟等人所著的《我国人口死亡率变化及趋势》提供的数据,我国解放前死亡率高达25-33 ‰ 有时超过40 ‰ 。“三年”倘若与之相比,谈不上非正常人口死亡的问题。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1950年—1952年的人口死亡率分别为18‰、17·8‰、17‰ 。“三年”与其中任何一年相比较,都不存在人口非正常死亡的问题。

  下面我们选了三个有代表性的时段与“三年”进行比较。

  1、以1950—1957的8年平均死亡率14·31 ‰ 为参照

  根据国家统计局1983年公布的人口数据中提供的死亡率情况计算得出,1950—1957年的平均死亡率为14·31‰ 。以此为参照计算得出:

  “三年”非正常死亡人数=3(年均死亡总人数 - 年“正常”死亡人数)

  =3(1200.6万人 - 66424万人 ×14·31 ‰ )

  =3(1200.6万人 - 950.5万人)

  = 750.3万人

  说明:年“正常”死亡人数是以参照时段死亡率为标准求得的本年度总人口限定的最高正常死亡人口数量。计算公式为:

  =年总人口数× 参照时段人口死亡率

  2、以1957年死亡率为参照

  1957年的死亡率是1950—1957的8年间最低的一年,死亡率为10·8‰ 。以此为参照计算得出:

  “三年”非正常死亡人数=3(年均死亡总人数 - 年“正常”死亡人数)

  =3(1200.6万人 - 66424万人 × 10·8 ‰ )

  =3(1200.6万人 - 717.4万人)

  = 1449. 6万人

  3、以1979年死亡率为参照

  1979年是新中国成立至现在死亡率最低的一年,死亡率为6·21‰ 。以此为参照计算得出:

  “三年”非正常死亡人数=3(年均死亡总人数 - 年“正常”死亡人数)

  =3(1200.6万人 - 66424万人 × 6·21‰ )

  =3(1200.6万人 - 412.5万人)

  = 2364. 3万人

  这个2364. 3万人,是“三年”与我国“历年”进行纵向比较所能得出的最高非正常死亡人口数量。下面我们再与其他国家作一个横向比较。

    

  “三年”与同期任何国家比都不存在饿死三千万

  

  根据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2001提供数据,1980年,世界人口死亡率为10.4(‰,下同)。死亡率最高的是孟加拉国,为18.1;最低的是新加坡,为5.2;其余,美国8.8、法国10.2、印度12.9、德国12.1、英国11.7、俄罗斯11.0、日本6.1……

  这是距我国三年自然灾害近20年后的世界人口死亡状况。20年前的1960年比这些数据高出许多。譬如美国,10年前的1970年为12.42‰ 。又如我国的邻国印度,同处亚洲,同是人口大国,同是1960年,印度的人口死亡率24.8‰ ,比我国的25.43‰ 相差0.63‰ 。这一年,我国若与印度相比,非正常死亡约40来万人。而当时的印度,这种状况是常态,被认为是正常的事。若是两国的“三年”相比,印度真的就摊上“饿死”几千万了。下面再与三个有代表性的数据进行比较。

  

  1、以1980年世界死亡率10.4‰为参照

  “三年”非正常死亡人数=3(年均死亡总人数 - 年正常死亡人数)

  =3(1200.6万人 - 66424万人 × 10·04‰ )

  =3(1200.6万人 - 666.9万人)

  = 1601. 1万人

  2、以1980年世界各国最低死亡率新加坡的5·2 ‰ 为参照

  “三年”非正常死亡人数=3(年均死亡总人数 - 年正常死亡人数)

  =3(1200.6万人 - 66424万人 × 5·2‰ )

  =3(1200.6万人 - 345.4万人)

  = 2565. 6万人

  

  3、以美国有记录以来最低死亡率2009年的7.41‰ 为参照

  “三年”非正常死亡人数=3(年均死亡总人数 - 年正常死亡人数)

  =3(1200.6万人 - 66424万人 × 7·41 ‰ )

  =3(1200.6万人 - 492. 2万人)

  = 2125. 2万人

  1601. 1万人、2565. 6万人,这两个数据分别是我国“三年”与1980的世界死亡率及世界各国中的最低死亡率进行比较所能得出的最高非正常死亡人数。而2125. 2万人则是我国“三年”与美国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死亡率比较所能得出的最高非正常死亡人数。

  这就是说,我国“三年”无论与1980年以前的世界任何国家相比较,都绝无可能达到非正常死亡3000万!

  那么,以什么样的标准衡量才能达到非正常死亡三千万人呢?只能假设!

  三、“促成”饿死三千万人的正常死亡率限定最高为3. 02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据,“三年” 年均人口66424万人,总计死亡3601.9万人,年均死亡1200.6万人。

  根据谣言数据,“三年”饿死3000万人,非饿死601.9万人,年均200.6万人。实质是66424万人中一年只允许正常死亡200.6万人,多出的就是饿死。

  那么,将66424万人控制为年正常死亡200.6万人,死亡率必须控制在什么标准以内呢?计算:

  死亡率控制标准 = 200.6万人 ÷66424万人3. 02 ‰

  这就是说,只有用3. 02 ‰ 的人口死亡率来衡量,才能凑足“三年”饿死三千万人。而这样低的人口死亡率,不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绝对没有、八十年代绝对没有,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也很少有。只有一个科威特,2005年降到2.42 ‰ ,创造了一个吉尼斯记录。

  如果我们用死亡率3. 02 ‰来衡量世界各国,会是一种什么情况呢?

  

  四 1980年世界饿死3247万 1970年美国饿死191

  

  1980年,世界总人口为44亿,死亡率10.4 ‰ ,限定的“正常”死亡率为3. 02 ‰ .。

  非正常死亡 = 44亿 × 10.4 ‰ -44亿× 3. 02 ‰

  = 4576万- 1329万= 3247万

  1970年美国人口死亡率12.42 ‰ ,总人口为20321. 2万人。限定的“正常”死亡率为3. 02 ‰ .。

  非正常死亡 =20321. 2万人× 12.42 ‰ -20321. 2万人× 3. 02 ‰

  = 252.4万人- 61.4万人= 191万人

  2009年,是美国有记录以来死亡率最低的一年,非正常死亡也达134.8 万人。

  1980年世界死亡率最低的新加坡,总人口241万,死亡率5.2 ‰ 。限定的“正常”死亡率为3. 02 ‰ .。

  非正常死亡= 241万× 5.2 ‰ -241万× 3. 02 ‰ = 1.2532万- 0.7278万

  =5254人

  

  如果谁还要坚挺“饿死三千万”,那就等于坚挺1980年世界饿死3247万,新加坡饿死0.52万;那就等于坚挺美国1970年饿死191万,2009年饿死135万;那就等于坚挺今天的英国、法国、美国、德国等世界所有大大小小的国家每年都饿死了几千、几万、几十万、几百万。

  这就是死亡率千分之三的威力所在,世界上除科威特的2005年外,至今还没有几个国家敢于高攀。“饿死三千万”谣言的实质,就是要求我国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人口死亡率必须攀上这个千分之三!

  这个谣言在“千分之三”的“核武器”面前,它还能不破产!它还有脸不自戕自行了断!

  

  第二篇杨继绳限定“四年”人口死亡率2.76

  

  提起饿死三千万的话题,如果忘记了《墓碑》作者杨继绳,那是很不应该的。接下来我们就讲讲这位老先生的观点。

  丁学良在《你不能不看的〈墓碑〉》中说:

  “杨继绳对这三位学者(美国人科尔、班久蒂和法国人卡洛)的研究做了仔细的比较,在此基础上,又比较了中国国内三位学者金辉丶王维志丶曹树基的研究成果。……杨继绳认为,他们在计算时,没有把在饥荒最严重阶段的之前和之後,即1958年底之前和1961年之後的死亡人数包括进去。所以,他的研究把这两个数据也包括进去了,因此结论是近4年中,中国总共饿死的人应该在3500万——3700万人之间;在这部书中,杨取的是中间数3600万。”

  杨继绳的与众不同之处:一是人家研究的大都是“59—61”的三年,他扩展到58年下半年和62年上半年的4年(下称“四年”)时间;二是人家使用的概念都是“非正常死亡”,他则将这个概念转换成了“饥饿死亡”!

  “四年饿死3600万人”的荒谬在于:

  一是使用“饿死”概念。人的死亡形式多种多样,如饥饿、疾病、自杀、他杀、极刑、意外事故、生产事故等。杨的“饿死3600万人”并不是对饿死人问题进行专题调查(普查或抽样调查)得出的统计数据,而是在比较班久蒂、科尔、卡洛、金辉、王维洛、曹树基等人的分析研究(用曹树基所说的瞎子摸象式的分析研究)“摸”出的三年非正常死亡数据的基础上形成的估摸数据,所以,也只能是一种非正常死亡人口的数据。他将这个概念的数据转换成饿死人数据,造成了这两个概念的混淆,在公众中形成了一种错误认识,即非正常死亡等于饥饿死亡。使得那三年的中国,除了饿死人以外,没有一个人因遭遇治安事故、生产安全事故及其他意外事故丧生,没有一个人自杀,甚至没有一个人病死。

  二是“饿死3600万人”这个数字本身的荒谬。千分之三本来就是人类社会直到目前都难以企及的人口死亡率标准,而他为了完成其“饿死3600万”的“人造饿死工程”,竟然限定我国上世纪末的人口死亡率必须低于千分之三。限定在2.7 6 ‰ 以下。这个限定的人口死亡率推算如下:

  杨继绳的“饿死3600万”涉及到1958年下半年和1962年上半年共五个年头四年之久。因为这五年的年人口总数悬殊不大,故“四年”的年均人口用五年年均人口代替仍比较合理。计算得出:

  “四年”年均人口 = 66510万人

  但是,由于中间三个整年与前后两年的人口死亡率相差很大,所以,“四年”的死亡人口总数采用“三整年”死亡人口之和加上58、62“两年”死亡人口之和的一半的方法进行计算。

  “四年”死亡人口总数

  =(790.6 + 674.3 )÷2 + (980.5 + 1683.6 + 937.8)

  = 4334.4万人

  杨继绳的“四年”饿死“标的”是3600万人,他允许的“四年”非饿死人口即:

  “限定正常死亡人口” = 4334.4 - 3600 = 734.4万人

  年均“限定正常死亡人口”= 183.6 万人

  限定年正常人口死亡率 = 183.6 ÷ 66510 = 2.76

  附 1958-1962年人口数据表

  时 间 年末人口 死亡率‰ 死亡人数

  1958 ‖ 65994 ‖ 11.98  ‖ 790.6 ‖

  1959 ‖ 67207 ‖ 14.59  ‖ 980.5 ‖

  1960 ‖ 66207 ‖ 25.43  ‖ 1683.6‖

  1961 ‖ 65859 ‖ 14.24  ‖ 937.8 ‖

  1962 ‖ 67285 ‖ 10.02  ‖ 674.3 ‖

  共计 ‖ ‖ ‖ 5066.8‖

  年均 ‖ 66510 ‖ ‖ 1013.4‖

  第三篇告全国“饿粉”书向“造‘饿’专家”宣战

  “饿粉”诸君:

  先此禀明,鄙人谓诸君为“饿粉”,实非轻慢之语。“饿粉”者,“饿死三千万”之粉丝也。顺告;“造‘饿’专家”者,造谣“饿死三千万”之专家也。文中涉及之“专家”皆此类。

  多年来,诸君误受专家之蒙哄而以“饿死三千万”为真理为神圣,由此而凭一己之激愤,投身于传谣护“饿”之列。一心传谣,非欲他人置信之,全力“护饿”,不容稍有质疑者。每遇质疑之人,网上群殴,直欲刀枪棍棒相向;偶闻逆耳之音,坛中群骂,但思食肉寝皮方休!诸君仰“饿”之诚,日月可鉴,护“饿”之功,天地为彰!故以“饿粉”之名相赠,料想定当欣然笑纳。

  鄙人乃一有信无名之辈,非学者亦非专家。而今却欲挑战全球之“专家”:中国之“专家”,美国之“专家”,法国之“专家”!

  “三年饿死三千万”。纯系造假!

  诸君若问何以如此断言?愿为一答:

  此三年,亡者总计三千六百万,“专家”称,饿死三千万。言下之意:吾中华六亿七千万之众,年正常死亡限量200万,限外之亡者,即为饿死矣。

  诸君可知否?诸君目中之民主楷模美利坚,十年后之一九七0年,两亿之众,亡者二百五十二万!以专家度吾国之度度之,岂非悉数饿死哉!

  诸君可知否?六亿七千万之众,年死亡二百万,死亡率仅千分之三!

  诸君可知否?死亡率千分之三,说之容易实现难!其难,若诗仙李白笔下之蜀道,难于上青天!当时之世界,英国、法国、美国……,世界诸国,无一国有力登攀!

  无一国能攀登之“蜀道”,中外“专家”何独偏爱遭遇严重自然灾害之中国?强令必达此“千分之三”!何哉?

  “饿粉”诸君,可明白?

  即如今日之世界,曾达此记录者,唯2005年之科威特。其余英美法德俄日……与“千分之三”相距之遥,仍是天上人间。2009年之美国,以“千分之三”度之,“饿死”一百四十万!

  若以“千分之三”度量今日之世界诸国,国国必有“饿死”之人,无一国可以幸免于“难”。小国,必定“饿死”几千几万几十万;大国,必定“饿死”几十上百几百万!

  “专家”手中之“千分之三”,不度量当年之英美诸国,亦不度量今日之英美诸国,独以此度量三十余年前遭遇天灾之中国,何哉?

  “饿粉”诸君,可明白?

  更有《墓碑》作者杨继绳,别出心裁:无视无国能攀“千分之三”之事实,自制“饿死三千六百万”,限令三十余年前之中国,务必达千分之二点七,突破“千分之三”!何哉?

  “饿粉”诸君,可明白?

  更有多名学者、名人,全然无视三年总计死亡三千六百万,信口胡谄,动辄“饿死四千万”、“饿死五千万”!何哉?

  “饿粉”诸君,可明白?

  诸君若不明白,何妨试问中外“专家”:

  学术安在?道德安在?良心安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7.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8.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9. 一个村咋庆“七一”?看这里!
  10. 毛泽东没有指挥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必须更正!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