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受到毛主席三次接见的郭爱妮

求真 · 2017-10-1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郭爱妮参加革命工作几十年,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和优秀品格,她对共产主义事业矢志不渝,对党和人民忠心耿耿,对革命和建设事业兢兢业业,她艰苦朴素,廉洁奉公,谦虚谨慎,扎实工作,是党的好干部,妇女的好榜样。

受到毛主席三次接见的郭爱妮

求真

  “你真的见到毛主席了?”“你还和毛主席握手了?”“毛主席身体还好吧?”“毛主席知道咱邢台吗?”参加完全国1950年9月25日至10月2日,在北京怀仁堂召开的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和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代表会议的郭爱妮一回到村里,就被激动、好奇、热情的乡亲们围上来,问这问那。

  当时,由于交通不便,邢台西部山区没有公路,也没有现代化的各种先进的交通工具,人们出行主要靠两只脚板,拿东西主要就是人挑肩扛。很多人们没有出过远门,进一趟百里外的邢台市当时的这个小县城,都很不容易。过去那些在山区做买卖的商人,除了人挑,最先进的运输工具就是用驴、骡、马驮运东西。不过那些事可主要是男人们做的事。有很多人几十年也没有进过县城,更别说进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了。郭爱妮这个在解放前苦大仇深的一个极其普通的农家妇女,这次不只是到了县城,见了县里、省里的领导,竟然还进了共和国的首都北京。乡亲们觉得她不光是见了大世面,见到了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关键是还受到了全国人民最爱戴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乡亲们自然是又激动、又好奇,什么都想问个究竟。

  郭爱妮也很激动地向大家介绍,这次一起进北京的咱们邢台县还有王全荣、郭海棠共三位女劳模。会议期间,聆听了毛主席致的祝词以及中央其他领导的报告;受到毛主席、周总理、朱总司令等党政军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并且还登上天安门观礼台,参加了国庆观礼,荣获了奖章一枚以及其他的奖品。会后游览了中南海、颐和园、长城、故宫等名胜古迹。

  乡亲们听得心潮澎湃,如痴如醉,心里充满了无限的羡慕,觉得她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郭爱妮成为全国的劳动模范,大家心服口服。大家知道,郭爱妮是实打实的干出来的。她不光自己勤劳聪明,在邢台西部太行山抗日根据地造出了第一台织布机,自己学会了纺线织布,还带动和教会整个邢台西部太行山区抗日根据地的妇女纺线织布,打破了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敌人对解放区的封锁,让人们靠自己织的布,有了衣服穿,有了被子盖,还用自己织出的布,积极支援前线的八路军。

  郭爱妮去北京之前,就早已经是邢台西部山区人人都知道的名人了。1944年10月,郭爱妮出席了县政府在内阳召开的全县首届群英代表大会,被选为一等劳动英雄。

  1945年6月,郭爱妮出席了太行区一专署在涉县召开的劳动英雄代表会议。

  1946年12月,郭爱妮出席了太行区在长治召开的第二次群英大会,分别荣获了“纺织英雄”、“合作英雄”称号,还奖给郭爱妮所在的折户村书有“纺织方向”的锦旗一面。大会生产展览馆和编辑的《纺织运动与纺织英雄》一书,分别介绍了郭爱妮的典型事迹和经验。

  在邢台西部山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郭爱妮的名字和事迹的。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起,一直到今天,当很多人提到折户村的时候,都是习惯于用郭爱妮的名字代替。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常有城市里的工人、干部以及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来到邢台西部山区进行下乡锻炼,提到折户村,有的人不太清楚,可是只要一提全国劳模郭爱妮村,大家就都明白了。

  这次去北京,是党和政府对她做出的成绩和贡献的肯定,也是对老区人民最高的精神奖励。当她要去北京参加劳模会的消息大家知道后,乡亲们奔走相告,就像是自己家里遇到了特别大的喜事一样。大家喜笑颜开,感到党和政府是真正的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在解放前人们没日没夜的干活,也没有人向人民奖赏过,还常常受地主的欺压和打骂,经常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现在党和政府领导人民斗倒了地主,让人民翻了身,给群众分了田,,分了房,人民感激党,感激党派来的八路军建立的抗日根据地。大家积极生产,不仅改变了自己原有的生活条件和状况,还热情的给八路军做军鞋,送军粮,用以表达对党和八路军的感激之情。党和政府就给予充分的肯定和奖励,把过去被地主老财踩在脚下的穷苦人奉为上宾,乡亲们无不欢欣鼓舞。

  郭爱妮,原籍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吐露村人。1908年6月6日,出生在一户贫苦的农民家庭里。旧社会一家6口人,5口惨死在封建剥削的制度下。为偿还地主的阎王债,她三次被卖,受尽欺凌,死里逃生。她不断的向不公平的命运安排做斗争,在艰苦的环境中苦苦挣扎。最后卖给邢台县折户村的勤劳憨厚的王德成为妻,才算有了归宿。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11月,八路军一二九师先遣支队和十八集团军东北抗日第一游击纵队等,进驻邢西,创建了抗日革命根据地。

  1938年冬,折户妇女抗日救国会成立。翻身得解放的郭爱妮,对新生活充满了无限的热爱,感到自己的人生有了希望,有了奔头,身上焕发出无穷的活力。真的是扬眉吐气。觉得再也不用受地主老财的欺压,自己成了生活的主人。她觉得天比过去也高了、蓝了;河里的水也清了,流的也欢快了;鸟的叫声也像唱歌一样好听了。过去的她一天到晚没有一个开心的时候,不知道随时会有怎样的厄运降临。她在心里感谢共产党,感谢八路军。他热情,开朗,工作积极,又很聪明勤劳,被群众选为救国会生产委员。从此,这位饱受苦难的农村妇女,,在民族的危急关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站立起来,走上抗日斗争和妇女自身解放的道路,成为查毒禁赌、剪发放足、减租减息、自由婚姻、上学识字以及做军鞋、交公粮等运动的骨干。尤其是带领妇女开展纺织运动,解决解放区军民的穿衣困难,支援革命战争,在邢台妇女解放运动史册上,书写了光辉的一页。

  1941、1942年,由于日伪军对邢台西部山区解放区的反复“扫荡”和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政策,使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了严重损失。同时日伪军对根据地进行“蚕食”和经济封锁,严禁粮食、棉布、棉花等物资输入到西部山区,这又使历来不会织布、缝衣缝被子的用布靠与城市进行贸易买卖交换的山区人民遭到更大困难。偏偏老天又不作美,1939年特大洪水灾害创伤还没恢复,1941年又开始了旱灾,秋冬雨雪很少;1942年从春到秋,没有下过一场透雨,麦收只有三四成,秋收也仅有二成左右。甚至有的地里出现了绝收。

  敌祸天灾,使根据地军民吃饭穿衣和抗战经费遇到严重困难。为了度过难关,,支援抗战,驻扎在邢台西部解放区的县委、县抗日政府除精兵简政外,又在全县开展了大生产运动。作为这一运动主要内容的妇女纺织运动,也就应运而生。

  1942年初,二区区委深入折户,宣传开展纺织,既能解决军民衣被困难,又能把织成的土布运销到山西省换回粮食,解决军民吃饭问题。在会议上,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热烈,积极献计献策,最后归纳了两条措施:一是本村原有的人不会织布,应从外来的人中间找;二是妇救会负责妇女纺织的发动和组织工作。

  会后,村农救会主席姚德增找到了妇救会生产委员郭爱妮,说了上级的决定。郭爱妮在别的事上从来都很热情、积极,不管是做军鞋,交公粮,还是宣传自由婚姻,妇女们剪发放足、减租减息、上学识字等运动都是骨干。可是对纺线织布有些为难,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做过,在这偏远闭塞的太行山区,山村姐妹们虽然也都心灵手巧,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没有学过纺织,甚至连织布机的影子也没有见过。没有织布机,没有老师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郭爱妮倒不是怕困难,而是怕做不好,怕辜负了政府的希望,耽误了政府的大事。她有些为难的说:“乡亲们缺吃少穿,我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可是我还是在小时候只见俺娘和邻居织过布,自己从来没有亲自动过手。”姚德增鼓励她,说大家一块想想办法,这件事对于解放区、以及对于打败日寇、取得整个民族解放的抗日战争的胜利,都是很重要的。还说听八路军里的首长、战士以及抗日政府里的领导们说,在陕甘宁边区,很多八路军男战士都在学纺线,中央的领导包括毛主席都自己种菜,,和大家一起共渡难关。我们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家没衣穿,没有被子盖,让大家受冻、受寒,或者伸手向别的解放区要。郭爱妮理解这件事的重要性。她受过多年的被剥削、被压迫的苦,现在虽然自己翻身解放了,可是还有很多地方的人民在日寇的铁蹄下生活,还有很多地方的人民在遭受着地主阶级的剥削压迫。她要克服困难,让大家有衣穿,有被子盖,并且还要支援八路军。如果自己能够纺出线,织出布,就能让很多的八路军战士腾出时间,进行训练,开赴前线打击敌人,就能早一点把日寇赶出中国,让全国人民都得到翻身解放。自己过去那么多的苦和难都能坚持下来,现在有各级领导的支持,有八路军的保护,有根据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热情,只要自己好好钻研,一定能够纺出线、织出布。想到这里,她对村农救会主席姚德增说,自己一定想办法克服困难,要把线纺出来,把布织出来。姚德增说,相信她能够做到,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说,农救会一定会大力支持。

  郭爱妮接受了任务,也等于立下了军令状。她历来对自己答应别人的不管是小事还是大事,都会一五一十的认真兑现。她知道领导是相信她、信任她,才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她的。领导在期待着她,解放区的人民在盼望着自己能够把布织出来,很多家庭急需要添衣服,添被子。八路军战士急需布匹。她马上就开始行动,寻找一切与纺线织布有关的信息。郭爱妮一门心思的琢磨着这件事,一天到晚吃不好,睡不踏实。一边琢磨,还一边打听哪里有纺过线、织过布的人,或者见过的,就亲自去拜访,请教里边有什么工序,,有什么技巧。可是原来山区的姐妹们没有会的,有从外地逃荒或者嫁过来的,多数也是见过,没有亲自做过。可是不管自己走多少路,费多大劲,只要有人能提供一点有用的信息,她都心满意足。结合收集到的各种信息,自己再进行琢磨,综合比较,以便于集中大家的智慧,把事情做好。她听说从外县逃荒嫁到自己村的张爱妮、王连妮会织布,就诚恳的去登门拜访,虚心地向她们请教。

  可是这两位姐妹都说:“还是好多年前做过,已经多年不干了,早忘了。”郭爱妮就启发她俩说:“常言说三个臭皮匠,,过诸葛亮,三人一起干,一边琢磨一边织,准行。”这两位姐妹也是翻身农民,他们和郭爱妮一样在解放前受过无数的苦难,从心里愿意为八路军、为解放区人民做事。看着郭爱妮的决心很大,他们也就有了信心。于是,姚德增和妇救会把这三个姐妹称作“三妮”,组成了纺织班。

  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了解了织布前的几道工序:纺线、浆线、络线、经线、上机、开机、下机等。无意中有一天她听说离这里几十里路远的野河村有人买回一台织布机,由于没有人会使用,正打算要卖掉。她喜出望外,如获至宝,就一心想买回来。她给村农救会主席姚德增说了,得到大力支持。

  1942年农历正月初六,刚过完新年,郭爱妮就带领几个人,冒着刺骨的寒风,往返50余里,从野河村买回一台残缺不全的手递梭织布机。这个织布机,只有一个大的框架,缺少很多的零部件,根本没法用。只有把残缺的零部件打造出来,重新组装好,才能够使用。这又让她们犯难了。造木制家具,可都是专业的木匠的活,,她们三个不会木匠。郭爱妮鼓励大家,咱们活人不能让尿憋死,现在不管好坏总算有了个织布机的框架,离我们的成功已经很近了。只要能够把织布机的缺少的零部件想全了,只要我们能够知道零部件的尺寸,可以找木匠师傅给做出来。她们三个女子根据自己的记忆,和从别人那里获得的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一点一点地琢磨,反复商量研究,,不断调整思路,用遍地都是的高粱秸秆扎成缺少的零部件的模型,量好尺寸,然后请自己村里最好的木匠师傅照着模型制作。就这样几经艰难,邢台西部解放区的第一台织布机在折户村诞生了。同时,姚德增从货栈买回一些棉花,组织见过纺线的妇女们学习纺线。

  一切准备就绪,终于到了能够开机织布的那一天,村里的干部群众不约而至。当人们看到郭爱妮坐在织布机上,手在上下翻飞,千丝万缕的线刹时变成了土布时,个个笑得合不拢嘴,破天荒的机抒声和人们的欢笑声,宣告了邢西山区人们不会织布的历史从此结束了。但是,织出来的布疙疙瘩瘩,纬线稀密不匀,张爱妮、王连妮有些泄气。郭爱妮又引导她们一起分析,找出质量差的原因,然后不断地加以总结和改进。前后持续了一个月,最后终于织出了平展展的土布30多斤。

  天有不测风云,正在大家兴奋的觉得今后可以用自己村的织布机织出的布缝衣服的时候,不料,1942年5月,驻华北日军以25万人的兵力,采取“铁壁合围,捕捉奇袭”战术,对十八集团军总部和中共中央北方局所在地太行根据地北部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扫荡”,日军从东西两路,像猛兽一样,向郭爱妮所在的折户村附近的“抗大”总校和我抗日县政府所在地邢西太行山区革命根据地扑来。所到之处,实行了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郭爱妮她们千辛万苦研制出来的织布机被烧坏了。

  敌人的破坏,没有动摇郭爱妮搞纺织的决心。1943年初,以姚德增为社长的折户合作社成立,确定了把妇女纺织原料的采购和产品推销,作为主要任务来抓。合作社从冀南银行贷款3000元,请木匠师傅把织布机重新修好,又买回一台新织机和一些棉花。组织6个会纺线的妇女纺线,每纺出一斤线给3斤玉米的报酬,纺织业又重新兴起。

  郭爱妮一心扑在纺织上,对家庭困难只字不提,饿着肚子搞纺织。一天,王连妮对姚德增说:“你光叫爱妮干哩,她孩子对我说,家里早就没粮食了,每天光吃清水煮野菜。”消息传开,东家送瓢柿块,西家送升油糠。大家勒紧腰带,你凑点,我凑点地支持郭爱妮搞纺织。乡亲们的支持,在郭爱妮火热的心头下,又烧了一把火。

  真是好事多磨,正当两台织布机、六辆纺花车一齐飞转时,一台织布机的缯坏了。没处买,自己又不会挽,眼看着上了机的线织不成布。郭爱妮心急火燎地吃不下,睡不着,朝思暮想。后来终于想出拆坏缯学挽法。一试真灵,人通力合作,三天挽出一付新缯,织机又“咣当、咣当”地响起来。三个月织布80多斤,还清了贷款,还换回来160斤小米。

  一九四三年闹旱灾,折虎村的合社更加鼓起劲来扶持纺织,帮助大家渡过灾荒。凡是会纺会织的人家受的苦都比较小。那些不会纺不会织的妇女也就都来学纺织了。合作社又为她们开办了一个纺织训练班,请郭爱妮当老师。许多年轻的姑娘、媳妇,每天挤在合作社的大屋子里,一块纺,一块织,互相挑战比赛,真是一种热火朝天的情景。训练班的学员们自己学会了还不算,回去还要教自己的妈妈、婆婆、嫂嫂以及隔壁的邻居,使得折虎村的纺织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1944年,全村织手由3人增到13人,织机由2台增到9台。由于郭爱妮的突出贡献,10月,郭爱妮出席了县政府在内阳召开的全县首届群英代表大会,被选为一等劳动英雄。

  1945年后,郭爱妮与党支部书记李顺华、合作社长姚德增等研究,提出了发展纺织的五项措施:(1)合作社、互助组同时举办训练班,请郭爱妮她们当老师,大量培养织布新手。(2)民主制订合理分红办法,达到师徒两利。(3)合作社成立木匠铺,制造纺织机具,按成本卖给互助组或个人。(4)合作社孵小鸡30只,奖励纺织积极分子。(5)发动群众种棉种靛,解决纺织原料和染料。

  这些措施的出台,极大地调动了大家的纺织的积极性,促进了纺织运动的深入开展。仅1945年,连续开办训练班七期,郭爱妮动员她教会的10名徒弟当老老师,培养出成手62名,半成手32名,,为内羊等四个村培训了织手9名。年底拥有纺花车90辆,织布机18台。从此,全村男女老少都尊称郭爱妮为“老师”。

  折户的机杼声,不仅吸引了附近村庄的姐妹们,她们纷纷前来取经学习,也吸引了全县干部群众慕名前来取经学习,还有邻省的山西省和顺县的妇女也来学习。到折户村学习织布的妇女们络绎不断。这件事引起郭爱妮的反思。她想,纺线织布不能光自己会了就行,也不能光自己村里的人会了就行,不能像过去那样的老观念,手艺不轻易的传给别人,什么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天下穷人是一家人,是一样的命运,过去饱受统治阶级的欺凌和压榨,是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人民翻身得了解放,人民才当家做了主人,才有了尊严。自己应该向共产党八路军一样,要为广大人民群众谋利益,要让人民群众都富足起来,要把自己织布的技术无私的传授给解放区的人民群众,让大家都有衣穿,有被子盖。要让更多的人学会织布,就能更好的支援八路军,让八路军战士丰衣足食,更好的打击敌人,消灭日寇,就能早日赢得革命的胜利,解放全国人民。自己如果能够让更多的人掌握织布技术,也算自己为解放区人民做出了点贡献,自己的人生也就有了价值。经过慎重的思考,她找到李顺华、姚德增,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她开门见山地说:“缺衣少盖,不光咱一个折户村,要是各村都能把纺织搞起来,大家都有衣穿,有铺盖,该多好。我想从咱村挑选些织布能手,到外村教……。”

  “好,你这个意见我赞成。”没等郭爱妮说完,李顺华就表了态。

  姚德增补充道:“一定派那些心眼好的、织布技术高的妇女去。”

  选派妇女到外村教纺织的事,就这样决定了。从1944年3月份起,先后派出郝熬妮、孟秀英等八名纺织能手,分别到内阳、滑子、稻畦、明水等周围的解放区的几十个村里传经送技,教会织手356名,带动了这些村纺织运动的发展。因此,折户以“老师村”而闻名全县。这年6月,群众选举郭爱妮当劳动英雄。郭爱妮出席了太行区一专署在涉县召开的劳动英雄代表会议,受到嘉奖。

  1946年,折户妇女纺织运动实现了历史性转变,折户村的12至45岁的243名妇女学会了纺线,其中105名妇女学会了织布。全年织布21000斤,除满足本村需要外,剩余布700尺,赚款294800元。拥有织布机50架,纺花车140辆,纺纱机6架,轧花机2台,织机1台。12月,郭爱妮、姚德增出席了太行区在长治召开的第二次群英大会,分别荣获了“纺织英雄”、“合作英雄”称号,还奖给折户村书有“纺织方向”的锦旗一面。大会生产展览馆和编辑的《纺织运动与纺织英雄》一书,分别介绍了郭爱妮的典型事迹和经验。

  1947年,郭爱妮促成折户党支部提出“提高织布技术”、“提高织布效率”的口号。为此,合作社请来智文元等3名老师及两名木匠,传授手拉梭织布技术,制造手拉梭织布机。到年底,全村拥有手拉梭织布机36台,大部分织妇学会手拉梭织布技术。全年纺线2884市斤,织布2627市斤,获利2094298元(冀南币)。当时大家编了一首顺口溜,表达了手拉梭织布机的优势,群众们喜欢称做快机子:“快机子,真不错,手拉自来梭,又轻巧,又灵活,一天能织五丈多。”

  纺织运动的开展,折虎村的农民们不仅有了新衣服和新被子,而且还有了多余的布匹。赶集的时候,不再是农民们拿着粮食去换布匹.而是妇女们拿着多余的布匹去换牲口和日用品了。全村在郭爱妮教会织布的短短的几年的时间里,已经添了几十头毛驴。毛驴不仅可以耕地,驮运东西,还能够代替妇女推磨、拉碾子磨面,在很大程度上节省了劳动力,解放了生产力,提高了生产效率。

  县委、县政府对折户村以郭爱妮为首开展的纺织运动取得的成绩,高度重视,充分肯定,积极总结和大力推广折户村开展纺织运动的经验。县、区委主要负责同志亲自抓了互助、合作、纺织、副业四大发展,响亮地提出“村村有个合作社,组组有台织布机”的口号。责成县妇救会、县联社培训纺织骨干。在稻畦、将军墓、路罗三个区,举办训练班六期,培养织手130名。为了以实际行动带动群众,县委要求:县、区干部,每人一辆纺花车,下乡带着棉花,走到那里纺到那里。于是,邢西县妇女纺织运动,象雨后春笋般地开展起来,1944年出现了第一个高潮。据209个村统计,这一年织布机发展到403架,织妇达1001人,纺车发展到3369辆,纺妇达4026人。

  为了进一步推广折户村郭爱妮领导的纺织运动的经验,让更多的根据地的人民掌握纺织技术,1946年10月,县妇救会、县联社在滑子村举办训练班,请“老八路”智文元等当老师,传授手递梭织布技术,从而减轻了织女们的劳动强度,,提高了劳动效率。年终,老区(这时邢西、邢东合并为邢台县),纺妇达6430人,织女2974人,合计9404人,占妇女总数的67%。拥有纺车6131架,织机1333台,纺线机61台等。

  在此基础上,加上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农民,提高了革命和生产积极性,把纺织运动推向新高潮。1947年上半年与上年全年比较,老区纺线由47487市斤增到125829市斤;织布由40713市斤增到114496市斤;获利由683072元增到120119360元(冀南币)。

  事物的发展,往往带有戏剧性变化。抗战时期,日伪军对我根据地实行“三光“政策和经济封锁,妄图困死抗日军民。结果,根据地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走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道路,学会种棉花,搞纺织。织布由手递梭到手拉梭,绞线由手摇纺车到脚踏纺纱机,生活由缺吃少穿到实现了丰衣足食。但平原区的农民,1945年9月解放后仍在使用反手摇纺花车、手递梭织布机。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1947年春,县委决定送技术下山。从老区抽调杨长秀、王登荣、左海玲、刘盛兰、孟永爱等12名优秀织女和5名能工巧匠到新区,传授手拉梭织布技术,改造手递梭织布机,促进了新区纺织运动发展,1947年上半年,纺线75000市斤,织布62545市斤,获利68772300元(冀南币)。

  在郭爱妮等带动下,卓有成效的邢台妇女纺织运动,使妇女走出家门,走向社会,参加生产活动,从而提高了妇女的经济、社会地位,改善了家庭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振兴了山区经济,改善了群众生活,战胜了敌人的经济封锁,从而使根据地军民度过了财政经济困难,支援了革命战争。

  轰轰烈烈的邢台妇女纺织运动,一直持续到1949年。1949年后,全国各城市均已解放,政府号召把棉花卖给国家,送到城市,支援城市工业的恢复和发展。因此,社会性的妇女纺织运动,逐步转为一家一户的自给自足活动。主要妇女劳动力,逐渐转到农业生产上去了。

  但是,在历时八年的妇女纺织运动中所体现的那种依靠党和人民的力量,能够战胜任何困难的坚强信念,那种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革命精神,将永世常存。

  卓有成效的邢台妇女纺织运动,在邢台妇女解放的道路上,在邢台人民革命斗争史册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建国后,妇女由纺织转向田间生产,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新奉献。郭爱妮动员妇女学技术、学全活适应农业生产需要方面,对妇女过去很少下地、农活技术不全的实际,鼓励动员妇女参加田间生产劳动和植树造林、兴修水利,学习种棉花、栽红薯和养蚕、养猪等技术,克服劳动范围的局限性,逐步由外行变内行、成为生产的多面手。郭爱妮为使受孩子拖累的妇女能够腾出手走出家门,在同工同酬原则下,参加田间生产劳动,带头在全村创办了托儿互助组。随后,县委及时在全县进行了推广。到1952年初,全县托儿互助组已发展到458个。入托儿童1229个。解放妇女劳动力1881人。

  1953年2月15日农历正月初二,毛主席进京后第二次外出进行视察工作,路过邢台,邀请邢台县委第二书记、县长张玉美上车,听取了他关于邢台县农业互助合作工作的汇报。张玉美汇报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妇女工作的情况。专门就郭爱妮早在抗日战争时期把老区的妇女组织起来搞纺织,建国后,妇女由纺织转向田间生产,郭爱妮为使年轻妇女腾出手脚参加劳动,带头在全村创办了托儿互助组,县委及时在全县进行了推广的事迹,给毛主席做了汇报,毛主席听后很满意,给予了积极的肯定和高度的评价。

  1955年毛主席在《农业合作化高潮》一书中,为《邢台县民主妇女联合会关于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妇女工作规划》一文写了按语,对邢台县解放妇女劳动力的经验给予肯定,高度赞扬了以郭爱妮为首的妇女运动。

  毛主席的这本书和毛主席对《邢台县民主妇女联合会关于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妇女工作规划》此文的按语,使邢台县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中重视妇女工作、大力发挥妇女作用的经验做法不仅在全国广泛推广,而且得到了国外的关注。1957年7月15日,以阮氏十为团长的越南妇女访华代表团在全国、省、专妇联负责同志陪同下到邢台县进行友好访问,听取了县妇联的工作经验介绍,考察了东汪、南王段两个乡的妇女工作,并且专门同创办托儿互助闻名全国的女劳模郭爱妮进行了亲切的交谈和交流。给全县人民留下了极其难忘的印象,进一步增进了中越人民之间的友谊。

  毛主席在列车上向张玉美县长调查邢台合作化运动中的妇女工作,并为邢台县农业合作化时期的妇女工作规划写按语,是毛主席台县妇女工作的充分肯定,是邢台县党史上的重要事件。它充分体现了毛主席关于妇女运动要与社会主义改革和建设相结合的思想以及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实行男女同工同酬、提高妇女科学文化素质、大量使用妇女干部参与政治的思想,这些思想为中国妇女工作开辟了道路,指明了方向。

  郭爱妮,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担任折户村妇女儿童救助会主席、妇女主任、村党支部副书记,邢台县妇联会副主任、名誉主任,当选省党代会代表、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荣获太行区二级纺织英雄、全国劳动模范和全国三八红旗手等光荣称号。1950年9月,郭爱妮参加全国英模会,受到了毛主席、周总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1953年4月,参加全国第二次妇女代表大会,又一次受到毛主席亲切接见;1957年,出席全国农业劳模代表大会,第三次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成为全国闻名的巾帼英雄。

  郭爱妮于1995年5月8日与世长辞,享年88岁。

  郭爱妮参加革命工作几十年,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和优秀品格,她对共产主义事业矢志不渝,对党和人民忠心耿耿,对革命和建设事业兢兢业业,她艰苦朴素,廉洁奉公,谦虚谨慎,扎实工作,是党的好干部,妇女的好榜样。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志坤:“扳倒中国”更难更渺茫了
  2. 枪击、淫乱、大火、诉讼:“山巅之城”开始摇摇欲坠!
  3. 孔庆东解读《阿Q正传》
  4. 中国拥核后,对印度有什么刺激和影响?
  5. 师伟:严顺开的《阿Q正传》
  6. 孙锡良:小议股市
  7. 必须高度重视儿童性早熟现象——兼论性早熟与食物的关系
  8. 郭松民 | 没有美国的纵容,就没有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下)
  9. 要我做生二胎、长头发、不能换灯泡的“花样女孩”?
  10. 张志坤: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1. 何方老人,你搞错了——张闻天是怎样看待抗美援朝的
  2. 央行下了铁命令:今天起,支付宝们正式被“收编”!
  3. 郭松民 | 抗美援朝:胜利还是悲情?——上甘岭战役打响65周年纪念
  4. 安生:怎么看待京东女副总向刘强东请孕假,刘强东的反应让员工吓尿了
  5. 俄罗斯对苏联解体的新审思
  6. 张志坤:“扳倒中国”更难更渺茫了
  7. 毛主席下决心铲除妓院, 因为北京街头偶遇揪心一幕, 让他怒不可遏!
  8. 大教授殴打环卫工,立场不对知识越多越反动!
  9. 后沙月光:灭国去史何其毒?百岁老台毒绝望后的嚎叫!
  10. 枪击、淫乱、大火、诉讼:“山巅之城”开始摇摇欲坠!
  1. 陈洪涛:对毛主席旧居的两种态度,完全表明了两种感情和两种立场
  2. 为毛泽东辩护 澄清围绕毛泽东的六大谣言
  3. 一九六二年毛泽东的又一次拯救
  4. 师伟:千万别认敌为友、认贼作父——这样的“朝鲜”,我们能不痛恨吗?
  5. 一个武钢老工人的呐喊!
  6. 建国前黄克诚与毛泽东的一次私谈,道出了文革的秘密
  7. 王宏斌的回答很坚定:毛主席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改革派
  8. 农业部:再次排查孙政才在农业部工作期间有关资料
  9. 吴冷西晚年忏悔:后悔当初没有听毛主席的话
  10. 安生:这样赤裸裸地羞辱劳动者,真是世所罕见
  1. 师伟:上甘岭战役图集
  2. 枪击、淫乱、大火、诉讼:“山巅之城”开始摇摇欲坠!
  3. 郭松民 | 抗美援朝:胜利还是悲情?——上甘岭战役打响65周年纪念
  4. 张志坤:“扳倒中国”更难更渺茫了
  5. 自责
  6. “蛇与农夫”:刚刚在香港完成补给,美军舰随即侵入中国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