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斯大林:原子弹是用来吓唬神经衰弱的人的

斯大林 · 2018-06-1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九四六年九月十七日答《星期日泰晤士报》驻莫斯科记者问

  关于原子弹的答问——斯大林

  答《星期日泰晤士报》驻莫斯科记者

  亚历山大·沃斯先生问

  (一九四六年九月十七日书面提出的问题)

  问:您是否认为美国在事实上垄断原子弹是对和平的主要威胁之一?

  答:我不认为原子弹像某些政治活动家爱那么说的那样厉害。原子弹是用来吓唬神经衰弱的人的,但它不能决定战争的命运,因为对决定战争的命运来说,原子弹是完全不够的。当然,垄断原子弹秘密会造成威胁,但是对付这点至少有两种办法:(一)对原子弹的垄断不会继续很久;(二)原子弹的使用将被禁止。

  新编《斯大林全集》第20卷第35—37页

  关于原子武器问题答《真理报》记者

  (一九五一年十月六日)

  问:对于苏联试验原子弹,近来外国报刊在吵吵嚷嚷,您对这种吵嚷的看法怎样?

  答:的确,我国在不久以前试验了一种原子弹。今后还要按照我国防御英美侵略集团进攻的计划,进行各种规格的原子弹的试验。

  问:由于原子弹的试验,美国各式各样的人士在发出警报,叫嚷美国的安全受到威胁。这种警报是否有任何根据?

  答:这种警报是毫无根据的。     美国人士不会不知道,苏联不仅反对使用原子武器,而且还主张禁止原子武器,停止原子武器的生产。大家知道,苏联曾几次要求禁止原子武器,但是每一次都被大西洋集团的国家拒绝了。这就是说,一旦美国进攻我国,美国统治集团就将使用原子弹。正是由于这种情况,苏联才不得不备有原子武器,以便有充分准备来对付侵略者。     当然,侵略者希望在他们进攻苏联的时候,苏联没有武装。但是苏联不同意这样,认为应当有充分的准备来对付侵略者。     因此,如果美国不想进攻苏联,那么美国人士的警报就应该认为是无的放矢的,是虛构的,因为苏联并不想在什么时候进攻美国或任何其他国家。     美国人士之所以不满,是因为原子武器的秘密已不仅仅为美国所有,而且已为其他国家,首先是苏联所有。他们想使美国成为原子弹生产的垄断者,想使美国拥有无限的可能性来恫吓和讹诈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到底有什么根据,有什么权利这样想呢?难道维护和平的利益需要这种垄断吗?事情恰好相反,正是维护和平的利益需要首先消除这种垄断,然后无条件地禁止原子武器,这样说岂不是更正确些吗?我想,只有鼓吹原子弹的人看到他们已不再是垄断者的时候,他们才会同意禁止原子武器。

  问:对于原子武器方面的国际管制,您的看法怎样?

  答:苏联主张禁止原子武器和停止原子武器的生产。苏联主张建立国际管制,使禁止原子武器、停止原子武器的生产并把已经制成的原子弹完全用于民用目的的决定,得到十分严格的和认真的执行。苏联所主张的正是这种国际管制。     美国人士也谈“管制”,但是他们的“管制”的出发点不是停止原子武器的生产,而是继续这种生产,而且其数量要同各国所拥有的原料的数量相适应。所以,美国的“管制”的出发点不是禁止原子武器,而是要使这种武器公开化和合法化。从而使战争挑拨者用原子武器来消灭几万几十万和平居民的那种权利,也成为合法的。不难了解,这不是管制,而是对管制的嘲笑,是对各国人民爱好和平的愿望的欺骗。很明显,这种“管制”是不能使各国爱好和平的人民满意的,他们所要求的是禁止原子武器和停止原子武器的生产。

  新编《斯大林全集》第20卷第111—112页

  下载网盘:https://pan.baidu.com/s/1upeTATJX3PhKdZr7w5eR9A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2. 护士集体罢工!这锅谁来背?
  3. 补壹刀:见完了,问题来了!
  4. 安生:房价破灭以后……
  5. 郭松民 | 金特会:约会,但不结婚
  6. 钮文新:股民千万当心,别上当!
  7. 张志坤:同特朗普打交道,谁是个中高手
  8. 为什么说娱乐圈也亟待反腐
  9. 时寒冰:抢房大战——一股美丽的清流
  10. 毕业季之殇!武大学生被辅导员约谈后自杀,警方竟......
  1.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2.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3.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4. 郝贵生:大学生毕业典礼究竟应该讲些什么?—评北大女教授的毕业致辞
  5. 孙锡良:崔永元疯了?法律死了?
  6. 孙锡良:我可能是文盲
  7. 成都双爷:张老四的地,冼得干净么?
  8. 河南人60年代凿出的红旗渠把台湾的小伙伴惊呆了
  9. 护士集体罢工!这锅谁来背?
  10.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1.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2.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3. 张文茂:毛主席的不发达社会主义与后来的农村改革
  4.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5. 驳杜建国的无耻谰言:是毛主席小题大做,跟赫鲁晓夫翻脸吗?
  6.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7.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8. 老田 | 造反派的文化大革命之六:失败的文革才有着更高的认识价值
  9.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10.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1. 毛主席培养的第一个知青是毛岸英!
  2. 中兴与特朗普政府达成协议:认罚14亿美元、领导层更换、美方入驻
  3.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4. 补壹刀:见完了,问题来了!
  5.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6. 郭松民:国家博物馆里的马克思与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