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老衲先生:何方笔下的张闻天——革命生涯常戚戚?

老衲先生 · 2018-08-0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遵义会议最根本也最基本的事实是:没有毛泽东,一万个周恩来,十万个张闻天,也都是“浮云”。

  何方笔下的张闻天——革命生涯常戚戚?

  遵义会议最根本也最基本的事实是:没有毛泽东,一万个周恩来,十万个张闻天,也都是“浮云”。

  会后的常委分工,毛泽东为了团结大局硬性安排张闻天担任负总责名义,遭到大家的不满。因而,大家(“中国领导同志”)又形成毛泽东为最高领袖(“太上皇”)的中央决议,并在传达时,明确说毛泽东是最高领袖(只有毛泽东传达会议精神时,只说张闻天是负总责)。陈云代表中共中央向共产国际的正式汇报,也是按照毛泽东是最高领袖的中央决议进行汇报。六届六中全会,毛泽东同样为了团结大局,再次硬性安排张闻天担任负总责名义。

  毛泽东是中共唯一真正不争名位只争真理(原则)之人。何方等人则实际把张闻天描绘成只争名位、不顾大局之人:成立临时中央,张闻天对负总责博古心怀不满,认为不配爬在自己头上(谁该负总责?是不言而喻的);遵义会议被毛泽东安排担任负总责名义后,毛泽东又爬在了头上,便闹出走;与毛泽东合署电报,总把自己排在毛泽东前面,署成“洛毛”;向共产国际汇报,总把自己排在第一位,把毛泽东排在最后一位;王明回国后,认为王明压制自己;六届六中全会后,还始终觉得自己是党的负责人;中共七大上,毛泽东表彰王稼祥“投了关键的一票”,认为是抬高王稼祥、贬低自己;到东北担任省委书记,认为是贬低自己,只让当个小省的书记;派为驻联合国代表,更认为是把自己这个政治局委员贬低、外放;陈毅担任外交部长,顿生苦闷,觉得自己才是外交部长的不二人选……

  何方笔下的张闻天,不仅是延安整风后过了“三十年的失意和屈辱”生活,而是整个革命生涯都生活在失意和屈辱之中。

一、何方笔下,张闻天是一个善于投机之人

  何方描述张闻天在1937年12月中央会议上的表现:“《十二月会议》在组织上的变动就是在名次上毛泽东排在了第一位。这当然不会是王明、康生辈的意思。从事前(苏联着重宣传毛泽东)和事后(六中全会上王稼祥的传达)的情况看,显然是在贯彻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意图。这大概是与会者都有所理解的。而张闻天不仅心领神会,而且立即付诸实际,加以贯彻。”

  这段话的信息非常丰富。也即,张闻天很清楚苏联一直在着重宣传毛泽东。苏区时期张闻天知道自不必说,即使长征期间与苏联失去联系,也在1935年11月回国的张浩处获悉共产国际把毛泽东当作中国革命领袖和旗帜大张旗鼓宣传的消息。这个时候的张闻天从不“心领神会”,更没有“加以贯彻”。王明回国召开会议,把张闻天以往处心积虑的“排名”纠正了一下,就“不仅心领神会,而且立即付诸实际,加以贯彻”了。但张闻天很快认为王明是压制他乃至想要“取代他”,就立马从王明一边摇回到毛泽东这边来了。

  张闻天从来没有说过王明想要取代他的话,只说过感觉王明在打击他之类的话。就是说,张闻天很有自知之明,并没有自作多情的认为王明会想要取代他,王明更不可能产生什么取代张闻天的想法。王明本就是张闻天的上级,也是提携张闻天之人,从没把张闻天放在眼里。回国之后,王明仍然以张闻天等人的上级自居,根本没把张闻天当回事,王明只是把毛泽东当中国革命的领袖和旗帜。自1934年开始,共产国际和苏联对毛泽东大张旗鼓的宣传,王明做为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无疑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王明回国后,仍然按照这个方针,一方面弘扬毛泽东,一方面仍然以其他人的上级自居。王明本来就是周恩来、博古、张闻天这些人的上级,并直接把博古、张闻天提拔成中央主要领导人。在苏联期间,王明也一直以上级自居,回国后自然还以上级自居,何况,王明还有一个能把张闻天打回原形的“杀手锏”(博古、张闻天违背王明“交权”的指示,到苏区后骗得领导人地位)呢,怎么可能“降尊纡贵”的产生什么取代张闻天的想法?

  王明召开中央会议,重新组织书记处,把周恩来、博古二人赶出书记处,无疑自认为是讨好毛泽东。把毛泽东的名字排在第一位,也不是受什么共产国际的指示,而是王明在苏联期间一贯的方针,对张闻天处心积虑拿“排名”做文章的纠正。如果是什么共产国际的指示,还轮得着王稼祥半年多后的传达么?

  实在不清楚,何方说张闻天“心领神会”,张闻天究竟“心领”了什么又“神会”了什么?还什么张闻天不热衷于“当领导”。“排名”都不是“第一”了,也没法再把自己排在第一把毛泽东排在最后了,这么注重排名又“不想当领导”的张闻天,又“心领神会”,怎么就不“辞让”了?这种情况下,难道不该也必须主动辞让么?

  张闻天无疑也是睿智之人,长征路上无疑就已经预料到会很快失去“负总责”名义。王明回国后,张闻天无疑更是预感到“负总责”名义会很快失去。本来有着极为合理的解释,即张闻天遵义会议后经过“折腾”、多次铩羽后,即基本安心遵守中共中央决议以毛泽东为领袖了,因而都听毛泽东的,跟毛泽东“走”。也因此才在应该也必须辞让的情况下,没有提出辞让。

  但何方等人的笔下,张闻天不但毫无“睿智”,而且脸皮极厚。既看不到失去负总责名义是必然的事情,也违背一贯以“排名”论“大小王”的原则,更不讲什么“排名”了,就是占着“负总责”名义该让而不让;“排名”已经在王明之后了,还认为王明要取代自己而郁闷(戚戚)……

  按照何方的描述,张闻天的郁闷或苦恼或戚戚,自1931年9月临时中央成立之时,就已经开始了。张闻天在其《整风笔记》中也确乎明确写有对博古负总责不满,认为博古不配爬在自己头上,至于博古配不配爬在毛泽东等人头上,则不知道。经过何方对张闻天“理论”、“思想”、“才能”等的渲染,尤其是对张闻天建国后在对待陈毅当外交部部长事情上的描述,其意义就凸显了出来。临时中央成立时,张闻天极为鄙视博古,不配爬在他头上,而该自己爬在博古头上。然而,博古又确确实实爬在了头上,还得听由博古在自己头上指手画脚。失意和屈辱的感觉,十分明显。博古爬在头上一天,张闻天便心有戚戚一天,是自然之事。

  这种情况下,尽管跟博古在政治、军事、肃反等路线上高度一致,但跟博古彻底决裂,也就成了必然之事。尽管何方极力渲染张闻天与博古有分歧,尤其是极力渲染广昌战役后与博古的争吵,但历史事实摆在那儿,只是路线高度一致情况下的个别分歧。尤其是,当时“极左路线”的标志性文章,大都出自张闻天之手。争吵是分歧?还是因为不满爬在头上借机推卸责任?恐怕后者居多。因为战役前,张闻天参与了常委决策,同意了的;事后争吵,除了指责其他决策者,该如何,张闻天也根本不懂。

  事实上,博古对张闻天“恩重如山”。1934年1月的中共六届五中全会,博古把张闻天列为“排名第二”,遭到共产国际的否决并把张闻天“打回了原形”,但博古多次力争,最后促使共产国际同意了他的组阁,仍然把张闻天“排名第二”。而且,二十多天后,博古与张闻天合谋取代毛泽东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不成后,仍然安排张闻天取代毛泽东当了人民委员会主席。何方等人的笔下,张闻天对此不但没有丝毫感激之情,而且极其愤怒的认为是博古排挤他。——没有博古的多次力争,后来的历史那还有张闻天什么事!

  人心之难测,可见一斑矣!

  张闻天被博古等人排挤,是后来的事。广昌战役后与博古等人的争吵,实质是推卸自我责任。常委决策时极力赞成,出现恶果后,反而以自我正确的面目攻击其他决策者。而且,除了指责其他决策者外,什么主意也拿不出来。即使如此,博古不但没有排挤张闻天,而且主动向张闻天表示团结。查田运动,博古同意了毛泽东对他们的纠正。张闻天知道自己即将兼任人民委员会主席后,即开始大力批判毛泽东的“富农路线”,一上任便把毛泽东架空,并彻底破坏了毛泽东的纠正。出现恶果后,还是突然以自我正确的面目自居,批判其他人的“小资产阶级狂热病”来。抛弃苏区、战略转移等常委决策,不但极力赞成,而且负有决定中层干部去留问题的重大职责,却又以自我正确的面目自居,批判起他人的“左倾”来。搬到中央政府居住后,张闻天一边把毛泽东架空,一边与博古分庭抗礼,致使博古一边嘲笑毛泽东是“中国的加里宁”,一边抱怨“政府比党大”……如此种种,才遭到博古、周恩来等人的排挤,也才在被排挤的苦闷之下,主动倒向毛泽东。

  博古爬在头上的几年,张闻天失意而屈辱。感到被博古排挤后,自然更加的郁闷并倒向毛泽东。倒向毛泽东之后呢?张闻天也很快处在“失意”和“屈辱”之中。

二、遵义会议毛泽东安排张闻天担任负总责名义后,张闻天很快又开始“戚戚”了

  对于遵义会议,何方则只认杨尚昆“背后”所说的一套:“遵义会议以后,不知你们注意没有,有一段时间没有总书记。这是什么原因呢?这是因为闻天同志谦虚。在遵义会议上,形成比较一致的意见是由洛甫代替博古担任总书记。但闻天同志非常谦虚,再三推辞。泽东同志也说自己参加军事指挥较好。于是这个问题就搁置起来。拖了二十来天,不能再拖了,中央常委会作出决定,闻天同志这才挑起这副担子。张闻天当时当总书记,是得到大家拥护的”。对其他任何人的回忆、说法以及杨尚昆“当面”所说的一套,一概斥责为:搞个人崇拜,突出自己,政治需要或者政治压力下的信口开河,总之周恩来、张闻天、陈云、邓小平等人以及其他人,都是篡改历史的胡说八道。

  何方笔下的张闻天与遵义会议,就成了:张闻天一直跟博古有分歧,有着自己的高瞻远瞩;并对李德、博古、周恩来三人团的军事路线做了独立的全面反思,形成了遵义会议上的发言;由此,参会者一下子认识到张闻天卓越的领导才能,一致推选张闻天替代博古领导革命;张闻天十分谦虚,会议上谦虚不就,又继续谦虚了二十多天;无奈之下,才不得不接受了大家的一直推举,成了名副其实的总书记。此后,在张闻天的领导下,不但取得了长征的胜利,而且到达陕北后,还适时规划了中国革命新的战略方向。理论水平低又性情粗暴的毛泽东,是因为共产国际的支持,才得以“为首”。张闻天不但不计个人得失,而且还对毛泽东“扶上马、送一程”。

  ……

  何方的张闻天秘书身份和杨尚昆、刘英的“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何方的“研究”,极有可能来自于张闻天生前的一贯说法。但是,迄今为止,“权威机构”披露的资料中,第一个指出“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领导地位”的人,恰恰是张闻天本人。1941年1月,张闻天在其《自我小传》中写道:“遵义会议前至遵义会议,我同毛泽东、王稼祥同志等在一起反对了中央内部另一部分同志(以博古同志为首)的错误领导,并取得了胜利。此后,我即在毛泽东同志领导的中央内工作,直到如今。”——此时的张闻天,既还没有受到毛泽东的批评,也还没有开始“延安整风”,完全是张闻天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主动所言。

  何方当然不会列举这个事实,只列举张闻天1943年《整风笔记》中的说法,并明确说张闻天“违心”。也即,何方的叙述中,杨尚昆是受到陈云、邓小平的政治压力,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张闻天受到延安整风的压力,也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杨尚昆跟张闻天,的确是一对“好友“。

  “权威机构”婉转的助力何方,否定陈云向共产国际的汇报是代表中共中央的正式汇报,说成是陈云个人的说法。——真不知道在“权威机构”的眼中,陈云怎么就在党和红军的生死关头拿着公家的钱去莫斯科专门破坏中共中央决议去了!

  陈云向共产国际的汇报,毫无疑问是中共中央的决议内容。不要说有中共中央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压阵,即使从陈云对王明、博古、张闻天等人之间关系的了解的程度看,陈云不但不会违背中央决议而胡说八道,更不会去刻意“美化”毛泽东。陈云在汇报中说道:遵义会议,“建立了坚强的领导班子来取代过去的领导人。党对军队的领导加强了。我们撤换了‘靠铅笔指挥的战略家’,推选毛泽东同志担任领导。”——十分清楚明白:“建立了坚强的领导班子来取代过去的领导人”,“领导班子”是指常委;还是原来那些人,毛泽东成了常委,“领导班子”才变成了“坚强的领导班子”,也即字面上是“班子取代了过去的领导人”而不是个人,实质是说毛泽东是领袖;“党对军队的领导加强了”,事实上,张闻天这个“党”根本不懂军事,是毛泽东这个“党”“对军队的领导加强了”;“ 我们撤换了‘靠铅笔指挥的战略家’,推选毛泽东同志担任领导”,也即不管其他人担任什么名义,毛泽东都是核心,直接的说,不管谁担任什么名目,毛泽东都是“太上皇”。陈云的公开汇报,是对“传达提纲”所列各种职务的概括和总结。

  李德在其《中国纪事》无意中对陈云的汇报给予了明确的证实:“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讨论了具有最重大政治意义的组织问题。据说,毛泽东成了政治局的或者甚至中国共产党的主席,这是一个到那时为止尚未有过的职位;洛甫接替博古,成了党的总书记。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相信这是真的,中国领导同志的许多讲话也加深了我的印象”。——很显然,遵义会议常委分工后,“中国领导同志”也众口一词的宣传毛泽东是“太上皇”,跟陈云的汇报完全一致。

  何方等人建立的延安整风、文革产物都是胡说八道的“逻辑”,很显然会自然而然的引出另外一个逻辑:批毛氛围下对毛泽东的任何贬低,都是出虚恭。

  陈云和“中国领导同志”如此高度一致,很显然是大家对毛泽东硬安排张闻天担任负总责名义不满,又形成了一个毛泽东是最高领袖的决议。同时,也印证了遵义会议前,“大家”确乎一致呼吁毛泽东出来领导的事实。——包括张闻天在内,“中国领导同志”无疑都是不世出的人中龙凤,前脚闹着捧毛泽东出来领导,后脚却让毛泽东无导可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尤其是,目的和结果骤然背离,还不得让那些没有人性的王八蛋趁机钻空子随意抹黑共产党和“中国领导同志”啊!

  这种情况下,张闻天要求离队,才合情合理:“都是人”么。按照何方的说法,张闻天是受不了毛泽东、王稼祥的脾气,不愿意跟毛泽东在一起了,才要求离队的。常委分工前,每天兴高采烈的跟毛泽东在一起,常委分工后忽然受不了毛泽东的“脾气”了。是毛泽东的脾气变了?还是张闻天的脾气长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一个“合格的总书记”,会因为某个“下级”的脾气闹着要跑?——尤其是,即使按照何方的“脾气”说,张闻天也是因为失意和屈辱才提出离队的:一个“合格的总书记”,天天受毛泽东的气,不仅毫无办法,还不敢吭气,能不感到失意和屈辱么?而且是严重的屈辱!

  “一致推选”张闻天的“大家”,眼看着衷心拥护的“总书记”天天受毛泽东的气,不但袖手旁观,而且还跟毛泽东一起把人家批判了一个晚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政治局的要员们都惧怕毛泽东的脾气,不但被毛泽东“胁迫”,而且还“违心”的批判衷心拥护的“总书记”?这也不对啊,遵义会议前,尤其是苏区时期,政治局的要员们谁在乎过毛泽东的什么脾气?不是都“一致”随着博古、张闻天等众志成城的批判、打击、迫害毛泽东而毛泽东只能受着么?那时的张闻天,不更是毫无顾忌的批判、迫害、架空毛泽东么?

  要说何方的“文笔”是何方的“独创”,显然是错误的。何方乃至高华等人,都是严格按照“权威”的口径在叙述历史。以高华为例,其《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中的观点,哪一个不是来自于“权威”?高华的问题在于:表面目的是政治迎合而贬低、妖魔化毛泽东,但篡改历史的手段,反而描绘成除了毛泽东“枭雄”外,其他人连“烂泥”也算不上。而且,高华实质违背了要迎合的政治势力:“权威”渲染毛泽东“就是要把权抓在手里”,高华却把毛泽东描绘成“以道易天下”之人。也即实质并没有把毛泽东描绘成“枭雄”,而是描绘成“有道”的望尘莫及的雄才大略,玩弄周恩来等中共高层于股掌之上,张闻天之流更是不值一提!——高华是拍马屁拍到马脚上了!

  真实的历史,是张闻天不了解自己如何担任负总责名义的情况下,自认是党的最高领导人,但只有毛泽东还拿他当回事(传达遵义会议精神,只有毛泽东在红三军团传达时,只说张闻天是负总责或总书记,但也让将士们不满,认为不该让张闻天担任这个名义),其他领导人都宣传毛泽东是最高领袖,并围绕在毛泽东周围,张闻天也感觉毛泽东居高临下,这样的情况下,张闻天自然不高兴而要求离队。

  但何方笔下却变成了张闻天感到失意和屈辱,并就此不愿意跟毛泽东在一起了,也就是张闻天单方面跟毛泽东分道扬镳了,跟苏区时与博古之间完全一样!没当上负总责,失意、屈辱;当上了负总责,还是失意、屈辱。

  随着毛泽东再度把中共事业开创得风光无限,那些“鹰嘴鸭爪、能吃不能拿”的人们,必然会更每况愈下。何方笔下的张闻天越来越感到失意和屈辱,就是必然之事了。

三、毛泽东多次痛斥张闻天,本来就失意、屈辱的张闻天会怎样?

  毛泽东在长沙读书期间,就给自己立下不谈金钱、不谈身边琐事、不谈男女恋爱方面的问题的“三不谈”规矩,并促使交往的所有人都遵守这一规矩,只谈“天下大事”,遍寻救国救民之策。师从杨昌济、徐特立等品格高尚、博学之人,亦师亦友的结交陈独秀、李大钊这些高瞻远瞩之人,因而形成人格高洁、高瞻远瞩、博古通今、以天下为己任的品格。

  张闻天开始求学后,辗转的学校较多,1920年至1923年又到日本、美国辗转学习,1925年又被选送到苏联学习。国内几个学校孰无有德良师,日本教育变态,美国教育自私,苏联虽然学马列主义但却死板教条。几方面的影响,导致张闻天“比较孤僻又不善交际”,形成了张闻天缺乏实际工作能力和对事物认识的辩证能力又“狭高空怯私” (狭即狭隘,高即自高自大,空即腹空无物,怯即怯懦,私即自私自利)的复杂性。

  “恰同学少年”之时,毛泽东就发出“谁主沉浮”的冲天豪气,抛弃已济身中国最高层的高官厚禄为老百姓打天下。张闻天辗转上海、日本、美国寻求出路,直到参加了毛泽东等创建的共产党,才找到了门路。尽管张闻天以出色的“理论批判”才能一跃成为中共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但却开始集中火力摧毁毛泽东开创的基业。

  即,张闻天除了革命的坚定性外,跟毛泽东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何方选错了张闻天的“反衬”对象。不要说张闻天,即使“抬周贬毛”的势力把毛泽东当周恩来的“反衬”,其结果还不是让周恩来蒙羞?中共历史不仅是邓小平所总结的“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这丝毫也不是什么夸张”,而且是:如果毛泽东错了,其他人错得更离谱。毛泽东就是中共的大树,周恩来等都是靠着这棵大树“好乘凉”,一旦离开毛泽东这棵大树,所有人都得被“晒”焦!何况张闻天了!

  所以,如果用毛泽东做“陪衬”的手段抬高任何人,就必然篡改历史。一篡改历史,就必然露出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的漏洞,也就必然轰然倒塌——概莫能外!

  “狭高空怯私”是中共高层对张闻天的共识。因而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大张旗鼓宣传张闻天、指责毛泽东犯错误之时,胡乔木“谈”张闻天,尽管其主旨仍然是宣传张闻天指责毛泽东,但也不得不老老实实承认:“毛主席批评他(张闻天。下同——笔者注)空、高、怯、弱、私,没有工作经验,自高自大,不接近人,到群众中去少,对有经验的老干部请教意见少。他就是开会,议程一、二、三、四。毛主席这些批评也不错。“

  何方等人最杰出的本领之一,就是在确凿的事实面前,敢于毫不愧怍的“创造”。比如张闻天“狭高空怯私”中的“高”,所有人都知道是“自高自大”,何方却不厌其烦的“创造”为“清高”。如此“创造”倒也罢了,但何方总是在这种“创造”之后,使出另外的杰出本领:用大量的事实给予反证。——博古爬在头上憋气、毛泽东爬在头上憋气、王明回国后憋气这些都不必说,只说何方列举的之后的事情,管政治研究室嫌权小,当省委书记嫌省小,当大使嫌官小,当不成外交部长苦闷……这就是“洛甫同志”的“清高”?

  我们承认张闻天有私心,也是人么。但张闻天是否像何方描绘的这样,孜孜于权位、事事自感失意和屈辱?

  毛泽东的实干、王明的口才、博古的理论、周恩来的人才,是延安早期人们对中共领袖人物的公评,根本没有张闻天什么事。何方们却硬是渲染张闻天是什么“大理论家”,还拿刘英借周恩来之口的自说自道说事,尤其是说博古没什么理论,跟杨尚昆差不多。至于张闻天的什么文章或什么“理论”能被称之为“理论家”,那是拿不出来的!

  事实上,在“理论”方面,张闻天有着极其显著的历史对比。服从和支持毛泽东即跟毛泽东一起“筹谋”期间,张闻天的文章尽管仍然不免“言必称希腊”,但也会发出“智慧之光”;不服从乃至反对毛泽东之时,其文章除了没文化之人也能说出的大路话外,除了引用的“希腊”外,那里有什么“理论”的味道?跟王明、博古等一个套路,多是摧毁中共大业的“歪理邪说”。

  在处理具体问题方面,更不要说了。基本是干事不多,事事砸锅!毛泽东耳提面命、手把手的教,也教不来!闹得连师哲这样的“书生干部”,遇到实际问题,也绕开张闻天。

  张闻天有自高自大的一面,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自知之明。也是人中龙凤的张闻天,怎么可能没有自知之明?延安整风的确使中共高层的人们深刻的触及了自己的灵魂,不是因为“历史”这个概念,不是以毛泽东划线,也不是搞毛泽东“个人崇拜”,更不是毫无人格的恶心自己,而是回头面对被自己的错误路线杀害和牺牲掉的几十万革命者和群众的鲜血、生命,无法不发生心灵的震撼和灵魂的自我洗涤!同时,面对毛泽东在被他们毁掉的基业的废墟上,再次开创出灿烂远大的事业,也无法不发自内心的感恩。

  这才是真实的张闻天!也即,张闻天的《整风笔记》,才是张闻天的真正自我写照。

  何方等人笔下,张闻天不但对自己推行错误路线造成的重大恶果没有深刻的忏悔,而且还满是觉得委屈乃至屈辱,还为了过关而违心的信口开河。不要说那些被杀害和牺牲掉的几十万生命,仅仅拿张闻天们延安整风中所受到的批评与张闻天们对毛泽东的批判、迫害相比,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何况,他们批判、迫害毛泽东时,是一边靠着毛泽东的大树“乘凉”,又一边“砍树”呢!

  如果张闻天真像何方等人笔下的那样,延安整风除了失意就是屈辱外加苦恼,写的《整风笔记》除了强调自己曾经担任过“总书记”这个职务是真心外,其他大都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这灵魂,还是继续掩埋在尘埃里罢!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顽石:由著名学者何新的告别想到民国风云人物陈布雷的自杀
  2. 老王社长:胡鞍钢因“超过美国”论遭所谓“清华人”讨伐
  3. 郭松民 | 《西虹市首富》:最深刻的讽刺
  4. 郭松民 | 八一建军节:谈谈六五式军装
  5. 新中国成立后朱德重上井冈山的一些历史片断
  6. 中国还要把基辛格当做“好朋友”么?基辛格给特朗普策划如何遏制中国
  7. 孙锡良:国企改革的未来走向
  8. 感谢贫穷?这碗毒鸡汤不能喝
  9. 当失业危机来袭
  10. 何新:贸易战对百姓生活的影响(1)
  1. 卖油条的大爷与县长的对话,让人震惊!(深度)
  2. 顽石:我已经没有了愤怒
  3. 吴铭致何新:送一位退休的大学者——一代民族主义者的悲凉结局
  4. 新中国70年中国工人阶级的辉煌与苦难
  5. 顽石:由著名学者何新的告别想到民国风云人物陈布雷的自杀
  6. 周新城:不要把违反宪法的言行当作成绩来夸耀
  7. 钱昌明:学者何新为何会宣告“失败”?——对《何新退休感言》的感慨
  8. 老王社长:胡鞍钢因“超过美国”论遭所谓“清华人”讨伐
  9. 这部电影重新上映,我不愿它还是排片无望、荒凉下线!
  10. 假共产党员高俊芳
  1. 张志坤:美国的朝鲜算盘拨打得真精明
  2. 老田:毛泽东写过“唯我彭大将军”那首诗吗?
  3. 台湾主持人点评中兴事件,让很多大陆人汗颜
  4. 刘廼强:香港回归至今的政治斗争
  5. 张志坤:不能低估中美战略竞争的长期性和艰巨性
  6. 新华社怒发十问,问得触目惊心!
  7. 评冯小刚的《十问崔永元》
  8. 卖油条的大爷与县长的对话,让人震惊!(深度)
  9. 历史:七千人大会根本不是“批毛”大会!
  10. 顽石:为人民日报勇揭官场黑幕点赞!
  1. 金正恩凭吊毛岸英等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
  2. 卖油条的大爷与县长的对话,让人震惊!(深度)
  3. 卖油条的大爷与县长的对话,让人震惊!(深度)
  4. 老王社长:胡鞍钢因“超过美国”论遭所谓“清华人”讨伐
  5. 古巴修宪进行时:肯定私有财产、不再提“实现共产主义”……
  6. 云南白药的创世人在“哭泣”:你们凭什么把我捐献给国家的宝藏卖给了私人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