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苦难辉煌》一书的硬伤及其作者金一南的“硬伤”

一息尚存 · 2018-10-1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从金一南在他的《苦难辉煌》和《浴血荣光》这两部书中关于游击战术“十六字诀”为朱德首创的这部分论述来看,金一南的逻辑学知识,几乎就是空白。

  《苦难辉煌》一书的硬伤及其作者金一南的“硬伤”

  二○○九年,华艺出版社出版的纪实文学《苦难辉煌》一书,一夜走红。该书的作者,为金一南。据该书作者简介的介绍: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兼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战略学博士生导师,少将军衔,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的兼职教授,中国科学院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国防战略委员会专家委员,军队外事工作专家咨询小组成员,《学习时报》专栏作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节目主持人。前些年,金一南还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进修,并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赴美国国防大学讲学。

  《苦难辉煌》一书走红之后,二○一一年,金一南通过颠三倒四、删删减减、添添补补的手法,把《苦难辉煌》一书,改名为《走向辉煌》并由中华书局出版。二○一二年,金一南再次采用上诉手法,把书名又改成了是《浴血荣光》,交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

  不止如此。二○一三年,金一南所著的《苦难辉煌》一书,更是被改编成了是长达十二集的历史文献片而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和中央电视台军事节目中心联合出品。金一南的上司,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的政委刘亚洲,为该片题写了与金一南的书名相同的片名并在中央电视台的综合频道播出。

  随着《苦难辉煌》一书的走红,特别是由于《苦难辉煌》这部历史文献片在中央电视台的播出,金一南可谓是名满华夏,因而这才得以到处去讲座,从而名利双收。

  金一南所著的《苦难辉煌》一书和据此而改编的历史文献片尽管获得了不少的好评,但也有学者认为《苦难辉煌》(包括《走向辉煌》和《浴血荣光》)这部史学著作是:“作者对历史几乎没有什么研究,不过是借助于近现代史或中共党史学界同行的研究成果。••••••,••••••。金书从头到尾,大量借助、利用了他人发掘、引用的研究资料,包括直接借鉴利用了学界同仁的研究发现和观点、结论,却既不注转引出处,也不做资料说明,更不去鉴别考证,全书连个最偷懒的‘参考文献’都不列。”

  其实,金一南所著的《苦难辉煌》一书,还不只是“作者对历史几乎没有什么研究”及“借助于近现代史或中共党史学界同行的研究成果”。而如果用逻辑学来检验分析,那就更能看出金一南在《苦难辉煌》一书中的许多观点和结论,纯属就是顺口胡咧咧了。如第四章第二节《战场与战将•三》中的这一结论:

  “对这支队伍的战略战术,朱德也作出了极大贡献。天心圩整顿后,他便开始向部队讲授新战术,讲授正规战如何向游击战发展。

  朱德对游击战争的认识和实践都很早。辛亥革命后,率部在川、滇、黔同北洋军阀部队打仗时,他就摸索出一些游击战法。一九二五年七月, 他从德国到苏联的东方劳动大学学习。几个月后去莫斯科郊外一个叫莫洛霍夫卡的村庄接受军事训练。受训的有四十多名来自法国、德国的中国革命者,主要学习城市巷战、游击战的战术。教官大多是苏联人,也有来自罗马尼亚、奥地利等国革命者。朱德当队长。教官问他回国后怎样打仗,他回答:‘我的战法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 必要时拖队伍上山’。

  十六字诀游击战术的核心出现了。”

  既然“十六字诀游击战术的核心出现了”这个结论做出了,那就只有列举出朱德在“朱毛会师”前运用游击战“十六字诀”指挥过游击战斗的战列。否则,这个结论就是站不住的。于是,金一南就列举了以下的这个战例:

  “南昌起义部队南下攻打会昌时,朱德奉命指挥二十军第三师进攻会昌东北高地。他首先命令三师教导团团长侯镜如,挑选几十人组成敢死队,追击正向会昌退却的钱大钧部。他向大家动员说:‘你们都是不怕死的中华健儿。可是, 今天我要求你们一反往常猛打猛冲的常规,只同敌人打心理战。你们要分作数股,分散活动,跟在敌人后面或插到敌人两翼,向敌人打冷枪。要搅得敌人吃不下,睡不着,这就是你们的任务。’”

  “‘在这一点上,我起了一点带头作用。’朱德自己后来只说了这么一句。”

  在“朱毛会师”之前,因为已经戎马生涯多年,所以,如果游击战术的“十六字诀”确为朱德所首创,那就应该不难找出朱德运用游击战术的“十六字诀”,来指挥游击战斗的一次战例。然而金一南所列举的“朱德奉命指挥二十军第三师进攻会昌东北高地”这一战例,却与游击战术的“十六字诀”,根本就风马牛不相及。

  游击战,是以弱敌强的一种作战方式。而“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游击战的“十六字诀”,高度概括出了游击战中弱势的一方由弱转强的完整过程。而进攻战,历来是以强击弱,强攻弱守。金一南所举的会昌战斗,是一场进攻战。在进攻战中用骚扰的办法来疲惫敌军以减少己方的伤亡,是《三国》时期燕人张翼德都知道的战法。进攻战中用骚扰的办法来疲惫敌军,与游击战中用扰乱的办法来拖垮敌军,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作战方式。在进攻战中骚扰敌军,是为了强者更强。而在游击战中拖垮敌军,是为了由弱转强。金一南把朱德在进攻战中骚扰敌人的做法,当作了是游击战术“十六字诀”中的“敌驻我扰”。用进攻战的战列,来作为首创游击战“十六字诀”的证据并且还拉来了侯镜如作垫背,这不仅太过牵强附会,而且更是南辕北辙。特别是金一南所举的进攻会昌的这一战例,还不只是单纯的进攻战,而且更是一场追击战。

  追击战,就是在击败敌人之后,对退却、溃逃敌人的追击。是为扩大战果,以求彻底歼灭溃逃之敌的决定性战斗形式。因此追歼退却、溃败的敌人,那就应该全力以赴、猛冲猛打、穷追不舍。就像金一南所说的那样,“军人生来为战胜”。特别是朱德不仅是军人,而且还更是有着多年军旅生涯并曾经担任过军队高级职务的军人,因此那就更应该追求大获全胜。难道朱德不懂得对退却、逃窜之敌,要全力以赴、猛打猛追、穷追不舍、以求全歼吗。可是在“追击正向会昌退却的钱大钧部”时,朱德却没有全力以赴。其不仅只是“命令三师教导团团长侯镜如,挑选几十人组成敢死队”,而且还更是“我要求你们一反往常猛打猛冲的常规,只同敌人打心理战。你们要分作数股,分散活动,跟在敌人后面或插到敌人两翼,向敌人打冷枪。要搅得敌人吃不下,睡不着。”游击战“十六字诀”中的“敌驻我扰”和“敌退我追”,到了朱德这里,怎么就被“合成”为“敌退我扰”了。对退却中的敌人不求追赶上去以求全歼从而扩大战果,而只是“同敌人打心理战。你们要分作数股,分散活动,跟在敌人后面或插到敌人两翼,向敌人打冷枪。要搅得敌人吃不下,睡不着。”古往今来,哪支军队,哪个军人打过这样的追击战。哪支退却中的军队,还能大吃大喝,倒头大睡而还只是遭到对手的骚扰。难道朱德和钱大钧是一伙的不成,二人在上演一起“捉放曹”。从金一南这段绘声绘色地描述看,金一南笔下朱德所指挥的这场战斗,哪里是什么“追击正向会昌退却的钱大钧部”,而纯粹就是“开枪,为他送行!”如此的描写,是朱德不会打仗,还是金一南不懂逻辑。朱德这个我军不可替代的总司令,就这样被金一南这个不懂逻辑的傻瓜,糟蹋成了纯粹就是一个战场上的白痴。

  而后,为了充分证明游击战术的“十六字诀”确为朱德所首创,金一南又拉出了侯镜如来为其背书。五十多年后,侯镜如回忆这一段战斗经历时说:“会昌战斗中,朱总指挥我们和钱大钧作战,就采用了游击战法。敌人退,我们跟着进;敌人驻下了,我们就从四面八方打冷枪,扰乱敌人,不让黑们休息。这就是‘敌退我追,敌驻我扰’。”

  侯镜如不仅是黄埔军校的第一期毕业生,而且还更是曾经被保送到国民党陆军大学的将官班受训并在国民党的军中担任过军长、兵团司令和警备司令等高级职务。作为一名资深的军人,难道侯镜如还分不清什么是“敌退我追”和“敌退我进”。不知道金一南的这段描述,是侯镜如顺口胡咧咧,还是金一南顺口胡咧咧。

  由于游击战是一种以弱敌强的作战形式,因此游击战,就只能是打了就跑这样在运动中歼敌。而为了证明游击战术“十六字诀”为朱德首创,金一南又不得不列举出一个战例。但是由于金一南也明确地说朱德“奉命指挥二十军第三师进攻会昌东北高地”的战斗是一场进攻战,与游击战打了就跑这样运动中歼敌根本就贴不上边。于是金一南就只能又杜撰出“他首先命令三师教导团团长侯镜如,挑选几十人组成敢死队,追击正向会昌退却的钱大钧部”这一运动作战的情节了。如果说在进攻会昌东北高地的战斗中,朱德采用骚扰的办法来疲惫敌军,还有可能。但是在追击退却之敌的过程中不去全力以赴歼灭敌人,而只是同敌人打心理战,骚扰敌人,那只能是傻瓜所为。因为不管是打仗,还是打架。追击只能是胜者追击败者,强者追击弱者。而原本力量就强的强者追击弱者,与游击战“十六字诀”中所包含的那个由强转弱和由弱变强的转化,能一样吗。因此,不说金一南的逻辑分析与推理的能力怎样,就连撒个谎,他都撒不圆。

  “推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足以堪称是指导游击战争致胜法宝的“十六字诀”,只能是经过多次的游击战斗,才能归纳、总结出来。游击战、运动战、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人民政权的建立,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起家法宝。没有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人民群众的支持、掩护,敌进我退,往哪里退?游击战争“十六字诀”这一作战理论,是不能孤立存在的。它必须要同开创革命根据地和建立人民政权的理论与实践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才能够战胜敌人。“敌进我退”,只能是往根据地的内部退,而决不能是往敌人的家里退。由于敌强我弱,因此敌人来犯时,首先是要保护自己,然后在人民群众的支持、掩护下,才能完成“敌驻我扰”和“敌疲我打”这一由弱变强的转化过程,最后实现“敌退我追”,从而大量的歼灭敌人。这就是毛泽东的军事思想中,完整的内线作战理论。中国人民解放军就是依靠游击战、运动战、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人民政权的建立,这才能够由小到大、由弱变强,从胜利走向胜利而一路走到今天。而创建革命根据地和建立人民政权,则离不开发动群众。因此早在一九二七年十一月毛主席率部攻占茶陵后总结战斗经验时,就为部队规定了打仗、筹款和做群众工作这“三大任务”。而到“古田会议”召开时,毛主席更是把这“三大任务”,规范为“发动和组织人民群众进行土地革命,开展武装斗争,建立工农革命政权。”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历史上所进行过的那些游击战斗,不胜枚举。身为我军最高军事学府国防大学的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兼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的金一南,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史和战史,应该是了如指掌。难道金一南就连朱德运用游击战术的“十六字诀”,指挥过游击战斗的一个实例,也列举不出来吗。在追击退却之敌的过程中只同敌人打心理战,要搅得退却之敌吃不下,睡不着。这决不可能是朱德在指挥打仗,而只能是像金一南这样的傻瓜的想象。

  存在着如此硬伤的《苦难辉煌》一书能够受到如此的好评并且还能被改编成历史文献片,就是因为我们中国人的不认真,不求甚解。特别是《苦难辉煌》一书和历史文献片的作者以及那些为其叫好的读者与观众,都是如此。不认真,不求甚解,是导致我们中国人产生国民劣根性的一个很重要原因。不认真,不求甚解,导致了我们既不能正确地面对当前严峻的现实,又不敢回顾过去惨痛的历史。早在一九二五年,鲁迅在《论睁了眼看》一文中就这样写到:“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著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

  我们中国人不认真、不求甚解的这种国民性,是源于我们传统文化中,没有逻辑学的内容。而缺少逻辑学的知识,这才导致了金一南无论是书里,还是讲座中的自相矛盾,颠三倒四,语无伦次。也正是如此,所以不管是《苦难辉煌》,还是《走向辉煌》及《浴血荣光》,都留下了不少逻辑混乱这样的硬伤。如金一南在其根据《走向辉煌》一书而改编的《走向辉煌》系列讲座的《土地革命与红军将领》这一讲中,金一南先是说毛泽东纵横捭阖、战略部势,大的宏观能力非常强。而战术层面的动作,让毛泽东同志规划太勉为其难了。然而就在同一讲中,在讲到游击战“十六字诀”为朱德首创时,金一南又说“朱德同志提出‘十六字诀’,因为一种作战理论的提出,需要胜利来奠基。没有胜利的证明,你这种理论是站不住的。毛泽东同志用丰富的军事实践,证明了‘十六字诀’。••••••,••••••。就是朱德最先认识,最先提出,毛泽东用胜利来加以证明。”

  军事实践,也就是战术层面的东西,也就是一次次的具体战斗,也就是一次次的胜利。金一南一会说毛泽东在战术层面上“勉为其难”,也就是不会指挥具体的战斗。一会又说毛泽东有着丰富的军事实践,也就是指挥过很多的具体战斗并取得了胜利。尤其还更是用胜利,证明了朱德最先认识、最先提出的‘十六字诀’这一作战理论的正确。这真是像“卖屁股逛窑子,来回折腾”那样,饸饹话,来回说。如此自相矛盾,这是哪家的混蛋逻辑。在战术层面“勉为其难”的毛泽东,又是怎样取得了丰富的军事实践?而提出了游击战“十六字诀”这一作战理论的朱德,却为什么不能在他所提出的这一作战理论指导下,取得一点游击战斗的军事实践,以证明自己提出的“十六字诀”这一游击作战理论的正确。以至于让为其大唱赞歌的金一南如此为难,不得不驴唇对不上猪嘴地列举出会昌战斗这样一场追击战加攻坚战,来冒名顶替。

  也是在这一讲(《走向辉煌》一书中的《威震华夏的红军战将•上》那一章)中,金一南又采用了他那一贯的“拉大旗作虎皮”手法,拉出了聂荣臻元帅来为他站台:聂荣臻元帅在一九八六年写的纪念朱德诞辰一百周年的文章中,讲了这样一段话,“朱德同志通过实践,摸索出一套有效的打法,然后上升到理论,提出了有名的‘十六字诀’,得到了毛泽东同志的肯定。”

  正如聂荣臻元帅所讲的那样,理论是通过实践上升而来的。然而遗憾的是,认为朱德通过实践而上升到理论于是提出了“十六字诀”的聂帅却也和金一南一样,列举不出朱德在“朱毛会师”前指挥过一次游击战斗的实践。因此游击战“十六字诀”是朱德提出的这一认定,全凭他的红嘴白牙。没有丰富的游击作战的实践,朱德拿什么上升到的理论。而这一次因为有聂荣臻元帅为其撑腰,于是金一南干脆连张冠李戴的战例也不列举了。而是和聂荣臻元帅一样,就凭红嘴白牙,硬是认定游击战的“十六字诀”,就是朱德首创的。

  众所周知,毛主席开创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是中国革命的第一块根据地。从一九二七年十月引兵到井岗,到一九二八年四月率兵从井冈山根据地出发到湖南去支援“湘南起义”。七个月的时间,毛主席率领部队就是通过游击战、伏击战、运动战等,不仅有效地守住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而且还更是扩大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一九二七年十一月,毛主席率部攻占了井冈山下的茶陵并在茶陵成立了第一个工农兵政府。此后,毛主席又率领部队先后占据了井冈山周边的永新、莲花、遂川、酃县和宁冈五县。到一九二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宁冈县工农兵政府成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初步建成。而就在毛主席率领着“秋收起义”的余部通过游击战、运动战创建井冈山根据地的时候,朱德却带领着“南昌起义”余部,还隐藏在国民党第十六军范石生的军营中呢。既有游击战术“十六字诀”这个以弱胜强的致胜法宝,更有麾下八百余人的能征善战铁军,朱德不去为劳动人民打天下,藏起来干嘛呢。

  从就职单位和所从事的工作上看,金一南不是专业的历史学者。因此在抄袭、剽窃成风的年代,金一南通过抄袭、剽窃的手法来为自己出名获利,也算不得什么。在把《苦难辉煌》一书改头换面为《走向辉煌》出版时,在写到游击战术“十六字诀”为朱德首创时,金一南就直接抄袭了赵于平在《炎黄春秋》杂志二○○九年第七期上发表的《朱德:不可替代的总司令》一文中的有关内容。

  除去那些兼职,金一南的明确身份是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兼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战略学博士生导师,少将军衔。国防大学,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最高学府;而战略学,更是研究全局性的军事斗争指导规律的科学。它在军事学术处于首要地位,指导并可以直接影响战役学和战术学。然而不管是对战略学,还是对战役学和战术学的研究,都离不开逻辑学的知识。但是从金一南在他的《苦难辉煌》和《浴血荣光》这两部书中关于游击战术“十六字诀”为朱德首创的这部分论述来看,金一南的逻辑学知识,几乎就是空白。而像金一南这样一个不仅只会抄袭、剽窃他人的研究成果,而且逻辑学知识更几乎就是空白的人,又是怎样混上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兼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战略学博士生导师和少将军衔的?语无伦次,颠三倒四,指鹿为马,张冠李戴,是金一南所著的《苦难辉煌》等书的硬伤。而通过《苦难辉煌》和《浴血荣光》等书中硬伤,是不是也能看出金一南身上的那块“硬伤”。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上海警方对崔永元举报展开调查
  2. 范案之特色:税务部门定罪,司法部门看戏!
  3. 两会代表年年抵制转基因,为什么最终都不了了之?
  4. 李旭之:“文艺”的杂感
  5. 迎春:我国必将爆发生产过剩经济危机
  6. 重温毛主席备战、备荒的战略方针
  7. 王增如 李向东|毛泽东何以要写《临江仙》?
  8. 他们觉得总有一天会回到老家,但这5000多万的第一代打工者回老家了吗?
  9. 吴铭:谈谈态度
  10. 2018年9月23日下午2:30,激流网请到阳和平、南水两位老师就中美贸易摩擦与世界资本主义危机展开对谈交流。 阳和平老师首先拿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分布图和美国军事力量分布图来说明今天是美国一国独霸的世界体系,“资本竞争的目的是追求利润,垄断则是它的奋斗目标,一国的垄断再向外扩张就形成了世界霸权。竞争导致垄断,垄断升级就是霸权,这是资本的‘DNA’。” 阳老师又分析二战后,尤其是苏联解体以
  1.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战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谄也!
  2. 终于,房子开始吃人了
  3. 钱昌明:“公众人物”应是个啥样? ——由“范冰冰逃税”事件引发的偶想
  4. 忽然发现,被丑化最多的名人居然是他,没有之一!
  5. 范冰冰道歉后,崔永元首发长文:不能退
  6. 崔永元,你真的很孤独!
  7. 上海警方对崔永元举报展开调查
  8. 不要毛泽东,决不是共产党的做派
  9. 安生:为什么素质教育最终会变质?
  10. 夏朝之音 | 范冰冰、张小平、吴晓波及其它
  1. 张志坤:美国所谓“一个中国”政策已名存实亡
  2. 有人编造谣言抹黑毛主席 张玉凤发表最新声明
  3. 从吴李邱回忆录看九一三前后的林彪集团
  4.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5. 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
  6.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战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谄也!
  7. 突发!台当局今天对二水基地断水断电,逮捕魏明仁,需要10万元方可保释,26日拆毁二水基地
  8. 赵磊:吴某某文章的要害何在?
  9. 外国总.统到主.席纪.念堂献花,中国媒体表现令人无语
  10.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1. 篝火:毛泽东时代精神风貌的四大象征
  2. 终于,房子开始吃人了
  3.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战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谄也!
  4. 改革开放之始,陈云就十分重视改革的方向问题
  5. 卡车司机生存纪实
  6. 鹤龄:评央视庆国庆节目画面中删除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画像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