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不要争了,淮海战役的指挥者非他莫属

双石 · 2019-01-1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这位姓毛的大佬,才是真正的“不争是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大担当,大智慧!

  一、根据张雄文等提供的证言,这话是粟总生前当着一位叫石征先的电影导演说的,现在搜狐网还有转载(http://www.sohu.com/a/149768516_814674)——

  1978年7月,南京电影制片厂编导的石征先与傅继俊等人,为撰写《淮海战役史》一书,专程采访粟裕,一向低调的粟裕忽然说了句:“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我是给中央立下军令状的。 对此,粟裕有个说法:“我觉得这不仅是个人问题,它关系到正确理解毛泽东军事思想和正确总结华东解放战争的历史。”自然也包括淮海战役。显然,粟裕不是争功,而是另有所指的说给另有其人,更是争取还原一段真实的历史。

  采访结束时,粟裕亲自给当年的华野副政委、济南战役后一同筹划淮海战役的谭震林打电话,请他和夫人葛慧敏接见石征先。这一次,谭震林专门在淮海战役纪念馆作了报告,就在这次讲话中,针对逐渐成为主流观点的xxx所言:“林彪有辽沈”,“我有淮海”,谭震林十分气愤地说了八个字:“贪天之功,无耻之尤。”

  现在双爷我可以偷偷地说了——谭老板所言“贪天之功”之对象,不是x爷。

  二、1989年11月,85岁高龄的xxx接见二野战史编写者,回忆淮海战役说:“淮海战役成立了总前委,由五个人组成,其中三个人为常委,我当书记。毛主席对我说:‘我把指挥交给你。’这是毛主席亲口交代给我的。淮海战役的部署决策是我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主持决定的。

  这个说法是可以从x选查证的,但笔者认为,x的这些话,说得也不合适。淮海战役前期策划,x正在从西柏坡回来的路,那会淮海战役的事儿还没完全商定,毛不可能提前亲口授受指挥权(有可能说南线作战交你们中原局统筹一类的话)。总前委成立时,x与毛相隔上千里,不可能亲口相授指挥权。淮海战役总方针是在战区诸将添砖加瓦积极行动,在最高统帅部指导下熟筹而成的——当然也包括x爷和粟总的重要贡献。

  三、x爷是军委再三明确确权的第一责任人,粟总从来没有为整个淮海战役的成败立过军令状——这个真还轮不到他老!

  这个嘛,证据多多滴,多多滴,只要睁着眼睛看电报。

  最后嘛双爷我说一句,三老四少为争这个功劳打得一地鸡毛,毬的个意思滴没得!为嘛耶?因为有一位大佬他就没有掺和过这类争功,但在“谁指挥了淮海战役”的问题上,他老妥妥地就是非他莫属的指挥者!他老就是个“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他谁耶?来,附耳过来,双爷我悄悄地告诉你:他姓毛!他认胜仗的时候不积极,认败仗的时候很积极——比如,他老就红口白牙地亲口认下了自己历史上指挥的四次败仗——其中有些还不一定是真正意义上败仗。

  双爷我认为,这位姓毛的大佬,才是真正的“不争是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大担当,大智慧!

  为这个功劳问题争得一地鸡毛的这粉那黑的,还是赶紧歇了吧。

  延伸阅读

  双石 | 淮海战役研究:毛泽东对粟裕的指导和提升

  淮海战役,是上个世纪40年代末的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也就是解放战争)中,人民解放军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联合实施的一次战略大决战。这场战役,以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歼灭了国民党军徐州刘峙集团主力而告结束,因而对全国战局产生了至关重要的重大积极影响。

  与其他两场决战相比,淮海战役具有以下特点:

  ㈠这是唯一一个在兵力、火器对比上不占优势的态势下发起的决战:辽沈战役、平津战役,都是我方在兵力、火器和态势上占有优势情况下发起的,而淮海战役发起时,敌我力量对比共方仍处劣势——正如毛泽东所言,是一锅夹生饭。

  ㈡这是唯一一个打起来以后才明确“决战”性质的战役:辽沈战役发起前大半年多的1948年2月7日,毛泽东就提出了“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决战设想,作战方针的确立也是在战役正式发起前的9月7日(以东野主力南下北宁线的9月12日为战役正式发起始点);平津战役发起前20天的11月9日,毛泽东就提出了“抑留蒋傅集团在华北就地歼灭”的决战设想,作战方针也于战前一周左右的11月18日最后确定(以东野主力南下入关的11月23日作为战役发起始点)。而淮海战役呢?一直到华野主力南下陇海路开始捕击黄百韬兵团的11月5日(也就是淮海战役正式开始的始点),统帅部也好,中野、华野首长也好,都还没能确定与徐州刘峙集团“决战”的决心——战役的设想也仅仅是歼刘峙集团三分之一左右。

  直到华野主力即将完成对黄百韬兵团的包围的11月9日,在充分征求并取得共识的各方意见后,统帅部“就地全歼刘峙集团”决心才得以确定。

  ㈢淮海战役基本上是通过战斗解决问题。辽沈战役中,东北蒋军锦州、沈阳、长春的三大重兵集团中,锦州、辽西之敌(实际上就是沈阳之敌)是以战斗解决问题,而长春之敌起义的起义,投降的投降,是以和平方式解决的;平津战役中,北平之敌(即傅作义集团主力)是以和平方式解决的。而淮海战役中,除战役开始之时,冯治安部三个半师在贾汪起义外,其余的黄百韬集团、黄维集团、邱(清泉)李(弥)孙(元良)集团,均为战斗解决,中野、华野也为此付出很大代价。

  淮海战役,是共产党方面的命名,在国民党方面,这场战事称之为“徐蚌会战”。

  应该说,国民党方面的称谓,比共产党方面更为准确。

  淮海战役最先提案者,是时任华野代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粟裕将军,他在济南战役尚未完全结束时的1948年9月24日,就致电中央军委、华东局和中原局,提出了济南战役结束后华野主力作战建议,建议中提出了三个方案,其中的首案即为“淮海战役”,其要点为:

  ⒈、乘两淮敌军空虚,由华野苏北兵团攻占淮安、淮阴、高邮、宝兴,华野主力位于宿迁至运河车站线,准备打击出徐州出援之敌;

  ⒉、尔后,以3个纵队占领海州、连云港,华野全军转入休整。

  在粟裕提出的“首案”中,淮海,当然指的是预设的战场范围,即两淮(淮安、淮阴)和海州地区(广义的理解,是指海州、连云港地区)。战役的目的显而易见:首先取两淮和海、连,歼灭国民党军在该地区的那两个整编师(军),同时准备打击由徐州来援之战,迫敌主力退守津浦沿线,减少刘峙集团机动作战兵力,将山东、苏北解放区连成一片,改善华东、中原我军态势,为渡江南进创造条件。

  所以,粟裕将军的这个“淮海战役”,是名符其实的“淮海战役”。

  但是,后来那个“为以徐州为中心,东起黄海之滨,西至豫皖苏边,北自陇海铁路两侧,南达淮河的广阔战场上,与国民党军徐州刘峙集团的大决战”,与粟裕的这个“最初建议”相比,已经面目全非,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后来那个“大决战”,使位于津浦、陇海两大铁路干线枢纽上的徐州为中心的地区,变成了一个燃烧的“十字架”,而粟裕原建议中的“淮海战场”,却反而被予以边缘化,基本上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值得一提的战事。

  此“淮海”,已非彼“淮海”,共方后来的这个“淮海战役”,实际上已经名不符实。

  倒是国民党军方面对这场决战的称谓更为准确:徐蚌会战。

  粟裕最初提出的“淮海战役”,还是基于华野作战范围的视野,无论是作战规模还是范围都很小,战役目标也很十分谨慎与节制,胃口张得也并不大。而且,这个建议如果不经修正,实际上也是无法付诸实施的:粟提出建议的敌情判断基础,是徐州之敌主力邱清泉、李弥、黄百韬三个兵团尚在集结于徐州准备北上援济,黄百韬兵团尚在津浦路上丰县-徐州一线,陇海路徐(州)连(云港)线上的新安(黄百韬兵团的原集结地)、宿迁、运河车站一段,尚处于空白状。如果这个态势没有变化,那么粟案中的苏北兵团出两淮,华野主力置于宿迁、运河车站一线,准备打击徐州援敌的设想,是有理由,也是有依据的。

  但是战争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就在粟裕提出建议的同时,徐州之敌因畏惮于华野为攻占济南所配置的强大打援集团,不敢卯然北进。而济南刚被攻克之后,黄百韬兵团即刻恢复了战前的原态势,回据了新安一带。于是,粟原来设计的“淮海战役”,实际上已无法付诸实施:华野苏北兵团南下取两淮的行动受到严重威胁,华野主力原拟进至宿迁、运河车站的设想也不可能实现(这片地域已在黄百韬兵团控制之下)。更何况,粟裕原案中的“打援”是居于“掠地”之后的位置,只有徐州之敌出援,这个“援”才能打上!而就算是苏北兵团包围了两淮之敌,徐州之敌是否会为了这一个整编师(军)之敌向河湖港汊纵横的两淮地区出援,也不是一件很有把握的事情——参照一下徐州之敌对济南被围的出援态势与行动,差不多可以肯定:徐州之敌不太可能为会了这一个整编师之敌而大批出援。所以粟裕原案中的“打援”,差不多就等于:打得上就打,打不上,也无碍!

  关于粟裕初步设想中的“淮海战役”,在半月后的10月12日,华东局饶潄石、粟裕、谭震林致军委电中曾经有过这样一番检点:

  前曾提议组织淮海战役,首先以夺取两淮为目标,歼击增援敌,再打下新浦、海州、连云港,此着因黄兵团已先我东调新安镇集结,堵我南下,我小部下去不能解决敌人,大部队穿过,后方补给困难,恐敌亦可能先我加强两淮守备,该方案在战役第一步,似已较难实现。

  考虑到粟裕提出实施“淮海战役”(即“小淮海”)的同时,济南巷战尚在进行之中,所以这个建议中对后来的情况变化估计不足的问题,属于正常范畴之内。更何况,刚率华野经历了一场大战的粟裕在这个仅仅是初步设想的建议中,还包含有最积极最有价值最具光彩的内涵:济南战役后,华野主力将倾力南下,寻战于徐蚌线以东,而不是西出徐州以西——西进徐西,虽然能会合中野,但有可能面对的是敌华中白崇禧集团、徐州刘峙集团这两大重兵集团,有可能陷于不利情况下的决战;而寻战于徐蚌线以东,在一定时间内,面对的则只有徐州集团一个对手。应该特别指出的是,粟裕将军这个具有远见卓识的思路,早在1月前的8月23日(济南战役前)就已向中央军委提出:“两个月以后,我们即可举全力沿运河及津浦路南下,以一个兵团攻占两淮及高邮、宝兴地区……”。

  金边银角草肚皮,粟裕将军的这个盘算,是很有价值的。

  这一切当然都在毛泽东的预计之中!他抓住了粟裕这个“初步设想”中最积极最有价值最具光彩的思路,把这笔生意尽可能地往大里做!而且不仅如此,他还估计到了粟裕这个“初步设想”中没有预计到的情况:黄百韬兵团将退新安!在收到粟裕建议一天后的9月25日19时,毛泽东致电华东饶潄石、粟裕并告中野刘(伯承)陈(毅)李(达),对粟裕这个“初步设想”的首案作出了一个相当重要的提升,其要点为:

  ⒈估计敌邱(清泉)兵团将退商州、砀山地区,黄(百韬)兵团将退新安、运河车站地区,华野应以歼黄兵团为目标。

  ⒉歼两淮、高邮、宝应地区之敌。

  ⒊歼海州、连云港之敌。

  如此一来,粟案的“淮海战役”目标函数就发生了很大改变:不仅仅是吃掉两淮和海、连那两个整编师(军),而是整个黄百韬兵团!——而且“歼黄”是首要目标!

  3天后,毛泽东根据变化的敌情(黄兵团收缩新安、李弥兵团退碾庄、曹八集、邱清泉兵团由成武退商、砀),决定“钳制邱、李两兵团歼灭黄兵团”。

  毛泽东对粟裕建议的这个提升至关重要!粟原案中比较谨慎节制的“淮海战役”,一下子就变成了要歼灭黄百韬兵团4个军10余个师的“大胃口”(黄兵团后来还加入了原在海州的第44军,变成了5个军)——这一仗,比华野刚结束的济南战役的胃口,还要大!是一次此前从未有过的大战!!!

  但是,无论是毛泽东,还是粟裕,这个时候,仍然没敢设想把这一仗打成了一个决战。这是因为徐州刘峙集团拥有4个机动兵团和6个绥靖区约70余万人的兵力,其中还有国民党军中最有战斗力的一部分主力。而当时华东野战军虽然拥有15个步兵纵队(军)和一个特种兵纵队约36万人的兵力可以投入机动作战(另华东军区部队有37万余人),但无论是在兵力上,还是兵器上,都居于劣势。能够抓住机会吃掉黄百韬,已经是需要超水平发挥的大仗恶仗了!惶论整个刘峙集团?而且就是要将“吃掉黄百韬兵团,占领两淮地区”置于“稳妥可靠”的基础之上,仅靠华野力量也是不够的,还需要另一重要力量的有力协同与配合。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
  2. 郭松民 |《亮剑》:要害在哪里?
  3. 卢麒元:《何新发现了什么》——何新先生关于共济会的系列文章
  4. 陈永贵抗战时“当伪代表是经过地下党组织同意的”
  5. 罗援少将动情泣诉:一位老军人的勇敢与忠诚!
  6. 李零:在“药”的背后,“毒”的阴影仍笼罩着我们,“过把瘾就死”的事还很多
  7. 顽石|为什么大多数清官、忠臣都没有好下场?
  8. 华为小坎与中国突围
  9. 古巴再次修宪说明了什么?
  10. 德国盘查储存纽约的黄金遭拒——中国存放美国的600吨黄金是否需盘查
  1.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2. 从《邓小平时代》回看毛泽东时代
  3. 吴铭:引吭高歌《东方红》,上海人民引领时代潮流
  4. 毛泽东:你瞎指挥,我就乱报
  5. 顽石:窥一斑而能见全豹乎
  6.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7. 张志坤:以协议结束中美之间的冲突,这应该属于政治神话
  8. 良心编剧汪海林:“WG是个筐”
  9. 齐泽克:用毛主义的观点看当下充满斗争的社会
  10. 夏小林 | 2019:私企岂能“成为重要执政力量”  
  1. 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2. 不要争了,淮海战役的指挥者非他莫属
  3.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主席,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4.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5.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6. 深不见底的权力暗斗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六大疑问解读
  7. 司马平邦:历史必将还他千年英名
  8. 原国家副总理吴桂贤率500宗亲纪念毛主席诞辰!
  9.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10. 习近平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1. 谁终将声震天下?谁终将点燃闪电?
  2. 裁员凶猛
  3.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4.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5. “二胎大省”也不想生了,生娃为何这样难?
  6.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