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鹤龄:72问杨继绳:李锐是“毛泽东的秘书”吗——兼职秘书也不是

贺合林 · 2019-02-17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李锐是不是“毛泽东的秘书”?最好的回答是他对这个问题的自述。而他的自述有两个不同的版本。

  鹤龄:72问杨继绳:李锐是“毛泽东的秘书”吗——兼职秘书也不是

  ——李锐死了。网上公开消息说是他“1958年1月后任毛泽东同志兼职秘书”,这是一个误传。李锐仅仅当了几个月兼职通讯员而已,而且,这个通讯员还得打上一个大问号!现将《72问杨继绳:李锐是“毛泽东的秘书”吗》发如下,以正视听。——

  为什么要向杨继绳提出这个问题?因为李锐以“毛泽东秘书”的虚假身份制造了大量诋毁毛主席的谣言,而杨继绳则将他的一些谣言塞进《墓碑》当“信史”,并在前面冠之以“曾任毛泽东的秘书的李锐”如是说,蒙骗世人,混淆视听,好像挂着“毛泽东秘书”这块金字招牌,谣言就真的成了“信史”。事实上,李锐打出这个招牌也确实迷惑了很多人,而杨继绳利用这个招牌同样也迷惑了很多人。所以,我们必须问个明白:李锐是“毛泽东的秘书”吗?

  李锐是不是“毛泽东的秘书”?最好的回答是他对这个问题的自述。而他的自述有两个不同的版本。

  一、两个不同的版本

  第一个版本(1999年)

  李锐在他的《毛泽东秘书手记》中说:1958年年初南宁会议接近尾声时,我是为三峡问题去与会的。我与林一山关于三峡的问题发生争论。就我个人来说,虽然三峡的争论结束了,可是一种“百年难遇的幸运却降临到我的身上,完全出乎意料之外,辩论结束之后,毛泽东以秀才的名义嘉奖我,要我当他的秘书。我以工作繁忙作推辞,结果还是要我做他的兼职秘书。”(《手记》第373页)

  在《手记》的第220页,李锐还讲到,毛泽东在上海会议讲到这个问题时,把这种“兼职秘书”称为“通讯员。”他说:我要找通讯员,一部一个,人由我自己找。……我已经找了个李锐。

  第二个版本(2016年)

  在《毛泽东秘书李锐自述人生百年: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由崔敏代笔)一文中,李锐说:

  南宁会议快结束时,毛泽东出人意料地对我说:“李锐,你来当我的秘书。”对此,我完全没有精神准备,立即回答说:“我搞水电,很忙。”他说:“不要紧,兼职嘛。”这我就不好回嘴了。随后,我给毛写过三封信,委婉地反映了“大跃进”中的一些问题。毛看了这些信,对我能够反映一些真实情况,当时还是比较满意的。曾说:“李锐我感谢你呀,是共产党感谢共产党。”

  有一段时间,毛不断地表扬我,那时真可以说是被捧到了天上。万万没有想到,仅仅几个月后,庐山会议上风云突变,我又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几乎粉身碎骨。

  二、 两个版本的比较

  第一个版本的表意是:

  毛主席要李锐当他的(专职)秘书,李锐显摆资格不愿干而以工作繁忙为由推辞,毛主席无奈,但又丢不下他这个“大才子”,结果还是要他做了个兼职秘书。

  这是十分明显的扯乱谈。根据此说,可以断言:李锐不但没有当过毛主席的秘书,而且,历史上也不曾有过毛主席要“李锐当他的秘书”这回事!如果有,岂是李锐可以“以工作繁忙作推辞”的。你李锐算哪根葱?你的“工作繁忙”竟然比毛主席的工作需要还重要!为了挽回这个“败局”,于是,李锐在——

  

  第二个版本中对这个说法作了修正:

  “以工作繁忙作推辞”改成了受宠若惊的不知所措的(“没有精神准备”)回答“很忙”;“结果还是要我做他的兼职秘书”修改成“不要紧,兼职嘛”。说明毛主席本来就不是要李锐做专职秘书,毛主席本来就是要他做兼职秘书的。这一改又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我搞水电,很忙”再摊上一个“兼职”岂不是忙上加忙了?怎么能说“不要紧”呢!这个“毛主席”也太不通情理了,为何不赏李锐一个专职秘书当当!

  第一个版本的另一个表意是:

  毛主席把这种“兼职秘书”称为“通讯员”,并说“一部一个”。李锐却反过来把“通讯员”称为“兼职秘书”!

  通讯员怎么和秘书搭上钩呢?哪家报社没有通讯员,每家都有一大把!这“一部一个”也不少哇,二三十个,也是一大把!二三十个通讯员,为何只有一个李锐修成“正果”成了“毛泽东秘书”呀?这个问题实在难回答!所以,第二个版本,李锐索性将“通讯员”免提了。

  三、综合两个版本的分析结论

  综合两个版本分析,所谓的“毛泽东秘书”,就这么回事:毛主席为了及时了解政府各部门的工作情况,决定每部找一个通讯员。“一部一个”,这就意味着通讯员的职责是把本部门的重要情况及时向毛主席汇报。水电部就找了李锐。李锐这个通讯员,和别的部门通讯员是一回事:一样的头衔(通讯员),一样的职责,……没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本质区别。 至于“兼职秘书”之说,如果李锐不能给出此语是毛主席所说的证据,则可以认定是他自己为把“毛泽东的通讯员”升格为“毛泽东的秘书”而搭的桥 。因为,不借毛主席的口,而将“通讯员” 直接自号“秘书”,脸皮再厚的人也说不出口!

  李锐担任“毛泽东的通讯员”,时间十分短暂,“仅仅几个月”就“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履职期间,本部门工作情况没反映一次,却“给毛写过三封信,委婉地反映了‘大跃进’中的一些问题”。三封信仅凭其口说,无据可考,很难当真。倒是在毛主席去世几十年后,这个由“通讯员”升格的“兼职秘书”再升格到“秘书”的身份才真的发挥了作用——写出了厚厚的一本大曝毛泽东秘闻的《毛泽东秘书手记》 !这和“76问” 提到的法国作家马尔罗会见毛主席半小时竟然写出厚厚一本《反回忆录》很有一拼。不过,马尔罗好歹还在《回忆录》前加了一个“反”字,明示读者切不可将它当真。套用马尔罗的这个“命名(书名)法”,我以为,李锐的《毛泽东秘书手记》应改为《毛泽东“秘书”脚记》才行!

  一个连身份也造假的人,谁能相信他的嘴里会说出半句真话!

  还有必要说明一下,鉴于至今没见当时其他各部有“毛泽东的通讯员”露面,所以,李锐曾任过“毛泽东的通讯员”还得打上一个大问号!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2.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3.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4.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5. 使周恩来协力同心共命的毛泽东
  6. 香港闹事者为的不是香港利益
  7. 交出隐私, 再掏空钱袋: 我们还有多少剩余价值可供榨取?
  8. 俄罗斯求购中国芯片 苏联解体工业体系破碎化
  9. 宁夏中卫:化工厂的污水形成巨大水库群
  10. 黄纪苏:​福山,么么哒“摇摆哥”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老王还能走多远?
  3.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4.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5.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6.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7.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8.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9.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10. 主席为何不设国家主席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