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英雄无语--当年意气风发的知青、战士和工人如今沦为社会底层

草原女民兵 · 2011-03-03 · 来源:乌有之乡
弘扬知青精神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英雄无语  

李培兰 李春华 雷昆生

上世纪80年代前后,正值改革开放伊始,人们似乎从市场经济的魅力中找到了富裕的梦幻。于是,下海经商成为时髦。考大学拿文凭走成名成家之路更是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传统的革命英雄主义和理想爱国主义被改革精英们背弃甚至是嘲弄。  

就在这样物欲横流的大环境中,却有一批肩负国家民族安危重担的热血青年,当祖国南端烽烟再起的时候,他们毅然走出工厂、田园和课堂,奔赴西南边陲那战火纷飞的战场。其中就有一批参加过上山下乡运动的知识青年。  

在那场著名的中越自卫反击战中,成千上万名优秀的中华好儿男永远地长眠在西南边疆那片深情的红土地上。  

2009年4月,原31师步兵91团的退役老兵相约來到云南省红河州金平县境内的烈士陵园内,看望曾经朝夕相处同一战壕的战友。  

金平烈士陵园长眠着800多名烈士。松柏满园,空气清新,却静溢得庄重肃穆。偶闻蝉鸣声。山河沉重,松柏低垂,这里分明有一股英雄浩气在回蕩。

  

正所谓:天悲地怆颂英雄  

        高天厚土掩青松  

墓碑上是一张张年青英俊、充满生机的脸。相片旁镌刻着他们的英雄事迹。他们为国捐躯时只有二十来岁。大部份人还从未握过异性的手,也没有闻过姑娘的发香,更不知爱情为何物?  

就在蒋跃昆烈士的墓前,站立着他的生前战友李春华、雷昆生、沈家宽、陈小明、刘文昆、张宇平、邱昆林、晋文中等专程从昆明来看望他的战友们。  

站在前排的李春华是一位有着浓眉大眼、瘦高个子的中年男子,旁边是长得挺精神的雷昆生及其妻刘翠莲。战友们为他摆上鲜花、水果零食、包谷酒及他爱抽的香烟。  

李春华动情地说道:“跃昆,我们的好兄弟,我们来看你了,三十年来,你一定在冥冥中苦苦地等待着我们看望你吧!由于生活的艰辛和经济拮据,我直到现在才来看你,我对不住你啊……”说罢两眼润湿了,战友们的心在哭泣,女同胞们已经潸然泪下了。  

  

1976年,李春华,蒋跃昆他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从昆明的中学来到安宁县连城公社仙桥大队通仙桥生产队插队落户,和当地社员一起战天斗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壮大集体经济。就在那片广袤的田野上,曾经留下了男知青们犁田耙地時的矫健身姿,留下了女知青们在田间劳作时的玲珑身段。秋天到了,黄澄澄的谷穗好似那狼尾巴,当知青们把丰收的谷子挑进生产队的粮仓时,春华和跃昆两个好朋友都欣慰地相視微笑了。  

艰苦的劳动铸就了坚强的性格,就在与工农相结合的点滴过程中,他们谙熟了国情民情,与基层劳动人民建立了深厚情感。  

由于表现出色,1978年4月,经生产队推荐,李春华,蒋跃昆均被批准参军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在新兵训练中,蒋跃昆这个脸庞俊朗、个头不算高的青年和同志们相处甚好,军訓成绩中表现出色,成为多项能手,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时被提升为付班长。是知青兵中进步最快的一个。  

从1975年开始,地区霸权主义就悖离了中越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公然侵占我西沙群岛。在中越边境线上耀武扬威,不断侵扰我边民安居乐业的生活。  

1979年,当中央军委发出自卫反击战的号令时,李春华,蒋跃昆他们同许多优秀儿女一道,毅然奔赴边境前线。李春华分配到91团3营5连,后整编为新九连。由于该连湧现出李光辉、陶绍文两位战斗英雄,后被中央军委授以“猛虎九连”的光荣称号。蒋跃昆及知青战友雷昆生分配到11军91团一营三连。  

中央军委下达了“自卫还击,保卫国家”的总战斗令。部队随即进入了紧张的临战訓练。李春华,蒋跃昆只能匆匆见了一面,相互说了些鼓励和祝福的话语。跃昆把自己心爱的英雄牌钢笔送给了春华,谁能想到这就是离别的最后一面。  

  

在2月17日总攻令开始之前,蒋跃昆及雷昆生就参加了著名的邦朋河战役,当班长为掩护战友牺牲在战场时,他俩冒着敌人密集的砲火,匍匐前进,硬是抢回了班长遗体,表现得非常英勇。  

蒋跃昆和雷昆生所在的一连是负责担任主攻的尖刀连,在丛林穿插搜索战中,战斗进行得异常艰苦。  

前面的战士一排排倒下,后面的战士又冲上去,为配合大部队的作战部署,这样的丛林攻尖战进行了十多天,最终攻克了敌军多个高地和军需要地,支援了友军大踏步前进。但尖刀连却牺牲了很多战士。  

三月七日那天,在攻打班绕散184号丛林高地的战斗异常激烈,敌我双方反复争夺,该阵地多次易主,越军暗堡多而诡秘。为清除丛林中的一暗堡,蒋跃昆不怕牺牲,同连里的干部先后三次偵察敌火力点。他指挥八二无后座力炮,冒着敌人炮火的严密封鎖,摧毁了敌火力点两个。在排里组织的四次冲击中,他亲自带领机枪组,用火力掩护。战斗正在激烈进行,他再次带领火箭筒小组一直冲在最前面,正准备摧毁敌高机火力点,不幸被敌翼侧方火力点发现,敌暗堡机关枪疯狂扫射,蒋跃昆同志不幸胸部两处中弹,鲜血汩汩流出,蒋跃昆忍受着剧痛,一直坚持战斗,直到昏迷过去。雷昆生见状大叫一声奔过来,流着眼泪抱起战友,和另一名战士用担架将他抬到临时战地医院,因伤势太重,流血过多,经多方抢救无效,这名不满21周岁的英雄战士于三月十一日壮烈为国捐躯了。  

根据烈士生前申请和战斗中的突出表现,上级党委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并给他追记了二等功。  

自卫反击战结束后,部队转移到云南宾川进行整编,两年后,他们转业回到了昆明,春华进了云南纺织厂当工人,昆生则到昆明建筑木材厂工作。  

  

清山永存,绿水长流,岁月却在悠悠中漂逝了三十二年。李春华这拨知青兵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当年意气风发、青春逼人的知青、战士和自豪的工人阶级,如今沦为了社会底层的下岗工人,又正赶上国企私有化的时代,九仟万工人下岗失业,几十万亿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他们被无情的抛向弱肉强食的市场经济大潮中。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一个公司成功的同时,必然要挤垮九个公司。何况年纪偏大文化偏低的他们乎?只能忍受着人们歧视冷漠的目光。四处打零工勉强度日,正艰难地跋涉在通往老年的人生道路上。  

  

退伍老兵们偶尔也会小聚一番,互倾衷肠,回忆自己曾经豪迈的青春年华。谈起当今生活的不容易,谈起人情淡薄,世态炎凉,免不了要长嘘短叹地感慨一番。  

一次到翠湖公园小聚时,雷昆生的妻子刘翠莲,一位面庞白净端庄,身体微胖的中年妇女,她略带不满又有些苦涩的说道:“都说是关注民生,关注弱势群体。可有谁來真正帮助过下岗工人?一把年纪的人了,到哪儿去找工作?只能去给人家煮饭,做清洁工,每月挣几佰元钱,最后还得向家中老人伸手要钱,去缴纳每年两人一万三仟多元的医保社保费用。”  

的确,这俩口子也挺不容易,孩子还没有工作,雷昆生下岗后四处打工,做过搬运工、守门人,现在又去郊外给人家看管工地。  

虽经多方维权努力,政府给参加过越战的下岗退伍老兵每月200元的补贴,可物价飞涨,200元钱又能干什么呢?  

李春华自被迫四万元买断工龄后,夫妻俩也是四处打工艰难维持生计,其间做过电工、司机和搬运工,现在到一家物业公司做花匠,澆花锄草还外带周边清洁,每天一身泥土一身汗,一月下来仅有800元钱。  

这时他说道:“能从越南战场上活着回來,应该算是福大命大,可是生活的压力更大,吃了上顿愁下顿,倒不如当初壮烈牺牲在战场上还好些......”  

没想到看上去挺阳光的李春华,竟然会发出如此悲天悯人的叹息,众人听罢不觉沉默了。  

        

再说说烈士的母亲蒋妈妈吧!这位在云南纺织厂工作了一輩子的纺织女工,已经七十五岁了,因退休金很低,又要帮补下岗的儿女,不得不拖着年迈孱弱的身躯去摆摊淘生活,做针线活或卖点小百货什么的挣点小钱。  

提起云南纺织厂,上了点年纪的昆明人都还记得,那可是计划经济年代昆明市的支柱产业。赫赫有名的国有大厂,七十年代以前,每逢国庆节举行游行时,第一个方阵总是非云南纺织厂仪仗队莫属。纺织女工们身穿白衬衣,腰系玫瑰红裙子,手捧鲜花,一个个面若桃李,透着工人阶级排头兵的骄傲。  

然而,沧海桑田,时事变迁。贪官、奸商和无良学者们沆瀣一气,将国营企业倒卖得白芒芒一片大地真干净!昔日意气风发的工人阶级早已被改革成为弱势群体。国企改制后,厂址位于螺狮湾的云南纺织厂几经倒卖,成为东南亚地区最大的商品聚散地,商铺林立,熙来攘往,承包者和老板们个个赚得盆满钵满,而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却全部下岗,繁华的商城与原厂工人毫无关系,照样过着捉襟见肘的贫困生活。  

大儿子蒋跃昆越战牺牲后,仅仅领到七百元的撫恤金。蒋父由于思念儿子悲伤过度,身体一直虚弱。病重住院时,对烈士家属竟然没有一点优惠政策?!家人东拉西借地才凑足了医药费,如今蒋父已去世七年了。  

每当跃昆生前战友及同学们去探望蒋妈妈时,提起儿子,这位英雄的母亲还是忍不住老泪纵横,悲伤不已!  

两个弟妹也先后下了岗。前几年蒋妈妈只得在人家商店门边支一架缝纫机,戴着老花眼镜帮人缝缝补补。最近她又转而在家中加工鞋垫、衬裤拿到集市去叫卖出售。  

她瘦小的身材,生活的艰辛已使她满脸沧桑,银发裹头,胸脯就象荒芜的草地一样。无论是烈日喷焰的夏天还是冷风萧瑟的冬日,人们总能看见她在街边摆摊干活时年迈的身影和随风飞舞的银发。谁能想到这竟然是一位英雄的母親呢!  

与她一般年纪的老太太们,特别是那些养遵处优的机关事业教师等高收入单位的退休职工,要么到处旅游玩耍,要么在家颐养天年,含饴弄孙。  

人家问起來,蒋妈妈总是訕笑着说道:“在家闲不住,出来干点活打发日子”。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歧视穷人,翻开成语辞典便知,谴责富人的成语很少,可是却有“穷凶极恶”,“穷途末路”,“穷困潦倒”等诸多辱骂穷人的语言。谁愿说自己穷呢?  

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开始,就领导穷人与富人斗争了90年,可是结果呢?穷人彻底失败了,富人笑到了最后!  

同样是上山下乡为国献青春的热血儿女,同样是为社会主义辛苦工作几十年的公职人员,生活待遇却天差地别,大相径庭!企业工人退休金为何只有机关事业和垄断单位的三分之一至五分之一,真是荒谬至极。  

 按照张宏良的说法:这是由于当年被打倒的右派经济学家们成为改革精英后,对工人实施阶级报复和疯狂的反攻倒算所致。这话咋听起来有失偏颇,仔细分析却挺有道理。在右派精英们狠批“两个凡是”的同时,新的两个凡是已经实行了三十年了,即“凡是毛主席当年支持的就要彻底否定,凡是毛主席认为错误的则视为正确”。毛主席支持的工人阶级自然要被重新压到社会最底层了! 因此,广大在国有企业工作的工人阶级深受改革改制之苦,不断被边缘化,雇佣化,贫困化和分散化。   

  

人大代表中有下岗工人和退伍老兵的代表名额吗?谁来关注和解决他们的生活现状?谁來为他们鼓与呼?  

不要忘记自卫还击这场战争吧!不要忘记这场战争中著名的战斗英雄和滚雷英雄李成文、陶绍文、安忠文、岩龙、史光柱、李光辉等的英雄事迹,不要忘记壮烈牺牲在猫耳洞里的重庆留滇知青罗文华,不要忘记伟大的老山、者阴山、扣林山和法卡山战役。  

英雄们已经常眠地下了,但不能让英雄的母亲太寒心。不能让曾经为保家卫国流过血汗、尚能活着回來的退伍老兵们再摇头叹气,徒唤奈何了?  

好在党中央已经将民生工程提到议事日程上,全国人民殷切期盼着一个有着朗朗乾坤的清平世界的到來!大家一起努力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2.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3.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4. 丑牛: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7.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8.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9.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10. 毛泽东没有指挥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必须更正!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6.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9.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0.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10.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