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金微:致命的虚荣——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转基因舆论或将民族引向深渊

金微 · 2011-10-02 · 来源:金微博客
人民日报反毛现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金微:致命的虚荣----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转基因舆论或将民族引向深渊

身在媒体,试着理解媒体和转基因专家强推转基因的心态,一直以来,我对转基因违背民意到执迷不悟的程度感到不解,如果说是因为信息滞后、商业利益、政治力量等因素叠加在一起,也不会到集体疯狂到这个程度。对,有种虚荣作怪,一种建立在信息误判上的虚荣,一种被媒体误导膨胀起来的虚荣。这是我从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转基因历次发声体会到的心态。

我的文章有些长,如果你对转基因问题的认识已经很深入,不想再听这样的唠叨,你可以跳到最后。但为了说清这个问题,还是容我慢慢说来。

《人民日报》( 2011年09月29日 16 版)最近又开腔再谈转基因----“转基因院士为何遭围攻”,事情源于去年11月26日,张启发在中国农业大学讲“基因功能”,被反对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的听众挑战,这个挑战被《人民日报》贬义地陈述为“围攻”。

《人民日报》在开篇写道:这是一起令人震惊的事件….. 距今已有10个月零4天,《人民日报》的高级记者蒋建科现在才感到震惊。此文是为了给中国转基因水稻之父张启发“洗冤”,并重点地进行新一轮的转基因科普。

其实转基因的核心问题主要是这几个,这在文章均有所体现:

1,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

2,  中国如何吃上转基因大豆的;

3,转基因水稻能否保障粮食安全;

4,转基因的功效是否如其所言;

5,转基因在世界推广状况如何?

一、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

《人民日报》和张启发的政治觉悟就是高,将质疑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上升到国家民族的高度,并强调这些质疑会“给国家和民族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要给广大关心食品安全问题的消费者一个下马威。

【“张启发不无忧虑地说,如果因为这些质疑而影响到转基因技术的发展,延缓我国生物育种产业的发展,削弱我国在这一高科技领域的竞争优势,最后落入花费巨资却购买不到国外核心技术的怪圈,给国家和民族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那才是最可悲的。” 】

基因专家和人民日报异口同声地说民众反对转基因技术、延续育种发展,继而上纲上线地批判。民众反对转基因技术了吗?他们反对的是转基因食品,因此两方不是说同一件事。

十二五规划,国家拨付300亿元用于转基因育种研究,而目前仍是解决13亿人温饱的常规育种技术只有1.5亿,这是非常不对等的,当转基因专家说这些话时,应该想想广大常规育种工作者。

普通消费者最关心的是转基因的食品安全,他们不会在乎中国的转基因技术研究发展到哪步,在世界上处于什么水平。只想知道中国要推广的转基因大米取代中国人吃了几万年都安全的传统大米到底安不安全,70天的小白老喂食的试验到底可不可靠?到底我们会不会使人像小白鼠那样三代绝种。

对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危害的报告已经足够多,这里实在是不愿多举。但是,这些打不动人民日报的高级记者蒋建科。

本来,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是由食品安全专家、医学家等进行试验,现在而不是由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转基因专家来认定。但是,中国的转基因专家不仅自卖自夸,当你举出国外转基因危害的证据时,他会说这是谣言,“美国权威专家都说了转基因食品不存在危害。”这是武汉转基因传播会议上一转基因专家的话。

转基因专家和人民日报至今依然奉行这套国际话语体系: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转基因危害的报告。你要拿出俄罗斯叶尔马科娃的转基因大豆使仓鼠三代绝种的试验,他会继续拿出证据说这个试验设计不合理,试验过程也不够科学,然后说这是谣言。为什么谣言叶尔马科娃当选为俄罗斯国家基因安全研究会副主席。你要拿出中国种植转基因作物动物异常报告,他会说这个是谣言或者没有经过国际主流科学界的同行评议。

转基因专家可以无耻地辩护,毕竟他们有利益。但是作为记者,如果说蒋记者从来没听过这些危害报告,那他是无知,如果他已经了解,那他是蓄意隐瞒。

人民日报应该知道,三聚氰胺事件后,中国消费者对洋奶粉的投奔,即使企业打出民族牌也无法挽回民众的信心,“洋奶粉要钱,国产奶粉要命”。

如同对奶粉的反应一样,老百姓对转基因食品的抵制就是出于朴素的本能的反应,而不在乎转基因食品是国外的还是中国科学院自己研发的,不管是美国的转基因、巴西的转基因、中国的转基因,只要是有风险的危害的,人们都一样抵制。人民日报幻想在食品安全这最基本的人权保障上,还要打民族牌吗?

转基因的争议,恰恰是因为2009年转基因安全证书的颁发才引起社会的广泛质疑,本来这只是对中国自主研制的转基因大米进行质疑,转基因专家和媒体的科普没有解决问题,并反而使得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大,质疑的范围越来越广,并延伸到转基因玉米、转基因大豆,而这些都是外资。中国大多民众对转基因食品的抵制,并非只是单方面的拒绝,更不可能产生民族主义式的抵制,问题的根本还是在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本身。人民日报实际上是在自说自话。

,中国人民是如何吃上转基因大豆的?

对于中国每年进口5000万吨转基因大豆,这成了人民日报舆论借机向国内推广转基因的最大的借口。如果说,转基因有问题,有危害,我们就应该拒绝,难道吃国产的转基因大豆被中国转基因专家毒死才能表现自己的爱国道义感吗?犯不着。

【人民日报:对于“不吃美国转基因食品”的主张,饶毅认为,这丝毫不能影响美国产品出口到中国,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转基因大豆。由于中国没有搞转基因大豆,种植的非转基因大豆产量低、成本高,巨大的需求缺口只好靠美国物美价廉的转基因大豆来弥补。“反转基因只会减慢中国新技术的进步与推广,帮助国外大公司扩大垄断。所以,一些人士貌似保护中国人民,其实后果只能是损害中国自身发展,使中国长期依赖进口国外产品。”】

【南方周末:农业部科技委员会委员、山西省农业生物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孙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正因为维护国家的粮食安全才恰恰需要大力发展转基因。在孙毅看来,大豆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因为我们自己不搞转基因大豆,结果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吃转基因大豆,而且是美国的转基因大豆”。】【南方周末《中国转基因安全摸底——被雪藏的转基因秘密》】

对于转基因大豆提高产量、出油率高这样的谎言,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刘登高早已驳斥,刘登高在接受《南方农村报》采访时说:根据最新资料显示,国外第一代转基因大豆所转入的只是抗草甘膦基因,目的是降低除草作业成本,但国外科学家和豆农反映产量却比一般品种降低5%左右。然而,有人种转基因大豆,孟山都公司便可获得“一箭双雕”之利——转基因种子的垄断利润和扩大草甘膦销量。最近一次全国大豆专业会议上,一位推销外国转基因大豆的专家污蔑中国大豆的油脂含量只有16%,当场遭到广大国内专家质疑。事实上,我国大豆油脂含量高于20%以上的品种有上百种,高者达到25%;有的蛋白质含量高达47%;亩产250公斤以上的高产品种有上百种,黑龙江农垦总局的大豆平均亩产在180公斤左右,也高于美国。据了解,孟山都的第二代转基因大豆很快要上市,据宣传可提高亩产3%-5%。有关专家介绍,其增产原因是采用了另一种高产大豆作载体,本质上不是转入增产基因。中国现有的品种通过改进栽培技术,从而提高10%的产量是常见的事,我真不知道热衷于宣传国外转基因大豆品种的理由何在。既然转基因大豆自身尚无高产作用,如何能提高中国大豆的亩产?怎能解决过量进口问题?
我国拥有90%的野生大豆资源,独立自主培育了3500多种大豆栽培品种;大豆对保证食品营养安全、粮食安全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是间作、套作最理想的作物。这几年欧洲国家、日本、台湾都从中国进口大量的非转基因大豆,因为价格高。如刘登高所言:“为推广转基因大豆而放弃中国非转基因、高蛋白大豆优势,将损坏我国可贵的品种资源优势,使大豆产业彻底沦陷。有一些人在偷换概念,误导社会舆论,凭借对转基因技术的垄断权牟取转基因产品、种子的暴利。”

这些人正是转基因专家孙毅和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

转基因大豆是什么?转入抗除草剂基因,使得大豆能够大量喷散草甘膦杀死杂草,而保留大豆,仅此功能而已,与增产无关、与出油率无关,那些高产或出油率高的大豆,无一是因为找到了好的大豆载体,再简单转入一个抗除草剂基因。相反,因为转基因大豆要发挥抗性功能,必然会消耗更多的能量,同等条件同等环境下,大豆会减产,而且转基因大豆近年发现不接根瘤(《孟山都眼中的世界》),这势必会影响大豆的产量。

但是,饶毅、孙毅无视这些科学发现和事实,一味地通过谣言和谎言来美化转基因。

美国巴西国家为什么能够大量种植这种转基因大豆,因为他们地广人稀,适合飞机喷散农药,节省大量的劳动成本。而中国是小农经济,地块少,而且散布不均,绝大多数地方农业都在实行轮作或间作套种,不同地方对使用除草剂、农业机械有不同的要求,简单地把美国农业模式搬到中国来,简单宣扬国外转基因大豆种植,根本不适合中国国情,转基因专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转基因专家实际上是狭隘的,他们只懂技术,不懂贸易战、不知道粮食武器。在他们眼里,“国外大公司扩大垄断(饶毅语)”,只有转基因技术能解决这个问题,推导到最后,似乎全世界人民除了吃转基因,别无选择。那反问一句:日本韩国朝鲜欧盟国家为什么可以拒绝转基因?

关于国产大豆是如何沦陷的,这已是老调重弹的话题,不知是不是转基因专家闻所未闻,还是选择性地无视。

90年代,中国还是大豆净出口国,96年中国开始少量进口转基因大豆。加入WTO后,由于关税配额限制取消等原因,国外转基因大豆越来越多的涌入。

粮食武器的威力开始显现,2004年,中国大豆加工企业的采购团进入欧美采购大豆时,短短5个月,大豆期货价格实现了翻番;在中国大豆采购团高价采购大豆之后,不到一个月,芝加哥大豆期货价格跌去了一半,欧美大豆到达中国口岸的现货价格也跌破中国采购团采购价格的一半。

2004年中国大豆压榨行业全行业严重亏损,跨国集团趁机收购、兼并和重组,大豆、豆粕、食用油的定价权完全落入它们之手,中国大豆食物主权基本丧失,政府对大豆、豆粕、食用油市场价格的宏观调控政策几乎失灵。

四大粮商进军中国市场后,迅速发展壮大。美国ADM公司与新加坡丰益集团共同投资组建了益海嘉里集团,在国内控股的工厂和贸易公司已经高达38家,还参股了鲁花等国内著名的粮油加工企业,堪称全国最大的粮油加工集团。目前,国内70%以上的榨油企业被跨国粮商控股或参股,金龙鱼、福临门、鲁花等品牌均在其列。

在取得转基因油的话语权后,国际粮商开始进一步在中国以低成本营销的方式彻底催毁了大豆产业链,东北非转基因大豆逐年萎缩,国内仅存的压榨企业经营越来越困难。2010年3月15日,中国经营报以《黑龙江大豆产业链崩溃》为标题报道了这一事实。“最为要命的是,AMD、邦吉、嘉吉、路易达夫以及益海嘉里(金龙鱼)等几家跨国粮商在全世界的大豆贸易中占有绝大多数份额,他们建立了从种植农场、贸易公司、港口、船队、加工厂甚至期货公司等覆盖“全产业链”的商业体系,保证了自己的利润来源。另外,除了种植方式的因素,进口大豆也通过政府的高额补贴获得了国产大豆无法比拟的低价优势。据了解,仅2001年,美国对大豆的补贴就达190亿美元,相当于出口大豆价格的30%”

黑龙江豆企的分析报告《国际粮商是如何赚钱的》也有提及:国际粮商们经营的领域广、产业链长而庞杂——上至贷款、种子化肥销售,中间到仓储、物流设施的经营,产品的加工销售,下到国际粮油贸易,无不涉猎。“跨国集团以其跨国性和全产业链性,把自己隐藏起来,它赚钱的方式不易发现。”

中国为什么吃上转基因大豆,这里面涉及到外资全产业链、期货控制、大豆补贴等系列问题,实际就是粮食武器,仅仅是一个转基因技术就能解决问题吗?我想,转基因专家没有这么厉害。

三,转基因水稻提高产量和保障粮食安全问题

本来,国家已经叫停了转基因主粮商业化推广,叫停的主要原因就是“国内目前在转基因主粮的研究、推广、监管乃至后期企业运作等方面,还都不成熟。” 《经济观察报:转基因主粮商业化5年内不推行》。人民日报的蒋建科无视国家决策、无视民意,一意为转基粮的商业化鼓噪,为张启发的转基因水稻鸣锣开道,他所认为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抵制转基因能解决我国的粮食安全问题吗?”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刚刚宣布了:“今年秋粮丰收已成定局,全年粮食生产有望迈上11000亿斤的新台阶,实现连续第8年增产。而且这一成绩是在“今年粮食生产先后遭遇北方冬麦区冬春连旱、长江流域旱涝急转、西南地区严重干旱等自然灾害”所取得的。

这证明转基因不像专家所说的是提高粮食产量解决粮食安全的唯一途径吧。中央电视台报道:这里是内蒙古塞来特旗实施增产千亿斤规划的打井现场,这口井打好了之后将能对附近的二百亩土地进行地下的灌溉,单单这样的灌溉就能将这片土地粮食产量每亩增加五到六百斤。

关于转基因高产是一个辟了无数次谣又被人民日报拿出来说事的谎言,车轱辘话本来反复说已没意思,尤其是被自己阵营的专家辟谣的话,人民日报依然乐此不彼。

就连挺转派的专家黄大昉都澄清:“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们现在还没有直接能增产的转基因作物。因为增产涉及到的基因很复杂,我们现在还没搞清楚,还不能去转移所谓‘增产基因’最后达到增产目的。”

转基因高产的神话最初是由张启发所说的“减少农药使用在风调雨顺的情况下通过抗虫间接提高8%的产量”。而张启发的转基因水稻是抗BT水稻,只是抗鳞翅目的昆虫,转入这样一个抗虫基因,只是部分替代农药实现少打农药的暂时性措施之一,湖南农民的栽种试验也证明了转基因水稻还是要打农药。

张启发在《人民日报》上又说:“由于转基因水稻减少化学农药用量80%,实际上比非转基因水稻更安全。”

这个逻辑不值一驳,杀死害虫的技术并非只是化学农药,比如蒋高明在山东弘毅农场进行的生态试验,用防虫灯和生态办法来杀虫,根本就不用打农药,而且能够保证高产,当然还有很多有机试验都已证明少打农药或不打农药同样可以防虫,用转基因稻最好的状态来对比非转基因稻最差的状态,这公平吗?

况且,张启发说的非转基因水稻还包括有机水稻,有机水稻有机大米根本不用任何农药,张启发如何得出转基因水稻比非转基因水稻更安全这个结论。

提醒一点,张启发的转基因水稻是将BT转入到水稻中,BT是用来作农药的,现在只不过是将外在的BT基因转入水稻中使其自己分泌农药,免去了人工喷散的功劳。在4月28日,国际生物安全会议上,当时挪威基因生态所的专家就对中国转基因专家神话转基因水稻提出质疑,因为这种转入植物体内的农药含量更高、毒性更大。甚至他们的研究称,这种水稻比容易淘洗干净的外喷农药的毒性要高数百倍,并且根本无法“清洗”。

中国农科院研究员佟屏亚在国务院(关于转基因水稻)座谈会上还揭穿了一个事实:张启发的转基因水稻,仅仅是将福建省谢华安科研团队1981年育成的“汕优63”这个 “退役”的品种“转入”抗虫基因,重新被命名为“Bt汕优63”,他就坐上了中国转基因水稻之父的交椅,充其量只能说是“借鸡下蛋”。

现在,袁隆平已经发明更好的超级稻技术,亩产达到926公斤,比80年代退役的汕优63不知高产多少倍,所以根本不需要这种落后淘汰的技术。

目前,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作物主要是抗虫和抗除草剂两种,无论是转入哪种基因,单个基因的转移只对改变质量性状有作用,对农作物产量、品质等数量性状几乎没有影响。换句话说,转基因并不能提高农作物产量和改善农作物品质,所谓转基因水稻“口感好”、“产量高”或转基因大豆“出油率高”与所转基因毫无关系。

而且,这些转基因作物存在基因缺陷,为了产生特殊生物功能如抗除草剂、制造Bt毒素都需要消耗生物能量,生物能量又是一定的,所以,转基因在同等条件下是不会超过常规同类同种品种农作物,国外科学研究也没有高产明确证据。

根据遗传学家的观点,农作物产量取决于农作物品种内部的基因组成(基因型)。决定农作物产量性状的“多基因”之 “多”,可以说成千上万,甚至可以说多到涉及农作物的每一个基因。生命系统或基因系统是一个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有机整体,农作物产量的提高有赖于涉及农作物产量的所有基因之间的整体协调性的提高,因此,任何指望通过增加或改变个别基因就能增加农作物产量的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的。

种子只是农业八字宪法之一,另外,水土肥密保管工均可作文章。所以说,解决中国粮食安全问题的根本办法不需要转基因,或者说不是急于转基因,而是要提高粮食价格,增强农民种粮积极性,减少撂荒,守住18亿亩土地红线,防止外资抢劫农民,阻止农业经济殖民化。在转基因危害争议如此大的情况下,贸然进行转基因,粮食危机没出现,社会危机可能会出现。

四,关于转基因的功效是否如其所言。

“怎样进行深入、有效的科普?”这是人民日报最后的落脚点。人民日报认为是公众的认识不够,但记者自己是从不会反思自己对转基因的认识滞后这个问题。

科普是要传达新的东西,报道也应该跟进最新的科技前沿。科学不停地发展,尤其是转基因的实践种植,科学界对转基因的危害认识也越来越深入。但是,人民日报依然用八九十年代落后的转基因科学来愚弄国人。

目前,世界上成功商业化的两大宗转基因作物抗虫和抗除草剂作物均出现问题,后院起火的国家正是转基因起源地的美国。

2009年,《纽约时报》首次报道美国农田“超级草”现象后,美国主流媒体近年来开始频频聚焦,目前,不下十种“超级杂草”正在美国22个州至少上百万公顷农田中肆虐,超级杂草在转基因种植区蔓延,又无好的根除办法致使一些耕地被迫荒芜。就此严重危害,美国国会已经做过听证,要求相关执行部门和相关公司拿出治理补救方案,至今未果,即至今还没有有效防治超级杂草的手段。

今年8月29日,美国华尔街报等媒体的报道,在美国,长期和大面积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农业区域,出现了BT(抗虫)转基因作物的杀虫功能普遍失效的现象,结果是不但没达到杀虫目标,且还带来前所未有和目前无法防治的生态破坏等严重危害(此事已经引起美国国会的密切关注)。在美国,种植转基因玉米是有法规规定的“避难所”措施的。实践事实证明,那个措施只能减缓超级害虫危害的到来或爆发,并不能防治。就是说,超级杂草和超级害虫及其严重危害的出现和泛滥,证明“第一代”转基因作物商业化规模种植已经彻底失败。

《人民日报》对于这些转基因新动态丝毫不提及,依然用转基因的谎言来欺骗公众苦难人民。最奇怪的是,《人民日报》在去年已经发表文章《转基因的理念与利益之争》同样不回避这转基因负面影响的事实,文章指出: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报告指出种植转基因作物并没有消除杂草,反而使除草剂用量持续上升,给环境安全造成威胁;美国农业部也承认种植转基因作物后,农田作业的燃料成本提高,农药用量增加。《科学美国人》杂志则以“种子公司是否控制转基因作物研究”为题撰文披露,过去10年,一些农业生物技术跨国公司要求相关科学家不经公司批准,不能擅自发表批评转基因科学和技术的研究报告。

现在人民日报的蒋记者,无视人民日报自己已经承认的这些事实,再造转基因神话。也许人民日报会说,这些采访都是转基因专家提供的,媒体只是客观报道专家的说法。但是,既然能,为什么不看看采访采访生物科技的最前沿,比如科技界的可变剪接对转基因的影响,留美生物学者曹明华早已在《文汇报》作过介绍,“可变剪接”原理的发现和证实,在相当大程度上破灭了想以转基因来实现农作物增产的良好企图。最初以为高级生命的构成原理(包括真核生物植物)与低级生命(原核生物)是一样的,因此,对“增产基因”的人为操纵曾经也是想当然地被认为是可行的。随着“可变剪接”的原理在真核生物中的确定,对于真核生物基因的操纵无疑已经成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冒险。因此,想用转基因来实现农作物增产,基本上已被证明是一条行不通的路。

科普一下。可变剪接,是指一些真核生物的基因产生的mRNA前体可按不同的方式剪接,产生出两种或更多种mRNA,也就是说真核生物的一个基因可能编码多个蛋白质、和在更广泛的情形下多个基因可能影响同一性状以及受一系列错综复杂的调控机制的影响……

目前,抗虫和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两者都是转入原核生物细菌的基因,而不是“真核生物”(动物和植物)的基因,这从一定程度上也证明了可变剪接对转基因的影响,科学家通过转入猪、牛、人的基因并不会达到预期的效果。

中国转基因专家实际上是有些跟不上时代,他们一方面描绘未来转基因未来发展的蓝图,要将“动物的基因”转来转去,但又全然不顾当下科学的发展事实,用过时了知识进行科普宣传,甚至为了让人相信转基因的英明神武,不惜用谎言制造各种转基因神话。这些神话,在事实面前都会被证明是自欺欺人的鬼话。

五,转基因技术产业目前在世界的状况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重说以上这些转基因的知识,是因为我们发现无论是人民日报还是中央电视台,都在传播着这样一种论调:转基因的赶超。

2011年3月28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截止到2010年底,全球29个国家1540万农民种植转基因作物1.48亿公顷,种植面积比2009年增加10%。自1996年至2010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增加了86倍,累计超过10亿公顷。”

中央电视台还做过其他转基因节目,立场高度一致,每每报告完国内转基因棉和国际转基因技术时,这些转基因专家似乎是很得意地说:目前我国的转基因技术已经超过发展中国家水平,中央电视台也沉浸在“又一项技术赶超”的喜悦氛围中。

 “加速转基因技术研究已成为世界各国增强农业技术核心竞争力的战略抉择。”

- “谁抢先占领了这个制高点,谁就在全球竞争中占据了优势!”

“发达国家抢占技术至高点,发展中国家积极跟进。”

“在转基因研究与开发这一国际科技竞赛中,转基因水稻是我国不可多得的代表性领先成果。”

这些转基因专家的观点经《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主流强势传播后,营造了一个这样的整体社会氛围:目前转基因技术研究与产业化已成为世界的共识,转基因正在进行着一场全球竞赛,我国转基因产业化非常有必要。

悲哀的是,无论是国家电视台还是党的喉舌人民日报,这些数据均来自一个神秘的组织ISAAA,关于该组织的背景及数据虚假性,早已揭露。这个组织到处吹嘘,转基因农作物在全球的种植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转基因种子一定是未来中国农业的方向,所以中国必须在2011年把主粮水稻转了基因、端上餐桌。这一个接着一个的转基因高潮,实际上全部是美国国务院、外交部和臭名昭著的生物技术巨头,花了很多的钱、动了很大的心思、费了很大的力气,人工制造出来的。

他们最成功的一点是抢占了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主流舆论,对此,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却浑然不觉,沉浸在一个个的“超越”的伪高潮中。问问人民日报的蒋记者,在转基因毒食面前,你的快感重要还是全国人民的健康重要?

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看出这其中的荒唐性,目前世界上共有200多个国家,只有29个国家种植转基因作物,其中两个发达国家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另外全部都是发展中国国家。像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挪威等国家均缺席这场竞赛。

在欧盟批准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均没有将主粮进行商业化生产。而发展中国家批准大多也是被胁迫,今年,随着秘鲁国会报通过法案,10年内全禁转基因,“不种植、不上市、不进口、不食用任何转基因作物及食品”,这标志着发展中国家开始觉醒。

去年,欧盟通过决议,让各成员国自己决定转基因作物政策。欧盟批准的转基因玉米当中,多数不是粮食用途(譬如孟山都产品)。2010年批准的转基因马铃薯商业化种植,面积极小,且不是作粮食用。今年6月,匈牙利在全国销毁了近1000英亩的转基因玉米,所有的转基因玉米均被埋入地下,避免玉米花粉扩散。匈牙利因转基因玉米而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当局采取了全部销毁措施(但生态危害尚无补救方案)。而波兰发出号召、整个欧洲应该是非转基因区域。

东欧国家(俄国除外)本是倾向允许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消费的,如今大转变、倾向无转基因了。这个迹象在欧盟法院判决严控或禁止涉及转基因饲料饲养的蜜蜂之蜂蜜产品之后显得更为明显。这些现象均因为人们已经意识到转基因并没有带来当初承诺的相应的好处,而且随着转基因食品的危害越来越多地被人们深刻地认识到,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和组织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提出质疑和警告。所以才导致目前世界大多数国家坚决反对种植和消费转基因作物,这个因果关系很难理解吗?

可是,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和中国这帮转基因专家们却要“抢占转基因研究和产业化的制高点”,使得超越的心理进一步膨胀。本来,作为技术储备进行研究并没有什么,人们也不反对转基因技术。但是,致命的是,这帮人居然是要“雄心壮志”极力推进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在世界范围内作第一个吃螃蟹者,以此证明自己的先进性。不仅如此,还要把200多种的动物、植物、微生物进行转基因,让整个民族陷入无处不在的转基因包围中……明知有危害,却要在全世界范围内义无反顾地作小白鼠,中国人的道德感太强了吧。  

我理解:中国,作为一个过去饱受帝国主义凌辱的落后国家,随着改革开放经济的发展和腾飞,正大步在走在民族复兴大国崛起的道路中,全体人民跟着党中央上下一心,奋起直追进入世界先进国家的行列,这样的宣传造成了国人的的集体无意识心态,既有一种落后导致的危机感,又有一种赶超所带来的虚荣,在这样的雄心和动力咸召下,转基因自然也是赶超之列。

在这里,媒体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他应该提供这样一个更加准确的世界观,让国家和人民对转基因有真实的了解和认识,以便作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新闻媒体重要的功能也是提供咨询,而不应该是提供片面的、选择性的、过时的、虚假的、不切实际的舆论。

但是,正因为国家的集体无意识的赶超建立在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这类主流媒体提供的这类片面的、选择性的、虚假的、错误的、不切实际的的舆论和信息上,而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的强大社会舆论又在不断地膨胀着国人这样的虚荣心,使得转基因这一重大民生问题上走上歧路,这不仅误导了国民的认识,误导了国家的决策方向。

问问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作为国家的主流媒体,转基因的“制高占”究竟在哪里?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把转基因当主粮,欧盟俄罗斯国家普遍拒绝转基因,中国世博会、亚运会都严格控制转基因食品,强力推行转基因的农业部为了保护自己下一代的安全,其机关幼儿园连食用油都不用。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普通中国人也不是后娘养的。

或许你会说,美国人吃了70%的转基因都没事,这又是一个媒体构建的谎言,类似的驳斥已经不须再多说。就连有些亲美的《南方周末》发表文章《美国是如何管理转基因的?》都会客观地说一句:“在美国销售的食品中,其实直接含转基因有效成分(转基因蛋白质)的少而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的原因。”

你们的制高占是建立在错误的信息上,国际上没人与中国争抢这个“制高点”,我国目前所抢占的这个“制高点”实际上是一个“制低点”。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发表这类转基因舆论,应该好好地了解转基因的最新动态,不要太单方面地听取转基因专家的科普。否则,这些片面的、选择性的、过时的、虚假的、不切实际的转基因舆论是贻误国人,贻误子孙,贻误国家,必然会将民族的发展引向歧路,甚至有些不客气地说,是将民族引向深渊。

金微

2011-10-2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5873e0102du4u.html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利永贞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7.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8.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9.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10.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