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司马南:利益输送、国资流失路径:从国企到私企到外企——乌有之乡“潘任美”事件座谈会的发言

司马南 · 2013-03-25 · 来源:乌有之乡
“潘任美”事件 收藏( 评论() 字体: / /

  2013年3月9日上午,乌有之乡网站邀请部分知名学者召开座谈会,对最近热点事件——“潘任美”事件进行评析。会议由乌有之乡网站站长范景刚主持,知名学者司马南、左大培、张宏良、张勤德、黄纪苏、郭松民、云淡水暖分别就该事件作了发言,并进行了讨论。大家围绕“潘任美”事件发表真知灼见,一致认为房地产开发商制度对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造成了巨大危害,并从不同侧片提出了各自的看法、建议。

  

  司马南发言

  在介绍“潘任美”事件前因后果之前,我想先说一下今天的事。刚刚在5分钟前,我发了一条微博。微博的内容是针对中国青年报昨天的一篇文章,昨天文章的标题是《让意识形态沉默,让生产力说话》,中青报3月5号头条发表《让意识形态沉默,让生产力说话》,有关改革方法论的对话,这篇文章听起来像是讲生产力,生产力很重要,生产力标准,是我们衡量社会进步与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但是它要意识形态沉默,这就不可思议了。如此方法论,让人匪夷所思。意识形态能沉默吗?什么样的意识形态沉默?意识形态沉默了,意识形态的真空用什么样的东西来替代?所以我回了几句话说:爱国主义的意识形态能沉默吗?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能沉默吗?共同富裕的意识形态能沉默吗?这样的意识形态难道不是与中国的生产力发展相适应,不是与全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相联系吗?美国的意识形态哪一天沉默了呢?中国是不是一直在承受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意识形态高压呢?这是我微博刚才回的内容。

  现在有一种说法,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表现出来。这种表现就是对于十八大以来的意识形态,它们叫你闭嘴,因为十八大强调了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强调了毛泽东思想依然是指导思想,强调了共同富裕,强调了公有制为主体,这些都叫意识形态。虽然他们老说意识形态沉默,但是他不明说,什么样的意识形态沉默?他们总是说,文革意识形态沉默,极左意识形态沉默,但是哪些是文革,哪些是极左呢?同样今天,黄奇帆昨天有一个说法,黄奇帆用的词叫做“新世纪冤案”,在两会上,黄奇帆居然用这样的词,指什么事呢?黄奇帆说,对于重庆债务的炒作,是新世纪的冤案,因为重庆出了事以后,以南方系为代表的媒体大肆炒作,说重庆暗无天日,不但暗无天日,而且令人发指,它的经济是崩溃的,它的民生路线是造假的,它的债务马上就要崩溃。我知道很多人说,重庆之所以不能容忍,就是因为你不但黑打,而且经济不可持续。经济不可持续的一个标志,就是你债务太高,可是黄奇帆一直在讲,黄奇帆在非常困难的时候,也没有间断这种声音。他说,我重庆GDP1.1万亿,我的债务只占23%,2600亿,是什么概念呢?在全国省级债务安全度我排第五。黄奇帆说,如果重庆要破产的话,全国我以下的所有省市都要破产,所以他说,你这个说法是完全不靠谱不负责任的。问题在于,为什么有人炒作重庆这样一个新世纪的冤案?谁有能力炒作新世纪的冤案?为什么这个冤案炒到现在这个地步,没有一个权威的部门出来为这件事说句话?

  如此奇谈怪论,听起来好象和“潘任美”事件没关系,但其实大有关系。目前“潘任美”事件的难处有两处:

  1、关于这件事情,实名举报,联名举报,媒体上、微博上不断地发声,都没有能够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至少没有相应的行动。

  2、那就是有人不断地来给今天关于“潘任美”事件这种舆论泼水,泼水的主要代表,是最新的,洪晃。洪晃是名人之后,美国籍,代表时尚、财富、精英,她的说法是,你们用文革的方式来对待商人,商人的原罪是由于政策历史的原因造成的,这是给“潘任美”开脱。

  还有,张欣,炒起来之后,张欣最近接受哥伦比亚电视台60分钟节目采访,核心的意思谈到两个:

  第一,我们家很有钱,有钱到我资产是100亿美元,现金可拿出来30亿美元。我发展到这个程度,我们房地产发展过程中不得不向所有的有权力的人和部门行贿,所以她大声呼吁要求公开,程序正义,搞招拍挂。但是我一看,就想跟她说,我说张欣女士,招拍挂2004年就强制执行,问题在于你们家从来就不去搞招拍挂,你们家的地,潘石屹手下的一个SOHO方面的主要负责人亲口跟我说,老潘北京的地好,大家都羡慕,但是大家知道吗?百分之八十都来自于哥们任志强,这正是我们质疑的焦点。那既然招拍挂这种方式非常好,能够去除腐败,那你们家为什么不搞招拍挂呢?为什么不通过招拍挂拿地呢?为什么每次偏要说,任志强都宰我们小潘,宰得小潘没办法?你为什么被任志强宰而不愿意去通过招拍挂公平公正公开地可以去除一切闲话,还省了向有关方面行贿去拿地呢?

  张欣讲了第二条,她说中国人民今天不是需要食物,也不是需要房子,而是需要民主。我说张欣说的这个民主,叫张欣他们的民主,和老百姓的民主,可能不是一回事。一百亿美元这样的家庭,他们家需要的民主,和我们老百姓一个月三千块钱,然后人家还不给上五险的不包住宿的那样的民主,能是一回事吗?所以在人们的经济地位也就是人们的生产、人们的收入、人们占有的生产资料的水平不平等的前提下,你说的这个民主,带有极大的欺骗性。张欣就在这个地方,利用这种方式放出民主的烟幕弹,来掩盖自己“潘任美”的行为。

  同样,任志强也在玩这个,任志强的水军大讲什么呢?大讲这次任志强和潘石屹遭到了司马南这种有组织的围剿和污蔑,就是因为任志强讲民主。华尔街日报中文版的主编,一个女子,胡舒立的学生,她强调说,任志强代表中国民主的实力。所以你看,一方面他们说要意识形态沉默,一方面他们面对一个经济犯罪行为,面对“潘任美”涉嫌非法交易,导致国有巨额资产流失这样一个本来完全适用于中国现今法律法规的这样一个经济现象,他们却上升到了政治高度,用民主去淡化它,说你们在搞文革,说你们这种做法是泼污,你们是意识形态,甚至司马南组织高压。反过来,我在几个地方讲过了,我现在所遭受到的是来自于我们家庭的,包括我们家亲戚的这种压力,老老小小北京的这么多人,老给我施压,说你要找死啊,你想不想好好过了?这些压力很大的。古往今来的革命者,为什么二杆子革命坚决?因为他们没牵挂。你有老有小,这个牵挂很大。因为我们家亲戚遭受压力。还有,就是人家来威胁你,告诉你,因为老潘和任志强这是政策导致的,他们不过是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这是原罪问题,你这样做就没意思了。昨天还有一个名人之后跟我讲,说司马南,你特别没意思,人家都跟你明摆着说,说得这么清楚了,你还死乞白赖地没完没了,老找什么人大代表啊。都是熟人。我就反复解释说,这不是我,不是面子问题,大哥你在我这绝对有面子,但是大哥你要相信,我跟“潘任美”没有私仇,他不是我私敌。小潘没惹过我,张欣没惹过我,任志强更没惹过我,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干系,但是,这叫做什么呢?这是公益呀,咱们得讲一点公理啊!后来他说,公理还要你讲吗?八千万共产党员都不讲,你他妈的多少年都没交党费了,你还冒充共产党员。他都知道我的底细。

  我说,那我就跟你说点别的,我说任志强骂我不行吧,我说我只是在网上看到,三年前有个叫陈界融的法学教授联合十三个人联名举报了潘石屹和任志强在光华路那块地方交易的非法性,还指控他们没拿到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潘石屹就施工扰民,然后同时披露了原来任志强和潘石屹交易的那块地方是琼民源的私产,琼民源原来的股东,本来是这个资产的法定的收益人,但是现在这些社会法人没人理,好几百家,东西、地方反倒让任志强卖了。任志强是从一个叫野力的公司手里买来的。野力公司怎么进来的,到现在都是谜;野力公司是谁,也是谜。所以这个举报信就把这事讲出来了,我一看,怎么这么大的事怎么没人管,而且在新浪网上发酵了三年,居然只有八百个人看到,我就把它顶上去了,而且加了个编者按,所以这件事,原始举报者不是我,第一手材料我也没掌握,我既不是最开始的,我也不是最激烈的,我更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是,潘石屹回过头来骂我,骂一些特别难听的脏话,所以我就跟这位来说情的大哥说,那任志强骂我可不行,他说你可骂他。这件事情,你们这种涉嫌非法交易的行为,侵害了老百姓的利益,所以我们在这里讲的是公德,我们讲的是法制,但是这个道理似乎很难讲得清楚,因为说客太多,认为司马南应该闭嘴的太多,所以今天我来有一个意思,跟各位说,如果我实在扛不住周边的压力,包括有人用外在的力量让我闭嘴,那拜托各位,这事要接着讲下去。

  我最近在干一件事,就是我在两会期间,跟各种各样的人直接间接的渠道叫他们去讲,基本的形式是这样,必讲,义愤填膺,怎么能这样呢?这件事必须反映!再往下说,你看能不能搞个提案,然后签名搞个议案,我什么材料都给你提供,大家就说,这个不好办,我们已经搞了一个什么什么了,我是新代表,说我签名恐怕签起来不容易。还有人说,任志强在北京这个地面上活动能力非常大,现在咱们策略上考虑一下,司马南你觉得现在有没必要惹他?

  我发现一个很重要的规律。大家抽象地讲反对腐败,反对官商勾结,反对利益集团,大家都义愤填膺,每个人都正义,但说咱们现在就干,马上就会说,你看,我也有老有小,我也不容易,等等等等。现在看来,要形成提案议案,在两会期间非常难。

  有人干脆说,任志强在北京地面上,是个老虎,你是个蚂蚱,连个兔子都不是,你现在跟任志强过招,你根本就没有获胜的可能。任志强这个人,他爹是商业部的老部长,副部长,50年代的,资格很老,所以他去世的时候,江泽民、曾庆红呀,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去送花圈,这是个老革命。任志强的妈妈在北京二商局当领导。北京二商局在计划经济年代分配商品,那权力之大,是一般今天的年轻人难以想象的。一个人的位置,他能够获得多少的荣耀,有多么大的权威,所以任志强这个人从小就是官宦人家,大户人家,读书是在35中。又插队,走后门当兵,走后门入党,改革开放之初就用军用飞机走私,这话都不是别人讲的,是他自己认为这些事讲出来,是他的光辉业绩。坐着军用直升飞机走私,人家查,他一厉害,把人家地方推了,都这样。在西城区,开始弄了一个大集体的单位,后来走关系,硬是把一个大集体弄成国企,后来又把国企变成今天他所谓的非国企,搞成股份制。这人能耐大得不得了,大到私分国有财产,分完以后,因为这事蹲到监狱里去了,蹲了14个月,出来,他能把这张纸改变了,服刑完了,这张纸写成免于刑事处分,这样他就可以提干了,就可以当国企老总了。不但如此,后来中行的赵安歌事件,他当老总的时候,他自己公然给人家行贿198万,赵安歌进去判刑了,他,免于刑事处分。这都是白纸黑字有案可查的。反正受贿的进去了,行贿的一点事都没有。关关难过关关过,大炮一路都是高歌。那后来,小潘在他手里买地,他们俩就哥俩好,二过一这样的游戏,大家都觉得好玩,而且变成了一个新闻娱乐人物。潘石屹在北京的80%的地,大宗交易有四次,都是从任志强手里拿的,潘石屹手下的人说,潘总这人特别好,特别厚道,每次拿的都贵,每次都被任志强给涮了。这是亲口跟我说的。那为什么他就不能通过招拍挂的方式正正经经地不受“欺负”地拿一块地呢?

  他这个地,被任志强批成什么样,他所说的“欺负”打引号。比如说,北京公馆那块地,任志强卖给他,是一平米6千块钱,然后小潘一看,这么贵,卖不出去了,那我包装一下,于是就做一个装修,装修完了后,就6万块钱一平米卖出去了。扶摇直上,十倍。你说卖得贵吗?所以像这样的事情,如果说任志强和潘石屹你们两个交易,有赔有赚有平,任志强大赚一回,潘石屹小赚一回,那也算平衡,算得上是个正态分布。如果你小潘在任志强手里拿地,拿20%,从其他人手里拿20%、15%、30%,这也算正态分布。偏偏奇怪的是,任志强总是吃亏,而潘石屹总是大赚。任志强把自己的企业搞得稀里哗啦,变成一个从当年最雄壮的北京市西城区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华远公司,变成今天在二三线城市做项目的艰难打拼的一个公司,而小潘的肚子被任志强搞大了,搞到一百亿美元之巨。正常吗?为什么就不能有一点质疑呢?而且质疑我们是拿着你光华路的地块拿着你北京 这样的事情跟你讲的。再往前追溯,这个潘石屹他在北京发家的第一个地块叫建外 ,建外 叫北京第一机床厂,这个地方潘石屹的名义上是有1.2亿拿到了这个地区的A块,转手卖了12个亿。如果潘石屹真的拿1.2个亿卖了12个亿,我们也能理解,尽管我们知道这叫房地产业的暴利。问题在于,潘石屹哪里会有1.2个亿?潘石屹手上的钱是哪里的钱?原来是银行的钱。

  所以,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非常重要的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模式问题。什么是房地产?能干四件事,就是房地产。四件事干好了,就是房地产公司老板。一、拿地。北京第一机床厂,这么大一个地方,怎么拿呢?搞定几个人就能拿。用张欣自己的话说,向一切有权力的人行贿。第二,贷款。拿到这块地,以这块地做抵押,到银行里,就能把钱拿出来。第三,盖房。盖房时,画个图,找公司来干,来干的公司自己带资金来,叫带资施工。我给不给钱你另说。所以潘石屹工地上会有农民工讨薪,地方有关方面就把讨薪的农民工一块驱赶到一个房间里去,这是在陈界融教授的举报信里边被人们忽视了的内容。第一,潘石屹的工地;第二,事情发生在2009年;第三,农民工讨薪,潘石屹工地上农民工讨薪,挂了个大的竖起来的条幅;第四,讨薪的农民工被强力驱赶到一个角落;第五,农民工再也不得发声;第六,此事媒体没有人管。第四环节,卖房。卖房不是盖好了才卖的,从开始画图就开始收你们的钱了。因为你不买的话,我还会涨价,反正价格由我自己标。今天1万,明天1万3、1万5、1万8,反正就这样涨。这就是四件事。

  现在从经济学来说,左大培先生号称是中国第一流的经济学家,其实也是中国第一流的。地是国家的,钱是银行的,凭什么这钱最后都让开发商赚了?凭什么中国老百姓必须到开发商手里买房子?凭什么我们自己盖的房子叫私搭乱建?在土地公有制基础上,为什么极少数人得以暴富?这是经济学问题了,还有我们房地产政策问题了。为什么单位集资都不让了,一部分人集资也不让了,只能从潘石屹、任志强等人手上买房子?只能从他们手上买房子,他们得以暴富,房价扶摇直上这种方式催生了一批暴富的房地产商,而让普通老百姓越来越落入房奴和根本就买不到房的惨惨戚戚的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任志强出来讲,他给富人盖房,你买不起房,你活该。第二条,我们开发商赚得少,你买房的人赚得多呀。我是卖你房子,是房价涨上去了,可是我只有这一套房住,我不能把这套房子卖了然后我住到大街上去吧。所以你这个涨价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概念,而不是我的实际的收益,不属于17大报告当中讲的财产性的收益。或者说,它属于财产性的收益,但于我来说,并没有实际的意义。退而言之,这属于温家宝总理批评的那种,人民没有普遍享受到改革开放的这种收益。因此,这个现象需要反思。

  归纳一下:

  第一,我与“潘任美”没有这种私仇。第二,这件事情是证据确凿,蛛丝马迹很多,到目前为止,联名举报,实名举报,网络上的这种反应,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回应。第三,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形成议案和提案的可能性非常小。第四,主流媒体根本不介入。昨天晚上北京有位记者告诉我说,他们台里边打过招呼,以前是口头的,这次是开会传达的:“潘任美”事件不得作任何反应,正面反面都不说。第五,任志强和潘石屹、张欣这个“潘任美”,现在有越来越多的面目的人从各个角度来为他们作开脱,不但作开脱,而且把批评和质疑他们说成是文革,说成是有组织地抹黑,说成是反对民主,反对中国政治进步,这就是今天我们所遭遇的局面。我的一个朋友宽慰我说,行了,你就别说话了,你再说话你就说不下去了。你要万一有事呢,我给你写一条不少于500字的微博,你就放心吧。所以,我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有赖于各位继续努力。我如果真是挂了,你们都给我写一条510字以上的微博。

  补充发言1:

  我最近经常讲一个话题,就是利益集团问题。现在谁都说利益集团,但是最可笑的是,利益集团大喊着反对利益集团。现在我觉得就应当把利益集团具体化、形象化,目标明确掉。我到处讲,任志强,潘石屹,张欣,你们就是利益集团。

  我同意刘海波讲的一个词,现在利益集团两大类,最可恨。一叫做美元买办集团,二叫做地产豪强集团。他们这些人蚕食了改革开放成果,导致社会问题加剧,导致人民群众对我们今天的很多事情不满。

  我要补充的背景是:地产豪强集团有“潘任美”,那么美元买办集团是哪些人呢?我们知道,有的人,他们家族有巨额资产。我一说巨额资产,大家脑子里就能给某人某人画上线。前天我转了个微博,讲到北京大学的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家族,那是一篇长微,那里边写了关于厉以宁家族里边的那种资产,我看了看,那里面没有激愤之词,没有煽情的文字,全部都是张三他们家的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谁在什么地方,资产多少。所以呢,我就在后面跟了一句话,我说啊,我希望关于厉以宁教授家族资产这些所有的指控都是子虚乌有的,因为这些是真的的话,“潘任美”就开始高兴了。这话很多人不理解,很多人不理解这是一种语言智慧。我的本意是说,“潘任美”不是孤立的,但是有人理解成:啊,这个厉以宁他们家的腐败你就不说,你只说“潘任美”,你这不是跟老潘过不去吗?没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利益集团有各个侧面,有各种各样的集团,但是现在呢,我们要把它具体化,并且,一旦我们锁定了,我们要用中国科技一等奖那个科研团队研究的相控雷达锁定,让他跑不掉。死死地锁定他,咬住他。咬住他,即便我们不能通过,政府的力量来把这些事情彻底绳之以法,我们也能够在舆论上,在理论上,在民情上,我们把这个是非明确掉,让那个潘石屹、任志强、张欣的粉丝们,除非你昧着良心,除非你脑子极端不清楚,否则的话,你应该懂得,人家拥有一百亿美元的这伙人过的日子,跟你们草根自由派过的日子不一样。你并不能够依靠你自己的艰苦努力,过上他们的日子,他们所要的民主,根本就不是你们想拥有的民主。他们的民主要到了,也没有你们的好日子过。这就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这个道理反复去讲,我相信,很多人会用他们自己的脑子去判断。我自己有这样一个体会。以前我老讲捍卫中国的根本制度,那有些人不满意。有些人说,好,你所说的根本的政治制度,就是让我失地、失房、打工、受欺负,甚至微博被封锁,所以司马南,你是保守的,你是捍卫腐败的,你是利益集团代言人。你看,我弄得里外不是人。现在呢,我不怎么讲这句话了,我不讲捍卫根本的政治制度,或者我讲一句,我下面紧接着讲“潘任美”,你们利益集团,光华路那块地是怎么回事? 小区房子是怎么回事?好多人就明白了。因此,我认为我以前犯了错误,犯了一个教条主义的错误,我们只会讲抽象的道理,而不懂得人民群众是从自己的切身利益当中领悟革命真理的。我犯的错误相当于三十年代跟红军战士讲苏维埃,这苏维埃是什么东西呀?不懂。可以讲苏维埃,在苏维埃之下要讲打土豪分田地,打土豪分田地,这人民群众就听得懂了。所以我们现在不但讲打土豪分田地,而且我们揪住地产豪强集团的代表性的人物,跟他们过不去。因此,我现在的微博里边支持我赞扬我的人多了,而“潘任美”的微博当中呢,嘲笑他们,调侃他们,质问他们的人也多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我认为这个变化,是我们赢得在微博上的主动权的非常重要的一步。

  补充发言2:

  私营企业讲得多清楚,他们叫民企,这个民企里面还有一个埋伏,民企的本质是私企,但是这民企里不光是私企,还有一些外企,现在外企也叫民企。这里有两种情况,一是外企大概念当中包含在民企当中;还有一个,名义上的民企其实就是外企,比方说潘石屹,SOHO中国。你说民企吗,他以民企的方式,但老婆是外籍,然后股权是外籍老婆的,是地地道道的外企,所以以民企的方式天天哭穷给我们表演,

  2013.3.12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4.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5.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6.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7. 迎春:一篇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罕见的好文章
  8. 三次卖断货的五本红色书籍,到底什么在吸引人们?
  9. “洋垃圾”外教
  10. 中美贸易战的前景预判及警惕
  1.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