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壹基金迷局:掩藏在背后的巨大野心

作者:馨悦谭 发布时间:2014-05-12 来源:馨悦谭的博客 字体:   |    |  
其种种表现已经完全超出一个公益组织的思维,分明是从经济到政治的一盘大棋,从境外媒体、国际掮客到国内资本势力、政府官僚、媒体喉舌无不参与其中。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去年成功的抢过红十字的风头,成为雅安地震善款募捐的第一把交椅,募款金额达38552万元,如今却被爆出时隔一年,至2014年5月,壹基金拨付雅安项目的金额,只有4701万,约占总募款的12%,离《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的“公募基金会每年用于从事章程规定的公益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总收入的70%。”相距甚远。

  对于网友的质疑,壹基金给出两个态度,一是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创始人兼终身理事李连杰的无赖调侃,以及对提出质疑的媒体四月网给出要求道歉的律师函;二是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杨鹏解释的“慢工出细活”。然而这两个态度都不能平息公众的质疑,反而愈发使人怀疑壹基金从一开始就是个局。

  首先我们从公开资料来看一下壹基金的发展之路:

  李连杰自述是虔诚的佛教徒,在2004年底遭遇了印尼海啸后,醒悟到慈善的重要,随后花了两年时间周游世界,研究东西方公益模式和成长历程,并学习中国法律、公益事业的现实状况、基金结构等,准备创建壹基金。但是期间李连杰与达赖互动频繁,并携妻子利智在印度德兰萨拉觐见了达赖喇嘛。李连杰也曾公开表示“在宗教信仰方面我非常尊崇他(达赖)的观点,他的确是上师。”

  ——从1960年到2007年,达赖每年3月10日都发表所谓“起义日”讲话,并不断强调,西藏曾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稍微具有佛教知识的人,都会了解释迦摩尼放弃王位出家创建佛教,以示佛教远离政治和暴力。而达赖一直号召以暴力恐怖对抗中国中央政府,并在德兰萨拉建立西藏伪政权,完全不是佛教导师的言行,李连杰竟然以“上师”尊称,不知是迷己还是惑众。

  2007年4月,李连杰与中国红十字总会合作设立“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以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的形式在中国大陆开展公益事业。

  2007年10月,由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主办的“克林顿全球行动计划”年度国际研讨大会在纽约召开,来自世界各国的政府官员、上百个慈善组织、世界500强企业的共1500名代表参加了此次研讨大会。李连杰作为“壹基金”发起人也应邀出席此次大会,“壹基金”是此次参会的慈善组织中最为年轻的一个,也是受邀参会为数不多的亚洲慈善基金中的一个。

  ——壹基金刚成立就受到美国甚至国际社会的重视,实在罕见,除非他们已知壹基金的意义和使命。

  2007年12月8日召开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李连杰结识了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国家减灾中心主任王振耀、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等政商名人大佬,这些人为李连杰日后的发展帮助不小。

  2008年5月汶川地震后,壹基金募款额发生巨大增长。来自全国公众的点滴善款通过银行、支付宝等多种途径快速积累,不久突破亿元,均存于红会账户。

  2008年10月,李连杰以200万元注册了“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以私募基金会的形式作为“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的执行机构,并开始大量接收由红会转来的汶川地震捐款。

  ——此后,在壹基金的项目及活动中,“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的标识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则是“壹基金”三个字。同样,在壹基金官方网站上所公布的工作报告中,“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和“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并没有被严格区分开来,大部分是以“壹基金”三个字笼统地一并概括。虽然两者的审计单位分别为德勤和毕马威,但在所公布的财务报告中,两者被打包结算,而其中的财务细节则无从知晓。

  2008年11月,李连杰登上美国《时代》杂志,被誉为缔造了从武术家变成慈善家的“杰世纪”(The Jet Age))。称当年7月壹基金募得1370万美元,将大部分捐助帮助四川大地震灾民,名震中外。同年12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香港召开全球尖端人物高峰会,李连杰是受邀贵宾之一。

  ——在5.12汶川地震中出现的陈光标,显然比李连杰更有慈善成绩:大地震发生后两小时,陈第一时间将公司原本打算北上的60台重型工程设备运送至四川灾区,从5月13日到5月15日,他几十个小时没有睡,只喝了几瓶矿泉水,亲手救出11人,背了200多具遗体…… 陈光标带领120名操作手和60台大型机械组成的救援队,在震区救回131条生命,并向地震灾区捐赠款物过亿元。

  ——李连杰在震后24小时内开通网上捐款,5月15日,向震区派出第一个工作小组。5月17日李本人到达成都,此后在震区找盲点,5月19日分发第一批物资。此时救人的工作在震区已经基本结束。5月21日壹基金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成立前方指挥部,5月22日李连杰回到上海,继续筹款。

  ——壹基金的巨额善款是民众通过红会为地震灾民捐的,属定向捐赠,当然应该用于震区,李连杰只是配合执行。而李连杰因此“名震中外”实属炒作。美国大肆炒作李连杰的慈善身份和能量令人生疑,也让人不禁回味壹基金是否具有美国背景。

  2008年11月壹基金与博鳌亚洲论坛联合主办“2008中国全球公益慈善论坛”。期间,李连杰与气候组织发起人,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进行了交流。2009年3月,李连杰与布莱尔在北京签订了壹基金与气候组织(The Climate Group)在环保领域的合作协议。

  ——李连杰借地震捐款拓展自己的声誉,可见一斑。

  2008年12月,壹基金与招商银行合作发布壹基金爱心卡,消费者每办一张卡向“壹基金”捐款一块钱,每消费一次向“壹基金”捐款一分钱,且持卡人可通过该卡可实现月捐功能。这一明显的公募行为,由于受捐方“壹基金”的概念模糊,使得上海壹基金的上级主管单位上海市民政局开始警惕。

  ——时任招商银行行长的马蔚华,后成为深圳壹基金理事。

  2009年1月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理由是:“你不只代表一个非盈利组织,我认为你也是一位真正的社会企业家。什么是社会企业家呢?就是比尔·盖茨与特蕾莎修女的混合体。他必须以极有效益的方式为社会服务。”

  ——2008年初,李连杰结识了“小额信贷之父”尤努斯(曾获2006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孟加拉国经济学家穆罕默德·尤努斯创办的“格莱珉银行”未经许可,将挪威发展合作署捐赠的1亿美元转移到了下属的一个非营利机构,引来孟加拉国政府对尤努斯的调查。这也在安得拉邦助推了局势动荡,直到2011年初演变成大规模暴力抗议并遭镇压),受其启发李连杰从壹基金的灾后捐款中拿出490万元,启动了一个“羌绣”的公益项目。由壹基金召集工艺美院的老师做志愿者设计图形、购置针线,教授羌族妇女绣花,再由壹基金出钱把制成的绣品从农民们手中买下来,负责在其他的地区销售。这个项目在第一年解决了8542名当地妇女的就业问题。第二年,羌绣项目获得了1000万人民币的盈利。

  ——此羌绣项目现被质疑:为何在壹基金盈利1000万的情况下,绣品的生产者年收入超过1000元的只有796人(占总人数的9.3%,每月收入仅90元,还有7746人每月收入不到90元 )。究竟是数据统计上有虚报,还是以低价收购绣品剥削灾区劳动者?

  ——而到现在我们在壹基金官网上的项目报告书里,找不到关于项目盈利的说明,只有拨款数据。甚至连巨大的利息收入也隐藏了起来。虽然新任理事长马蔚华已经公开承认为了谋取高于银行的利息,基金会将善款存入了“支付宝”。

  2009年度上海李连杰壹基金接收捐款总收入为51,891,733元人民币,而其2008年注册时的原始基金数为200万元。壹基金官方网站发布的财务报告显示,2009年度红会壹基金计划和上海壹基金所接受的货币捐赠合并总数为51975053.31元人民币,其中包括银行/邮局汇款、支付宝、财付通等网上捐款、短信捐款以及壹基金招商爱心卡。

  ——其中有多少资金是通过壹基金计划募集来,有多少是上海壹基金募集的,使用情况如何,公开信息并没有透露。《公益时报》对此进行征询时,壹基金方面也一直未予正面回应。

  2009年3月28日,由凤凰卫视与几十家主流媒体联合举办的“世界因你而美丽----2008影响世界华人盛典”上,李连杰因其在公共事务领域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获得“2008影响世界华人大奖”。

  ——壹基金成立不到两年,“杰出贡献”根本无从说起。汶川地震彰显了国人的爱心和热情,李连杰乘着这股力量募集了善款,为自己打造光环才是不争的事实。

  2010年年初,王振耀辞去民政部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职务,组建“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并就任院长一职。此时,上海壹基金已完成2000万元红会善款的布局,顺利将款“捐给”了北师大教育基金会”用于此研究院的成立。李连杰任研究院理事长。

  ——此研究院很快建立了“中美战略慈善”平台,2012年前福特基金中国首席代表托尼·赛奇,出任中美战略慈善平台美方秘书长。

  2010年7月,上海壹基金收到上海市民政局警告,上海壹基金不能接受公募基金会拨款,红会也随即停止向上海壹基金拨付善款。李连杰壹基金公募私用的行为终于被叫停。

  2010年9月,李连杰在央视《面对面》中表示,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电视节目中渲染了壹基金因为挂靠红会,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

  ——根据以上列举上海民政局对上海壹基金的警告,可知事实并非如此。红会壹基金两年时间募款1.9亿,如果象节目中所说因为挂靠红会而存在“重大不便”,这些款又是怎么募来的呢?

  ——李连杰还在节目中表示,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新加坡籍的李连杰,没有资格在中国注册公募基金会,但是所谓的“集体管委会”是个很模糊的概念,终归还是需要有法人。最后我们看到深圳壹基金的注册法人是周其仁(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时还是有些吃惊。周作为知名经济学家一向行事低调,竟然愿意为高调的壹基金贡献注册身份证,匪夷所思。显然周其仁不是李连杰的亲爹,那只能说明壹基金其实另有背景。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1993年在美国福特基金会的支持下发起成立,后与美国互动频繁。1998年与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举行了首届中国经济年会(CCER-NBER年会),主题为“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以后该年会每年夏季举办一次。

  2010年12月3日,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在深圳市民政局局长刘润华的大力支持下正式注册成立,拥有独立从事公募活动的法律资格。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注册原始基金为5000万元。

  ——王振耀说刘润华是其“老下属”,看了电视节目后主动与其联络要求牵线,且刘在与壹基金方面见面半天时间里,即达成一致。这种戏剧性的描述,究竟是为了显示刘润华的热情还是在规避王振耀的能量?

  ——作为院长,王振耀至今不回应壹基金捐赠给“壹基金公益研究院”的2000万元如何在一年内花光。

  ——李连杰对媒体屡次说过与红会的合作状态,“它(壹基金)没有人事关系、没有公章,等于说你不能够聘请员工、没有团队去执行这个计划,基本的组织保障是没有的”。但是众所周知红会下有很多明星合作成立的单项基金,如“玉米爱心基金”、“嫣然天使基金”,特别是嫣然天使基金团队达到百人,如果按照李连杰的说法,这些基金也是难以存活的,事实证明这是李连杰为博取公募资格而演绎的说辞,奇怪的是媒体却非常支持对这些不实言论的报导。

  ——李连杰要得到的是公募的资格,却要逃避被审查被监管的条件。李连杰本身的财力和人脉足够成立并运作私募基金,但是私募基金的捐赠者对善款使用的审查也颇为严格,且无法在公众中迅速传播影响和树立形象,所以可见想方设法独立注册公募基金,是为了名利双收的目的,而非公益。

  2011年,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和红十字李连杰壹基金计划分别完成清算注销,并将账户余额汇入深圳壹基金,共计6.88千万现金,和78万元的物资。

  ——红会将原来在自己账户上的近5千万现金汇入深圳壹基金,颇有送嫁妆的意味。而此举是否合乎财务规定,红会一直闭口不提。

  2011年中,北师大李连杰壹基金研究院因壹基金捐赠的2000万元经费用完,向深圳壹基金申请拨款,被婉拒。随后,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悄然改称“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去掉了“壹基金”。但是深圳壹基金仍与此研究院保持着合作关系。2011年,深圳壹基金给予壹基金研究院的经费支持是400余万元。

  ——至此,人们可以了解李连杰捐给研究院的2000万元,在壹基金公募注册成功中显示的作用。公募成功后,王振耀依然是壹基金的合作伙伴,以各种名目从壹基金得到各种拨款。而捐款的公众,有多少人了解自己的捐款只是为了给王这些“社会活动家”们挥霍?壹基金的豪华阵容,充分显示壹基金背景的强大,然而讽刺的是非富即贵的理事会成员们,竟无一人捐款入账,却在全国铺天盖地的宣传公募。

  2011年6月,通过新浪微博,郭美美事件爆发,全国媒体都从不同角度报导了此事,红会信誉受到重创。2011年7月壹基金在深圳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最新战略规划,李连杰在发布会上强调壹基金团队必须做到“专业、透明”。

  ——2011年壹基金出资500万元(汶川救灾款),与阿里巴巴、格莱珉信托在四川设立了“阿坝州松潘县格莱珉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时任壹基金秘书长的周惟彦担任董事。现在杨鹏是董事。公司以年息10%放贷,2012年审计时发现管理费花了49万,公司资产亏损80万,未进行纳税申报。

  ——2012年壹基金在广州中山大学举办“中国慈善报道高级研修班”,除了负责食宿费用还倒贴2000元给报到记者,总共耗资250万。

  ——《公益事业捐赠法》第五条:捐赠财产的使用应当尊重捐赠人的意愿,符合公益目的,不得将捐赠财产挪作他用。

  ——壹基金开销和投资,符合捐款人意愿吗?这样大张旗鼓的牟利和收买媒体,是一个公益组织应有的行为么?

  ——另外,壹基金通过各种名目付给深圳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壹基金理事王石成立并任荣誉会长)117万;付给华盛瑞德咨询公司(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治理顾问袁天鹏为合伙人)24.7万;付给北京伍捌捌伍户外救援技术有限公司(壹基金救援联盟总干事蒋怡李出资成立)440万等都涉嫌利益输送。

  2013年4月20日,四川雅安发生7.0级地震,壹基金以3.8亿元的募款总额位列募款额榜首。除了银行汇款和向企业募捐,壹基金还通过天猫网店、支付宝E公益平台、腾讯乐捐、新浪微公益等方式在全国募款。

  ——作为地方性公募基金通过网络在全国范围内募捐,究竟有没有越界?深圳民政局长刘润华从一开始就说,此行为不受限,王振耀也如是说。最后人们看到在3.8亿元的捐款中200万以上的大额捐款是1.03亿,约占27%,小额捐赠占大头,壹基金铺天盖地的公募攻势成功了。

  ——时隔一年,却出现了本文开头所述的一幕。

 

  壹基金,为什么要公募?

  通过观察,人们可以看到李连杰的运动轨迹是:宣传理念挂钩红会——混迹政商谋求支持——公募私用屡踩红线——宣传攻势铺天盖地——公募巨款去向不明——曲线注册公募成功——争夺捐款毫不留情——账目混乱强词夺理。

  从时间表上可以看出,红会壹基金计划刚成立不到一年,只在汶川地震中发挥了一些募款和配合的作用就展开宣传攻势,刻意塑造李连杰和壹基金的光辉形象,力求在公益中占据一席之地,并毫不掩饰地谋求独立公募资格和公益话语权。其种种表现已经完全超出一个公益组织的思维,分明是从经济到政治的一盘大棋,从境外媒体、国际掮客到国内资本势力、政府官僚、媒体喉舌无不参与其中。试想以李连杰一人之力能在仅一两年时间内调动如此之多的资源么?壹基金刚起步,一没有长期有效的工作成绩和口碑,二没有雄厚资本和经验运作种种关系,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在调配这一切呢?如此高效、野蛮的生长,是一个公益组织正常的发展轨迹么?

  从壹基金的大事记来看,似乎壹基金的重点始终在“公募”而非“公益”,从一开始李连杰公开抱怨红十字的管理和审批,到后来不断的以越界行为强行公募,再到后来不惜重金请王振耀站台,以及在媒体上所做的各种宣传,都是为了“公募”。而无论基金是公募或者私募,对于做公益是没影响的,只是募款渠道不同,前者可以公开向公众募款,后者则不能。但是以李连杰本身的财力和人脉,做私募基金完全没问题,并且看到深圳壹基金理事会的豪华阵容,更加可以肯定这些非富即贵的大佬如果真心做慈善,并愿意捐献一点他们的财物,完全可以组建一个实力强大的私募基金,但是,他们这些人,却绞尽脑汁钻天打洞的要做公募基金,为什么?

  对此,从两个层面可以解析,一是经济,二是政治。

  从经济层面看,这些富翁的心态非常直白,用高调宣传取得公众的关注和信任,并先投一点资金做一个盘底,然后公众的钱就会源源不断的进来,并被基金会全权掌控,确切说是被理事会的富翁们掌控。至于这些善款究竟怎么用,外人是不得而知的,壹基金公布的公益项目说明都是概念性的、宣传性的,对于多少钱干了多少事总没有明确数据。但是网友通过研究壹基金公布的有限资料逐渐看出,参与壹基金的企业家们,多多少少,总会从壹基金的善款中得到利益。2013年壹基金拨付万科登山队(王石创建,现为深圳登山会)的117万,就是个例子。

  远在2008年1月,马云(后成为深圳壹基金理事)曾在自己位于博鳌的别墅里召集了若干人,开了一次在李连杰看来不亚于“遵义会议”的聚会。马云向李连杰建议,要调整“壹基金”过于狭隘的定位,将“壹基金”打造成公益领域的平台,就像淘宝和eBay的模式。——此建议对李连杰影响甚大,从此调整了壹基金的定位,决定构建“新慈善商业模式”,并“可持续推广”。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壹基金,不是单纯的公益,而是生意,且是一本万利的生意,进而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大佬愿意参与。

  再说政治层面的问题,新加坡籍的李连杰是达赖的崇拜者,王石、周其仁,马化腾等理事会成员都是现行体制的批判者,他们批判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体制完善,而是要推倒重建,建设一个资本主导的政治体制,也就是公知常说的民主宪政。他们代表的中国资本完成了原始积累,羽翼丰满之后,已不满足于与权力合作,而是想主导权力。现行的宪法体制成了他们实现这一目标的最大障碍,这就是他们反体制的原因。

  在教育、媒体等意识形态领域,资本势力已经有所渗透,并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公益,在中国来说还是个新事物,公募基金会如红十字等因为有着浓重的官办色彩,使得人们对公益的概念还很模糊。慈善事业刚刚起步的中国,尤其在红会受到打击后,壹基金看出了中国慈善领域从精神到实体的薄弱,意欲抢先占领中国公益领域的高地。

  一般来讲,慈善组织的组建和维系,不能只靠管理制度,而是靠精神层面的感召。资本势力正是看中慈善组织特有的感召力,能够树立他们所要的社会形象,并区别于官办基金代表的政权概念。故在红会名誉严重下滑之时,花大力气宣传壹基金,并且想方设法公募,显然是壹基金的路径和目标。因为只有公募基金才能向公众公开宣传及募款,从而名利双收。

  我们看到从壹基金组建到现在,从央视到各大网站,各种宣传从未间断,特别是“捐”2000万办公益研究院,这花费的善款占募款的比例有多少?没有一家慈善组织能像壹基金这样在宣传上投入这么大。壹基金的高调显示着它的急切,也显示着它背后支持者的势力和态度,——抱怨红会、抱怨体制、寻求独立。独立以后,疯狂敛财,救助项目拖沓含糊。

  壹基金的言行,折射的正是资本大鳄们的政治企图——诉求限制公权力,却要求放开资本权力,因为他们谋求的正是资本不受约束,金权至上的资本专制政体。通过壹基金,他们在实践着自己的政治抱负,虽然只是刚起步,但来势汹涌。

  由此,值得怀疑的问题是,为什么壹基金从设立之初就被媒体追捧?仅仅因为创始人是个武打明星?为什么壹基金一直在寻求注册独立公募基金的路上横冲直闯,频频触线却不被追责?为什么李连杰作为和达赖有着某种联系的外籍人士,可以一路绿灯的获得各界人士的支持,从而被塑造成现代中国民间慈善的代表?然而,李连杰呈现出来的的文化底蕴和教育水准,与壹基金的规模完全不正成比,壹基金真的是他一手打造的么?王振耀如何在一年内花完了2000万,所谓“公益研究院”到底有无互相输送利益的可能?王振耀在壹基金成功“公募”的路上究竟起了什么作用?

  纵观壹基金的野蛮生长,充满了各种不可思议,有理由怀疑从壹基金设立之初就是在设计一个局,李连杰夸张的表演,并不能掩饰壹基金的诡异。隐藏在背后的推手,显然有着巨大的野心,希望人们对此保持审慎和警惕。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