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直言了:简评胡德华讲话——自己没读书、却说没出书

直言了 · 2013-06-26 · 来源:直言了和讯博客
胡德华“普世”讲话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胡德华那讲话内容纯属荒谬,据经历者当事人说,文革时期,全国各主要城市的“中国书店”、外文书店和古旧书籍的门市部大部分照常营业。在那里,有各种和包罗万象的古今中外的书籍。那么,我不得不说:是他自己没读书、却说人家没出书,整个是违背事实的信口开河。

  国内老网介绍了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前不久的讲话,表明了他不同意“两个不能否定”(不能用毛时代否定邓时代、也不能用邓时代否定毛时代)、而应该否定毛泽东和否定毛时代的立场,其主要理由之一说毛时代没书读。譬如,他说:文革时候,“书店除了毛主席选集毛主席语录,其他一切文学艺术科学教育数理化天地生文史哲,都没有了,……。好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毛主席说,你们不读书,上了陈伯达这一类假马克思主义骗子的当了,大家还是要读马克思的原著。这才开出来六本书,有《共产党宣言》、《反杜林论》、《哥达纲领批判》、《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法兰西内战》,这会马克思的书才能摆上新华书店,还不是全部,还只是这可怜的六本书。”。

  胡耀邦之子胡德华那讲话内容若属实,那么,我不得不说:那言行是他自己没读书、却说人家没出书,整个是违背事实的信口开河。

  自己没读书、却说人家没出书。

  本人收集文革时期及以前的书籍,已经有些年头了。在那些收集到的书籍中,就有教育、“灵格风”等外国出版的外语教科书,有牛津等西方著名出版社发行的工具书,也有数理化、天文地理和工程技术等等科技书籍,其中不少还是当时西方最新版本的影印本,都是公开发行的。

  就文革时期的文学艺术书籍而论,我所获知的事实是:除了“样板戏”、“红色经典”和据说毛泽东特别喜欢的“四大古典”作品(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搂梦、水浒)之外,也有古文和唐诗宋词的选编类的书籍,还有少量的外国或外文的文学作品。至于美术和工艺美术作品,多了去了;当然,几乎都是歌颂毛泽东或鼓动文革的作品,其中有些美术或工艺美术作品(特别是原作和成套邮票)如今成了市场价格相当可观的“文物”了。您可以对当时那种“阶级斗争化”或不合情理的出版发行做法提出批评,但您不能说毛时代或文革时期没有文学艺术作品书籍。

  插曲:本人收集到的文革时期的文艺作品中,有个《黄河》钢琴协奏曲的原始版本(还有改错的油印附件),作者和发行者为“中央乐团,1970年05月”。就那作品,前些年,发生了其版权应该属于“中央乐团”单位、还是应该属于“殷承宗”个人(参与写作的主要作者和作品首演的钢琴家)的激烈争执。本人收集到的原始版本上,作者只有“中央乐团”而没有“殷承宗”的署名;因此,若必须用当今版权法来做判断,那么,那部作品的版权应该属于“中央乐团”单位所有、而不是属于任何个人。那个作品原版实物和后来发生的版权争执,都可证明毛时代或文革时期是有文学艺术作品的。面对艺术作品及其出版发行的实物证据,您有充分自由批评《黄河》钢琴协奏曲甚至厌恶它,但您不能说那时候没那作品问世。

  此外,据经历者当事人说,文革时期,全国各主要城市的“中国书店”、外文书店和古旧书籍的门市部大部分照常营业。在那里,有各种和包罗万象的古今中外的书籍(包括线装古籍)出售;其中,不但有当时被严厉批判的各流派的“现代资产阶级哲学”的书籍,还有外文版《圣经》以及中文版的《神学政治论》和《阿奎那政治著作选》等基督教作品出售。

  这么说吧:您可以批评甚至厌恶毛泽东和毛时代,您也有充分的自由去试图否认毛泽东及其时代,但是,请您尊重历史和尊重事实、请您实事求是地搞您的“非毛化”。信口开河、把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说成不存在、或者是自己没读书就说人家没出书,那至少不是诚实的表现吧。

  一些高干子女不懂党史、更不懂毛泽东。

  本人觉得,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的讲话,反映了中共一些高干子女的不学无术状态和足够严重的“自我中心”的心态,或者说,反映了一些高干子女对中共历史和对毛泽东的几乎是“无知”的知识水平。本文不是要讨论中共党史或要评价毛泽东的。为说明本人感觉,下面,就文革时代出版发行的文史书籍,来简单说说一些高干子女对中共历史和对毛泽东是很不了解和很不理解的事实。

  附后,是我收集到的文革时期公开出版发行的书籍的少部分书籍的出版发行标记资料照片。那些书籍并非只是马列作品,而是涉及到科学、艺术、历史、文学、哲学等各个方面,且大部分与马列主义无关、甚至有的就是反马列的。据经历者当事人说,其中有些书籍是毛泽东推荐的,那或许可以反映出当时毛泽东在思考什么或希望全党全民对他做些什么了解吧。下面,就本人觉得有趣或值得思考的几个方面做些事实考察和讨论:

  (一):公开出版发行反马列的书籍,意味着什么?

  其中《世界史》和《欧洲简史》译自美国作品;那两本史书对历史的描述跟当时中共官方及其教科书的描述是完全不同的,且不少文字就是明目张胆地反马列的。据说,文革当时,那样译自国外作品的史书出版发行量很可观,除了“通史”之外、还有许多“国别史”书籍。中共官方历史教科书只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苏联成立,而那些书籍多半都说到冷战开始以后(即差不多是文革开始之际)。

  我觉得,在当时的状态下,那个出版发行的意味是很明显的:毛泽东不满意或不同意中共官方教科书所照搬的苏联马列对历史的描述、尤其不同意以苏共历史为中心来描述世界历史;他希望全党全民能从不同的角度来认识历史、打破以苏共为中心的世界史观。如此,毛泽东要摆脱苏联意识形态的束缚而走中国自己的独立发展的道路的意图,不是很明显的吗?

  在那些文革时期出版发行的反马列的书籍中,还有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该作品是世界名著;作者罗素是世界闻名的现代西方哲学家,他的哲学观点是很明显地反对甚至批判马列的。据文革经历者当事人说,那是毛泽东很喜欢和推荐阅读的书籍之一。若那仅是毛泽东的个人喜好,那没啥可多说的;而作为最高统治者而向全国社会推荐阅读与本党信仰对立的哲学书籍,那就大有文章了。可那文章究竟是什么文章呢?是所谓的“拿毒草当肥料”那么简单吗?至今,我还没看到令人信服的解释说明。

  不管怎样吧,胡耀邦之子说文革时候只有马列书籍,上述作品的出版发行就可证明其讲话是违背事实的信口开河。他没读过那些作品,也说不出文革时期出版发行那类反马列的书籍的意味是什么。如此,他对毛泽东和毛时代能有符合事实的起码了解和基本理解吗?显然,不能。

  (二):运动搞“批孔”、出书却“褒儒”。

  附后例子中的《中国古代哲学史参考资料简编》,一套书共有七册,1972年完成现代汉语翻译、1973年发行,内容是从先秦到晚清的中国古代哲学作品之摘录,也不是马列书籍。

  有趣的是,该书介绍文字把孔子称为“我国历史上的著名教育家”、字里行间是明显褒奖孔子的。那很奇怪。中共官方文献清楚说明:中共起家基础之一是“打倒孔家店”的五四运动,而文革是“破四旧”且还有个“批林批孔”的运动。然而,文革期间,在毛泽东指示下而公开出版发行的那套书、却是大体褒奖孔子的;此外,文革是以“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而贯穿始终的、实际上把儒家的文学艺术“道德化”即为政治服务的观念提到了历史少有的高峰;可以说,尽管文革搞的是“破四旧”,但它的文艺观立场既不是道家的“无为艺术”或“自然艺术”、也不是墨家的“为诗歌而诗歌”的,而是艺术的道德政治化的儒家立场。如此,毛泽东到底是“批孔”的、还是“尊儒”的?为何是运动搞批孔、出书却褒儒地如此自相矛盾?我曾请教过不少人,一直没得到具有说服力的答案。

  于是,我杜撰了一个看法来说服我自己:毛泽东是个复杂个性的领袖人物,不能简单地用“非白即黑”的方法来观察评价毛泽东,也不能用标语口号和语录方式来分析判断毛泽东。譬如,一方面,作为当代中国特定条件下的最高统治者,毛泽东骨子里需要的是人神化的道家而不是无神论的儒家;另一方面,日常统治实际需要、迫使毛泽东还得用传统的官员行为规范的儒家方法来使用和管制各级官员。那个复杂结合造成了毛时代和文革时期的对孔儒褒贬并存于一人一体的现象。我把这杜撰看法跟一些文革经历者当事人说了,他们都强烈地反对我的看法;与此同时,他们没人能说明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为什么一方面要“反儒”和“批孔”、另一方面又要“褒儒”和“赞孔”的事实到底是咋回事。

  不了解和不理解毛泽东,就难以了解和理解毛时代、就难以了解和理解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来龙去脉。试图搞“非毛化”或试图否定毛泽东的人,你们能否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的事实有个起码确切的了解和理解之后、再做结论呢?

  (三):中医命运是中国现代化命运的缩影。

  其中1973年首版发行的《医宗金鉴》共有五个分册,都是古典经典之作,而并非马列东西。从海内外文史资料看,文革时候,毛泽东大力支持用“赤脚医生”的方式、实行“把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全民医疗保健政策。美国卫生部文献说明,美国当局非常推崇(或“羡慕嫉妒”)毛泽东的全民医疗保健政策做法。如今,中医针灸在美国成了合法业务,中医气功成了美国公共电视台经常播出的节目;1970年代以来,世界发生了巨变,但中医项目一直是美国历届总统直接管辖的国家战略项目之一,中医还成了世界卫生组织向全球推荐的医疗保健战略内容之一。简单说,中医能获得全球化的发展,那跟1970年代初期、毛泽东同意尼克松总统关于开展中医方面的中美合作的建议并付诸实施、是直接相关的。

  中医现象是很值得观察分析的现象。譬如,阴阳五行是中医基础理论方法中中的最主要内容之一;而在中共官方文人照搬苏联意识形态而做的许多工具书里,中医的阴阳五行是被作为“封建迷信”的敌对意识形态而受到彻底否定的。如此,毛泽东鼓励中医发展和支持中医古籍出版发行,那不是跟中共官方工具书对中医基础理论所做的结论、彼此直接顶牛了吗?那是不是说明毛泽东并不同意那些马列文人对中医基础理论所做的否定结论呢?短话说,不管马列文人怎么说,毛泽东是旗帜鲜明地维护中医发展的。

  对比看,大约30年来,一帮自封“马列哲学家”的文人以“科学代言人”的面目出现,编造了各种谎言和用伪造栽赃等手段、把中医作为“封建迷信”和“伪科学”而横加扫荡,制造了不亚于任何政治运动所发生过的冤案。给那帮人疯狂地搞“反中医”活动而颁发“尚方宝剑”的决策人里,主要就是XXX和胡耀邦;XXX去世后至今,则一直有邓楠和胡家成员直接出面支持那帮“反中医”的一帮文人。过去,秦始皇焚书、到底还保留了中医书籍;毛泽东再搞文革,却是一直维护鼓励中医发展的(其中包括出版发行中医经典原著);而胡家支持的那帮文人则是对中医一窍不通、甚至连中医经典的基本概念都不知道也看不懂,却顶个“院士”和“反伪科学”的帽子而不择手段地把中医往死里打,其手段与文革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换句话说,一些人口口声声否定文革、可他们在中医领域却是大搞特搞文革的、且一搞就是30来年。由此看,究竟是谁在试图维护和谁在试图摧毁中国历史文化呢?那些人对文革的否定是诚实的否定吗?

  再做个对比。毛泽东主张“把医疗卫生的工作重点放到农村去”,即把城里的公共服务放到农村去、让全国农民就地就能享受到城里的卫生保健等公共服务,并将其作为缩小城乡差别的重要措施之一。而这多年来的、特别是近几年搞的“城镇化”做法呢,跟毛泽东主张截然相反、是要农民进城才能享受到卫生工作等公共服务的,还试图用大农场的转基因化工农业替代中国原本处于全球优势的小农经济的天然有机农业;结果呢,目前,中国足够大部分农村已经处于被“掏空”的危险局面,许多农村的卫生工作等公共服务及其设施条件极差,全国城乡差别和贫富差距是越来越扩大和越来越加深,与此同时,全国范围的农产品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由转基因化工所带来生态污染造成的各种疾病疫情是愈演愈烈。如此,对比看看,究竟是谁在维护和谁在损害中国的国土安全和人口安全这两个最底线的国家利益呢?

  毛时代搞起的“把医疗卫生的工作重点放到农村去”和中医全球化,对比胡家所支持的“中医是伪科学”的“反中医”活动的30年,两者之间的差别是如此鲜明,那特别能反映毛邓两个时代对中国历史文化的不同理解和对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不同决策思维。如此,若把毛时代维护中医发展的决策称为“极左”或“毛派”的说法能成立的话,那么,在美国,直接主管中医战略项目的和自尼克松以来的历届美国总统、还有他们手下的执行部门,就都是“极左”或“毛派”了;推荐中医的世界卫生组织也是个“极左”或“毛派”了;这十来年,一些西方医药跨国公司和著名学府越来越积极地投入中药科研开发,美国一些著名的和地地道道西医的医院也有了包括中医在内的传统医学的医疗保健服务,他们也都是“极左”或“毛派”了,哈!

  (四):毛泽东根本就没选择林彪当接班人。

  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是文革时候的《进化论与伦理学》的出版发行。本人收集到两个版本:一是现代汉语首次出版发行的版本;另一个是文言文的“大字本”(用的是大约百年前的版本做再发行、据说是专给高干使用的)。两本都是毛泽东推荐的,都是1971年07月以前发行的、编辑按语的时间则是1971年03月;当时还没有计算机翻译排版、而是手工作业,即:该书的翻译、编辑和出版设计等等工作,最晚也是1970年夏天就开始了。这就大有意思了。

  首先,《进化论与伦理学》是用达尔文主义去挑战宗教的,是要用“科学主义”去打倒上帝的。该书中文版在1895年出版发行,中文书名是《天演论》;那时直到新文化运动的一段时间里,许多关心中国命运的志士青年都多少阅读过或多少知道那本书、并受到很大影响,毛泽东就是其中一位。

  1970年夏天,正是文革顶峰之际,正是毛泽东被抬到所谓“个人崇拜”或“人造神”的顶峰的时候。由此,毛泽东推荐那要打倒上帝的书,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不同意甚至反对自己所充当的“人造神”角色,且要推翻那个角色。若说整个文革过程就是把毛泽东抬成“人造上帝”的过程的话,那么,毛泽东推荐那本要打倒上帝的书的意思是明显的:文革过程仅仅是毛泽东预想的长期过程的一个阶段;文革阶段的使命完成了,推翻文革的一切的时间就到了,而毛泽东是准备就绪。

  还有,1969年到1971年夏天之际,也是林彪被中共决议确定为仅次于毛泽东的第二号领袖的时候,而林彪是把毛泽东抬到“人造神”顶峰地位的代表性人物。由此,许多人认为毛泽东选择了林彪作为自己的接班人。然而,在林彪事件发生之前,毛泽东回答美国记者时、明确说明他很讨厌“四个伟大”的说法,而那说法主要是林彪鼓动起来的。结合林彪事件之前、毛泽东推荐要打倒上帝的那本书,那意思也再明显不过:毛泽东不赞同林彪的做法、也不承认林彪的地位,即毛泽东要撤掉或推翻林彪了。就是说,毛泽东根本就没有选择林彪作为自己的接班人,且通过推荐图书的方式而把那信息传达给了全国和传达给了林彪。而林彪也是前述提到的关心中国命运的志士青年,他不会不知道《天演论》的故事和毛泽东在文革高潮之际推荐那本书的意味。那书于1971年发行后不久,就发生了林彪事件;两者之间,恐怕不是偶然的巧合吧?

  纵观毛泽东的作为,可以说,他根本就没选择任何人当他的接班人。那很符合毛泽东自己的信念:大乱达到大治,--- 我毛泽东用文革把中国搞个“大乱”;文革后,谁能做到“大治”、谁就是接班人。换句话说,“大乱”之后的“大治”必然包括国家重建;毛泽东搞文革的一个意图(不是唯一意图)就是新中国的国家重建,而不是用“血缘政治”方式挑选一个能继承文革或能恢复文革前国家体制的人来当接班人。

  再有,《进化论与伦理学》的编者按语明文提出要读者对达尔文主义保持警惕。阅读一些当时官方教科书以外的世界史就该知道,达尔文主义是“工具主义”或“科学主义”思潮的主要分支之一,是德国曾实行种族歧视和极端民族主义、以资源争夺和人口控制为目标而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思想武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全球都对达尔文主义持有足够高的警惕。由此可以想到看到:早在文革高潮之际,毛泽东就预见到文革后出现达尔文主义流行且影响国家决策思维的可能,而实行达尔文主义则很可能把中国推上危险道路;因此,他要提出相关警告。对比看看这些年的社会实际,在中国,达尔文主义为主要内容的“科学主义”确实是够流行且对国家决策有重大影响的。譬如,以生物学一个学科(特别是以其中的转基因化工局部内容)取代一切而成为农业发展的决策依据,那就是达尔文主义即“科学主义”思维方式的典型表现之一,且其执行已经给中国带来了国土人口安全的严重危害威胁。由此,不得不说,毛泽东是“料事如神”呢。

  结语的一些话:

  简而言之,毛泽东在文革高潮之际推荐《进化论与伦理学》出版发行,是个寓意极为丰富的事件,仅此就足以证明毛泽东是位思维深远和个性复杂的领袖人物。因此,不管是要给毛泽东和毛时代做什么评价,都是起码要做到对毛泽东及其作为有个符合事实的大体了解和基本理解,其中包括对那些给毛泽东成长及其决策思维都带来重大影响的书籍的了解和理解。

  而那种自己没读书、就说人家没出书,并以自己不知不懂为依据而否定毛泽东和否定毛时代的做法,只能说明自己是不学无术的。换句话说,盲目崇拜和盲目否定是孪生的、是半斤八两。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的否定毛泽东和毛时代的讲话及其依据做法,跟文革时期对毛泽东的“人造神”崇拜做法没什么本质不同;那反映的是一些高干子女的不学无术和足够严重的“自我中心”的心态。中国还没摆脱“血缘社会”的束缚,中共高干子女对中国的国家生活的影响是足够大的。因此,某些高干子女以自己的不学无术来判断和否定毛泽东和毛时代的影响如何,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了。换句话说,一些高干子女很需要读书学习、需要克服“自我中心”的心态,也很需要能做到起码的尊重历史和尊重事实,更需要他们能自觉地避免以自己的不学无术和信口开河去判断和影响中国的国家生活。

  最后,本人想问问胡耀邦之子等试图推翻“两个不能否定”和试图否定毛时代的高干子女们:若没有毛泽东带领中国摆脱了苏联控制或苏联模式、而一直还是个苏联为首的盟国阵营里的卫星国的话,那么,能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从而使中国打破了在国际社会被严重封闭的状态吗?苏联解体,将给中国造成什么影响、中国将是个什么状态或能避免东欧卫星国因苏联解体而迅速瓦解崩溃的命运吗?若没有文革极大地打乱了照搬苏联体制的国家生活、同时却保存了中共统治地位的话,那么,这30年的中国的改革开放能在中共领导之下并以和平方式而得以开始并在全国铺开吗?诚如美国“中国学”行家兼白宫高级智囊的幽默所说,中国若没有毛泽东的文革、那就没有邓小平的改革。难道,中共高干子女对本国本党的历史的了解,还不如远在彼岸的美国人么?

  简单说吧,中共新领导习先生提出“两个不能否定”,那至少是对其本党的历史事实的正视、承认和尊重。而对任何一个国家发展来说,要翻开未来发展的历史新一页,就必须正视、承认和尊重自己的过去。高干子女习先生做到了这一点,其他高干子女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呢?胡耀邦之子的讲话说明,他们是很难且也不想做到这一点的。

  附件:文革时期公开出版发行的非马列书籍(极少部分)。

相关文章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匠人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7.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8.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9. 一个村咋庆“七一”?看这里!
  10.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