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竖琴螺:秦火火造谣为了“商业利益”还是政治利益?

竖琴螺 · 2013-08-25 · 来源:竖琴螺的博客
网络大V和背后势力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秦火火”等人之所以被有关方面刑拘起来,实际上并不是因为他们靠造谣谋财,而是因为他们所造的谣言大多是政治谣言,大多是关乎“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的谣言,因此,刑拘“秦火火”等人的这个行动才能成为有关方面响应习总讲话的一个具体反应。

  《外报述评:中国刑拘造谣推手强化网管》,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22日文章,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8月21日报道。《联合早报》认为,中国有关方面刑拘一批在互联网上编造虚假信息的网络推手的做法是与刚刚结束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密切相关的,在这次会议上,习总要求“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在事关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上,必须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然而,就《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及其援引的传播学和法学的专家们给造谣者秦火火等人的定性来看,秦火火等人只是为了谋取商业利益,置道德于不顾。由此就难免让人产生疑问,如果有关方面刑拘秦火火等人只是因为他们为了谋利而犯了道德错误的话,那么有关方面的这种反应肯定不能和习总的要求挂起钩来,相反,正如网络上的非主流观点所指出的那样,“秦火火”等人之所以被有关方面刑拘起来,实际上并不是因为他们靠造谣谋财,而是因为他们所造的谣言大多是政治谣言,大多是关乎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的谣言,大多是具有明显的反马克思主义立场的谣言,因此,刑拘秦火火等人的这个行动才能成为有关方面响应习总讲话的一个具体反应。

 

  为什么习总讲话与有关方面的反应之间的正确逻辑在中国的舆论环境里反而成为了非主流的观点?这一点本身就很值得琢磨。这种对中央主张与有关方面具体反应之间的正确逻辑加以曲解和消解的做法真可称得上是古已有之,而这么做的目的显然就是为了阳奉阴违地抵制中央的正确主张,以便它们通过转移斗争的正确方向来达到保护既得利益集团自身的目的。

  当然,对这种事情,美国媒体肯定是不会放手不顾的,虽然它不敢公开给造谣者站台,但是,它却能发出不同的声音。《华尔街日报》网站的报道就说,“这些人被拘留一事在网上产生了褒贬不一的反应,有人支持打击不负责任地在网上发帖的做法,有人则说政府可能在删除谣言的同时也屏蔽了真相。”在此,美国和它的走狗一样,又一次在混淆视听了,而这种混淆视听的手法就是把一般问题和具体问题混为一谈,由此使得它们能够用诡辩的伎俩在一般和特殊两种性质的事物之间颠来倒去,从而便于它们能够根据自己的需要来肆意否定任何一种观点。

  显然,它们把有关方面打击网络谣言的做法和政府删贴的这个行为混淆在了一起。的确,政府或网站删贴封号的做法未必就是为了打击网络谣言,甚至有很多事实证明汉奸国贼及其走狗等黑恶势力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财力和技术能力打通某些环节来删除网络上揭露真相的帖子,甚至直接屏蔽揭露真相的账号,因而当然不能简单地把政府或网站的删贴封号行为视作是有关方面打击网络谣言的反应,但是,有关方面在实施打击网络谣言的时候理所当然地是要进行封贴删号的。

  正如不能因为存在有人打着文革的旗帜却在文革中从事破坏文革及违背文革根本原则之事的这个事实倒打一耙地说这些祸国殃民的行为本身就是文革本身的内容,反过来,也不能因为某些人举着改革开放的旗帜就想当然地认为这些人的主张代表着进步,当然也不能因为某些人举着解放思想的旗帜就能证明这些人的主张不是倒退和反动了,更为重要的是,不能因为主流媒体的某些文章自称是代表民意的,就不加反思地以为这些文章的观点是代表大多数人的(要知道,对资产阶级走狗而言,所谓的民意只是资本家阶级的意见,确切些说,对走狗而言,只有资本家阶级的意见才能算作是民意,相反,无产阶级的,也就是绝大多数人的意见根本不在“民意”的范畴之内)。

  在此,美国媒体之所以要以维护真相的名义反对删贴,只是因为美国要在反对删贴的旗帜下保护由它亲自或受它指使制造出来的那些谣言,换言之,美国所要求的言论自由是以符合美国统治集团自身的根本利益为前提的。也正因为如此,美国及其走狗对任何揭露它们自己恶行的网贴不仅不予以保护,相反还动用了极大的力量来予以消灭。因而,我们才得以看到,无论是斯诺登事件还是别的是什么案件,凡是涉及批判谎言、揭露真相的帖子都尽可能地被删除了,甚至连硬盘都被直接消灭,至于相关人等,轻者被禁言,重则被抓捕甚至被暗杀。

  光明网/《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面对谣言,为什么不能站出来反驳?》的文章,作者是翟耀。这篇文章提了一个极好的问题,但是,这篇文章却没有能够很好地回答这一问题。众所周知,“秦火火”一伙在网络上造谣传谣已经3年了,只是在习总讲话之后,这伙人才被刑拘。但是,在此之前,中国的有关方面并不是不具备相关的除谣能力,因此,我们只能这么去理解,就是这帮造谣传谣者之所以能够肆无忌惮地存活3年之久,只是因为这伙人势力极大,因而可知,“秦火火”本人只是目前的玩偶,真正的操纵者尚未露面。更为重要的是,秦火火等人自称是为了钱财而造谣传谣的,那么究竟谁是向秦火火等人购买谣言的人呢?

  另一方面,如果只是秦火火等人在自说自话的话,那么他们制造的谣言绝不可能引起那么大的社会反应,因而,如果不是有一大批主流媒体的帮忙和一大群公知的助推的话,个别人即便造谣,也不可能掀起什么浪头来。可是,现在,主流媒体自己拒绝反思自己过去3年里在这些谣言事件中所扮演的不光彩的角色,反而向把责任归咎到受众的头上,然而,对广大受众来说,他们自己决没有编排筛选信息的权力,受众所见所闻完全就是主流媒体告知他们的,因而,如果说“秦火火”等人制造的谣言只是这些谣言事件的初因的话,那么主流媒体则是把这些谣言弄得举世皆知的放大器。因此,主流媒体且慢把责任推卸到“水军”身上,事实胜于雄辩,主流媒体自己正是制造这些“在网上搬弄是非、颠倒黑白”的水军的主力。就在这几天,我们在各个主流媒体的网站上都能看到这么一副情景,在一个主贴下,下面所有的回帖都是支持主贴的,而没有一个反对意见。如此情景,在网络这个被称为“喷子满地”的世界里,显然是一个奇迹,但这个奇迹已经上演了好几天了,如果这不是主流媒体自己刻意操纵伪造民意的结果,就根本无法解释了。

  因此,面对《光明日报》该文的提问,我们要回答的是,并不是没有人出来反驳谣言,而只是因为反驳谣言的声音被主流媒体屏蔽了,相关帖子被主流媒体的网站删除了,相关账号甚至被封禁了。历史现象绝不等于历史事实。不能因为日志上没有记载过某事,就想当然地以为某事没有发生过,或想当然地以为没有人干过此事,更不能因此就反过来指责共产党人和广大正义的“自干五”们没有努力辟谣过。一方面不让人说话,另一方面又反过来指责此人没有说话或不敢说话,更有甚者以此为由来攻讦此人本身“不干净”,这种倒打一耙的手法是伤阴骘的。因此,正因为主流媒体自己依然没有做到“摆事实、讲道理,不隐瞒、不夸大、不打压、不封堵,坦率地说出我们的立场和态度”,所以尽管“秦火火”等人被刑拘了,但是,中国的网络环境并没有因此变好,相反,这几天在某些方面还继续恶化着。

  《叙利亚惊爆“化武大屠杀”疑云,反对派称1300人丧生,叙政府坚决否认》,路透社贝鲁特/安曼8月21日电,法新社大马士革8月21日电,路透社伦敦8月21日电,法新社利雅得8月21日电,美联社贝鲁特8月21日电,路透社莫斯科8月21日电。对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常识的人而言,都不应该对这个“化武大屠杀”的说法感到惊奇,因为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为了对外实施侵略扩张、对内镇压人民英雄——在近20年来已经反复多次地使用过这种栽赃嫁祸的卑劣手法了,并且,这些冤案最后都因为美帝及其走狗拿不出坚实的证据而被世界人民所识破。当然,正如我们之前已经讨论过的那样,美帝及其走狗并不在乎它们所给出的证据是否禁得起推敲,因为它们只是为了在台面上给自己的侵略屠杀及迫害人民英雄的行径找一个符合主流价值观的借口。而这个所谓的主流价值观又是完全受美帝及其走狗的操控的,并且,美帝及其走狗的观点之所以成为主流只是因为它们动用了一切手段来封杀不同意见而已,在很多时候甚至已经无耻到直接禁止持有不同意见的人上网、上微博浏览的地步。但是,这一切行径都是美帝及其走狗在高举“民主、自由、法治”旗帜的同时进行的。对于广大习惯于用非辩证的观点来看待美帝及其走狗言行的人来说,自然会感到有些头晕脑胀,实际上,只要在美帝及其走狗嘴里的“民主、自由、法治”后面加上“为资产阶级服务”这几个字后,就容易消除心中的矛盾了。

  对于那些言必称希腊的人来说,只有知道希腊的民主只是奴隶主的民主——而奴隶是没有民主权利的——这一点,就能明白美帝及其走狗的“民主、自由、法治”只是为资产阶级专政服务的,而不是为——作为劳动阶级的——绝大多数人服务的。无论是听美帝及其走狗讲话,还是看它们写的书和文件,都要明白它们在讲这些话时所隐藏掉的那个大前提,而这个被隐藏掉的大前提则是讲话者真正立场的体现。很多美国人写的书之所以难懂,只是因为其中每一句话的大前提都是与读者自身的立场相冲突的,然而,要真正读懂这些书的话,又必须把握住所有的这些被作者隐藏掉的大前提,而作者之所以要隐藏掉这些大前提,只是因为这些大前提对作者自己而言是不言自明的、理所当然的、本来就该如此的,并且,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恰恰是这些被隐藏掉的大前提之间的关系,换言之,要从这种书里获得有价值的东西,就必须至少绕两个弯。

  法新社转了一张叙利亚反对派网站发布的所谓化学武器攻击遇难者照片。然而,俄罗斯外交部却说,有证据显示,报道所称的叙利亚化学武器袭击可能是“一次挑衅”。因而,俄罗斯呼吁进行“公正”和“专业”的调查。俄罗斯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因为之前已经有发现叙利亚反对派在向叙利亚运送化学武器,并且有报道质疑叙利亚反对派在作战中使用了化学武器。根据常识可知,如果叙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话,那么它首先要对付的就是反对派武装,其次,即便使用了化学武器,在美国看得那么紧的情况下,也不会轻易把证据暴露出来。因此,很难想象叙政府会无知到让叙利亚反对派拍到角度那么好的照片,更无法想象的是,从这张照片上来看,基本都是妇女儿童,因而这些人根本就不构成对叙政府军的威胁,那么叙政府军又凭什么冒险用化学武器去屠杀这些妇女儿童呢?相反,叙利亚反对派倒是有过多次被暴露出有屠杀妇女儿童的罪行。因而,如果说叙利亚反对自己用化学武器屠杀了这些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后,又反过来倒打一耙来诬陷叙利亚政府,那倒还更容易让人相信。最为关键的是,众所周知的是,现在叙利亚政府军在战场上取得了一定的优势,埃及动荡又极大削弱了叙利亚反对派的力量,因而叙利亚政府军完全没有利用动用更为恐怖的武器来对付叙利亚反对派,更没有理由用这种武器来屠杀妇女儿童。

  《埃及穆兄会面临严峻抉择,专家担忧其转向暴力路线》,美国之音电台网站8月20日文章,法新社开罗8月20日电。在危机时期,也就是斗争处于你死我活的阶段,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第三条路线,而只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既然美帝及其走狗使用暴力路线来镇压全世界一切热爱自由与和平的人民,那么这些人民当然有权力用革命的暴力来反对反革命的暴力。而且,历史早就反复证明,人民群众起来武装革命这件事绝不是某个或某些知识分子煽动起来的,典型的就是陈胜吴广,而反动政府之所以总是认为是知识分子在挑唆老百姓闹事,那只是因为知识分子人数较少,且不团结,又手无缚鸡之力,总而言之,好欺负,因而镇压知识分子容易让反动政府获得统治的成就感,由此反动政府就习惯用镇压知识分子来自慰,但是,每当知识分子和工农兵有组织的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反动政府的末日也就来到了。美帝及其走狗整天在喊要形成所谓的共识,事实上,整个世界也的确在形成一种共识,只不过这一共识是以消灭美帝及其走狗为内容的。

  对于埃及乃至整个世界形势的变化,我们已经有过多次讨论。在此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穆斯林兄弟会只有抛弃西方灌输给它的民主宪政幻想,从而走上武装革命的道路,才能有真正的出路。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只有穆斯林兄弟会走上武装革命的道路,埃及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才会有出路,换言之,不要把埃及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出路寄托在穆斯林兄弟会一家身上。历史造就英雄人物,但不会把某个特定的人物造就成英雄。尽管整个形势要求穆斯林兄弟会走上武装革命的道路,但是,即便穆斯林兄弟会不走这条道路,也必然会有别的穆斯林走上这一道路的。正如中国近现代革命史所展现的那样,旧的革命势力因为自身的局限性在不能适应历史要求的时候必然被人民群众所彻底抛弃,并且自然而然地会有新的更加适应革命形势需要的革命势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出来。说这些只是为了让某些书呆子不会因为眼前暂时的挫折而陷入绝望的境地。对革命这件事,一定要有历史感,一定不要被由统治集团界定的符合政治正确的历史现象迷住了眼睛,而要通过辩证思考看到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这些历史现象彼此之间的矛盾之处,由此才能通过发现历史现象和历史事实之间的辩证关系巩固自己的革命信心、坚定自己的革命信念。任何一个过程都是辩证运动的,革命过程也不例外,而绝望往往来自对历史过程本身非辨证的认识或理解。

  此时,读读中国古代的革命理论著作《老子》是有好处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读读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虽然长了一点,但比《小逻辑》和《精神现象学》要容易明白。当然,或许有人要向我指出,这些都是客观唯心主义的著作。但是,我要说的是,首先,他们都是讲辩证法的,而且是很直接明白地讲出来的,这比你通过读马列毛的书去学习辩证法要直接的多,虽然它们讲的辩证法有唯心主义,但实际上,这两部书里的唯心主义成分已经很少了,确切些说,有明显的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内容,其次,就资产阶级统治集团在历史实践中所能达到的逻辑的最高程度而言,它们也是无法超越客观唯心主义这个历史阶段的,因为一旦超越这个阶段,那么就达到了社会主义的逻辑,换言之,资本家们就只有选择自杀了,最后,对每一个企图掌握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人而言,首先要跨过客观唯心主义这道门槛,换言之,你首先得经过这道门槛,然后才能看到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这道门槛。事实上,很多人之所以从马列毛的著作里学不到什么东西,只是因为他们不懂得辩证法及马列毛是怎么运用辩证法的,因此,这些人就算把马列毛的著作翻烂,也没有用,因为他们实际上连唯心主义这道门槛都没有跨过,所以,读读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是很有好处的,读了之后就会在很多问题上豁然开朗,发现自己的思想中原来还有那么多不曾为自己察觉的问题。当然,也正因为这种走法是很艰难的,所以,我才从再生产循环的角度提出可以先从《毛选》(至少是从《第五卷》和“两论”)读起,逆着历史演变的次序读,这样虽然不能掌握真理,但至少能够知道一些常识,从而使这些常识——作为主观经验——发挥经验主义的作用来帮助自己克服很多在学习所谓反动思想时必然会遇到的困难。但“逆读”之后,还是要有“顺读”,唯有如此,才能建立起历史感来,当然,对历史好的人来说,学习哲学的难度会极大下降。

  《卡梅伦批准销毁<卫报>硬盘》,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8月21日报道。斯诺登提供给《卫报》的信息就此被英国政府消灭了,并且,与此事相关的人员也被拘押了起来。这当然又是一起足以揭示资本主义国家民主自由局限性的案例。

  《陈毅之子就文革期间行为道歉》,法新社北京8月21日电。陈毅之子陈小鲁在博客上向文革时期在学校受到他迫害的人道歉。众所周知,陈老总在文革时期受到冲击,直到毛主席出席他的追悼会后,陈毅才被平反。那么,问题就来了,文革期间,究竟谁在胡作非为呢?究竟是谁在冲击陈老总这些人呢?陈小鲁现在承认他就是在搞武斗,而武斗是被毛主席和周总理明确禁止的行为。毛主席明确说过,文革是要文斗,不要武斗。既然如此,那么陈小鲁之流的行径根本就是与文革的原则相对立的,根本就是在破坏文革。因此,陈小鲁在文革期间犯下的过错也根本不能被认为是文革本身的过错,正如我们不能把在改革开放期间发生的违背改革开放原则的事算到改革开放的头上一样。而且,陈小鲁在文革被全面否定之后也没有得到清算,相反,他本人也是改革开放既得利益集团的成员,因而事情就显得那么奇怪,这种在文革期间搞武斗迫害他人的人却成为了改革开放既得利益集团的成员,因而,当这种改革开放既得利益集团的成员反过来对其在文革中的恶行道歉时,那么岂不是证明改革开放实际上是让一批文革的既得利益者先富了起来吗?那么改革开放对文革的全面否定又体现在哪里了呢?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为什么要搞阶级斗争?
  2.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3. 陈先义:再批戈尔巴乔夫(深度警世)
  4. 子午:鄙视胡锡进先生,力挺萧武同志!
  5. 对一位主流经济学家的规劝
  6. 乌有之乡招聘招募公告(2021年3月)
  7. 不讲阶级斗争的学雷锋,都是德之贼
  8. 普京政权的危机:年轻人观念已变
  9. 20岁时的毛泽东,思想简直了不得!他说的这句话令人震惊!
  10. 为什么有人喜欢炒作所谓“活着的王成原型”?
  1.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2.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3.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4.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5.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6.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7.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8.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9. 把全国“最牛”老板送去坐牢
  10. 天津肖老师歧视学生,家长却集体签名要留住老师,事情真相如何呢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他们到底怕什么?
  5.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6.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7.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8. 潘家干净吗?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垮了的两代谁之过?——略论肮脏文学及其它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