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丑牛:群众路线何处走?民警遥指马家楼。

丑牛 · 2013-09-16 · 来源:乌有之乡
群众路线整顿四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住在北京的“有些领导干部”,如果感到实践群众路线找不到群众,我建议去到马家楼。在天安门、在新华门、在府佑街,一出现上访者,民警就会“遥指马家楼” 。因为那里的人们都曾遭受过镇压……在这里我们才真切感受到人民维权的艰辛,才感到什么是“空谈误国”。

  群众路线的教育实践活动,进行已快半年了。有些干部,而且具有相当高级别的干部,仍在问:“群众在哪里?”“群众路线怎样走?”

  为回答这样的问题,中共中央党校办的《学习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群众就在你身边》。文中说:“贯彻群众路线、密切联系群众,一些人(丑牛注:我估计是在党校学习的干部)不禁要问,‘群众在哪里?’”“心里有群众,眼里才能看得到群众。现实生活中就有些领导干部不知道群众在哪里。有的面对群众的上访,不是认真对待,而是以‘刁民’待之……”

  如何对待访民,的确是目前全党进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的一个重大问题。

  住在北京的“有些领导干部”,如果感到实践群众路线找不到群众,我建议去到马家楼。此地离中心城区不远,就在西郊。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走,我题目中说得有:“民警遥指马家楼” 。北京民警都知道马家楼,这里是来京访民的集散中心。在天安门、在新华门、在府佑街,一出现上访者,民警就会“遥指马家楼” 。

  前几年,马家楼和久敬庄(北京南郊),由于有些领导干部把访民当‘刁民’,这里很有点像监狱,近两年有了很大的改变。前些时,马家楼里还传出喜讯,说中纪委的马馼书记要来视察,还说,李克强总理要来见访民。无论是真是假,无风不起浪,访民们渐受到领导干部门的关注。

  2010年春,我写了一篇网文----《第五十七族》,到处转贴,北京的地摊上还有多种版本的小册子,内容几乎全是住过马家楼的访民提供的。在文章的结尾,我写道:“谁能化解第五十七族,谁就能治理好中国;谁对他们进行镇压,就会遭到人民的反抗和唾弃!

  今天,我对这一点仍深信不疑。

  我希望“一些领导同志”能亲访马家楼,向访民求教,你一定会得到安邦治国的答案。我建议在马家楼的大门口,挂上一块招牌------“群众路线教育基地”。在这里办学术研讨会训练干部,比党校好;在这里搞调查研究、办学,比社科院好。

  我说这话是不是有些“狂”?我不承认。因为我切身体会到,我写的一些网文,之所以得到一些好评,许多是来自“访民”。他们处在社会最底层,苦难、掠夺、压迫、苛政、暴力、不公……都落在他们身上,他们的遭遇体现了当今的社会矛盾。

  许多社会的重大热点问题,我不是从报纸、电视或文件、文献中,而是从访民、群众中得到正确的解答。

  比如“强拆”。在中国为何出现这种普遍的、恶劣的社会现象?一些专家、学者、政客们发表的文章、演说成千累万,我读了,没有一篇说中的;国务院、国土局、高检、高法、公安部出台了多少文件,都没能制止;人大会上多少代表的慷慨陈词,都无补于事。为什么,没有抓到根子。

  我关注“强拆”是2007年夏季,受一批武汉钢铁公司退休老工人的邀请(建设武钢时我们是朋友),他们住的是同武钢一起建设起来的“红房子”要“强拆”。我进入,街访简直是一层恐怖气氛。我真弄不懂为什么“拆迁指挥部”(当时是政府直接领导拆迁)要雇请黑社会分子,用暴力、恐怖手段来对待群众,直至逼的老工人上吊自杀。建设武钢时当地的农民还是敲锣打鼓,平整自已的家园把土地交给国家的。我问他们,为何不报警?为何不到法院去告他们?街、区居委会为何不保护你们?他们说:黑社会份子是他们请来的啊,派出所和他们是沟通的啊!各法院也规定不受理“强拆”的案子啊!

  在一个拆迁工地的旁边,有一个小餐馆,我们来此吃中午饭,恰好一些参加强拆的农民工和一些小混混也在这里吃饭。他们听我提出这样一些问题,感到“这位老同志很好笑” 。他们插进我们的谈话:

  “这政府要拿地卖钱,报上讲得好听,叫土地财政;这开发商要拿地赚钱,讲得也好听,城市建设。我们呢?叫打工挣钱,讲得不好意思,帮凶”。

  我说:“这人民政府应该是为人民啊!这共产党是工人的党啊!”他们全部笑了起来,嘲笑我:“这老同志还是旧脑壳。今天的共产党里有资本家,资本家里也有共产党。红、黑两道,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我这个有着六十多年党龄的老兵,不得不在这些被贱视的人面前,拜师学艺。他们不比高级党校的教授们讲得好么?!他们不比北大的博导们讲得好么?他们不比社科院的研究员讲得好么?他们不比国务院、国土局的一些官员讲得好么?

  再比如“城镇化和土地流转”今天还是具有极大争议的热门话题,也是一个政治题、经济题和政策题。照理讲,这涉及千千万万农民生计、生活、生命的事凭哈由世界银行的一个美国人作规划,凭哈由一个担任多家公司独立董事的经济学家的一句话-----“中国农村的土地(实际上是农民的土地)是等待开发的世界最大金矿”,国务院的官员们接着说:“那里是下一步改革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

  实践的结果是资本(包括跨国资本)对农民的大掠夺。2011年底广东汕尾乌坎村两万农民的暴动,举的就是“还我土地”的斗争旗帜。最近我接触了一些农村访民,他们进行的也是“还我土地”的斗争。有一位中年妇女,她很有《秋菊打官司》中秋菊的模样,她给了我一大本装订得很整齐的资料,详尽地标注着他们村土地的去向。那一块地建成了商品房区,那一块地变成了工业园区,那一块地变成了生态旅游区……。这些地是由谁卖的,由谁买的,中间有何猫腻。我问她,怎么不向上举报,她说:“抢夺土地的就是管他们的官员。举报一次就坐一次牢,举报一次就抓一次,举报一次就挨一次打……”。她挽起衣袖、裤脚,露出伤痕,我说,“你就不要上访了,不要去告了,做点小生意过日子吧”!她眼睛向我一瞪,意思是,“你还算个老革命吗?”我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她说:“我和丈夫商量好了,他养鱼顾家,我就脱产告状告到死”,她狠狠地握紧拳头咬紧牙。我在想:“谁在给老百姓上造反课啊!”

  中国的亿万富豪大多来自房地产业,每每看到这样的“荣登榜”我就想起这样的农妇,这些富豪的财富里有多少她们的血和泪!?

  那位北大资深教授,那位国务院官员的博导:

  农妇泪,可知否!?

  前两年,北大教授孙东东关于“走上访百分之九十九是精神病,应该把他们关起来治疗”的言论,激起了上访者的愤怒。他们涌进北大校园,要和这位教授对质,吓坏了当地警察和保安,立即把孙东东教授保护起来,为此引发了关于精神病收治法的大讨论。法学家、司法官员、医学家们在“人大”、在专家论证会上争来争去,搞了个“精神病收治法”。马家楼中曾“被精神病”过的上访者对此嗤之以鼻,他们说,这是忽悠老百姓,把上访者关进疯人院是要阻止、处罚和恐吓上访者,不是什么“精神病收治法”的问题。我曾访问过许多从精神病院放出来的上访者,他们最后只要承诺“不再上访”,就可以“病愈出院”。

  精神病收治法的惟一作用,是制止警察或政府工作人员随意把上访者送疯人院看管,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了囚禁上访者,不送疯人院,却改送“休闲山庄”、“度假村”之类的地方,强行关押,这样一来,官员们是不是要修订一部旅游法规呢?

  是人大代表、司法官员、医学家们讲得对呢?还是马家楼内那些“被精神病”的访民讲得对呢?真理仍在这些“疯子”手中。

  对劳教制度的存废、劳教法的修改,也成为今年人大立法的热点,有两大事件震动了社会,一是上访妈妈唐慧告劳教所,一是辽宁女子劳教所发生对上访者施以酷刑的新闻。

  唐慧告劳教所是因为上访

  女子受酷刑也是因为上访。

  对上访者的镇压,与“劳教制度”、“劳教法”没有因果关系,那些司法官员们、公安官些员们、人大代表们、法学家们,在那里研究、讨论,实在是在忽悠。“劳教制度”实施了几十年,挽救了许多失足的人。从没听说对上访者施以“劳教”,怎么把对上访者的镇压,归咎于“劳教制度”和“劳教法”呢?有的地方,比如湖北武汉,就没有把上访者关进劳教所,而是设立了“黑监狱”,美其名曰“法制班”,同样是为了对上访者进行镇压。

  为什么要进行这样大规模的镇压,想了解真相的人可以到马家楼去寻求正确答案,因为这里的人们都曾遭受过镇压,有的还遭受过像武汉“黑监狱”那样的血腥镇压,遭受过像辽宁女子劳教所那样的酷刑镇压。在这里我们才真切感受到人民维权的艰辛,才感到维护宪法尊严的迫切性,才感到中国社会的矛盾所在,才感到什么是“空谈误国”……。

  习近平同志最近重提毛主席的话: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下面还后续了一句话:

  “而我们自已却往往是幼稚可笑的。”

  在群众路线学习中,不是提倡“照镜子,洗洗脸”么!到马家楼去照照自已是不是幼稚可笑。

  毛主席还说了一句名言:

  “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马家楼住的都是“卑贱”的人。高贵的官员们不防屈尊去看一看、访一访,也许你会变得聪明一些。

  在写这篇文章时,原来拟定的题目是:《马家楼的风雨,能否驱散北京的雾霾》,现在,把这句话放到文章的结尾。

  

  丑牛

  于武汉·东湖泽畔

  2013年9月15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匠人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是可忍孰不可忍?
  4.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5.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6.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7. 迎春:一篇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罕见的好文章
  8.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9. “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的队伍”!
  10. 三次卖断货的五本红色书籍,到底什么在吸引人们?
  1.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