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钱昌明:吴建民仗“势”不占“理” ——评“吴胡之争”

钱昌明 · 2016-04-1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前退休外交官吴建民退而不休,以“老外交”自居,居高临下,一再就中国外交的战略思想发声,打压不同观点。先是竭力宣扬“和平与发展”论;今又批判胡锡进、罗援等的不同观点是“‘民族主义’,很‘鹰’”、“极端”!并认为,在外交问题上最好只能由外交官发声,不容媒体发表不同观点,认为这会“添乱”,并成为“祸源”。笔者旁观双方论战,吴建民虽气势汹汹,力图以“势”压人,却并不占“理”。

  钱昌明:吴建民仗“势”不占“理”

  ——评“吴胡之争”

  网上出现“吴(建民)、胡(锡进)之争”。

  前退休外交官吴建民退而不休,以“老外交”自居,居高临下,一再就中国外交的战略思想发声,打压不同观点。先是竭力宣扬“和平与发展”论;今又批判胡锡进(《环球时报》总编辑)、罗援等的不同观点是“‘民族主义’,很‘鹰’”、“极端”!并认为,在外交问题上最好只能由外交官发声,不容媒体发表不同观点,认为这会“添乱”,并成为“祸源”。

  旁观双方论战,吴建民虽气势汹汹,力图以“势”(“大事儿全是中央定的”)压人,却并不占“理”。

  第一,外交问题,媒体为何不能发声?

  这就奇哉怪也!难道外交问题,只许有政府外交官一种声音,就不准有民间的声音?不容许媒体涉足,那么百姓的声音又如何得以表达?又何来当今提倡的“民主”、“自由”一说?

  在吴建民的大脑里,也许有一种“官高于民”的观念,这大概是他长期身居高位,脱离下层的必然结果。不错,居高位者可以有权;然而,居高位者,未必就一定掌握真理。

  毛泽东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居高位者,容易脱离群众。如果背弃了广大下层人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必然会干“蠢事”;反之,卑贱者,因能同广大的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必然就会“聪明”些。

  由此,笔者突然想起一则历史故事:

  西晋惠帝时期,有一年闹灾荒,老百姓没饭吃,到处都有饿死的人。有臣子把情况报告给惠帝司马衷,没想到这位高高在上的皇帝竟说:“没有饭吃,为什么不去吃肉糜粥呢?”让那位臣子听了,哭笑不得。灾民们连饭都吃不上,哪里来的肉糜粥呢?这故事固然反映了司马衷的低智商与愚蠢,更主要的是他“高贵者”的地位所造定的。

  吴建民斥责胡锡进:看不到“世界大势”,“抓不住主流”,批判“现在很多人还有战争与革命的惯性思维,完全搞错了时代”。

  为什么同样一个世界,从吴建民与“很多人”眼睛里看出来,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景象?会得出两种完全不同的结论?关键是因为吴大使立场:全为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第二,当今世界究竟是什么时代?

  当今世界,究竟是“战争、革命”时代,还是“和平、发展”时代?

  吴建民是毛泽东时代的外交官。他曾为毛泽东、周恩来、陈毅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当过翻译。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后,他跻身常驻联合国的第一批工作人员之列。有这样资历的人,当然值得人们尊重。但是很可惜,在后毛泽东时代,吴建民早就背弃了毛泽东思想。正因此,他才极端憎恶“战争与革命”的思维;而竭力鼓吹“和平、发展”的理念。

  事实是:二战结束70年来,虽说没有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受制于大国之际热核武器的“恐怖平衡”),但不管是在美、苏两极世界时代,还是1991年苏联解体以后出现的美国“一超”独霸时代的世界格局,战争哪一天停止过?以人民反抗为形式的革命斗争哪一天停止过?

  仅粗略的不完全的统计,除去一些相当数量的国内战争不计,仅有西方大国发动、参与的局部战争就不下23场,延烧于中东、朝鲜半岛、印度支那半岛、南亚、中亚、海湾、东非、北非、巴尔干、东欧、拉美等地,最长的阿富汗战争长达13年之久,世界各地几乎没有一年不在燃烧着战火。

  进入新世纪后,美、欧西方国家不仅已经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还策动了中东、北非多国的“颜色革命”战争。环顾这个动乱的世界,不单有巴以危机、伊核危机、朝核危机;还有印巴核对峙、南北朝鲜对峙、钓鱼岛对峙、南海对峙,再加上美俄乌克兰对峙、叙利亚对峙,等等。简直到处都是浓浓的火药味。把这一世界形势概括为“危机重重”,一点也不过分。事实证明:以美国为首的金融——军事霸权主义,就是当今世界战争的根源。

  面对如此严酷的世界局面,吴建民一概视而不见,硬要把美国“一超”独霸、危机重重与战火不断的世界,说成是“和平、发展”的“太平盛世”,这如果不是在重蹈历史上空想主义者的覆辙,那就一定是有意地在散布和平主义幻想。客观上就是在为霸权主义“先发制人”的战略服务——以便让爱好和平的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毫无反抗地,在下一场战争中被消灭和征服。

  去年3月11日,吴建民在上海《解放日报》发表《历史的灾难将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一文。该文名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实际上该文:一不谴责这场罪恶战争的策动者;二不歌颂进行反法西斯战争的各国人民;三不从中总结、汲取宝贵的历史经验教训。相反,却故意模糊正义战争与非正义战争的区分,一味以“和平、发展”之类的美丽词藻,宣扬虚幻的和平主义。其画龙点睛之笔是:“革命时代已经过去,战争不再解决问题”,宣扬各国人民应该放弃斗争,迎合霸权主义需要的“告别革命”论。读了吴文,笔者曾写了《战争仍在继续,时代无法“转变”——评〈历史的灾难将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可见“人民网·强国博客”、“乌有网刊”、“红歌会网”等网刊),从残酷的客观史实和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霸权主义掠夺本质分析入手,对吴文进行批驳,至今仍未有回音。可见其已理屈词穷!

  凡是正视现实的人,都不得不正视:

  当今世界难道不仍旧是资本帝国统治的世界?

  当今控制世界的所谓“七国集团”,难道不仍旧是:英美法德日意加(加拿大不过是英帝国分离的产物,原先“八国集团”的俄国已被排斥在外)等老牌帝国主义在21世纪的继续?

  当今世界难道不仍旧是第一、第二世界国家,以各种形式(商业的、科技的、金融的)剥削、压迫和奴役第三世界国家?

  当今世界难道不仍旧是“发达国家”在以随意入侵的方式,把战争强加给第三世界的世界?不仍旧是它们在肆意屠杀第三世界的“垃圾人口”?并以数以十万、百万计地制造无家可归的“难民”?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难道不仍旧是帝国主义为了争夺和维持其霸权的斗争?

  冷战结束以后,如果要说当今时代有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帝国主义已由一般的垄断阶段,发展到了金融——军事霸权主义新阶段。结论是:

  当今仍是帝国主义时代,仍是战争与革命的时代。尽管时代的形势与表现形式有变,但时代的本质始终未变。

  第三,两手政策不会过时。

  在当今由美国“一超独霸”的金融——军事霸权主义时代,中国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们应该怎么办?你对现实感到迷惑不解吗?那就请教历史吧!

  回想毛泽东时代,我国的国际环境不可谓不险恶。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在经济上长期封锁、制裁,军事上包围、不断地进行战争威胁;中苏分裂后,社会帝国主义更一度向我们露出核牙凶相。然而,我们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实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一方面推行“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一方面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自卫原则。采取的是革命两手政策,既有软的一手,亦有硬的一手。结果是:该打就打,该和就和。敌人尊重,朋友亲近。周边多兄弟之国,邻近有胞波之情,我们的朋友遍天下。1972年,占联合国席位大多数(2/3以上)的朋友们,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让我们恢复了联合会的席位。

  当时我们尽管一穷二白,百废待兴,但却是昂首挺胸,广受尊重的社会主义大国。

  如今,我们的国力已非昔比。但外交形势似乎更为严峻。君不见,环视周边,有几处安静?从美日韩联盟,演兵朝鲜半岛,挑战东海钓鱼岛;往南有“台独”势力作祟,更有美军进驻菲律宾、勾结澳大利亚,“并肩”耀武我南海岛礁;再看越南、印度的会合;加上“港独”、“藏独”、“疆独”┄┄

  王毅外长多次重申,中国反对美国“萨德”反导系统进驻朝鲜半岛;美防长卡特的回应是:部署该系统“将成为现实”,它“与中国人无关”,“希望中国人能与我们合作”。王毅部长呼吁“七国集团”的广岛会议,应聚焦世界经济问题,不要把历史遗留问题甚至领土和主权争端牵涉进去;换来的是“七国集团”发表共同声明,对有关南海问题表示“关切”。

  如今,中国的固有领土——南海岛礁,已被“国际社会”视为“争议地区”;近代一直遭受列强侵略的国家,如今成了影响世界“和平”的“中国威胁”;长期侵略中国的日本军国主义反而成了“积极的和平主义”┄┄

  怎么办?

  再继续“韬光养晦”?再去迎合美国人的意志,搞“中美国”?进一步开放市场、输出廉价商品,强化金融合作,主动输送利益,宣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去紧密“夫妻关系”,高呼“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只许它到我们的菜园子来践踏,踢进门来,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挣扎、自卫?也许正因为是秉承了这样的观念,吴建民才会把胡锡进视之为可恶的“鹰”!

  什么是“鹰”?无非是主张强硬一点,敢在敌对势力面前挺起腰干罢了。这有什么不好?难道非得一味软瘫在地,站不起来,那又怎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其实,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是辩证的对立统一。搞外交同样如此,还得有两手:一手软,一手硬。团结与斗争,友好与敌对,和平与战争,都是对立统一。一切都得视矛盾发展的情况而定,冷静以对,两端不可偏废。

  甘愿做羊,不想做狼,结果必定是羊被狼吃了,甚至连骨头也没有。只有爱“鸽”又爱“鹰”,才会有“鸽”的生存。和平不是“求”出来的,是“斗”出来的。不懂得这一点,没资格当外交官!更别想做“外交高参”!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