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回头路和记忆中的农村集体化

正宗草民 · 2016-05-30 · 来源:乌有之乡

 

  回头路和记忆中的农村集体化

  (文前注:本文初写于今年立夏时节)

  时已立夏,万物盛长,趁着雨停,抬足走到了城外。待草民走回头路回家时,心里是懊丧不已,无趣至极。我这个背时佬,算是白活一把年纪了。那城外不是很好嚒?宽阔的大路四通八达,一座座工厂长盛不衰;眺望远处,三至九层的楼群林立,车流滚滚不息;(镇政府大门左侧还镌刻着“为人民服务”这五个金色大字,紧邻的是有着1600名师生的镇中心小学)——那边原是良田沃土,现在“城镇化”了,面貌自然全新,且一直延伸至杭州湾岸边······

  昔日的田地一经石子水泥封住,便永世不得翻身了,城镇化其实也无错,它使众多的农民获得了走四方的自由,或成了农村私营工厂的工人,让昔日粮食自产自吃的农民吃上了来自东北、苏北、湖南甚至泰国的大米(当然泰国大米买得起的人是极少的),老年农民靠着村里“转让”田地而发放的钱买一份养老保险金用以养老(并非全部老年农民,买保险个人需付10000元以上,一部分老农就买不起),真是何乐而不为啊。然而,年老喜念旧,往昔那幅田野的美妙风光图总老是忘不了,在脑海里经常浮现,使我越发地想起往事来······

  草民再三说过,自己实非真正的农民,只因生活在农村集镇中,故对当年的农村不说了如指掌,也能说个八九不离十了。的确,草民也曾吃过“共产主义式”的大食堂,这个经历,知道实情的人一清二楚,“共吃风”不是由毛主席主张刮起来的。大食堂停吃之后,草民已经能记事了。农村的农业高级合作社终于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人民公社诞生了。曾经视土地为生命的广大农民,在分得土地和财产后,历经了单干、初级社——高级社,思想上已经今非昔比,小农意识日渐一日地淡化,跟着共产党、毛主席就一定能够奔向美好明天成为农民阶级的共识······毛主席当年有过这么一段批示:“看完这一篇,使人高兴。……这个浙江省慈溪县五洞闸合作社的了不起的事例,应当使之传遍全国。五洞闸合作社所在的这个乡——慈溪县岐山乡,有92%的农户加入了8个高级社,谁说高级社那么难办呢?”人不管是工人还是农民,只要有先进思想的引领,心胸便会一步步地广阔起来!

  在此需要说明一下,中国幅员辽阔,领土面积居世界前三,所以,草民以下所言,是颇具地方性的,没有以本地区之偏,而概全国农村之全之意。因为农村有高山和平原之分,平原跟平原也有差别。草民要讲的是宁绍平原。

  L镇是草民之家乡,L镇被称为千年古镇,当然,如今想要找寻“千年古迹”已难上加难,百年以上的破旧楼瓦房倒是还有一些,为时10来载的石砌镇南门迎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客人。小时候对镇貌的记忆自然不曾清晰,但对于春夏秋冬四季从家门前走过的肩扛或手拿着农具的农民,河中摇过的“吱呀吱呀”唱着的农船,记忆却仍然非常、非常的清晰。后来长大了,对农民也就渐渐地熟悉起来。干农活是一种脏、累、繁杂的劳动,经常跟人、畜的尿粪,以及河底的淤泥与野草烂成的肥料打交道。每一季都有不同的农活,且一点都耽误不得。天道酬勤,我们这儿的农民便是一群勤劳的“农牛民”(一些老农的自语,不含贬意)。

  整个生产小队被社员(不叫队员)们看作自己的家,大家都在为“家”而忙忙碌碌,从不怕风吹雨打,晨出畈时星未落、晚归之时月高挂,由此辛劳复辛劳,麦子、油菜籽、早稻谷、晚稻谷、棉花就是这么得来的。说“集体养懒汉”的人,在草民眼中就是名副其实的懒汉,胡言乱语之徒。千万别抬出那个“懒汉典型”来。是因为地处山区条件很差之故而懒吗?那么,大寨大队难道地处平原吗?林县的举世闻名的红旗渠又是怎样建成的呢?是因为“集体化”之故而懒吗?这就更荒谬矣!

  将农民组织起来,搞集体化生产,走共同富裕之康庄大道,在中国这是一个开天辟地的创举,也是一个社会主义农村、农业的伟大而成功的革命性探索,其经验就是真理。就草民本地而言,概括如下:

  1, 干农活是一项系统化工程,做秧田、孵种子、下种子、田间管理等等,由有经验的农民把关,其他社员从之,培养出茁壮的秧苗,以利于粮棉的尽可能获得丰收。

  2, 庄稼的收割、运输是重活累活,还受天气条件的制约,如炎夏之时正是早稻收割之际;寒风已起的初冬时节又是晚稻的成熟期,收割完晚稻后紧接着就是种油菜,故只有在集体化劳动的前提下,才能集中劳动力,以保障即将到手的劳动果实不至于遭到损失。而单干是单打独斗,一旦在紧要关头家里的主要劳动力患疾,问题就严重了,此时家家都忙,找谁帮忙?即便请来了帮工,能白帮嚒?所以啊,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还是集体化抱团共干为上。

  3, 民以食为天,农民则以土地为天,生产队的土地是集体所有制——大家的,这就节约了许多的土地,而珍惜土地,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珍惜生命。如果单干的话,会多出许多条田塍,而白白地浪费土地;翻耕时也会造成不少的麻烦,甚至纠纷。

  4, 当然,集体化生产的优越性更在于提高农民“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思想觉悟,深刻地领悟“各尽所能,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的公正公平合理性。参加集体劳动,本就是为人为己的事情,绝大多数农民当然明了这一点。

  5, 民主,是人们在时下喊得很响亮的一个词,也是坏东西们最害怕的一个词。在农言农,其实在中国实现过真正民主的是在农村农业集体化时期。生产小队长(还有副队长、妇女队长——生产队妇女劳动力的头)是社员们选出来的,能罢免小队长的也是社员们,草民都见过。曾有个小队长因生活作风问题而被罢免。白天劳动后,夜里社员们聚集在队室内,认真地评议白天一个个劳动者的工分,最高分为10分,劳动表现特别突出者有奖励分。劳动中出了差错的则给予减分处理。当不同意见出现时,往往会引起争论甚至争吵,解决的办法是以理服人,摆事实讲道理,民主集中制。而且每个社员的基本工分也是由社员们评定的,张三10分每工,李四9分每工,王五7分每工。随着年龄的增长,年轻人会增分,老农民会减分;放牛一般是劳动力大减的老农民的活计。试问,今天还有这般民主的事吗?

  6, 人多力量大,好办事。假如单干,每家每户都能买得起牛吗?后来用拖拉机耕田了,连生产队都无能无力,因而由生产大队集中购买几辆拖拉机,在需要春耕夏耕之时昼夜不停地为各生产队耕田。生产队是一步一步发展农业生产的,历经了木稻桶人力脱粒、脚踩打稻机脱粒和电动机脱粒,用脚踩木制水车、牛拉大木盘水车和柴油机、电动机抽水灌溉农田的过程。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只有机械化才能解放农村劳动力,减轻农民的劳动负担,促进农业生产的进一步发展。

  7, “五保户”的问题。在今天,解决“五保户”的生存问题称为“慈善”,而在当时则属于“应该”。粮油柴等是送上门去的,年终还送去零花钱。现在赡养孤老是把他(她)们集中在一起,各村委会出钱,但条件相当苛刻——年满70周岁方能进去。但是,60周岁的人就是老人了呀。

  8, 农民除了参加集体劳动,在家里还养禽畜,起码半数以上的农户养着一至几头猪或几只羊,鸡鸭鹅那就更加普遍了。所以在其时,雄鸡高唱报晓,母鸡白天欢叫(下蛋后),成群的鸭子畅游于河里。农户所养之猪大都卖给国家(由镇食品收购站收购),猪的体重最低标准为55公斤,以下的不收。——年轻的朋友们,草民所言的那个时代实非“唯公无私”的“畸形怪胎”社会,而是朗朗乾坤,艳阳高照的幸福光明时代。

  草民不隐瞒一个事实,即至“文革”开始,据草民所知,尚有2户单干农户存在,一户近十来口人,养有黄牛一头;一户仅一人,人称“老单干”。这2户单干农户也因此而受到了“农民造反派”的批判,这该与不该,草民不作评论,也无须评论。然而,草民绝不苟同“农村还是搞单干好”的观点,因为在数百户(仅2户单干农户所在的离草民家最近的生产大队范围内)与两户的对比中看到,集体化比单干,简直就是阳关道比独木桥,孰优孰劣,一目了然矣。还需老汉再喋喋不休吗?

  中国社会主义农村集体化模式早已载入了史册,作为曾经的几亿农民的杰出代表——陈永贵,也在历史中留下了英名。陈永贵曾贵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国务院副总理,这是新中国农民阶级的光荣和骄傲。农村集体化曾在“农业学大寨”的号召下加快了发展的步伐,陈永贵及其带领下的大寨社员们功不可没。陈永贵们的努力践行充分显示了作为国家主人的新型农民在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坚定不移前行,奔向幸福美好明天的决心!

  “不是回头路”、“决不走回头路”——可ai的“精英”女士先生们,何必坚持不懈又斩钉截铁地重复复重复呢?真傻!别忘了,不走回头路——正是毛泽东的性格。但,不回头,却可重走,重走昨日正确之路,取其精华去其不足,岂不更妙乎?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2016.5.29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分田单干好还是合作化好?习近平直指中国要害
  2. 习近平:把“两面人”清除出去
  3. 刘金华:马晓力事件与“塔西佗陷阱”
  4. 李昌平:导师,您再忽悠真要出大事了
  5. 郁慕明怒呛“台独”:交出国宝 我带“中国人”返陆
  6. 周军:中国革命的挫折和教训(再整理稿)
  7. 吴宣恭致信:就刘国光所提要害问题谈三点感言
  8. 美防长泄露真心话:和平演变中国从未放松
  9. 英、美如何进入社会主义社会,毛主席是这样考虑的!
  10. 杨绛的离去与时代的招魂
  1. 戚本禹回忆:毛泽东时代的高层腐败
  2. 师伟:论戏子梁宏达
  3. 老田 | 反文革派是怎么搞文革的:中共七大代表柳运光访谈录
  4. 长子西:评马晓力回应凤凰资讯的访谈
  5. 习近平:在西方价值观念鼓捣下,一些国家被折腾得不成样子了
  6. 吴敬琏:改革要打破党国大公司
  7. 分田单干好还是合作化好?习近平直指中国要害
  8. 丑牛:公者千古 私者一时——滴水洞寻幽
  9. 习近平:农业合作社是发展方向
  10. 孙经先:“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是怎样形成的?
  1. 铁索寒:围攻大会堂红歌的本质是砍旗
  2. 杨思远:习近平同志论“文革”
  3. 戚本禹回忆录:李锐的揭发交代与庐山会议的转向
  4. 黎阳 :文人官僚体制、官学商利益铁三角和动乱周期律
  5. 中央巡视组为何在湖南查不下去
  6. 顽石:只有正视历史,方能开创未来——文革起因探源
  7. 戚本禹回忆:毛泽东时代的高层腐败
  8. 报告马晓力领导:刘欢孙楠唱的这首歌更可怕!
  9. 老田:江总书记的同事们追忆他60年代经历
  10. 老骥:马晓力们想当“太上皇”
  1. 采访这些老红军,我的灵魂经受了刻骨铭心的洗礼
  2. 台湾渔民再发声:以后在冲之鸟礁捕鱼改挂五星红旗
  3. 戚本禹回忆:毛泽东时代的高层腐败
  4. 吴敬琏:改革要打破党国大公司
  5. 苏联解体前夕高级干部纷纷自杀
  6. 北京大学原校长许智宏:未来2~3年实现转基因玉米产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