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草民与“共产党员兄弟”们

正宗草民 · 2017-09-0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草民与“共产党员兄弟”

  草民和四个同胞兄弟、一个姐姐,都在茅**所胡说八道的“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年代里,安然无恙地活了下来,并皆成了老年人。一母所生的同胞六人之中,50%是共产党员。兄弟仨的党龄相加为130多年,年龄相加为210余岁。又很巧,六人中50%出生于解放前,50%出生于50年代。我们兄弟间关系比较好,平均每月有一次相聚,相聚之时,边喝酒边聊天,聊着聊着免不了会聊到现实、聊到过去。于是,意见就有所不同了。

  党员大弟是退休教师,他说,毛主席是伟大的,无人能及;同时也希望共产党继续领导下去,以保证他的每月7000元的退休金能够拿到死为止。我评价他是彻底的“现实主义者”。

  党员长兄已83高龄,他于1950年乘船北渡杭州湾,进入大娘舅在沪开办的工厂做工,10年后入党,后又成为工厂的中层干部。1966年wg爆发后,工厂造反派头头要他带领着部分工人去大舅家“造反”,他不得不往,但内心上甚感愧疚。(说明:其时大舅已在62年亡故,户主是大舅妈。)此事也使长兄长期来对wg耿耿于怀,他认为大舅不是不法资本家,工厂也不是被没收的,而是经由公私合营再转为全民所有制企业的,故造大舅的反显得没有道理。“毛老头子(上海人对老年人的习惯性称呼,不含贬意;此处指毛主席)有时候瞎胡搞”,这是长兄多次说过的一句话;另外他也相信当年“定指标划右派”是反右运动的政策所致,并埋怨“运动太多”,云云。我对长兄说,为什么您现在的退休金不及(我的)二兄和大弟的一半,只有3000多元,这于您来说,公平吗?这总不是“毛老头子”造成的结果吧?长兄一时无语。

  二兄是个经历颇丰的人,他是“老三届”,读完高二后,wg已经开始;他参加了“革命大串连”,北上首都,在天安门广场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一起接受过毛主席的检阅。他在学校报名应征,经体检和政审合格而入伍,服役于dh舰队,当了一名轮机兵,几年后当了轮机长;转业后在某海上油田的给养运送船上继续当他的轮机长,由于他是A等轮机长,故有过驾船抵达日本某港的经历。有时候给养船开出去往往不是10天就是半月,所以工作是很艰苦的。但如今,人老了(古稀出头),激情也没了,谈到过去时,他确信“‘晚年严重错误’论”、“‘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论”,等等;为此,我很不理解二兄,他从部队转业时,毛主席还在世呀。

  长兄为父,中国的古训,我当敬重兄长,更何况父亲卒年我才9虚岁,兄长对大家庭的付出是很大的。然而,我作为有情感的人,当然不能苟同兄长的某些观点。我只好对他们说:苏联解体了,为什么会解体?xxx“料事如神”,那些“如果”完全应验了,为什么?同胞六人中我成了不同于“民国赤贫”的“当代赤贫”,又是为什么?······我还特别对长兄说,您当年月薪130元,数额上相当于县团级,依照当年上海居民最低生活费标准(每人每月12元,不足12元的由政府补足到12元),您的工资可以养活11.83个人,大嫂的月薪也有90元,可养活7.5个人,可在当下,夫妻俩养一个子(女)都觉累得很呐,为什么?

  有一次,兄长看到我戴着毛主席头像帽,有些好奇,问道:这顶帽子啥地方买的?我趁机作了些红色宣传。Beiai,beiai a!在老共产党员同胞面前作这样的宣传,我是自觉乏味又乏力的。我是“非党员”,这么做就像是无神论者做弥撒一般,难道不滑稽吗?可见,忽悠与误导不但对毫无头脑者有效,对有些老共产党员也一样行之有效。我服了,但我仍要高喊“革命”。

  2017.9.9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