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草民之浅议以《死里逃生》替换《南京大屠杀》

正宗草民 · 2016-06-1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草民之浅议

  (在强大的社会舆论、民意的重压下,语文出版社作出了新的决定:2016053116:16:18来源:中青在线

  今天,语文出版社就语文教材修订在其官方网站发表答记者问,表明决定把温书林所写的《南京大屠杀》作为课文保留,张纯如所写的《南京大屠杀》片段,作为附文让学生比较阅读。】——尽管如此作答,但还是必须质疑语文教材编者们的原先动机。鼓不捶不响,理不辩不明,广大网内网外的老百姓就是要有一股跟某些人死死较劲的勇气。所以,草民没有删掉本文部分已写内容,而依照原有的思路写下去。) 

  中小学语文教材要“去政治化”,语文课文“不能成为政治手册”,这些高论老早就有人严肃地提出来了。慢讲现时之情状,好些年之前就在小学语文教材中编进了“猫和老鼠成为朋友”的课文。这是违背常理的怪举,即便以“猫论”论之,结论也只能是“能捉老鼠的就是好猫”。退一万步说,把老鼠的天敌——猫的无比威严和神圣职责去除,使它们成为朋友——算作是寓言,其也是荒唐透顶,十分蹩脚且不值一驳的。而真正的意图,除了从小诱导孩子们失去是非观念,根除所谓的“仇恨教育”以外,还能是什么呢?回到眼下,如一些网友作者所写的那般,中小学语文教材其中部分课文的替换,毫无遮拦地暴露了教材编者们的居心叵测,因为表面上听来最合符逻辑的辩解,却总往往是最不符合逻辑的狡辩。

  以《死里逃生》替换《南京大屠杀》,在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业已基本复活的当下,说轻了是对国际现实及中国内忧外患的故意视而不见,忘记了前车之鉴;说重了便是偷梁换柱的把戏,以个人遭遇取代历史大事件的伎俩。

  从网上引得:“《死里逃生》的主人公,就是南京大屠杀期间,反抗日军暴行的南京妇女李秀英。一个弱女子,在饱经屈辱后,带着满身的伤疤与创伤,毅然选择揭露真相。而她,不应该被世人遗忘。暴行盛起的日子下,教会未也能保得她周全。12月19日,3个日本兵闯进学校地下室图谋强奸李秀英,性格倔强的她一把抓住了日本兵的刺刀展开殊死搏斗。她的反抗,彻底激怒了日本兵。鼻子、眼睛、嘴巴,早已横竖都是刀伤,最让人揪心的是,最重了那一刀直接戳到了李秀英隆起的肚子上。当场,李秀英就昏死了过去。日本兵走后,父亲设法把奄奄一息的她送进了鼓楼医院抢救。在美国医生的奋力抢救下,李秀英从鬼门关口里拣了一命。可令初为人母的她终身难以释怀的是:孩子没了。七个月大的男婴,就这么流产了。李秀英的遭遇,被拉贝等人详细的记录在了日记与书信中。成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铁证。” 草民绝不会否认,李秀英是不幸的也是好样的中国人!一个不畏不如畜生的日寇的中国坚强女性。然而,其时的中国有着无数的“李秀英”,再说问题是,《死里逃生》所反映的是作为个人的反抗和死里逃生,一个日寇进行的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的目击并亲历残暴的证人。简言之,课文《死里逃生》是写了一个人、一个个案。而《南京大屠杀》则完全不同,写的是被日寇日日夜夜残杀的三十余万中国人成就的一桩震惊全世界的历史大事件。牢牢地记住日寇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是除汉奸、亲日派以外的中国人的必须认同和当务之急。【回忆起李秀英老人在世时曾说的一句话:“我们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这是该文中的一句话,但是,李秀英老人糊涂了,我们要记住的那段历史,到底是什么样的历史?回答应当是:耻辱的历史,充满着深仇大恨的历史,同时又是一部中华民族的解放史,抗日战争的胜利史!而记住仇恨也并不意味着将来一定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地去报复,而是严格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为此,当年的新中国政府免除了日本的战争赔偿。可是,反观今日之日本,它又做了些什么呢?亚洲的现实表明,美国要继续在亚洲“吸血”以肥其身,日本想在亚洲称霸,以实现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梦想。所以,轻率地替换课文,就等于自我抹杀了作为日寇极端残忍到令人发指的“南京大屠杀”,剥夺了当代少儿对“南京大屠杀”的全面知情权。

  教材编写者还健忘了一点,即“李秀英”可以找出许多,而侵略者制造的“南京大屠杀”这种极端的血腥惨案却寻不到第二件。表述个人对日寇的反抗本身没有问题,且很好;但如果表述“平型关大捷”,“狼牙山五壮士”,岂不更好?由此可见,替换课文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想让小学生不了解“南京大屠杀”,又不敢删了《南京大屠杀》,也真当是难为了那些个“秀才”们。

  那么,以《智取生辰纲》替换《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又意欲何为呢?好了,草民想不在此问题上“度君子之腹”了,只来谈些粗见浅识。

  语文出版社认为,“《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与现代和谐社会导向不符。”但是,这般的看待该课文合符逻辑吗?假如,替换掉该课文,“现代和谐社会”就立竿见影地产生了,哪么说鲁达便是破坏社会和谐的罪人应该是一点不冤的。可惜,历史告诉人民,北宋朝代的社会是极不和谐的,上至皇帝、朝廷,下至县、镇官员、衙门,还有社会上的弱肉强食者,它们沆瀣一气,对老百姓敲骨吸髓,任意地处置。而作为基层军官的鲁达却是极少数具有反击强暴、扶持弱者的侠官之一。“该出手时就出手”,鲁达就是这样的好汉。或许镇关西罪不至死,但鲁达也未必有打死他的故意,在完全人治下的封建社会,律法也不过只是摆设而已,弄死一个一贯的强行霸道者,这对北宋的老百姓至少是一种安慰。再看看今天的社会吧。从马加爵杀害三个大学室友,到现在仍不绝于耳的杀人“新闻”报道,还有什么“扶不扶”和“坏人变老了”,“周秀英致死案、农民工讨薪被公审案”,等等等等,实难以例举完全。这就明证中国社会没有“和谐”可言,所以一脚踢开鲁达这个“暴力古人”,对“社会和谐”行进步伐的加快也无济于事,反倒从学生们心中抹去了一个行侠仗义(见义勇为)的古典形象。这是一。再言之,《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自进入教材至今,可有“导坏”了多少孩子的数目?可有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事例的统计?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究竟始于何时?而《智取生辰纲》则倒有可能将孩子们导入腐朽的“钱途”,因为金银财宝是可以“智取”的,而有时候、有n种“智取”其实是“不劳而获”的代词。就像“和谐社会”里的人们于今大多都已想发财想疯了,于是有些人就“聪明”地走了捷径——抢、偷、拐、骗、蒙,无所不用其极。难道就不怕《智取生辰纲》的“坏导向”?这是二。语文离不开政治,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语文科的最主要功能并非政治,它是“工具科”,即学好其它各科的基础。较之于《智取生辰纲》,《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章节的描写则显得更为生动,故鲁达的人物形象更能让人们所熟记、所传讲,故语文功能体现得更加突出。这是三。

  当然,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语文教材的增删替换纯属正常,然而,在遇到同样纯属正常的来自社会上人们的评头论足乃至质疑时,相关部门的回应则应当是大众所能理解和接受的,即理由是相当充分的。在这方面,语文出版社好像有点高看了自己,话语中透露出一些让人们匪夷所思的意思。比如:【有些篇目虽然内容很好,文字也不错,但是由于和时代要求不符,还是被撤换。比如《谁勇敢》一文,有些老师教过,而且特别爱教,希望能留下来,但我们还是拿下来了。为什么呢?一个孩子为了保护其他孩子不受马蜂蜇,用身体扑向马蜂窝,虽然保护了别人,但自己却受伤了,文本的结论是这个孩子最勇敢。我们认为,对孩子来说,这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不应倡导这种行为。怎么办最好?那不是语文要讲的事,至少在选文时我们不选这种文章。】——这分明是自作聪明的自说自话,“不顾一切”的强词夺理,以及以专家自居的学阀作风的表现。

  当今时代对孩子们的要求究竟是什么?

  记得现在仍没有抛弃的《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首歌的歌词中有这样的词句:“不怕困难,不怕敌人,顽强学习,坚决斗争”,“时刻准备,建立功勋,要把敌人,消灭干净。”请教专家们,“一个孩子为了保护其他孩子不受马蜂蜇,用身体扑向马蜂窝,虽然保护了别人,但自己却受伤了,文本的结论是这个孩子最勇敢。”——难道在马蜂面前屈服——大家都被马蜂蜇伤,是最合情合理的吗?而“用身体扑向马蜂窝,保护了别人”的孩子不值得赞扬?其之行为“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不应倡导这种行为”——对这种用语的本身就应该使用两分法,即,能躲就躲、能避就避,亦可;打110、119亦可。但如果有勇敢的孩子用自己的身体扑向了“敌人”,岂不更值得赞赏和表扬?

  事实在证明,在并没有“倡导”的前提下,小林浩等几进几出已经倒塌的学校楼房废墟中,义无反顾地抢救被掩埋的同学,因而被授予了“小英雄”光荣称号。再回眸看,赖宁曾因勇敢扑灭山火而牺牲,刘文学为保护集体农作物与曾经的地主作斗争而惨遭杀害,15岁的刘胡兰为革命而牺牲于反动派的铡刀下,放牛娃王二小把日本鬼子引入埋伏圈而被敌人的刺刀高高挑起——《小英雄王二小》课文仍将保留——草原英雄小姐妹为保护集体的羊群而与暴风雪拼命搏斗!这些小英雄的事迹是感人至深的,被大家长期来达成共识认同了的,而扑向马蜂窝的孩子的行为也是高尚、勇敢和感人的,尔等却轻描淡写的予以否定,这是为什么?难道这样的论调是想告诉人们:当今时代就是要将孩子们培养成温室里的花草?

  有志不在年高低,自古英雄出少年,没有少年英雄的时代是最为悲哀的。少年智则中国智,少年勇敢则中国勇敢。

  2016.6.9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